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再說所有倖存者中,普通人還是佔了大多數,我們的目標就是爭取這些人,最起碼我們要有一部分群眾基礎。

你剛才說的侯元的意思,我認為倒是可以接受,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權利,然後才能有辦法將這一部分人團結到我們身邊!』歐陽振華心中一動說道。

他之前那可以說是堅決反對向進化者勢力屈服的,因為他認為他們d員不能與這些人同流合污,他們應該是這災難時期倖存者心中的明燈,是帶領他們前進的旗幟。

但袁榮祥一句話點醒了他,那就是他們沒有實力,所以他打算接受暗黑團的邀請,然後一步步地將權利重新集中起來,同時暗中培植屬於他們的力量。

爭論了一通,兩人誰都沒有說服對方,但卻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再跟暗黑團的秦思宇親自談一次,然後讓時間來改變對方。

很快這個消息就被傳送到了侯元的耳中,侯元在一得到消息后,立刻就讓人前去請秦思宇過來。

秦思宇得到消息后,便來到了侯元的辦公室,二人一致認為這是袁榮祥態度軟化的標誌,然後就聯袂前往,打算正式邀請袁榮祥出任。

當他們來到醫院這裡時,已經得到了消息的方瑜親自趕了過來,同行的還有幾個分配在醫院的二級進化者。

這些人帶人守在了門外,加上秦思宇侯元本身帶來的幾人,這些人隱隱圍成一個向外的半圓,將歐陽振華的那些人排在了外面。

房間里袁榮祥與歐陽振華一起在等著兩人到來,所以到了地方后,侯元也不啰嗦寒暄,直接單刀直入就邀請袁榮祥出任市府的新市長一職。

『袁先生,重組市政府後,現在的長安城百廢待興,而我們這一些人看來看去,都不是那種可以治理城市的人,你讓我們去戰鬥,我們這些人沒有什麼說的,但要是治理一座城市,可就為難了。

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嗎,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去做,所以我們一致推薦由您出面擔任新組建的市府領導,由您帶領我們在這個災難中走下去!』侯元的態度很恭敬,甚至在說完后微微彎腰。

『兩位團長言重了,其實你們前兩天來我就在暗自揣摩你們的意思,按理說我作為上任市府的直接領導,在他們倒行逆施倒台後,我應該也是你們不歡迎的一員。

可你們並沒有這樣做,不僅沒有監禁我,還讓我留在醫院恢復療養,而同為市府領導的其他幾人,卻已經身陷囹圄。但就這一份保持公正的心,我就應該先向你們道聲謝!』

袁榮祥在歐陽振華攙扶下站起身來,也向著二人深深彎腰。

兩人連連喊道不用這樣,趕上前去將袁榮祥與歐陽振華二人扶住,然後四人分別坐了下來,兩兩相對形成了一個像是談判的坐式。

『新的市府建立后,考慮到目前長安城的現狀,以及外面的環境,我對市府下面的分支機構進行了整理,我相信袁市長也大概了解到了一些。

但你放心這些部門雖然是進化者在掌握,但他們是市府下面的分管部門,一定會按照市府的命令進行工作,而我們眾多進化者團隊,也一定會支持市府的各項決定!』秦思宇坐下后表達了自己的支持。

『這個秦團長放心,我們也很清楚時代不一樣了,所以今後市府的主要任務就是恢復群眾對市府的信心,然後生活瑣事歸我們,而戰鬥方面歸你們!』袁榮祥點頭。

『對了秦團長,我提議可以在市府下面再組建一個聯絡處,專門來協調聯各進化者團體,你看怎麼樣?』歐陽振華在一邊突然出聲道。

『這個可以,但我覺得專設個部門就不必了,這件事可以交給異能部來處理,袁市長可以指派一名得力幹部前去協助工作,另外其他幾個部門也需要儘快入駐,畢竟都不是專業的人!』秦思宇明白歐陽振華的意思,所以乾脆再給他們一個方便。

