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切都很順利,我第三天就坐了回程飛機回國了。

我以爲,自己的這場噩夢就會因爲古曼童的到來而截至,卻沒想到,這只是另一場噩夢的開始……

——

回到家之後,我照着翻譯轉述的阿贊供奉古曼的方式,將古曼童面朝東北方向安置,並且供奉了餅乾、汽水、糖果等。

因爲我下飛機回到家中時,正好是23點左右,適合給古曼童上香唸咒求願的時間,所以,我就按照阿贊師傅給的咒語,唸了五遍,又說出要求的事情來:“洋洋,媽媽希望你能幫我解除誤會,讓所有人知道我是被冤枉的!謝謝你了!”

我的古曼童取名爲洋洋,這是在阿贊師傅幫我問過他的。

我從請古曼童的那一刻開始,就發誓對他虔誠。當然,他是我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可以稱爲他的媽媽。這也是阿贊師傅提點過的。

一切弄完,已經是深夜0點了。客廳的落地鍾‘嗒嗒嗒’的擺動着,發出聲音,四周靜的詭異。

因爲我這個人喜歡安靜,所以,別墅買在離市區頗遠的郊區,而且,還是別墅區中最後排的一棟。

本來別墅裏有助理,有保姆,可自從我出事之後,他們都陸陸續續的走了。

現在,我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別墅裏,有些落寞。

回到自己房間洗漱完畢,我就趴到牀上不想動了。剛做完人流,身體真的很虛弱和疲憊。

漸漸地,意識開始恍惚,耳邊傳來的鐘擺聲卻越來越清楚,到最後就像是對着我耳朵發出的聲音,“嗒嗒嗒……”

慢慢的,我進入了夢境之中,我又站在了奶奶家的屋頂,伸手對站在平頂中央的癡傻少年,召喚道:“逸晟,過來……過來啊……我這可好玩了!站在這裏,能看見好遠好遠的地方呢!”

“真的嗎?”少年一掃臉上的恐懼表情,朝我傻呵呵的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向我。

我看着他離我越來越近,我心就跳的越來越快,只要再近一點,我就可以把他推下樓了!這樣我就再也不用照顧這個傻子了!

我就自由了!

“來啊……來啊!”

可就在他離我一步之遙的位置上時,他卻突然止步,朝我無辜的睜大好看的眼睛,“可兒,我害怕!”

“不怕,有我在呢!”我朝他笑着。

手也朝他伸了過去,“來啊。我們一起看很遠很遠的地方啊……”

“好!”他將手遞到我的手心。

我甚至感覺到他手心出汗了。可我卻一把將他拉到樓頂邊緣,不等他站穩,就鬆開了手……

眼睜睜的看着他帶着驚恐的表情掉下了樓!

“不!”我猛地從夢中驚醒,死死的揪住自己胸口的睡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不!逸晟……嗚嗚嗚……”

心跳的劇烈,似乎要從我的胸腔裏跳出來了。

愧疚懊悔折磨着我。我居然又做這個可怕的噩夢了!

每個人都會做一些違背良知的事情,推傻哥哥下樓,就是我這輩子無法原諒自己的惡事。

我深呼吸了好幾下,才平緩了恐懼的心情,打開了牀頭櫃的燈,準備下牀倒杯水吃點安眠藥。不然,我今晚又會失眠……

可我剛掀開薄被,就聽到“咚”一聲,就像是有人從樓下上來,踩着樓梯的腳步聲一樣。

不過,只是一聲‘咚’並沒有連續更多的咚傳來,所以,我很快就不以爲然了。

繼續起牀,穿上鞋,走到房間裏的小茶几處,倒了一杯水,走回自己的牀邊,拉開牀頭櫃的抽屜,伸手就從裏面翻找安眠藥。可越下翻,越是傳來黏糊糊的感覺,就像是抽屜底下有液體似的。

我以爲是什麼藥水活着化妝水倒了,就將手縮回,剛想湊到鼻尖聞味,我就看到了手指上滿是鮮紅色的液體……

我拿到眼下一看,天啊,居然是血!而且是那種發黑發臭的沾黏血液……

我的抽屜裏,怎麼可能有血呢?

我不敢相信,於是,將房間裏的大燈打開了。在猛地將抽屜全部拉開……

拉開後,我一下就看到裏面的東西,驚恐的喊出聲,“啊~!”

我居然看到了切了一半的人頭靜靜的躺在抽屜裏,暗黑色血液在這半顆頭顱邊不斷涌出。讓我看不清這半顆頭顱屬於誰的!

