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麼說,你還有其他方式跟骷髏堡聯繫?」十三姨瞪著羅陽。

羅陽可以直接跟堡主通電話,這個秘密若讓十三姨得知,那事情就大了。

「用什麼聯繫,我就打電話給血煞門的人,讓他們把消息散布出去,說是你殺的。否則,骷髏堡以為是我殺了莎莎。」羅陽說道。

從十三姨那狐疑的眼神,可知她不太相信羅陽的話。

「我不管那麼多,你們想辦法把這個問題先解決。如果你們想玩花招,那你們就活不成了!」十三姨警告道。

「十三姨,骷髏堡老大一定會問莎莎為什麼沒死,這怎麼解釋?」羅陽問。

剛說死了,現今又說還活著,羅陽都無法向堡主講清楚。

堡主也會懷疑莎莎為什麼還活著。 「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事兒么?」余欣欣看著牛翠花說道。

牛翠花點了點頭。

「你說賺錢快,讓我跟你一起去。」

余欣欣慘然一笑:「是啊,如果你跟我去,或許我就不會死了,所以,這一切都是因為你。」

牛翠花俏臉一白。

李沖則是冷著臉道:「你自己墮落也就罷了,還要拉上別人,你還要不要點臉了。」

余欣欣忌憚的看了一眼李沖,眼神中充滿怨恨道:「為了錢,我不在乎。」

「你知道么?」余欣欣繼續道:「在學校,我學習比不上你,容貌比不上你,身材也比不上你,就連那些富家子弟,一個個都在你身邊圍繞,我呢?我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表面上我替你開心,但實際上,你不知道我有多麼羨慕和嫉妒。」

「你這又是何苦呢?」牛翠花搖頭。

余欣欣慘笑:「只要能超過你,不論做什麼我都願意。我們的家庭都差不多,都是窮人家的孩子,其他方面我無法超越你,但只要我有了錢,至少我心裡的嫉妒會減少一些。」

「所以,我選擇墮落,因為只有墮落,才能快速的賺到錢,才能讓我超越你。」

說出這番話,余欣欣的臉上浮現一抹瘋狂。

「一個星期時間,我陪了十個男人,他們像狗一樣趴在我身上,肆意的發泄,哈哈哈……那一次,我賺了十萬塊,雖然我很恨我自己,也恨那些只知道用下體思考的畜生,但我終於有錢了,你知道么?十萬塊對我來說代表了什麼?代表我父母辛辛苦苦十幾年才能攢下來的存款。」

「代表我終於在金錢方面,超越了你。」

「你真是個瘋子。」牛翠花終於忍不住說道。

沒錯,在李沖看來,余欣欣的心態已經完全扭曲,因嫉妒扭曲了人格。

「瘋子?」余欣欣慘然一笑:「沒錯,我是瘋了,但這些全都是因為你!」

「憑什麼我們都是窮人家的孩子,但你卻能享有別人的仰視,憑什麼我們都是女人,你卻有富家子弟的追求,憑什麼在你有危險的時候,卻有人不顧一切的幫你,老天不公,我不服!」

「一個星期前,我本想讓你也嘗試一下被男人玩弄的滋味,我多麼想親眼看看,你被男人玩弄時的掙扎和恐懼,可惜,那個混蛋竟然在酒里下藥,將我害死。」

李沖眉頭一皺:「殺你的人是誰?」

余欣欣冷笑:「誰?我也不知道是誰,在酒吧認識的,他說他是什麼五大家族柳家的人,叫柳青。」

「柳青!」李沖震驚。

余欣欣道:「你認識?」

李沖臉色陰沉:「他為什麼要殺你?」

「我也不知道,但我卻知道,他不光殺了我,他還要殺她。」余欣欣說著,目光看向牛翠花。

牛翠花震驚。

她看了一眼李沖,對余欣欣道:「我又不認識他,他殺我做什麼?」

余欣欣笑道:「因為你是九陰之體。」

「九陰之體?」

不光牛翠花有些懵,就連李沖也有些發愣。

「系統,什麼是九陰之體?」李沖意識問道。

系統:「尋常人,無論陰陽,都是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陽交融方能久存,女為陰主,男為陽主,缺一不可,天地間以九為尊,是為九陰九陽。」

「天下間,擁有九陰九陽之體的人,都是曠世奇才,修鍊極快,但本身卻有違天道,因此,如若沒有特殊際遇,都活不過二十。」

李衝心中一凜。

牛翠花今年剛剛二十歲,還未過生日,倘若真如系統所言,豈不時命不久矣?

與此同時,李衝心中再生疑問。

「既然她活不到二十歲,為什麼還有人要殺她?」

系統:「宿主不知,九陰、九陽之體的人,都是絕佳的修鍊鼎爐,只要進行交合,便可快速提升修為,但交合之後,擁有九陰九陽之體的人,將會直接死去。」

李沖咬了咬牙,看來那個叫柳青的是想抓牛翠花修鍊,他不禁有些後悔,早知道方才就將對方一劍宰了。

同時,他也擔心牛翠花,如果是真的,怕是活不過二十歲。

「系統,怎麼樣才能救牛翠花?」

系統道:「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比較簡單,在牛翠花滿二十歲生日那天,宿主與其交合,陰陽調和便可救她,第二種比較困難,以宿主目前的裝逼值還無法購買,是一種丹藥,價值10萬裝逼值的靈丹。」

李沖頓時一驚,十萬裝逼值?也太多了。

不過他依舊看了一下系統所說的這枚靈丹。

寵妻成癮 九極丹:可延長九陰,九陽體質人的壽命,購買需十萬裝逼值。

價格抬高,短時間根本無法購買。

還是第一種方法比較簡單,不過他想了想道:「這樣不是害了她么?怎麼會是救她呢。」

系統道:「宿主的腦袋秀逗了,雖然牛翠花是九陰之體,但宿主也是九陽之體啊,九陰九陽結合,便能逆天改命,徹底改變她的命數。」

卧曹?

