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些遊走的來客,在身旁某幾個熟知鬼市規矩的長輩們的無聲提點下,也朝我投來火熱的目光。

一時之間,好像只有我這個摘牌人全然不知怎麼回事。

貴叔乾咳了一聲,引去我的目光。

我心中微顫,投以他一個略表感激的目光。

貴叔抱拳,卻是左拳右掌,立時殺伐之意席捲。

我深深吸了口氣,冷靜下來,還他一禮。

貴叔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就坐了回去。

我懵然無知,站在那裏朝他眨眼。

這是什麼情況?

貴叔給我使眼神,但閉嘴不言。

我:……

什麼破規矩,比賽用眼神說話,看誰流利?

抱着這個猜測,我又朝着貴叔使回一個眼色。

意思是:不如解釋一下?

貴叔翻了個白眼,看着我眨眨眼,又看着地攤眨眨眼。

我眨眼——因為我實在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所有人:……

貴叔流了一頭冷汗,比我還誇張。

風越吹越冷,沒有辦法,我只能回頭去望別人,看有沒有人仗義一言。

沒想到所有人的目光避我如鬼神,紛紛挪開。來不及挪的更是直接用手遮住雙眼。

就在我實在受不了準備破口大罵時,一個鬼魅般的臃腫身影忽然走出。

竟然是昨天強勻我老琥珀手串的大橘!

它的身邊,果然跟着那隻會裝死的短尾肥老鼠!

大橘高昂着腦袋,明明在人腳邊行走,那神態,卻像是在俯視。

貓主子果然是一群不能理解的生靈。

我顫了顫嘴角。

大橘藐視了我一眼,舔了舔鼻子,「喵」了一聲。

原本凝滯的空氣陡然活絡,我分明能夠感覺到,無論是鬼販還是來客,全都鬆了口氣。

貴叔更是直接喘起氣來。

我看着他又紅又白的老臉,猶豫着要不要說話。

沒想到他再度起身,朝着大橘恭敬一拜,率先開口說:「既然貓三爺開口了,我們也就不必恪守舊規。」

說着,他看向了我:「小友,你似乎並不知道怎麼行『規矩』?」

見我搖頭,他給了我一個敬佩夾雜着同情的表情,繼續說:「簡單地說,你摘了老朽的木牌,便需要在我的攤上,淘一件價格至少排前三的。中了,你就過了規矩。這個結果,需其他三位持黑牌的攤主監督。」

這不是「踢攤子」嗎?怪不得他老人家一臉不高興。

見我了解,貴叔接着又說了一句:「但是有一點我提醒你,雖然說這些黑木牌是隨機流轉的,可能夠在鬼市裏討食之人,都是依著這個規矩進來的。」

換而言之,我淘的貨必須至少超過三位黑牌攤主中的一位,不然,他們一旦從貴叔的攤上淘出另外三件價格高於我,那我就輸了。

「不中呢?」我下意識問。

從眾人剛才的表現看,鬼市的規矩顯然無人敢違逆,因而不存在「做假」一說。

「不知。」貴叔搖頭,看他的樣子不像掩瞞,而是真不知道。

我皺了皺眉頭。

難道真的同流傳中一樣,橫死?

甚至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只要過了就行,不用想那麼多。」貴叔冷冷地說。

我心中一凜,口中吐了一個「好」字,也將猶豫連同濁氣一起吐掉。

箭在弦上,只能上了。

我掏出手電筒,蹲了下來。

所以人再度屏息,不少驚奇於大橘的目光,也都受到感染回歸。

三名黑木牌持有攤主緩緩現身,來到攤前,朝着貴叔和我先後拱手,然後站到了地攤一側。

人影紛動,也都遠近靠來,試圖看清這個鬼市傳說。

背景很硬、被尊稱為「三爺」的大橘則在攤前的另一側蹲下。

老鼠討好地跟在它身旁,一步不落。

我凝神靜氣,然後打着手電筒,在貴叔攤上大大小小上百物件之間掃掠。

真不知他是怎麼一直扛在肩上的。

逐漸的,一開始的緊張被興奮取代。

我沉浸其中,忘了時間。

不得不說,貴叔的物件種類繁多,除了那堆錢幣幾乎沒有重複,顯然是經歷了多年的淘換后遺留下來的。

也是,像他們這樣的老行家,能有幾件漏逃得過他們的眼力見呢。

一眼大開門的俏貨顯然不會在這裏出現。

想要撿大漏,難!