因爲驚嚇過度,我身體一軟從牀邊滑落跌地,這時,我嚇得全身戰慄,反應了好半天,直到血液一下涌出抽屜,嘩啦啦流淌到象牙白的地板上時,我纔回過神,連滾帶爬的起身,拼命的往門口跑去,“救命……啊……救命啊……”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驚惶無措的跑到門邊,擰開門,就打算逃出去。可我一拉開門,一個全身是血,脖子上只頂着半顆腦袋的男人猛地出現在門外!!!

“啊!”我嚇得後退數步,驚恐的喊出聲。 我成了宇智波族長 心跳的驟快,呼吸都快要止住了。

而那個男人卻伸出滿是血跡的手,朝我喊道:“把我頭還來……把我的頭還來……”

我再也承受不住驚嚇,兩眼一翻昏死過去了。

“可兒?可兒!”黑暗中,好像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我想回應,可沒有力氣。

“你怎麼會躺在地上睡着了呢?”這聲音再次傳來的時候,我聽得清楚了些。好像是男音,而且這聲音很熟悉。

不等我弄清楚是誰在喊我時,我的身體感覺被人抱起,隨後落入一團柔軟中。

“可兒?”隨後,我的臉頰被人輕輕拍了拍。

這讓我潰散的意識漸漸聚集,猛地睜開眼,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現了一張男人輪廓。

“你醒啦!”

男人帶着驚喜表情的俊朗臉龐,漸漸清晰。

我怔怔的看着這張臉,直到看到他黑色眼瞳中我自己的倒影時,我才猛地回過神,不可置信的喊道:“李熙然?!” 以前覺得他英俊帥氣,雖然在我之前是個花花公子,可在我之後,一直都只寵着我一個人,是個值得我託付終身的人。

可是,自從兩個月前的那場訂婚宴開始,我徹徹底底的看透他,對他死心了!

這兩個月他一直對我不聞不問,我打電話給他,他還對我說別糾纏他了。現在居然來找我。而且態度如此溫柔,難道……

難道是古曼童顯靈了?

“可兒,是我。”李熙然在我怔愣看他的時候,拉起被子替我蓋上。

也不知道他是刻意的還是無意的,中指上的訂婚戒指反過光線,刺到了我的臉上。讓我不得不看向他的手上。

他見狀,將手收回,坐在我牀邊,廝磨着手中的婚戒,看着我似乎有話說。

我覺得他這個樣子很想笑,不禁真的朝他笑了,“李熙然,看樣子我要換別墅的開門密碼了。”

他聞言皺了皺濃密的劍眉,黑色的眼仁咕嚕嚕一轉,打量了我一眼,“你還在生我的氣?”

“不生氣。”我朝他儘可能的展現出最迷人的笑容來。

他眉頭一鬆,伸手就要摟我,“那就好。”

可我不等他來抱我,我就伸手推開了,“因爲,我覺得沒必要和你這樣的僞君子生氣。氣壞了自己的身體,反倒是讓你和姜娜得意了。這麼愚蠢的事情,我秦可兒,還真不會做!”

“可兒你還是在生我的氣,吃薑娜的醋是吧?我告訴你,昨天半夜,你的好友文翰在微博上公佈了一條視頻,視頻就是我們訂婚宴上,他給你偷錄的視頻,沒想到,無意間將娜娜摔下樓梯的真相拍到了。原來,你不是推她摔倒的兇手,而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我誤會你了……”李熙然和我解釋道。

因爲他這句話對我來說是震撼的,所以,讓我一時間愣住神。

我不是驚愕自己的誤會被解開了,而是在恐懼這事的詭異度!因爲,文翰那天參加我的訂婚宴時,拉我去洗手間,吵鬧着不讓我嫁給李熙然。我不肯,他還氣的將手機扔向盥洗盆的鏡子上,砸碎了鏡子,手機也報廢了。

當時他並沒有帶助理,他不可能借別人的手機給我錄視頻!

這件事情真的是太詭異了!

“可兒,對不起,我不該一氣之下,報警抓你……我錯了,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好嗎?”李熙然的話再次響起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被他抱在懷中了。

他的手還在輕撫我後背……

這讓我心底一酸,快要反胃了!噁心,十足的噁心!

我也不推他,因爲我知道他不想撒手的話,我根本就推不開他。所以,我只是冷漠至極地說道:“李先生,收回你虛假的嘴臉,我看膩了!”

