未分類

「還有嗎。」吃了東西后,更餓了。

登記長老這次拿出了三個,也是最後三個,說起來作為一個宗門長老,修為高深的他,幾近可以靠吞吐靈氣生存,這四個饅頭不過是今早隨意拿的。

「還有沒有。」三個饅頭三個呼吸咽到了肚子里,莫東只吃了三分飽,又可憐巴巴的叫道。

「你這麼餓……可我真的沒有了。」登記長老臉上不知該笑還是該苦,他一個堂堂長老竟然被一個餓鬼要吃的,而他好像欠這個餓鬼一樣。

莫東失望的嘆氣,落寞、疲勞的身影讓人心酸。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傳來:「來人,給這位少年帶些吃的。」

這個聲音猶如天籟之音,莫東又驚又喜,驚得是這個聲音的主人是玄長老,喜得是他終於可以填飽肚子了。

「謝謝長老。」莫東真心誠意的感謝,這個玄長老在他心中已經成為和藹可親的長輩。

玄長老莞爾一笑,說道:「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這還是府天門長老第一次主動問參加宗門選拔人的名字,使少年們一個個目露精光。

「莫東。」莫東很有禮貌的說道。

「在食物沒到之前,我能不能問你幾個問題。」玄長老很溫和的說道。

玄長老作為府天門地位很高的長老,沒有以勢壓人,沒有直接開口問,先是徵求他的意見。

這樣的態度,讓莫東對府天門更有好感,其實憑玄長老的身份,就算命令責問他,也是應該的。

「長老你問吧。」莫東點頭。

「你是很早就進入古殿之中,現在才從古殿走出來的是吧。」玄長老問道。

「是……」莫東有點擔憂的問:「我是不是沒有通過考核,違背了一些規矩。」

玄長老笑而不語,自言自語又像在問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古殿中待了多久。」

關於這一點,莫東自己也不清楚。

「五天,他是第一天就踏入古殿進行考核的。」登記長老倒是記得很清楚,說完后打量著莫東,有審視有感嘆。

「五天?」

玄長老也感嘆般的念叨了一聲,這時候莫東的肚子咕嚕嚕叫,叫的他本人也是尷尬。

玄長老和登記長老都是一笑。

「好好吃飽,好應對第三項考核,希望你可以好好發揮,我很期待。」玄長老笑著留下一句話,轉身離開。

莫東返回廣場一個位置,一路上眾人望著他都是一臉複雜的神情。

有羨慕、有懷疑、有嫉妒。

就算是府天門的許多弟子都沒有機會能和玄長老說幾句話,更別說得到一句叮囑。

玄長老對莫東說期待,這就說明莫東這號人已經入了玄長老的法眼。

就算第三項考核落選,人生仍然會有轉機。

最為令眾人疑惑和震撼的是,莫東到底是如何在古殿中待了五天。

他們可都是知道,複製的自己擁有使不完的力量,只要無法將其徹底毀滅,複製的自己不會停止對人的攻擊。

而莫東待了五天,說明複製的自己五天內沒有被徹底擊毀過,一直在戰鬥。

總裁爹地超兇猛 五天時間才打敗複製的自己,是說明這個人潛力不行嗎?

可是在場的人沒有人這樣想過,因為府天門長老的震動和動容足以說明莫東在古殿中待了五天不簡單。

「謝謝師兄。」

這時候一位府天門弟子給他帶來了食物,一隻烤雞,兩碗米飯,莫東頭也不抬的感謝了一句,就如狼似虎的撲食起來。

使這位府天門弟子錯愕了一會,又在原地好好的打量了一下才離開。

想來,這位弟子也很納悶,宗門長老高高在上竟然派人為一個少年取事物,這少年的身份很令人琢磨。

只是,這位弟子打量了莫東好一會,都沒有瞧出來莫東是宗門哪個長老的後輩。

而莫東這般粗魯,餓狼吃食的樣子,又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不過許多人還是很理解的,畢竟幾天沒有吃飯了。