甚至想要淘出真正俏貨,也不容易。

而且都是些玉石和雜項,不少還是我只在資料里見過的——當然,開不開門還要另說。

琉璃燈、骷顱頭、紫砂金錢蟾蜍、老葫蘆、木如意……

我看着看着,目光落在了一座二十公分左右高的黑色神像。

頭戴頭巾,左肩背布袋,右手持錘,腳踩米袋。

這是一尊東密的大黑天神像。

大黑天神是婆羅門教大自在天的化身,吸入佛教后成為護法神,常見兩臂或多臂之像。傳入RB后,與創建國土的大國主神的形象相融合,變成了如今我面前的這尊神像的模樣。

看手電筒打出來的光澤,不是金屬,也不是木質或者玉石泥料。應該是表面這重黑料的緣故,我一時難分辨它的質地。

神像開臉栩栩如生,體態圓潤,乍看之下沒有不如法之處,頗有一眼。

看樣式,有可能是上個世紀初從RB流入的。

只是可惜,就古玩的市場價值規律而言,這種偏門的老物件,價格不高。

所以我沒有上手。

還不如……我正想做決定,心中忽然一動。

咦?

綠耳方孔馬錢?

綠耳是馬名,《穆天子傳》中記載,是周穆王八匹天馬之一。

我扒拉着,在了一堆銅錢古幣里,手電筒光照到了一枚直徑約三公分左右的大號銅錢。

之所以一眼認出,同樣是在我前不久看過的某個拍賣紀錄里,這樣一枚差不多尺寸的相同圖案銅錢,拍賣出了一萬元的高價。

馬錢又稱打馬格錢,開始出現於宋代,又不是流通貨幣,被認為是中國銅錢界的一朵奇葩。

相傳它是宋詞女神李清照創造,女神把「馬錢」當做一種遊戲,俗稱「打馬格」棋,因而得名。

我掏出軟布搓掉上錢幣上面沾染的銅銹和贓泥,立馬感受到了錢幣表面上傳來的微涼潤意,看來,這還是一枚罕見的傳世幣。

看制式和包漿,應該是宋代無疑。

可惜啊,可惜。

我心中哀嘆,這要全部都是我的多好。

額,不對,我此刻還在生死關頭……

如果過不了「規矩」,恐怕就要「憑空消失」了。

想想,頓時一身冷汗。

只不過,這時我已經將地攤上的物件都看了個遍,有一眼的,也都挨個上手。

我搖搖頭起身,伸展了一下發麻的雙腳,對三名持牌攤主說:「還是你們先來吧。」

。 賽娜怎麼也想不到她一系列的任務,在海瑟等人的眼中變成了一場場完美的表演。根據系統的評分,賽娜之前的表現正好在及格線上。

系統沒有檢查到賽娜身上任何的能量波動,通過格鬥技巧和她移動速度。系統給出了她是雇傭兵出身的結論,看著弗蘭等人是目瞪口呆。

「老大說的對,這個系統是應該重新編寫了。」弗蘭怎麼也沒有想到系統居然給了那麼一個結果。

賽娜的表現他們所有人都看到了,大家的分數也評估結束了。雖然在女巫對戰的時候,監視器全部都被清理了,但是並不妨礙他們之後的戰鬥。

「現在評估,賽娜有八成幾率是我們要尋找的女巫。」海瑟快速的匯總了手裡的報告,這個結果也在她的意料之內。

只不過現在有一個問題,賽娜的戰鬥力堪比一個傭兵團,他們要怎麼才能完好無損的把她抓捕。

「一個小時之後,我希望能收到你們的抓捕計劃,解散。」海瑟的視線一直盯著手裡的報告,等到眾人離開了辦公室之後才放鬆了身體。

其實她心裡比誰都明白,這一次抓捕行動的困難。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獻祭那些祭品,他們選擇的五個候選人全部活奔亂跳的在森林裡面轉悠。

