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極其囂張的聲音響起,從這聲音中陸方能分辨出來,這必定是一個20出頭的人,估計還是個下人,他說話的聲音非常尖銳。

「小霜,我們要不過去看看?」

陸方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紀茗霜沒有拒絕,徑直往聲音的來源走去。

很快就發現,這貧民區旁邊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已經圍滿了人,這些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貧民區里的人,他們的衣著破爛,和乞丐沒有什麼兩樣。

這些人圍住的中間,一位年紀六七十歲的老頭正跪在地上,雙手緊緊抱住站在他面前的一個人,此人年紀大概20出頭,身穿華麗,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稍微有些實力的人,在他的背後正站著一個衣著更是為之華麗的少年。

少年雙手靠背,一副牛逼轟轟的樣子,臉上總是掛著一股濃濃的傲氣,也不知他在驕傲些什麼,這個男子的身邊,還站著其他兩名男子,這兩名男子卻壓著一名大概十八九歲的女孩子,女孩子十分的青春靚麗,是個美人胚子,但此刻,女孩子早已哭成了淚人。

這樣的情況誰看到都能明白過來,不用說,肯定是這個傢伙在這裡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

我操!!

這世界未免太過於瘋狂了吧,強搶民女的事情還真的發生在這裡。

陸方眼底有了些許憤怒。

許是那位被抱著大腿的年輕男子,有點兒受不了的老頭的糾纏,此刻,他伸出另外一隻腳,一腳踹在這老者的胸口上,把這老者踹倒在地,還因此吐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

青春靚麗的女孩子也被這一幕給嚇到了,也是瘋狂的掙扎,企圖想逃脫兩人的束縛過去看看她的父親。

無奈,她不過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子,面對兩個大漢的時候根本就無能為力,只能無力的掙扎著,靚麗的面容上流露著兩行熱流。

「我說老頭,你是不是有點太拚命了?這小妞又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你何必把她當做是寶一樣??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回去,不然老子一會讓你好看。」

動手的男子臉上出現了濃濃的怒意,還捲起了衣袖大有一副如果這老頭還敢糾纏的話,就出手暴打的念頭,周圍的人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站出來為其說話。

「龍少爺,您身份如此珍貴,身邊的女人更是多如牛毛,我女兒身份如此卑微,根本就配不上你,麻煩你高抬貴手,不要搶走我女兒。」

老者並沒有想放棄的意思,反而是哭喪著臉對著那充滿傲氣的年輕男子開口,企圖想讓他放開他女兒。

此刻,龍少爺卻不屑一笑,英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嘲諷:「老傢伙,你就不要和我說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了,我歐文龍看上的女人沒有一個是逃得掉的,你應該幸慶我看上你女兒,這是你女兒的福分,也不知你在這裡哭喪到底是為了什麼?真是晦氣。」 聞言,老者臉上的悲涼更深了幾分,要說其他人看上他女兒,或許他還不會反應如此巨大,不過這歐文龍就不一樣了,誰都知道他的性格和脾性,就他這花花公子的模樣,如果女孩子被他看上,簡直就是一個禍害,要是老者讓女孩子跟歐文龍回去,必定是把她送進了火坑。

「龍少爺,你就高抬貴手,放過我女兒吧,我來生必定會為你做牛做馬。」

老者繼續央求道。

可歐文龍哪裡能聽得進老者說的話,他的家族本就是平民區里的霸主,統治這裡所有的平民,簡直過著如同皇帝一般的生活,無論看到什麼樣的女子,都可以肆無忌憚的搶奪過來佔為己有,如果玩膩了之後,還可以隨意處置。

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種特殊的喜好,玩過的女子都會狠狠殺掉…….

這一點在平民區里已經不算是什麼秘密了,所以各家各戶都非常害怕自己的女兒會被歐文龍遇到,到時必定會落個半死不活的局面,老者也非常的害怕。

只見歐文龍臉上閃過了濃濃的不耐煩,眼中出現了濃濃的怒色,也不理會老者是什麼樣的動作,徑直來到老者面前,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抬腿狠狠踹在老者的小腹上,老者被歐文龍這一腳給踢飛出兩米之外。

整個人身體也為受到這一腳瑟瑟發抖。

「老子看上你女兒是你的榮幸,在這裡給我多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你再敢多說一個字,老子今天就把你給殺了。」

歐文龍神色極其不耐,眼中更是閃過一絲殺意,在他眼中所有的平民不過是一條賤命罷了,他想取便取,沒有任何的猶豫。

「這麼大威風?你是什麼玩意??」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傳出了一個吊兒鈴鐺的聲音,這聲音讓歐文龍皺起了眉頭,眼中出現了一絲朦朧的殺氣:「誰?」

