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塊一塊,壓滅了明火,下面只剩下紅色的炭火。

這些大石塊都是距離河灘較遠,散亂與遠岸早就吹乾的石頭,江子涯拿的都是大塊,每個都有小西瓜大小,把那四堆火全都壓滅,只留下把頭的一堆火繼續燃燒。

【注:緊靠河邊的石頭不能直接扔在火上,其內水汽受熱氣化,無處宣泄,爆炸的機率很大!】

江子涯後悔把那揹簍燒掉,否則此時此刻,就能做魚筐,在河岸邊撈幾條小魚上來,一碗魚湯足以補充自己的體能。

他沒有時間也沒有體力現在去編織一個草簍,因爲天很快就會大黑下來,本着瞎貓碰死耗子,他拿着頭盔大小的鋼鍋,在河岸邊淺水的草根下,用鋼盔快速的往岸邊舀水。

每一下都深入到草根下方,速度很快,一伸進去,馬上就舀出來。

這是他在東北學到的捉魚方法,適合小溪淺水。

老天餓不死瞎家雀,還真被他弄上來幾條小魚。

大概七八公分長短,沿着河岸弄上來六條,雖然沒多少肉,但是其蘊含的蛋白質,足夠補充江子涯缺失的體力。

六條小魚放到鋼盔里加水慢燉,而他則坐在那些壓在火上的鵝卵石牀上,這東西的溫熱效果超過江子涯的預料,竟然有些燙屁股。

不得已,拿出揹包裏面的蓮霧和工具,以大皮包爲牀墊,鋪在發燙的鵝卵石上,這才能坐得下去。

魚湯煮好,他也顧不得燙,放了一點點鹽巴,把那一鍋魚湯連水帶肉全都送下了肚皮,然後把採集到的野草,清熱解毒的金銀花,蒲公英,荊芥都扔進鍋內。

這些都是他在路上偶遇,大雨中採集的,就是爲了預防感冒準備的,此時他感覺到體內潮蒸的難受,於是提前熬上藥湯,希望可以防患於未然。

一鍋水熬成鍋底,裏面的藥湯黑乎乎的,散發着奇怪的味道。

沒有蜂蜜調和,這些藥估計會讓他的胃難受一陣子,不過幸好他吃了點東西,不是空腹,還能好很多。

幾大口灌進還燙嘴的湯藥,留下了一嘴的苦澀,他不敢此時喝涼水,只能忍着,燒了一鍋開水,但是還沒等水開,腦子就開始暈乎。

這貨“噗通”一下,趴在鵝卵石做的熱牀上,沉沉睡過去,臨睡着前他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

“完蛋了,藥量過大…臥槽…” 鵝卵石做的暖牀溫度很高,就好像東北的土炕,缺點就是硌得慌,但是早已經疲累交加的江子涯,身體已經麻木到感覺不到這一切。

他是整整辟穀了將近五天,能夠堅持在雨中走到現在,絕對算得上是奇蹟了。

甚至於,他的這次事件,被很多電視臺相中,辟穀的片段,腳踏竹矛渡水的片段,以及後來在暴雨之中披荊斬棘前進的片段,被整合在一起,出現在各個電視臺的綜藝節目上。

甚至於某衛視的走近科學,專門就此事來了一期節目,主要是探討人類生存極限的問題。

但是,這一晚對於主辦方的工作人員是個考驗,他們必須兩人輪班盯着江子涯周圍的一舉一動,一旦有危險迫近,他們就會啓動強烈麻醉槍,同時宣佈江子涯退賽。

好在,這一晚風平浪靜,除了幾隻河蟹(神獸啊!)在他周圍晃悠,再沒有更強大的動物出現過。

轉眼一夜。

江子涯被初升的陽光晃了眼睛,這才緩緩爬了起來。

身軀還沒坐直,他心裏就喊了一句:“完蛋了!”

他只覺得渾身軟綿綿沉甸甸,全沒有一絲力氣,骨頭寒顫,但是卻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鼻孔內噴出來的熱氣燙嘴脣。

“呼!”

江子涯長吐了一口濁氣,盤膝而坐,屁股下面的鵝卵石竟然還有餘溫。

他企圖利用調息,把血液循環加速,提高新陳代謝的效率,讓自己恢復一些力氣。

然而,這似乎治標不治本,雖然四肢恢復了一些氣力,不似剛纔那般軟如麪條,但是腦子依舊昏沉,讓他走路都有些搖晃。

紅顏他們正在吃早餐,看到江子涯這樣,胡婷沒管自己的直播線路,拿起紅顏的麥,連接江子涯的音頻,問道:

“江子涯,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胡圖在旁邊“刺溜刺溜”帶響喝粥,一口粥一塊甜蘿蔔,吃個咔哧咔哧響,聽到自己妹妹說的話,笑道:

“小妹,你這不廢話嗎,你看他那臉,蒼白的和死人似的,肯定是病了!”

