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是梁家少爺的車。」

「快,快讓開,要是擋了道,可沒有好果子吃。」

港口木道上,有識趣之人,紛紛不敢停留。

「梁家少爺怎麼了?邊城港口又不是他們家的,木道上行車,太過分了吧。」一旁人群之中,一位身藍色短袖的年輕人,此刻忍不住怒聲開口道。

「你……你小聲點,這邊城港口,他就是梁家的產業。」

「你小子,是不是活膩了!」

人群中,長年混跡於此的老人,此刻連忙拉住身旁的小伙,那是一臉的語重心長之色。

年輕人聞言,臉上不禁露出驚嘆之色,隨即也是不敢多言,連忙乖乖地退到一旁。

港口木道之上,葉飛此刻正移步前行,他前方的人群,此時已然紛紛讓開道來,可見那輛黑色的小車,隨之急速臨近。

「哪個不長眼的,敢擋本少爺道,還不滾開!」

黑色小車上,傳來叫罵之聲。

木道上,葉飛微微一愣,身形也是隨之頓住,抬頭望向前方。

他在離開武道界,進入源界之後,這麼多年過去,已經是許久不曾見到過這樣的小車了,此刻看到眼中不免泛起了幾分悠遠之色。

「不知,菲兒如今,可好還。」葉飛低喃一聲,神情露出追憶。

他已經離開家太久了,待帝墓之事結束之後,也是時候該回葉家了。

就在葉飛回憶之時,前方疾馳而來的小車,此刻已然臨近,眼看就要撞上,那車上之上依舊沒有減速的意思,反而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哼,找死。」

「撞過去!」

話音落下,下一刻便是隨之撞到了葉飛身上。

「砰,轟隆。」

「哐哐……」

一身悶響過後,隨之有金屬碎落的聲音傳來,港口四周眾人抬頭望去,均是忍不住低吸一口涼氣,眼中頓時露出驚駭之色。

目光所致,可見那前方的小車,半截車身已然凹陷,有陣陣黑煙冒出,是個輪胎被震飛出去,整個已然化作一推廢鐵。

車上的二人,顯然並非泛泛之輩,身形一躍之下,竟是跳出了撞擊範圍。

而此時,葉飛似乎並未主要到,身前裝爛的車輛,他的臉上依舊帶著思索之色,似乎是在回憶著過往一般。

「嘶! 狂愛頑妻 他沒事,車爛了?」

「這還是人嗎……」

四周港口,此刻人群之中,眾人臉上的表情,均是帶著難以置信之色,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葉飛身上。

那車上的二人,此刻在退開之後,隨之穩住了身形。

極品鑽石婚 其中一位身穿襯衫,留著一頭短髮,相貌較為英俊的青年,此刻緩步上前,目光同時落在了葉飛身上。

「你是武修?」

「難怪敢這般張狂,這邊城港口是我梁家的地盤。」這青年開口的同時,臉上多了幾分興緻之色,隨即抬手一揮。

下一刻,只見港口的四周人群內,隨之衝出數道身形,均是一聲黑衣,速度極快,身上帶著肅殺之意,可見絕非常人。

那數十位黑衣人,在出現之後,先是向著身後的青年抬手抱拳,隨即瞬間閃動身形,便是將前方的葉飛身形圍住。 港口之上,葉飛這才回過神來,他掃了一眼四周,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內勁……」

「最強的只有一位化境初期。」

靈識掃過,葉飛不禁輕笑著搖頭,他懶得與眼前這些人糾#纏,此刻便是要移步離開此地。

自從他踏入源界之後,這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築基以下的武修,眼前這些小輩,自然提不起葉飛的絲毫興趣。

「哼,本少爺,讓你走了嗎?給我打斷他的雙#腿!」

前方青年冷哼一聲,隨之抬手指像前方之人,臉上露出陰冷之色。

港口四周,此刻人群之中,眾人見此情景,臉上均是不禁露出憐憫之色,在這邊城港口,得罪了梁家少爺,那無疑是死路一條。

木道之上,四周的數十位黑衣人,此刻應聲而動,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出手。

「呼,呼嘯。」

「嗖。」

這數十人,身形快若閃電,顯然都有內勁實力,抬手之下掌中有寒芒閃動,一把黑色的匕首落入之掌中。

下一刻,眾人臨近。

葉飛身形未動,此時掃向前方,臉上的神情沒有過多的變化。

「滾。」

一聲低喝傳來,隨之一股無形之力,瞬間橫掃四周。

這些虛界的普通武修與葉飛的差距,絕不是一星半點能夠形容,只是氣勢稍有凝聚,便是將四周數十人輕易震飛,均是同時噴出鮮血多半亡矣。

港口木道上,葉飛身上的氣勢收斂,隨即移步上前。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四周的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梁家的數十位強者,此刻已然倒地不起,這使得前方二人,均是一陣瞳孔微縮。