『這樣,那就謝謝秦團長的支持了!』歐陽振華心中遲疑,但臉上還是很感激的笑了一下。

『還有一點,這也是我這兩天突然想到的,今天提出來,也算是順便幫市府再提高一下在倖存者中間的威信吧!』秦思宇瞅著對面看著歐陽振華怔然的袁榮祥。

『你說秦團長,對了秦團長年紀不大,如果不介意不用一直客氣的稱呼我袁市長,你就叫我袁老就行!』袁榮祥微笑著看著秦思宇。

『袁老,那您就叫我思宇吧,秦團長這稱呼,說實在的我也彆扭!』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秦思宇眉毛一挑笑了,感覺袁榮祥似乎在刻意拉近雙方之間的關係,便順水推舟一下。

『好好好,不管其他人如何,咱們就這樣叫!』袁榮祥看著很高興,還激動的拍了拍自己的膝蓋。 第五百二十二章先遣隊的決定

龔威百無聊賴的坐在樓頂,一雙眼睛半眯著看著遠處的殘壁斷垣,身上就像是提不起勁來一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身邊人聊著。

在他身邊的是隊伍的副隊長蕭鉉,此時正舉著望遠鏡嚴肅的看著遠方,這是一個典型的西北大漢,一米八的身高,加上那健壯的四肢寬廣的肩膀,一副虎背熊腰的人樣子就出來了。

但誰要是被他的這幅外表所迷惑,那就是大錯特錯了,最起碼一開始龔威是真把這人當成了一個肌肉暴力男,卻不料這人心思其實細膩的厲害。

最起碼一路上大到行程規劃、任務分派,小到隊員情緒調整及日常瑣事,他都處理的井井有條,讓他這隊長一時間成了擺設。

但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的,他自己還樂得輕鬆,因為出來這麼久了,不光是他自己,就連下面的幾個其他隊員,此時也是歸心似箭啊。

但就是眼前這個人,卻硬是生生勸服了其他人,然後他們就留在了這麼一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村落,靜靜的等待著前方未知的危險降臨。

『蕭鉉歇一下吧,你這樣一直綳著搞得我老不自在,屍潮離咱們還有百十里地呢,隔著一條大河,它們難道還能飛過來不成,你不用緊張!』龔威半眯眼懶洋洋勸道。

蕭鉉用眼角瞄了一下身邊的龔威,無所謂的搖頭;『沒事,你要困的話,不行先下去休息一下,這大中午的太陽確實難受!』

『春乏、秋困、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這天氣悶熱得要死,我去洗把臉清醒一下去!』龔威說著話,自躺椅上翻起身,然後就一搖一搖的下了樓。

蕭鉉心底嘆了口氣,本以為已經見識到了這人的沒臉沒皮,卻不料自己還是小看了他。

說實在話,一股大規模的屍潮暴動就遠在百里之外,雖然隔著一條所謂的大河,但要是沒有女屍王這一夥,他也就真的不擔心了。

可只要一想起臨行前見到的那位高大的身影,聽他說得事情的重要性,蕭鉉無論如何都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已經將那女屍王,當作一個活生生的人了。

任誰吃了這麼大的虧,也一定會找回場子的,而且這條大河真的會阻礙它們嗎,能阻礙住它們嗎?

他知道龔威其實心裡也清楚,畢竟當時一同被接見的還有他,或許他只是不滿自己使得他被孤立了,但誰叫他當初什麼事都不管的,自己作為副手也只能撿起這一副攤子了。

龔威下了樓,先是溜溜達達的轉了一圈,看過電台與物資后,才一轉身向著外面走去,又一路走過了所有的警戒哨。

臨了他走進了一棟已經被廢棄的小樓,然後等了一會幾道身影就走了進來,還沒等身體站定,這些身影就罵罵咧咧的開腔了。

『蕭鉉這個狗日的,這麼熱的天讓我們杵在外面,跟個傻子一樣被太陽曬著,日他先人板板的!』一個體格矮瘦,但看上去精幹的男人罵道。

『就是,等在這裡被太陽嗮,還不如早點回城呢,活活找罪受!』身邊另一個一同跟進來的男人搭腔。

『別說廢話了,人家是想表現一番加入暗黑團的,你敢說你當初出來沒這心思!』有人奚落。

自從暗黑團成為了長安城最強大的倖存者勢力后,無數的人削尖了腦袋想加入進去,不管是那個級別都是如此,而這樣的盛況,在長安城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究其原因,一個是因為他們眾多的三級進化者,眾人相信他們一定掌握了,成功進化為三級進化者的竅門,要不然不能解釋他們的十多位三級進化者。