圍在一起的平民紛紛讓開一條路,陸方的身影緩緩出現在歐文龍兩面前,臉上還帶著濃濃的笑意,此刻的紀茗霜正緊緊的跟在陸方身後,形如跟班。

不過很快,歐文龍就把目光移到了紀茗霜身上,這根本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天使般的臉孔,魔鬼般的身材,沒有哪一處不是柔韌至極的地方。

「好漂亮的美女。」

歐文龍被紀茗霜迷住了,他在貧民區里呆了這麼久,他發誓這絕對是他遇到的最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沒有之一。

紀茗霜的出現,差點沒把他的魂都給勾走了,什麼樣的絕世美女和她相比,簡直是浮雲,他感覺以前看上的那些美女都是垃圾。

「你再敢亂看的話,本少爺就把你這雙眼給挖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中還帶著濃濃的囂張,臉上更是掛著一絲傲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哪個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子弟。

這一幕讓歐文龍皺起了眉頭,雖然他是一個紈絝子弟,但他並不是一個傻子,知道在三千世界里,有些人可以惹,有些人他得罪不起,如果不小心招惹到了一些不能招惹的存在,他的下場就是死亡,甚至有可能連累他的家族。

「你是誰?你可知本少爺是誰?」

歐文龍沒有立刻放狠話,而是思考了一會,最終說出了一句撐門面的話。

「老子管你是誰,我告訴你,你要是還敢在這裡鬧事的話,老子今天就把你的皮給拔了,還有,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敢如此觀看我的丫鬟,我看你是在找死。」

陸方的樣子要多囂張有多囂張,話語中也沒有任何留情的意思,陸方這囂張的動作,讓歐文龍感覺情況不妙,如果背後沒有特殊的實力,他怎麼敢這麼囂張?

像紀茗霜如此美貌的女子,竟然是陸方的丫鬟,足以說明陸方的背後必定有大背景,這一刻,歐文龍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他非常忌憚陸方。

「嗯?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剛好,我身邊的丫鬟已經玩膩了,剛好換換口味,這女孩子歸我了。」

陸方沒有理會沒有說話的歐文龍,把目光移到了旁邊那清秀的女孩子身上,話語中更是帶著濃濃的輕浮,讓躺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老者心中一陣痛苦,原本還以為陸方的出現會救下他女兒,沒想到剛出虎口又入虎穴。

「這….兄弟,你這樣做是否有點不厚道?這女孩子是我先看上的…….」

「你看上的就是你的?你把本少爺當做什麼人了?敢這樣和本少爺說話,你是什麼家族的?趕緊報上名來,本少爺要讓你付出代價。」

歐文龍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陸方霸氣的打斷,囂張之色越來越濃,讓歐文龍心中更加慌張,陸方的態度越是強硬,就說明陸方的背景越強大,而且陸方已經牽引到了他的家族,說明這陸方根本就不畏他的家族,就只有有大能量的人才敢有這種口氣。

「少爺真是說笑了,我剛才說的不過是一些玩笑話而已,不就是一個女孩子嘛,你需要的話我給你就是了。」

歐文龍呵呵一笑,不過這笑容顯得非常的勉強。

「讓給我那又如何?你今天就不給我一個解釋?我告訴你,要是你不給我一個交代的話,今天你就別想走了,本少爺必取你狗命。」

陸方的話讓歐文龍心中一跳,眼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絲恐懼,但很快就轉變成為了討好:「少爺,您說的對,您給我說說,今天你想要什麼樣的交代?」

歐文龍這個動作表明了他的態度,讓陸方心中一陣冷笑。

媽的,就這麼一點膽量,還敢出來搞事情??

說出來也不怕笑死人!!

「本少爺看你非常不爽,這件事非常簡單,只要你自己刮自己兩個大耳光,今天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雖然心中非常的不屑,但陸方臉上還是不動聲色,囂張之色絲毫沒有減弱,但他這一句話卻讓歐文龍的臉色沉了下來。

「尊貴的少爺,請你明白一個道理,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歐文龍心底有些怒意,以他歐家少爺的身份,什麼時候被別人刮過耳光了?面前的陸方讓他自甩耳光,明顯是不可能的。

「還跟老子廢話是吧?小霜,你來動手。」

陸方的脾氣非常暴躁,這一刻沒有任何猶豫,對著紀茗霜擺擺手,他早就看不慣這個傢伙了,而紀茗霜也沒有猶豫,臉上寒光一閃,身形瞬間化為了一道殘影,下一秒出現在歐文龍面前,對其就是兩個大耳光。