「成哥,殺了他,本少爺有重重有賞。」梁家少爺目光凝聚,此刻一連損失家族數位強者,他心中的怒火被瞬間點燃。

實力之間的差距,早已被此人拋在腦後。

「多謝少爺。」

「殺此人,我一劍足矣。」

梁家少爺的身旁,可見一位身穿布衣,平頭,方兩的男子,其目光冷峻,眼中透著凌厲之芒,此人正是此地唯一一位化境強者。

他儘管無法看出前方之人的實力,但身為化境強者,自然是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

王爺難伺候 「赤霞劍,山野小輩,能死在我張成的手中,你是的榮幸。」那平頭男子抬手之下,一把赤色的長劍,隨之落入了掌中。

「拿命來!」

話音落下,周身罡氣爆發,腳下的木道之上,隨之被震出裂痕。

霎時間,可見其身形踏空而起,向著前方葉飛衝來,那氣勢衝天,在四周眾人看來,可謂宛如一位仙劍下凡一般。

葉飛見此情景,已經不畏所動,他的步伐並未停下,而是已然移步向前。

在他的前方不遠處,那位梁家少爺,此時眼中露出怨毒之色,他自出生以來,還從未有人敢這般無視他梁家,眼前之人必需死。

不等那張成臨近,這位梁家少爺,隨之同時忍不住出手。

「靈寶,黑羽匕。」

「嗖!」

梁家少爺體內的真氣凝聚,手中的黑色匕首,隨之猛然拋出,竟是帶出一道黑色的流光,此人實力不強,但這把匕首,可見絕非凡物。

「靈器……」

港口木道之上,葉飛抬頭望向前方。

只見他身形一頓,緩緩抬起手臂,隨之一爪之下,竟是將那道黑色流光,直接抓到了手中。

「這,這怎麼可能!」

「屠手抓靈寶?」

前方不遠處,那位梁家少爺,此時徹底愣在了原地,眼前的一切,已經有些刷新了他的世界觀。

不等此人反應過來,忽然只感覺身前,一股鑽心的劇痛傳來,方才那隻被他扔出的黑色匕首,竟是不知何時飛回,此刻穿透了他身形。

這一切,幾乎是發生在轉瞬之間,就連那位化境強者張成的攻勢,此刻都來不及臨近。

「你……你敢。」前方不遠處,可見那木道之上,梁家少爺瞪大了雙眼,臉上露出不甘之色,只是話語還未說完,身形已然直直倒下。

那位名叫張成的化境強者,此刻也是不禁愣在了原地,這一刻他已然回過神來,前方之人絕非他所能敵。

港口木道之上,葉飛此時周身氣勢收斂,他的身形移步向前走出,沒有理會身旁之人。

「你不殺我?」木道一旁,張成面色變幻不定,此刻下意識地開口。

前方葉飛聞言,其身形並未停下。

「你沒那個資格。」葉飛的聲音傳來,隨即身形逐漸遠去。

這些虛界小輩,他確實是懶得動手,這一界之內,唯一值得他出手的,唯有之前感應到的極西之地,那道強盛的氣息。

那人應該此界之主無疑,其本身實力,超出虛界武修的平均線太多。

港口木道上,張成望著前方遠處的背影,他的痛快不禁微縮,在原地愣了許久之後,便是隨之輕輕搖頭,顯然是不敢追上前去。

他能感覺到,那人若想殺他,一念之間即可。

……

邊城港口,隨著那梁家少爺的身亡,此事很快傳開,人群之中多有相互議論之聲,而那位神秘的青年人,此時已然離開的港口。

他的靈識伸延,前方不遠處,有著一座現代化的城市,儘管並非葉飛熟知的武道界,但此地事物以他記憶中的,幾乎一般無二。

帝墓之中,這樣的虛界,有著九十九個之多。

恍惚間,葉飛有種感覺,他所熟知的武道界,或許就在這九十九界之中。

「帝境強者,究竟有多強?」

城市的主道上,葉飛此刻內心暗道,他的戰力如今可媲美不朽界主,但若是讓他創造出一個虛界,此刻卻是無從下手。

甚至此刻的葉飛,連奠基這一界的根本之力,都不知道是什麼。

時間過去半刻,遠離港口不久后,他的身形忽然頓住,眼中有靈光閃動。

「跟了這麼久,若是不敢出來,那便離去吧。」葉飛目光沉靜,此時低聲開口道。

話音落下,只見他身後不遠處,忽悠一道罡風呼嘯而過。

「晚輩,余曉。」

「落楓城余家之人,在此拜見前輩。」後方主道之上,隨之一位長袍中年男子現身,長發,短須,身形略顯精瘦。

目光掃去,此人有著化境巔峰的實力。

從邊城港口,這余曉便是一直跟隨,一路之上葉飛都懶得理會。

「落楓城?」葉飛目光一怔,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他緩緩轉身,隨之上下打量了此人一眼,化境實力顯然不可能是三大實界之人,而這落楓城,聽其名字像是一座古城一般。