還有一個則是暗黑團內部成員的進化藥劑,這東西當初推出的時候,就已經讓所有人瘋狂了,但因為產能不大,每個月也就只能滿足他們自己的需要而已,雖然秦思宇捐給了市府幾支。

但老實說,狼多肉少啊,所以眾人的眼光就都盯向了暗黑團。

『威哥,你就說這事咋辦吧,咱們真的在這乾等著?』

『等著唄,難道你有什麼好辦法,別忘了少數服從多數的規矩!』龔威雙眼一翻,鬱悶的靠在牆上。

就在幾人群情洶湧的議論著時,突然龔威耳朵一動,臉上無所謂的神情消失變得嚴肅,閃身就出了小樓,然後快速向回趕去,這一刻二級中期進化者的力量顯露無疑。

『走,有事了!』那個剛才罵罵咧咧的進化者也喊了一聲,追著龔威的身影就跑了。

在他喊話的同時,這幾道身影同時出動,而在他們之外的其他地方,七八道身影同樣如此,一群人快速向著之前蕭鉉所在的小樓奔去。

等幾人回到小樓時,就感覺小樓內的氣氛已經變了,留守的人全都是一副嚴陣以待的神情,而且臉上掛著慌亂。

『消息已經確認,屍潮不僅在大河那邊有,這邊也有了屍潮彙集的趨勢,剛收到的求救消息,最近的一個離我們只有百里,就在大河這邊!』看見所有人回來,蕭鉉通報了最新的情況。

『這怎麼可能,他們怎麼渡過的大河?』有人不敢置信。

『簡單,別忘了咱們出來的主要目的!』蕭鉉不客氣的擊碎了這人的幻想。

『該死,要我說當時就應該由三級進化者帶隊,直接剿滅了這群喪屍了事,不然那來這麼多破事!』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殺一個三級屍王簡單,但你敢殺三級的智慧喪屍嗎?就算是二級的智慧喪屍,只要你敢殺一個,屍族也會不死不休!』蕭鉉威嚴的眼神掃視過所有人。

『這周邊的喪屍已經全部被調動起來了,我了解到一個消息,那就是距離我們十多裡外有一支隊伍,他們現在被屍群圍困了。

而且關鍵的是,他們是自大河東邊一路逃過來的,我覺得我們可以在他們那邊拿到情報,這樣我們就可以更早的判斷河東喪屍的動向!』蕭鉉建議到。

『這樣太冒失了吧?』有人遲疑。

『相比於那個,我覺得我們等下去也沒什麼,我們這十幾個人,全扔進去估計連浪花都砸不起來!』有進化者拒絕。

『胡說,大家都是倖存者,怎麼可以見死不救,再說你們不是一直都想趕緊回去嗎,現在有個機會擺在你們面前,你們竟然退縮了!』有支持蕭鉉的進化者不滿道。

『就是,你如果這樣想,等你落進險境的時候,難道你就不希望有人可以幫你!』

『太自私了,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合作!』

『……』

剛剛說話那兩人,一下子就變成了小隊成員集火的對象,其他沒有說話的人,也憤怒的看著這兩人,一時間這兩人臉色難看,恨不得找地縫鑽下去。

蕭鉉失望的看著說話這兩人,目光在眼前眾人身上流轉,當看到隊長龔威時,卻看見他也在做同樣的事,蕭鉉心中一動,明白這隊長沉寂了兩周后終於要站出來了。

『都不要再說這種惑亂人心的話了,我們必須明白我們的目的,那就是確定智慧喪屍不會危害長安城,但現在眼看著它就要加入屍潮了,我們就必須評估這件事情。

現在我們不用過河,就有全面了解這一次屍潮的辦法,而且只要了解了屍潮的情報,我們就可以返回長安城了,這樣簡單的事情你們做不做?』龔威大聲的質問道。

『做!』蕭鉉第一個回答道。

『我們做,為了長安城!』剛才出口指責那兩人的進化者回應,然後挑釁的看了兩人一眼。

『媽的幹了,不就是一個屍潮嗎,老子又不是沒見過!』兩人中一個恨恨道,受不了別人的眼神。

就這樣所有人的意見再次被統一,然後由蕭鉉安排分工,兩伙人負責引開喪屍,其他十多人組成突擊隊伍,趁屍群被分化時衝進去救了人就走。

一行人快速裝車出發,然後風馳電摯的就向著東邊趕去,一路上他們又數次收到了那個隊伍的求救信號,半小時之後終於來到了屍群外圍。

屍群包圍的中心,是一個不大的村莊,一片片黑壓壓的人頭夾雜在其中,中午灼熱的風吹拂著,送來了遠處的血腥味、屍臭味,以及那連綿不斷的嘶吼聲。

龔威一聲令下,左右兩邊各有兩輛車分出,然後在繞行到屍群的南北兩面時,車門突然被打開,然後一個裝滿浸飽了鮮血布條的飲水桶就被掛在了車后,血液順著水桶上面的小孔緩緩流出。