這兩個大耳光還帶著元氣,把歐文龍打得找不到天南地北,整個人也因此倒在了地上,頭上傳來一陣陣的眩暈感,這兩個耳光可是讓他在原地轉了好幾圈。

而歐文龍身旁的那幾個護衛,一動也不敢動,在沒有受到他們少爺命令之前,他們不敢有任何的動作,再加上他們也不知陸方到底是什麼身份,如此一來,就更加不敢動手了。

「這兩個耳光只是給你的一個警告,立刻給我像狗一樣滾,看到你本少爺就不爽,再敢留在這裡的話,我很難保證不會打死你。」

好像對剛才的懲罰非常不滿似的,此刻的陸方帶著濃濃的殺氣,歐文龍絲毫不敢懷疑陸方的話,快速的從地上起來,作勢要離開這裡。

這時,卻傳來了陸方的聲音:「你給老子站住,本少爺有讓你走了嗎?我說的意思是讓你像狗一樣四腳著地的離開這裡,你是聽不懂我的話,還是你不願意這麼做?」

聞言,歐文龍眼中露出了一絲怨恨,卻不敢違抗陸方的話,只能死死的咬住牙關,隨後慢慢蹲下來,像狗一樣逃離到這裡,其他那幾名護衛也以這樣的動作離開。

誰都能感覺到歐文龍眼中濃濃的怨恨,很明顯,這件事他絕對不會就這麼作罷。

看到歐文龍離開了此地,躺在地上的老者才鬆了一口氣,但此刻他還是一臉警惕的看著陸方,剛才的陸方已經說明了,他也看上了他女兒。

青春靚麗的女孩子此刻梨花帶雨的,看陸方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恐懼,當她看到陸方一步一晃的向她走過來的時候,眼中的驚恐更大了,身形不由往後面倒退了好幾步。

「不要害怕,你放心好了,我對你沒有興趣,剛才我說的話不過是說給那些傢伙聽的,先放鬆,我看不上你。」

噗。

陸方這一句話讓這青春靚麗的女孩子破涕為笑,雖然陸方這一句話聽上去好像很不善良的樣子,但女孩子知道陸方這一句話只是為了安慰她。

「你還是趕緊和你父親回去吧,以後小心一點,這樣這種人渣看上你的話,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小霜,我們走吧。」

說著,陸方已經往遠處走去,紀茗霜無奈的搖搖頭,隨後跟上陸方,此刻,她對陸方的印象有了一定的改變,她也非常看不慣這一幕,就在她快要出手的時候,陸方突然搶先在她面前出手了,說明陸方還是有幾分善意的,只是紀茗霜感到無奈的是,這傢伙當著大家的面說她是丫鬟,著實氣人。

但紀茗霜知道,陸方不過是說說罷了。

「小霜,我們現在要去哪裡?我們不是已經來到了貧民區這裡了嗎?不是應該找地方住下來?」

在貧民區里逛了十幾分鐘,陸方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他發現現在好像在漫無目的的行走著。

紀茗霜微微一笑:「你總算知道問我了?剛才你一直走在我前面,我以為你有地方可去呢,看來你還沉浸在剛才那少爺的角色中呢。」

紀茗霜的語氣中帶著絲絲玩味,很明顯是在調戲陸方,這也讓陸方有點尷尬的撓撓頭。

「走吧,貧民區我之前有來過,有一個安身之處。」

看著陸方那尷尬的樣子,紀茗霜知道調戲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結,帶著陸方往旁邊一條巷子走去,在這狹窄的巷子里左拐右拐的,終於拐到了一處比較破爛的大院中。 院子如同古代里那些大戶人家的大院一樣,有一個很大的空地,不過這裡的情況破爛不堪,難以想象這房子到底有多少年的歷史。

「霜姐姐,你回來了?」

這時,一個略顯幼稚的聲音響起,陸方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個大概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小女孩子臉上充滿了天真浪漫的笑容,許是因為這個殘酷的世界里,這小女孩也比一般同齡人要成熟不少,看到紀茗霜的時候,眼中更是帶著一絲驚喜。

「是的,小奎,我回來了!」

這一刻,紀茗霜臉上出現了一絲極其燦爛的笑容,這傾城一笑如同萬年不化的冰山突然融化,笑得是如此的迷人,陸方發誓,這絕對是他見過的笑容中最為好看的一個。

在這三千世界里看到如此天真,如此純潔的笑容,絕對是第一次,陸方跟在紀茗霜身邊這麼多天了,從未有看到過紀茗霜展露出任何笑容,就算有,也是冷笑…..