然而更多的人是盯著莫東手中啃食的烤雞和米飯,有貪婪有炙熱。

這可是府天門的食物啊,說不定擁有某種靈性,吃一粒米飯,就能突破一個修為等級呢。

「這位兄台,能否將這些食物分給我們一些。」一個衣著錦衣的少年笑著說道。

莫東沒有回話。

少年再次說道:「我可以用錢買。」

莫東仍然沒有回話。

少年被無視的有些憤怒,就在這個時候莫東抬起了頭,頓時驚退了少年以及對府天門食物有垂涎的人。

因為,莫東的眼神很像一種動物的眼睛,就像眼泛綠色的惡狼,讓人覺得彷彿他要隨時撲過來將他們吃了。

「此人竟然連人都想吃。」一些少年當即決定不與莫東這等雜食人類為伍。

肚子終於填飽了一些,莫東比較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

「你就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吃相丟人嗎。」一道驕傲的聲音響起。

莫東抬頭望去,眼眸劃過一絲訝然,那句話的主人竟然是葉曉瀟。

少女確實很美,肌膚如玉,五官精緻,是一位不下於秋曼晴的美女。

然而,莫東並沒有被迷戀住,相反他對少女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和姿態很不耐煩。

「我吃東西會幹擾到別人嗎。」莫東笑著回了一句,就把目光轉向虛空門戶中的巨鼓。

葉曉瀟也沒在回復他,彷彿那句問話並不是在問他。

倒是一邊的少年們對莫東佩服起來,顯然他應該是第一個敢漫不經心回答葉曉瀟的人,最重要的是不為美色所誘惑。

而其實他們怎麼能知道,莫東的眼光可都在夏曉薇身上,顯然葉曉瀟不如夏曉薇長得好看。

蜜愛前妻:寶貝乖乖受寵 「此鼓,就是第三項考核。」莫東沒有聽到玄長老對巨鼓的介紹,也沒有聽到眾人的議論,對於第三項考核還是不明白。

然而,在經過洗塵池、古殿後,莫東相信這第三項考核絕對難上加難。

「真不知道你到底憑什麼可以在古殿中待五天之久,是因為潛力太小,所以與複製的自己麋戰不休嗎。」

這時候,李才輝不知何時來到了距離莫東不遠的地方,淡淡的聲音傳開。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莫東露出一絲笑容問道。

「就是因為你在古殿中待了五天,被玄長老接見就驕傲了嗎,你的心性太差了,如果是這樣的,我想玄長老會在見到你第三項考核后大失所望。」

李才輝搖頭,一臉失望的樣子,像是在替玄長老感到不值。

莫東感到好笑,他似乎什麼話都沒有說,這個李才輝就自己發揮。

冷情總裁的首席夫人 「你受打擊了。」莫東同情般看了李才輝一眼。

「誰受打擊了。」李才輝眉頭一皺,臉色有點惱怒,似乎「打擊」二字有點犯了他的禁點。

「真慘。」莫東搖頭吁嘆,時而看一眼李才輝,同情憐憫,彷彿李才輝有什麼值得令人可惜同情的大事情。

「你說清楚誰受打擊了。」李才輝氣急起來,惱怒的目光可以將莫東盯死,自身的氣息還鎖定了莫東。

頓時場面箭弩拔張起來,許多人向這裡望來。 第九十三章小神童

李才輝,銀月城公子。

銀月城可是個不小的勢力,而李才輝自己也出色。

莫東身份似乎普通,但先是在洗塵池出名,這次待在古殿五天,震驚眾人,更是驚動了長老。

二人都是能吸引眾人目光的發光體,此時兩人發生爭吵,箭弩拔張,眾人的表情就微妙起來。

「不受打擊,你老主動和我說話,而且總是一臉傲然的樣子,是想要在我面前刷存在感嗎,很榮幸的是,我記下你的模樣了。」

莫東笑眯眯,一點也沒有因為發怒的李才輝而針鋒相對起來。

可這話,卻讓李才輝胸口差點爆炸,他李才輝何等人也,就算進入府天門,也可以算是一號人物。

而莫東竟然說他在刷存在感,這對一個驕傲的人來說,無異於最狠的話。

「很好,既然你說我在你面前刷存在感,你敢不敢和我賭一把。」李才輝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怒火壓制住說道。

