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阿士。」宗政御喊了一聲,「送萬小姐回酒店。」

隨着宗政御命令聲落下,阿士踏入將萬晨歌送走。

待到萬晨歌離開后,宗政御重新拿起平板,看着上面的分析圖片。

盯了大概三四分鐘后,宗政御的手機響起。

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並未接通,而是直接掛掉。

隨即宗政御拿了車鑰匙離開別墅。

……

20分鐘后。

療養院。

宗政御的車停在療養院後門。

後門的位子,一男人正靠在旁邊的上次上,低頭抽煙。

在宗政御車子停下時,他才緩緩抬頭,露出來顧醫生那張溫潤的臉。

他將手裏的煙掐滅,朝車子走去,打開副駕駛位上車。

「怎樣?」

一上車宗政御便發問。

「不是。」顧醫生很肯定的說,

宗政御蹙眉。

顧醫生道,「我勸你按照原定計劃走,雖然你很多猜測都指向,安安小姐可能是真正的喬西小公主,可是追溯上去,找不到任何線索,只能是猜測。」

一上車,宗政御便朝他看去。

顧醫生道,「我只能告訴你,所有證據都是安安小姐是顧夕,但絕對不是喬西,當年顧夕是我母親從醫院帶回來,我當時就在旁邊,甚至見過她的親生母親。」

聽着顧醫生這些話,宗政御一直是沉默的狀態。

顧醫生看着他,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但是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車廂內陷入沉默狀態。

大概隔了有七八分鐘后,顧醫生說,「我下來之前安安小姐才到實驗室,看着狀態不太好,一直看手機。」

「以我對安安小姐的了解,她是一個做事從來不會讓自己分心的人,像是做實驗狀態下,是絕對不會碰手機,除非……」

除非後面的話沒有說,但是顧醫生的意思很明顯。

慕安安是一個自小做事就特別專註的人,做什麼都會全神貫注,極少讓自己分心。

唯獨碰到宗政御的事。

比如等七爺信息。

而在顧醫生說完這些時,宗政御將手裏拿出來,沉默的盯着跟慕安安的對話框。

慕安安發了兩條信息,宗政御都沒有回。

慕安安和其他小姑娘就很不一樣。

一般的小姑娘給自己男朋友發信息,男朋友要是不回,就會一直一直發,直到對方回應為止。

可是慕安安,每一次都是發兩三條,宗政御不回,就不會再發了。

直接到宗政御主動找自己。

「懂事。」宗政御口吻很無奈。

顧醫生笑着說,「七爺你不想回,是因為怕自己猜測對了,怕安安小姐就是真正的喬西小公主。」

宗政御沒有說話,因為顧醫生猜測完全對了。

宗政御怕慕安安就是喬西。猙獰巨口中雷光噴吐而出,把遊戲后場的那張【無底的落穴】粉碎。見此,羽蛾發出了陰險的笑聲:「嘰嘻嘻嘻,居然是【無底的落穴】,真是遺憾啊遊戲。不過,就算【神炎皇-烏利亞】沒有破壞你的蓋卡也無所謂,因為陷阱對他而言是無效的!」

「我覆蓋一張卡,然後進入戰鬥階段!」

羽蛾的眼睛在游

《這就是牌佬的世界嗎?亞達賊!》第八十三章死而復生的炎魔 用誇張的說法,顧思瀾幾百年沒去過KTV了。

七零后八零后比較喜歡唱歌吧,她沒趕上那個最燦爛輝煌的年代。

在南市,還能存活下來的KTV,戰鬥力一定是非常強的,生意也不差。

震耳欲聾的歌聲吼聲,充斥着整個大環境,差點沒把顧思瀾的耳朵直接送走。

服務員指引她到達指定的包廂之後,顧思瀾推開一看,烏泱泱地一群人,哪裏止他們科室,這是好幾個科室一起組團,除了晚上值班來不了的,基本全都在裏面了。

光線黑暗,顧思瀾不認識唱歌的人是誰,總之完全不在調子上,唱的是比拉二胡還難聽,一排人能夠忍住沒有切掉這位老兄的歌,完全是很厚道了。

護士小林第一時間看到她,沖她招招手,示意她旁邊有一個空位。

顧思瀾彎腰低着腦袋穿過大屏幕前,精準地坐到了小林的旁邊,另外一邊是科室里的同事。

本以為可以夾雜在人群里當小透明,整場矇混過關。

哪裏曉得一曲結束之後,有人提起她的名字。

說實話,從她進醫院開始,就是『風雲人物』,可能因為外貌的關係吧,這一點顧思瀾也不想妄自菲薄的否認。再加上未婚生子單親媽媽以及醫鬧事件,她在醫院就更加的出名了。當然,顧思瀾覺得此處『出名』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