而根據葉飛的查探,這一界內似乎並沒有古城,都是現代化的大都市。

「落楓城,位於何處?」葉飛稍有沉吟,隨即低聲開口問道。

前方余曉聞言,臉上的表情也是一震,眼前之人身為武修,沒理由連落楓城都不知道。

只待片刻,余曉不敢多想,隨即連忙開口道:「距離邊城向東,一千二百裡外,便是落楓城,若是前輩不嫌棄,可否隨晚輩回城一敘。」

余曉深知眼前之人,實力深不可測,就是他都無法看清,若是能夠留下余家,那無疑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向東……」

前方主道旁,葉飛抬頭望向半空,他的眼中有藍光閃過,目光橫掃之下,嘴角隨即泛起了淡笑,那所謂的落楓城,與他熟知的江東市,倒是差不多大小。

儘管也是現代化的大都市,但在這個虛界之內,城市的名字著實有些特殊。

「可以。」

「走吧。」

葉飛收回目光,隨之低聲回應道。

他正好需要找個地方,閉關一段時間,將古靈月喚醒,留在那落楓城內,似乎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再其一旁,余曉見到眼前之人答應,頓時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前輩稍等,在下這就派車來此,我余家定以禮相待。」余曉連忙開口,從邊城港口時,眼前之表現出來的戰力來看,此人至少是築基境的前輩。

這樣的強者,對於任何一個武道世家,那都是極為重視的。

「無需麻煩。」葉飛淡笑一聲,體內的靈力凝聚。

千里的距離,以他的實力,幾息之間便可越過。

「前輩的意思是……」前方余曉微微一愣,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而下一刻,他的臉上的疑惑,隨之已然消退,取而代之的那是一股難掩震驚。

話音落下,他的身形,便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托起,只聞耳邊有呼嘯之聲傳來,眼前的環境迅速變化,視線恢復之時,已然出現在了一座城市的半空。

「一息千里!」

「這……前輩當真乃神人也。」

余曉目光顫動,臉上的震驚之色見顯,此刻眼中滿是崇敬之芒。

據他所知,哪怕是築基強者,也不能有這等恐怖的力量,眼前這位前輩,其實力怕是還要更強。

「我需要一間密室。」

城市半空,葉飛轉頭掃了身旁之人一眼,隨即低聲開口道。

余曉聞言,連忙抬手抱拳道:「我余家莊園內,後山建有數個密室,在下保證不會有任何人敢打擾前輩。」 落楓城,葉飛在聽聞后,隨之微微點頭,二人說罷不在多言。

城市半空,幾乎閃身之下,位於城南的一處郊外莊園,隨之已然落入他們的視線之中,在看到莊園的那一刻,葉飛臉上不禁露出笑容。

「余家,有些意思。」

根據地形位置來看,若是將落楓城比作江東市,這余家莊園的位置,似乎正好也是葉家莊園的位置所在。

「前輩,請!」

莊園門前,余曉臉上的恭謹之色不變,隨之抬手開口道。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二人隨即進入莊園。

正如那余曉所言,這座南城莊園的後山,確實藏匿了幾座隱秘的密室,應該是余家武修,修鍊突破境界之時所用。

進入後山之後,葉飛便是隨意的選了一座。

「葉某需要閉關一段時間,你等切不可打擾。」假山密室前,葉飛轉頭掃了身旁之人一眼,隨之低聲開口道。

豪門明珠 余曉聞言,不敢有絲毫怠慢,連連點頭稱是。

說罷,葉飛進入密室,身形消失在了余曉的眼前,後山密室前,這余曉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前方之人身上,似乎帶著一股無形的威壓之勢,讓人聞之心驚。

「這位前輩,莫不是傳說中的先天高人?」余曉此時定了定神,忍不住低喃道。

若只是築基強者,應該不可能讓他感受到這等恐怖的威壓。

思索片刻之後,余曉隨之轉身離去,此事還需與家族之人商議一番,若是能夠留下那位前輩,無疑是余家的幸事。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