「賭?沒興趣。」

沒等李才輝再說什麼話,莫東又笑道:「不過雖然沒有興趣,但是我很想聽聽你要和我賭什麼。」

「就賭誰能將天龍鼓敲響的次數多,敢不敢賭。」李才輝一指天龍鼓,蔑視般看著莫東。

「原來它叫天龍鼓。」

莫東喃喃自語,天龍屬於傳說中的神獸,敢以天龍命名,此鼓必定不凡。

「說話,敢不敢賭,如果你不敢就算了。」李才輝傲然仰首,背過莫東。

「既然你這麼想要丟人,而我正好看你不怎麼順眼,想要賭就來吧,你輸了管我叫哥,我輸了管你叫哥。」

莫東看著李才輝傲然過人的背影,搖頭失笑。

這個彩頭倒是很小,然而提出賭約的是李才輝,彩頭多重都比不上他敗在莫東手上。

所以,李才輝哼了一聲,直接轉身離開。

莫東笑了笑沒在意。

而眾人的心情就複雜了。

府天門第三項考核,是敲響一次天龍鼓就可以通過考核,這對許多人來說已經是很難做到。

可莫東與李才輝竟然賭敲響的次數,顯然這是對不少人的打擊。

李才輝早有名聲,敲響天龍鼓基本必定,而莫東如果沒有待在古殿五天的事情,恐怕這個賭約將是對他的嘲笑。

雖然這樣的賭約有點幼稚、小兒科,而且對於莊重嚴肅的選拔來講是荒唐的,但還是有許多人有些期待起來。

站在天龍鼓前的少年已經等待了不短的時間,這一刻終於沒有人再打斷他。

考核進入正軌。

真氣在身上流轉,少年施展自己最強的攻擊對天龍鼓轟去,少年修為真武七重,十四歲的年齡委實不低。

然而擊在鼓上,天龍鼓絲毫未動,他的攻擊彷彿消失了一樣,一絲波動都未產生。

少年攻擊的威力,在場的人都可以感受到了,所以當攻擊彷彿消失的情況出現后,人們的臉色就鄭重起來。

這個時候,少年再次聚集力量轟向天龍鼓,還是失敗了。

如此他的臉上也有了氣餒,不過敲天龍鼓沒有限時也沒有次數限制。

這樣寬鬆的條件,也說明了敲響天龍鼓的難度。

第十六次,少年氣喘吁吁,真氣所剩無幾,揮出了自己最後能聚集起來的力量。

一聲輕鳴自天龍鼓上響起,此聲很小,但在寂靜的這裡,就像一個雷炸了一樣。

天龍鼓響了。

顯然這個少年敲響了天龍鼓,將成為今年府天門新弟子的第一人。

在廣場上的少年都稍顯羨慕看著通過考核的少年。

而有一些人卻皺眉,按理說少年第一擊力量是最巔峰的,可是第一擊沒有敲響天龍鼓,反而是最後那不如第一擊的力量敲響了天龍鼓。

時間漸漸過去,有人歡喜有人憂,總體來說還是憂的多,而且至今敲響天龍鼓的人都僅敲響了一次天龍鼓。

並且,鼓聲都未敲至最響亮的程度,而大部分都是勉強達標。

就在這個時候,沈星澤的上場,使人們期待起來,玄長老也目露一絲期待。

沈星澤站在天龍鼓前,先是沉默了好一會,在人們等不及的時候,他一拳擊在天龍鼓上。

第三項的考核是敲響天龍鼓,所以使用本身的任何都可以。

武技等都不限制。

一拳落,沒有鼓聲,人們有些失望。

就在這時候,沈星澤第二拳落,鼓聲依然沒有響起,接連又是第三擊,這和人們預想的天才應該有奇迹完全不符。

一些人甚至嘟囔,沈星澤天才徒有其名。

不過也有人看出的門道,因為沈星澤並未發揮全力,似乎先是在試探。

「砰。」

就在這時,鼓聲響起,人們的神情一震之時,第二道鼓聲再次響起。

人們沸騰了,但都沒有呼出聲音,怕打擾這個打破鼓聲只有一響的記錄。

沈星澤深吸一口氣,一拳擊出,全身的真氣都彷彿凝在拳頭之上上。

第三道鼓聲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