站在桶邊的進化者滿不在乎的點燃了一根煙叼在嘴裡,然後坐回了車上,兩輛車就以高速向著屍群兇猛的撞去,然後一個斜拐,拉著水桶在身後留下了一陣煙塵。

屍群外圍的喪屍,先是被突然出現的汽車吸引,等聞到那藏在煙塵中的血腥味時,一個個伸出了自己瘦骨嶙峋的手臂,同時快速向血源追了過去。 第五百二十三章屍群來襲

解昭是晉省鹽城人,末世開始兩個月後他進化了,成為了一名讓人羨慕敬畏的進化者,然後一群普通倖存者團結在了他的周圍,建立起了一支倖存者小隊。

之後解昭帶著他們輾轉遷移,不斷的在鹽城周圍流浪,然後小隊慢慢的成長,他也成為了一名二級進化者,勢力也在鹽城外圍闖下了一點點的名聲。

可在兩周前,一夥屍潮出現在了鹽城周圍,開始他們都以為這只是一次普通規模的屍潮,因為這些屍潮的隊伍分得很散,並不像以前一樣集中在一起。

卻不料這些竟然只是屍潮的先頭部隊,就在他帶著隊伍,響應鹽城進化者中的霸主勢力一起抗擊屍潮時,在鹽城的東南北三面,都出現了大規模的屍潮隊伍。

解昭第一時間察覺到不對,但已經晚了,在鹽城的西面同樣出現了屍潮,只不過這邊的屍潮厚度沒有其他三面那樣看不見邊際。

也就在那一次,他才知道了智慧喪屍的存在,他與他的隊員們,有幸看見了一個恐怖的存在,帶著數位三級屍王,直接將霸主勢力組織起來的那些高端戰力,一網打盡。

這一戰摧毀了整個鹽城倖存者的抵抗決心,剩下的人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四處奔逃,然後在他們身後留下一條,用鮮血染紅的路。

解昭是跟著一股最大的人流一起逃的,而且他們逃離的方向正是城西這邊,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打開城西的喪屍圍牆時,一群人立刻向四處逃去。

餘生且向晚 一路上不斷的有屍潮圍攻他們,於是解昭身邊的人,慢慢的由兩千多變成了兩千,接著是不滿兩千、一千五、一千、八百、五百,一直到了現在的不足一百之數。

這個隊伍的進化者,差不多快要全部換一茬了,到了現在他竟然成了隊伍裡面的最強者,也成了這支隊伍的首領。

但今天他們的逃亡之路就要結束了,看著圍在外面的這一群黑壓壓的屍潮,看著面前那些喪屍醜陋的臉,解昭心中已經恨不起來了,只是跟其他人一樣,麻木的揮動武器,寄希望這一切快點結束。

對於可能的救援,他心中已經早就絕望了,如果說在剛開始時他還希望有人救援自己,可西來的一路上他已經失望了太多次了,物資也損失了不少。

本來以為等過了河會有所好轉,可惜依然沒有機會,這邊也有了屍潮,所以他們只能按照那個身影說的,向西去吧!