“可兒……”他身子猛地一僵。

“你是要自己瀟灑的出去呢?還是我趕你出去?順便告訴你一句,一會盛男就帶着我的助理們來別墅了。看到你被我趕的畫面,恐怕對你高富帥的形象有損。”我毫無感情的說道。

其實,盛男並沒有給我打電話,自然更不可能帶上助理來別墅。我只是在騙李熙然。對於他這種特別在乎面子的男人,不需要和他反抗或動怒,只要輕輕鬆鬆一句話就可以搞定了。

果然,他聽到我這句話之後,就鬆開了我,起身道:“可兒,那你先忙,等有時間了,我再來請你原諒。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很愛你。”

話末,還舉起左手,故意讓我看到他中指上的訂婚戒指。

妖寵天下無雙 我到底忍不住,冷哼了一句,“我勸你還是和我一樣,把婚戒丟了吧!免得影響今後的桃花運!哦,對了,告訴你一件事情。”

他本來聽到我前句話臉上露出羞辱的表情,可一聽到我後句話,又驚訝了一下,“什麼事情?”

我見狀,心裏冷笑:李熙然,你傷了我這麼深,事後,還像沒事人一樣來求複合?你真當我是傻子嗎?哼,我秦可兒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好欺負!

我揚起頭,撥拉了一下擋臉的長髮,朝他笑的燦爛至極,“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懷孕了。”

我故意說到這頓了頓,只見他臉上露出喜色,剛要開口,我急忙又道,“不過,我已經打掉了孩子!因爲他的父親不配擁有他!”

明明是在笑,我心裏卻酸楚的讓我呼吸都快要不能正常了。我的手也緊緊捏着牀單,就像捏住自己千瘡百孔的心一樣。

“你……你爲什麼要打掉他?”李熙然再也維持不住紳士的虛假樣子了,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搖晃着我的身體,朝我怒吼道,“爲什麼不告訴我?爲什麼?”

我被他搖晃的頭髮暈,可我不反抗,而是閉上眼睛,艱難的說道:“是你說別讓我再糾纏你的,我……我怎麼說?而且,我也不想說!呃……因爲你不配!”

我話說到最後,他掐我脖子的手就越重,重到我快要窒息時,他才大喊了一聲,“你太狠了!”

話末,就鬆開我的脖子,將我往牀上一推,轉身摔門離開了。

他一走,我的眼淚就從眼眶裏不停的涌出來,“是你們逼我的……是你們的錯!都是你們的錯……”

眼前浮上李熙然剛纔狠烈的模樣,又浮上姜娜那張妖媚的臉龐,直到最後兩個人的臉龐重合到一起,讓我恨得咬牙切齒,“我不會再讓你們欺負我……絕不!”

——

李熙然走後沒半個小時,盛男就來了。

盛男今天穿的還是中性風格的小西服,從一進來開始,就在接電話,“張導放心,我們家可兒情緒穩定,沒被之前受冤枉的事情影響,這個角色她出演絕對的沒問題……哈哈哈……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她剛掛下電話,朝我看過來,埋怨道,“你怎麼關機啊?知不知道……天都要被你沉冤得雪的新聞震塌下來了?”

我正在給古曼童擺糖果奉香還願,所以,並沒有理會她。

而她也沒來得及和我再說什麼,手機鈴音又響了,就笑嘻嘻的接了電話,“哈哈哈,馮導啊,好久沒聯繫了,最近好不好啊?……”

“……”

隨後她說什麼我沒在意,而是虔誠的跪地,對古曼童道:“洋洋,謝謝你幫助了媽媽。媽媽會更加虔誠的供奉你的!”

其實,這一刻,我對洋洋還有內疚的感覺。讓他沒有辦法出世……

但我不後悔。

等我拜完洋洋,起身走到大廳的沙發邊坐下喝水時,盛男就講完電話走到我身邊,一屁股坐下,“哎呀,累死我了!哈哈哈,好久沒這麼累咯!”

話末,自顧自的將我剛擰開的礦泉水瓶拿起來,把剩了一半的礦泉水一口氣喝完了。

喝完打了個飽嗝,扭頭朝我道:“可兒,我跟你說啊,這古曼童就是靈,你剛請回來,你的誤會就被解開了,網上好多爲你抱不平的評論啊……你微博粉絲‘突突’的漲到了一千萬啊!靠,真他孃的激動……對了,明天張導要你去試戲,大角色呀!女一號啊!哈哈哈哈……”

她激動的還沒笑完,別墅大門就被敲得震天響,好多聲音再喊:“秦可兒小姐,麻煩你開下門,接受我們xx臺的專訪吧?”

“秦可兒小姐……我們是xx網站的,麻煩您接受我們的專訪吧?”