一時之間,陸方呆住了,沒想到表面冰冷的紀茗霜,還有如此溫柔可人的一幕。

而小女孩也在這一刻蹦蹦跳跳的向紀茗霜跑了過來,撲進了紀茗霜的懷中,緊隨著這大院里再次出來一群小孩子,這些孩子大概是十二三歲左右,這一群孩子都是男的,就只有那一個小女孩。

「霜姐姐,你可算是回來了,我們真是想死你了。」

為首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子,這一句話正是從這男孩的口中所發出,不過這男孩子明顯有些滄桑,本該天真爛漫的年齡,臉上卻是滿帶故事。

「嗯!因為我遇到了一些事情,暫時回這裡居住幾天,我不在這裡的這段時間,你們過的怎麼樣?有沒有偷懶?」

說這番話時,紀茗霜身上冰冷氣息早已完全消失不見,如今的紀茗霜給陸方的感覺就是一種溫柔可人的大姐姐。

「霜姐姐,你放心,我們這段時間一直都沒有偷懶,你看我的實力已經到達了辟穀期。」

此刻,小男孩的臉上出現了濃濃的笑意,手中還出現了一絲紅色的元氣,下一秒舉起手對著旁邊一塊石頭就是一拳轟出。

石頭竟應聲而碎。

看著陸方一愣一愣的。

為什麼我總是感覺這孩子身體的情況有點不對勁?只是辟穀期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大的爆發力?

陸方非常的不解,他之前在這個境界的時候,根本就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破壞力,他剛才使用的那一拳堪比元嬰強者。

紀茗霜也感到非常震驚,但很快就平復了下來:「小龍,你要記住,以後絕對不能隨便在別人面前展示你的實力,除非你的實力到達了渡劫期,知道了嗎?」

聞言,小龍點點頭,臉上儘是興奮之色,畢竟是小孩子,心性還沒有成熟。

「小子,這個小孩子也不簡單啊,沒想到紅極大陸里會有此等體質。」

這時,陸方的腦海中傳來了天老驚訝的聲音,原來站在陸方前面的小龍,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天老,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我總是感覺這個小男孩的實力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剛才那一拳,堪比元嬰強者。」

陸方非常疑惑,天老這一番話引起了他的好奇,看來天老已經看清楚了這一切。

「先天雷電之體,自然是爆發力十足,不過我倒是奇了怪了,像這種體質,一般都被人家當作是寶貝一般,可為什麼這小子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修鍊之路漫長無比,也會充滿了各種各樣的驚奇,在修鍊界當中,除了五行能量之外,還另外存在著其他的屬性,不過這些屬性都是屬於隱藏的屬性,爆發力特別的強大,非常罕見。

面前的小龍,就是屬於這種雷電屬性,他還是萬中無一的雷霆之體,如果能得到合適功法的話,以後的成就必定高不可言。

證道大陸中正有一個教派是屬於雷電屬性的教派,他們的教派當中只有九個人的存在,可在正道大陸卻是頂尖的存在,沒有人能撼動他們的實力。

而他們的盟主正是雷霆之體,實力高不可測。

陸方這才明白了過來,難怪天老會如此驚訝,原來有這種體質的話,極有可能會修鍊到那種巔峰的狀態,這紅極大陸里的人物就如此厲害了,真的不敢想象,藍怒大陸和證道大陸里的人又是一個什麼樣的階段。

「霜姐姐,這個大哥哥是誰?」

在陸方和天老交流的時候,小龍的聲音突然響起,聲音中還帶著濃濃的警惕,這樣的目光讓陸方有些苦笑。

此刻,紀茗霜微微一笑:「你們放心好了,這大哥哥對你們沒有惡意,他是姐姐的朋友,以後你們可以相信他。」

聞言,小龍和其他小孩子眼中的警惕這才消失不見,始終是一個小孩子,警惕之心並不是很強,但這也說明他們對紀茗霜的信任到達了一種盲目的狀態。

解決完這些事情之後,陸方和紀茗霜也安頓了下來,還好這房子里比較大,這麼多的孩子也能住下來,這時,卻發現了非常尷尬的一件事,再怎麼說這裡也是平民區,房子很大,可大多數都做了練功場里,這裡的房間就只有三個。

這裡起碼有20多名的孩子,他們十多名孩子聚集在一個房間裡面,已經非常擁擠了,如今就只剩下一個房間,話說陸方和紀茗霜可是孤男寡女的,同住一個房間,也非常的不適合。

紀茗霜也是一臉糾結,但很快就咬咬牙:「陸方,你就住在這房間里吧,到時我就在客廳里修鍊就可以了。」

「這樣不太好吧,再怎麼說我陸方也是一個男人,怎麼可能讓一個女人在大廳里休息?就算你實力比我強,也需要休息啊,整天修鍊那是不行的,這樣吧,房間讓你睡,我睡客廳里就可以了。」

陸方也是一個有那麼一點點男人主義的人,聽到紀茗霜做出了這麼大的讓步,他豈能願意?