「顧醫生,你來晚了,自罰三杯啊!」

「對對對,三杯必須喝了!」

「顧醫生她不會喝酒。」有人替她說話。

然而這種好心提醒,反而有點火上澆油的味道。

「不會喝也喝一點啊,正好鍛煉鍛煉……」

「……」

顧思瀾不想掃大家的興緻,拿起面前的啤酒杯,「今天來遲了,這一杯就當是我的歉意,我確實不會喝酒,希望同事們手下留情,明天一早就要出發,萬一喝醉了,起不來,就真的耽誤事兒了!等下鄉回來之後,再陪大夥兒好好聚一聚。」

緊接着,她一飲而盡。

話到了這個份上,大家也不可能繼續灌她了。

話題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去了。比如某某醫生和護士談戀愛了,比如某某醫生生孩子,年長一點的吧就在討論彼此的孩子,學習成績之類等等,大家一個個閑聊開了,唱歌的唱歌,鬧成一團,氣氛正酣。

小林在她耳邊說話,顧思瀾有一搭沒一搭的聽着。

有時候你必須聲音很大,不然根本聽不清,太嘈雜了。

顧思瀾是真沒想到自己一杯啤酒下去之後,人就有點不對勁了,微微心口和脖子臉頰都開始發熱了。她連忙跑去洗手間洗了把冷水臉,讓自己清醒清醒。

本來打算就此離開,偏偏被一起來上廁所的同事,給拉回了包廂里。

顧思瀾坐着坐着,暈暈乎乎的感覺又來了。

一直等到有同事撐不住先行離開,顧思瀾保持着清醒,也準備走人。

無奈她身邊的小林護士今天跟嗑~了葯似的興奮,拉着她一塊兒說話。明明她是有兒子有男朋友的人,還一個勁兒的同她說新來的某個醫生或者男實習生長得很好看,很像某個男明星,這種小女人的心思,顧思瀾竟覺得挺有趣的。她忽然胸口湧起了無限的惆悵,暗戀一個人花痴一個人還有害羞,遙遠得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她的人生還真的是很無趣,早早地生了南南,兩輩子都沒有正兒八經的談過戀愛。

她自個兒的心態,早就是一個老母親了。

哪裏還會為什麼男人心動?

顧思瀾有時候挺羨慕小林花痴的那股勁兒的,人么,總是需要點幻想的。

直到大夥兒一個個撤離,小林戀戀不捨地挽着她的手,相攜著走出包廂。

顧思瀾迷迷糊糊聽到小林說,明天於莉莉也在下鄉的名單中,一個嬌滴滴的資源咔關係戶居然跑鄉下去了,怎麼想都不合理,小林還叮囑顧思瀾要小心於莉莉。

顧思瀾當時醉意有些重,沒有想太多。

她和於莉莉又不是什麼深仇大恨,不至於逮著自己不放吧。

「顧醫生,我送你回去吧。」

顧思瀾感覺到有人抓了她的手臂,她感覺是個男的,聲音還挺熟悉的。

她搖搖頭,試圖擺脫對方,踉蹌了幾步:「不……不用,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就好了……」

「你看你都站不穩了,我扶你吧!而且你一個人坐車太不安全了,我送你回家。」

顧思瀾努力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是否可靠,無奈眼皮子實在太沉了,整個人軟綿綿的,好像隨時要睡着。

她腦子昏沉中,仍擠出一絲理智來,簡直太奇怪了,明明一杯啤酒的酒精含量不高,按理說她是不會醉的。

可身體的狀態,又真真切切的提醒着她。

難不成她後來又喝過什麼帶有酒精含量的飲料之類嗎?

她揉了揉腦袋,有些懊惱。

但是感覺到對方已經將她整個抱住了,並且有一雙陌生的大掌,觸碰到她的腰,令她十分的難受。

漸漸有一種警鈴大作的防備感。

只可惜身體跟不上意識的節奏。

「別……別碰我,我自己可以走!」她的語氣很沖,但出口就變作了耍酒瘋的即視感。

「顧醫生,別鬧了,我沒有惡意的。」

「我不……」

生理性的厭惡告訴她,她不想讓這個男人送自己,碰自己,儘管他有可能是自己的同事。可是她看不見其他的人,「小林呢,我要和小林一起,我不認識你,你走開。」

「親愛的,別鬧了,我們回家。」

「誰……是親愛的,你……你滾開,再不滾……我要報警了……」顧思瀾雙眸渙散地在包里找手機,好不容易找到了,死活解不開屏幕。

不解開也沒關係,有緊急求救電話。

沒等下按下去,下一秒,手機就被人搶走了。

顧思瀾發現自己說話開始不利索了,救命以及罵人的話變成了咕嚕咕嚕,這個男人抱着她,掌心的溫度令她十分噁心,並且生拉硬拽地要把她拉進副駕駛座里。

他想幹什麼? 「校長大人,我來辦理退學手續……哎?阿塵,你也在這裡啊!」

飯小樹進門,一眼就認出了站在面前的傅塵。原本那張喪氣的臉上,也瞬間添了幾分光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