“……”

一聽就是記者堵門了!以前不出名的時候,我期盼有記者圍攻我。等出了名,又厭煩被他們圍堵。現在……

我則平淡下來了。

“可兒,我靠,這些記者速度可真快啊!這才早上7點不到,就來堵門了……真是不愧爲狗仔啊!”盛男卻不淡定,一直激動的嘴巴就沒合攏過。

這會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又響了。她拿起來一看,就將手機遞給我道:“找你的。”

“找我的?”我好奇的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上帥氣陽光的頭像,不禁嘴角一掀,苦澀的一笑。

是文翰!沒想到最後幫我的還是他!

我接了電話,就聽到他在裏面說道:“盛男姐,你到可兒家了嗎?”

“是我。”我這兩個月一直將手機關機。文翰來找我幾次,我都沒開門,假裝不在。

所以,我唯一感激的人就是他了。

“可兒……”他愣了好幾秒,纔開口道,“那視頻不是我發的!” 果然不是他發的!我拿手機的手,變成了緊捏手機了,“那是誰發的?”

“詭異就詭異在這!”文翰呼吸都變得不穩了,“好像是突然發上去的。昨天晚上,我剛在微博上翻看影迷留言,結果,返回首頁的時候,突然多出了一個視頻日誌。

我確信我沒有手誤發這條視頻,所以,我驚訝的點開了,結果……結果就看到了是你被誤會的那段視頻。當時覺得對你有利,所以,我並沒有刪除。也迴應所有人說是我發的。但你知道的,那天我把手機摔了,事後又離開了宴會現場,怎麼可能拍到這樣的視頻?如果我在的話,那天你也不會被冤枉……”

話說到最後,他的聲音落寞下去。

我想起這兩個月受的不白之冤,心裏也不好受,但我還是強撐無所謂的笑道:“文翰,都過去了,我一點事情也沒有。有空的話,我們一起去滑雪!還有,這視頻雖然不是你發的,但是,確實幫到我大忙了。而且,你事後也沒有刪除,還幫我作證。我很感動……真的,謝謝你!”

說到謝謝,我忍不住心底一酸,眼中涌出淚來了。

從剛出道開始,文翰就和我在同一家傳媒公司,那時候,我們都很窮,沒有名氣,每天除了排練就是到處去接演一些小角色。只是比跑龍套的強一點而已。後來,公司看中了他陽光帥氣的外貌,還有他的好嗓音,就讓他試着走歌星這條路。

沒想到,他一首情歌在網絡發表之後,一炮而紅。

而我依舊混在影視圈,後來,他介紹了一個大導演給我,導演本來都定好我出演女一號,結果,偏偏被一位在真人秀節目中小有名氣的女星頂了。

我去問導演,他只回了我一句話:人家肯睡,你行嗎?

就因爲這句話,我一氣之下,讓人聯繫到了投資方的公子,也就是李熙然,將第一次給了他。

因此獲得了想要的角色,並且,因爲和他的戀情曝光,被抄的火熱。

總之一句話,我的今天,離不開文翰的幫助。

“和我還客氣什麼!回頭,親手給我做頓紅燒排骨吃就好。”文翰這會聲音變得輕鬆了。

“好。”我答應了他。沒想到他還記得我的手藝。

隨後又和他說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電話剛掛斷,手機屏幕就亮了起來,只見上面顯示‘神人’發來的短信。我就將手機遞給了盛男,“神人是那個店主?”

“對,對,就是他。終於給我回短信了!”盛男激動的接過手機,就按開了短信。

щщщ¸ тт kan¸ C〇

我忙湊過去看了一眼,只見上面只寫了一句很簡短的話:明天上午10點之前,不能讓秦可兒離開化妝室!

看到這段話,我和盛男都不約而同的相視一眼,彼此的眼中都是浮上疑惑的目光。

“神人,怎麼會給我回這條短信呢?” 終極學生在都市 盛男翻着短信,我看到,她給這個店主發了十幾條請接電話的信息。卻沒想到,他回覆的一條居然是這個。

“你趕緊撥打他的電話。”我催促道。

盛男趕緊撥打過去,卻提醒‘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提示音。

我泄了氣,皺了皺眉,“這個男人不簡單,我需要去見他。”

“當然不簡單了。簡直是神人啊!不過,記者堵在門口,你根本就出不去。”盛男聳聳肩,朝我無奈的道。

她既然都說我出不去,那麼就真的是沒辦法幫我出去了。

書穿星際時代 於是,我就暫時放棄了這個念頭,“好吧,等有時間再去拜訪他吧!”

——

接下來的一天,我和盛男都忙得不可開交,因爲,我們打開了別墅的門,一一接受了記者們的訪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