自己是九陽之體?

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難不成沖哥我擁有屌炸天的主角光環?只是,為什麼自己都二十二歲了,還沒死?

系統鄙視道:「若不是系統及時出現,當時宿主就被巴蛇抓走煉成丹藥了。」

李沖聞言,猛然一驚,彷彿想到了什麼。

不過眼下並不是讓他多想的時候,此時余欣欣還倒在地上一直看著牛翠花,一雙通紅的眼睛里,閃爍著濃濃恨意。

先將你這臭娘們解決了再說吧。

「本天師原本還不想殺你,可事到如今,你依舊沒有悔改之心,不過,念在你與翠花曾為友好閨蜜,本天師仁慈,就給你一個說遺言的機會。」李沖冷哼道。

然而,當余欣欣聽到這番話時,卻沒有絲毫的害怕和恐懼,反而笑著道:「你以為你真能殺的了我?」

李沖冷笑道:「像你這樣的小鬼,本天師不知道滅了多少個,滅你只需要動動手指即可。」

「可笑至極,哈哈哈……」余欣欣突然笑道。

李沖眉頭一皺,隱隱發覺不妙。

二話不說,手中的天羽劍直接發出一道劍氣,朝著余欣欣飛掠而去。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不敢置信。

余欣欣消失了。

憑空消失。

「沖哥,她,她被你殺了么?」牛翠花說道。

李沖站在原地,搖了搖頭。

「系統,她怎麼突然消失了?」

系統道:「宿主大意了,她先前應該是在拖延時間,想來是有人在做法將其召回。」

李沖緊了緊手中的天羽劍,一抹厲色從眼底劃過。

「柳青,一定是他。」 當堡主不再相信羅陽之後,羅陽想達到自己的目的就更不容易了。

須知,羅陽還想讓堡主吞服主僕丸。

「十三姨,我辦不到。」羅陽說道。

「你們好好商量!姑奶奶還有別的事要做!」十三姨冷道。

說完,帶著蘭雅出了房間。

當房間只剩下羅陽和莎莎時,二人恍如隔世。

羅陽最想知道的是莎莎到底經歷了什麼,弄清楚了,他才有可能治好堡主的病。

房間里不是說話的地方,羅陽說道:「小莎莎,走。」

二人一前一後出了房間,下了樓。

上了車之後,羅陽才問道:「你是怎麼被捉住的?」

莎莎很氣惱的樣子,說道:「我下車要去上個廁所,有個小女孩走過來問我要不要買花,我就被電暈了。」

羅陽聽了,笑道:「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很不服了。十生宮的人對你做了什麼?」

美人煞:拒嫁妖孽王爺 這才是羅陽最想知道的。

結果莎莎搖頭道:「等我醒來,十三姨就告訴我,說在我身上種下了異形種,要是我不按她們的命令去做事,異形種就會發作,我會變樣。」

說起這件事,莎莎還餘悸未消。

「你感覺身上哪個地方被種了異形種?」 奶爸聖騎士 羅陽又問。

先前透視過莎莎的身子,也沒看到傷口。

莎莎依然搖頭道:「沒有哪裡受傷,可能是喂進我的肚子里了。」

若能把異形種找出來,那莎莎就沒事了。

可是異形種是怎樣的,羅陽一點也不了解。

「那你有沒有感覺不舒服?」

說時,羅陽把車子停在了路邊。

他要給莎莎把脈。

莎莎用心感受了一下,說道:「沒什麼感覺。」

於是羅陽幫莎莎把脈,沒有中毒的跡象,一切都正常。

如果十三姨沒有騙人,那這異形種在還沒發作時,可能是會潛藏在人體內的。

由此可知,若能及時將異形種從體內取出來,那就沒事了。

可是異形種是什麼樣子的呢?

個頭是大還是小?

這些問題困擾著羅陽,雖有透視,但還不能將莎莎的心肝脾肺腎都清清楚楚的透視。

「先去醫院拍照。」羅陽說道。

若異形種有指頭般大小,那都比較容易找出來。

莎莎沒有反對,羅陽便驅車去人民醫院。

到了那兒,在莎莎拍照時,譚勝美忽然出現在羅陽的面前。

譚勝美用幽怨的眼神盯著羅陽,顯是有千言萬語要跟他說。

「譚院長,我有件事跟你談。」羅陽說道。

「什麼事?」譚勝美問。

二人下了樓,來到宿舍樓,進了譚勝美的宿舍。

譚勝美第一句就問:「她是誰?懷孕了?!」

聽了這話,羅陽苦笑。

「美羊羊,你想多了。她是我一個朋友,可能在迷糊之中吞下了什麼東西,要照一照。」羅陽說道。

從譚勝美嘴角扯出的不屑笑意,便知她不信。

羅陽又說道:「待會你去問劉醫生,不就清楚了?我能騙你?」

這話也有道理,譚勝美說道:「我一直打你電話,你為什麼不接?」

不是羅陽不想接,而是當時正在做事。

若接了,那又得哄好她,這需要時間。

現今羅陽只想儘快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修鍊成功,不然小命凍過水。

「美羊羊,我不想告訴你的,但不跟你說,你又老是懷疑我故意躲你。」羅陽嘆了一聲。

一面說,握住了譚勝美的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