「啟動083計劃,所有人不得出入研究所。」海瑟猶豫了片刻,對著手裡的對講機說出了行動的代號。

於是乎新一輪的怪物被重新投放到森林之中,賽娜的實力再強大,也不可能一個人救下所有人。

研究所開始了針對賽娜的行動計劃,而女巫埋下的種子悄然在研究所內綻放。

女巫永遠都會給自己留下後手,此時她已經被賽娜打毫無還手之力。眼看著自己就要消失在湖水之中,它不甘心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它好不容易從黑暗之中掙脫而來,不會那麼輕易的就回去。

女巫看著和賽娜糾纏在一起的魚人,心裡有了一個想法。在它閉上眼之前,它把自己最後的力量轉移到了魚人的體內。

賽娜趕到祭台的時候,只留下女巫的黑袍,女巫已經消逝在水中。賽娜可惜的看了一眼祭台,但是她的任務並沒有顯示完成。

露出水面的賽娜觀察著周圍的情況,「系統什麼情況?女巫不是被我消滅了,怎麼系統沒有顯示成功。」

『我檢測到,女巫的能量還在周圍。雖然很虛弱,但是的確還活著。』系統對於任務的評分有自己的一套行為準則。

「等下,我記得女巫好像是有附身的能力。附身,附身,附身?!」賽娜似乎想到了什麼。

當時距離祭台最近的除了自己,就剩下攻擊自己的魚人和小幽靈。小幽靈和自己有聯繫,它要是被附身了自己一眼就看出來了。

「小傢伙,剛才糾纏我的魚人你還記得嗎?!」對於找怪物,小幽靈是專業的。剛才它記住了魚人的樣子,就一定能找到。

小幽靈思考了兩秒點點頭,它還真的記住了,只不過那個怪物太丑了,它不是很想回想。

「走,帶我去找它。」想要驗證猜測最好的辦法,就是付諸行動。

小幽靈很快就找到了魚人的痕迹,它正在快速的朝著岸邊而去。被女巫賦予力量的魚人長出了雙腿,此時正在岸邊踉踉蹌蹌的學習走路。

眼看著賽娜追了上來,朝著賽娜大喊大叫一番跑了。賽娜沒有想到上岸長出腿的魚人,速度和水裡游的一拼。雖然它還沒有掌握正確的雙腿使用方式,不過四肢的速度也不弱。

「去教堂,抄近路!」賽娜記得女巫說過,教堂是所有力量最集中,最濃郁的地方。

那麼著急想要恢復能力的魚人(女巫)一定會去那裡恢復自身的能力,而且它的召喚獸還留在了那裡。

抄近路的賽娜還是比魚人晚了一步,她看著魚人的背影消失在教堂的黑暗之中。而教堂門口出現了幾個意料之外的客人,馬丁和安娜。

「賽娜!你怎麼來了?!」安娜率先發現了賽娜的蹤跡,他們和賽娜幾乎是同一時間達到這裡。

「我也很想知道你怎麼來了?馬丁是出什麼事了?」賽娜看著安娜身邊的馬丁。

安娜和克羅混在一起就算了,怎麼現在還和馬丁一起行動了。賽娜絲毫沒有留意到自己的系統數據之中,出現了一種名為『嫉妒』的數據。

「我是來找你的,安娜是自己跟上來的。」馬丁連忙撇開自己和安娜的關係,他可不想和她有什麼關聯。

「這裡有危險,快點走。」聽馬丁的解釋賽娜舒了一口氣,一想到魚人混進了教堂之中,她開始讓馬丁撤退。

「這樣你太危險了,我能幫忙的!」一聽有危險,馬丁是怎麼樣都捨不得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