一番爭論之後,紀茗霜最終還是爭不過陸方,只能她住在房間裡面,陸方在客廳里修鍊,或者說打地鋪。

處理完這些事情之後,紀茗霜親自守護這些孩子,看著他們進行修鍊,這當中也給他們進行一些特定的指導,陸方也沒有什麼事可做,也站在旁邊觀看著這些孩子修鍊。

無論在哪個時代中,小孩子都是一個受到保護的對象,他們也要不斷的學習,可在這裡的小孩子卻異常的勤奮,因為他們在修鍊的時候不曾有間斷過。

只有吃飯洗澡的時候會停一下,其餘的時間都在修鍊,特別是小龍,更是比別人勤奮一百倍,這也讓陸方感覺慚愧不已。

自己怎麼連一個小孩子都比不上?

想到這裡,陸方不由得搖搖頭,隨後在客廳里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靜靜陷入了修鍊,一個小孩子都如此努力,陸方有什麼樣的資格不去努力?

也不知修鍊了多久,反正陸方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夜了,這時,院子里還是傳出來了聲響,陸方發現院子里還有人在繼續練功。

走出去一看,發現其他的孩子已經睡覺了,就只有小龍一個人在默默的修鍊,小龍異常的認真,每一拳每一腳都非常用心,說明他有多麼的努力。

「小龍,都這麼晚了,你還不準備休息?就算是練功,也必須要有個極限吧?」

陸方深深呼出一口氣,隨後開口說道。

小龍這才停止了手中的動作,也伸出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你不是也一樣沒有睡嗎?怎麼樣?要不要和我較量一下?」

「喲??你一個小屁孩,打鬥之心如此之強?不過正好,你這麼想和我過過招的話,我今天就陪陪你。」

廢話,陸方堂堂一個特種兵,一個小孩子向他宣戰,他要是不接下來的話,豈不是給華夏特種兵丟臉?

「我要出手了!」

陸方來到了練功場,小龍沒有任何的猶豫,發了一句話后直接抹起拳頭,對著陸方一拳轟去,拳頭之中還帶著絲絲勁風,說明他這一拳不能小窺。

陸方眉頭一皺,身為特種兵,他早就已經養成了一種習慣,無論在對待什麼樣的人,都不能有任何的輕視之心,那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只見陸方手中出現了一絲紅色的元力,看著往自己攻擊而來的拳頭,陸方也是一拳轟出,他也想看看這所謂的雷電之體,到底會有多麼強大的威力。

兩者的拳頭在這一瞬間一撞擊在一起,讓陸方感到驚訝的是,此刻他的拳頭中竟傳來了一絲麻痹的感覺,這種感覺非常奇怪,就好像在華夏里觸碰的那些雷電一般,讓他有一絲顫抖的感覺。

不過還好,不過是一絲麻痹的感覺,並沒有多大的攻擊效果,而陸方手中的元力,也在這一刻快速地出擊。

龐大的力道瞬間把小龍給擊退了好幾步,再怎麼說,小龍只是一個辟穀期的強者,就算是特殊體質,和陸方這散靈強者也是無法相比的,而陸方不過是出了五成的力氣,並沒有傷到小龍。

但陸方這一招證明了他的實力,小龍眼中露出了一絲的敬佩,此刻也非常老成的對著陸方抱拳:「陸方哥哥果然是一個有實力的人,小龍甘拜下風。」

在這個世界中,哪怕是小孩子,也知道強者為尊這個道理。

在剛才的對碰中,陸方的實力得到了小龍的尊敬,所以他現在才真真正正的叫出了一聲陸方哥哥,這也讓陸方一陣苦笑不已,此時,陸方腦海中升起了一絲奇怪的感覺,同時也有一個瘋狂的念頭。

「沒事,你已經非常強大了,不過你的年紀還小,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或許我早就已經不是你的對手了。」

陸方很謙虛的說道,他並沒有把小龍當做是一個小孩子。 接著,陸方開始和小龍在這院子裡面瞎扯,當然,陸方就是想聊一些沒用的事情,剛剛練完功,他也不會這麼快休息,而小龍也是被陸方給驚訝到了,因為陸方會說出一些他聽不懂的語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