『隊長,有人來了!』

正機械的揮刀的解昭似乎聽見有聲音遠遠傳來,眼睛茫然的動了動,然後嘟囔了一句;『關我屁事!』

『隊長,有人來救我們了,救援來了!』這一次聲音在解昭耳邊響起,然後他的肩膀被人扳住。

『救援…!』解昭看著面前的人臉,慢慢的眼睛有了焦點。

『隊長,救援,你看是救援!』隊員興奮的指著南北兩邊,那邊汽車發動機的聲音隱約傳來。

『救援!』解昭那喃喃自語,然後眼角有淚水滑落。

『兄弟們,救援來了,拚命啊!』解昭大喊,然後手上的刀子更用力的劈了下去。

『孫銘,把我們的車發動起來,所有的東西全部扔掉,對了你狗日的沒把汽油倒掉吧!』解昭隨著怒吼出聲,思維終於回到了身體,一邊戰鬥一邊大喊著指揮。

『沒有,這不還沒到最後一刻嗎,我現在就去給車加油,我們等下衝出去!』孫銘也就是拿來叫醒解昭的男人回到。

『東西都扔了,我們只要人!』解昭頭也沒回繼續喊。

『知道,東西全都扔掉,只帶人跟汽油!』孫銘臉色潮紅,一邊向後跑一邊嘶喊。

系統之重生這件小事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很快這裡面還剩的人就已經準備好了,傷員跟沒有戰鬥力的人全部上車,只留下不到一半的人還在繼續戰鬥,堵住喪屍向裡面的衝擊。

終於外圍的屍群動了起來,分出兩股向著南北追去,這樣一來面前的喪屍密度就變得不那樣稠密了,蕭鉉龔威一前一後帶隊,直接率人沖了進去。

改裝后的越野車馬力強勁,在將最外圍的喪屍撞得骨斷筋折后,直接頂著喪屍的屍體前進,輪胎在地上駛過,車屁股噴出股股青煙。

車隊中一輛車頂著一輛車,很快就來到了解昭等人堅守的地方,此時解昭等人已經停止了抵抗,任由喪屍們翻過他們倉促布置的工事。

打頭的龔威直接指使司機撞了進去,然後在喪屍身影飛舞之際,前後車拉開了距離,將早就等待的四五輛車囊括了進去,然後一行人重新加大馬力向外突圍。

車外翻越工事的喪屍越來越多,幾隻跳屍直接越過跑在前面的喪屍,跟幾個喪屍獸一起,快速向著車隊追來。

隊尾處一輛新加入的汽車沒有配合的默契,看到這一幕突然速度快了一點撞上了前車,然後司機踩了一下剎車,又讓後面的車撞上了自己。

小半截車隊突然停下,追擊的喪屍獸與跳屍很快就奔他們而去,然後將幾輛車撞得左右搖擺,刺耳的刮擦聲不斷響起。

走在前面的龔威聽見了這一聲動靜,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但他明白肯定不是好事,胡亂罵了一句,打開車上的射擊孔,手中的槍就噴吐起了火舌。

隨著龔威開火,麾下的隊員們全都打開了射擊孔,一時間十幾把衝鋒槍組成了一片彈幕,直接將兩邊追來的屍潮攔腰打斷。

衝鋒槍響起的宛如炒豆子一樣的亂響,直接壓過了屍群的嘶吼,而在前面幾車的幫助下,後面的車終於重新啟動,然後追了上來。

車隊重新連接,然後再度捲起一片血泥,撞出了屍群的包圍圈,然後快速向著東邊開去。

沒等解昭孫銘幾人在車上疑惑太久,車隊又開始直接向北,然後在重新回到向西的道路時,他們提起來的心才放了下來,然後就是忐忑。

車隊一直到了龔楚他們之前出發的臨時營地時才停下來,而在這邊負責南北兩邊引流的兩撥隊員,已經先他們一步回來了,正坐在車上看著回來的他們怪叫。

解昭孫銘他們下車時,看見的就是站在場中一臉好奇的龔威,以及一臉關心的蕭鉉,而其他人都站在這兩人身後,心裡立刻明白了主次。

『多謝兩位隊長的救命之恩,但我們連日奔波,再加上剛才為了逃命,已經丟棄了所有物資,我們無以為報,還請兩位隊長原諒我們!』解昭兩人彎腰,語氣中充滿了忐忑不安。

『呃?』龔威一腦袋問號,這人啥意思他沒聽明白。

『說什麼原諒不原諒的,大家都是倖存者,遇見了有能力就盡量幫一把,不需要報酬的!』蕭鉉也愣了一下才連忙反映過來。

『…?』解昭與孫銘兩人側頭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後就等著對面二人下文。

『那個真的不需要你們補償我們,也不需要什麼原諒不原諒的,你們快起來吧!』蕭鉉見二人還彎著腰,而且身後那些跟著下來的人也彎下了腰,以為他們不相信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