他們的聊天被看直播的人聽到,忙在彈幕留言道:“不一定哦,也可能是昨天他熬的藥有問題,中毒了!”

下面立馬有人反駁道:“那三味藥材我都認識,絕對不藥人,二十四號就是感冒了,被雨淋了一整天!”

這時候江子涯虛弱的聲音響起來:“沒錯,就是感冒了,我現在渾身寒戰,一點力氣也沒有,我必須想辦法最快速度的把這鬱結的署溼排出體外才行,否則怕是很難繼續比賽了!”

“你都這樣了,快退賽吧,一點力氣沒有,去哪裏找藥啊!”胡婷那聲音,都帶着焦急。

胡圖一撇嘴,帶着怨氣說道:“妹,我是你親哥,我感冒的時候,都沒見你這麼着急!女心向外啊!”

江子涯強撐着苦笑道:“放心吧,沒事,這點小毛病還難不住老中醫!”

彈幕上立馬來了一連串的老牛飛上天的表情。

同時,也有很多人發來了禮物,不管大小,都是對選手的一種鼓勵,同時留下了暖心的留言,江子涯現在看不到,但是以後看視頻的時候,一樣可以感受到這份關懷。

他一邊晃悠悠的行走,一邊四處尋找着什麼,同時和紅顏等三人說着話:

“無論鍼灸,艾灸,刮痧,按摩,乃至於中草藥,在中醫裏的作用,其實都是調氣行血,活血化瘀,舒筋通絡,祛邪排毒。

但是其實這種效果,不一定只有上述的那些方法,還有更簡單更直接的,只是會有一些痛苦!”

紅顏等人莫名其妙,胡婷忙問道:“你還有什麼辦法啊?你別是燒糊塗了,快告訴我,我是誰?”

江子涯被這小丫頭逗的差點笑出聲來,忙道:

“你是胡婷啊,放心吧,我沒糊塗。給你們講個故事吧,這是一段武林軼事,發生在一百多年前。

那時候中原武林,北派有位用腿高手,江湖號稱李半天。

他一輩子只收了一個徒弟,傳授了譚腿之法,但是他一直沒有將絕招傳給這個關門弟子,而他唯一的徒弟也清楚這一點。

李半天漸漸年紀大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無兒無女,只能投奔自己唯一的徒弟,一日爲師終身爲父,那是古江湖的規矩,這徒弟合該爲他養老送終。

開始,這小子對他師傅還是禮遇尊重,但是在幾次旁敲側擊索要譚腿絕招被拒絕之後,他就變了臉色,那時候正好他師傅害了傷寒。

他不叫郎中,也不給吃藥,硬生生挺着,他師父連牀都下不了,自然沒法去尋醫問藥。這小子每日去找他師父索要絕招,但是李半天就是不給。

這一日,他的徒弟再次被拒絕之後,終於怒上心頭,撕開了最後一層臉皮,拿着藤杖把他師傅一頓好打,那外衣都滲了血,可見是皮開肉綻。

見李半天被打的不動彈了,這貨扔下一句:再不給絕招,就弄死他的話,然後離開。

這小子沒想到的是,原本病的下不了牀的師傅,在他這一頓好打之下,氣血循環開了,體內寒氣盡去,傷寒病好了。

李半天換了衣裳,尋出去,和他徒弟說:“來,我傳你譚腿絕招,只一次,看清楚!”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他的徒弟,被他一腳踢死了。”

胡婷和紅顏,以及很多觀衆聽到這個故事,都是一愣,心討:“難不成,你這是找人揍你?哪有人啊?除非找灰熊,不過那就揍死了!”

紅顏急道:“網友問你,準備怎麼捱揍!”

江子涯笑道:“哈哈,活血的外功,有內排和外排兩種,我現在不是去找捱打,而是去打!”

說着,他正好來到一棵巨龍竹前面,看着直徑差不多三十釐米的粗傢伙,江子涯笑道:“就揍它了,內柔外剛,正適合!”

說着,垮肩下氣,擺開架勢,卻不是形意和自然門,而是八極拳的架勢。

緊接着,就見他雙臂輪流嗑砸巨龍竹,包括手掌小臂大臂,然後用肩撞,用胸膛貼,用後背靠,用跨步撞,小腿,腳掌,肘擊膝撞,甚至於額頭,都是他的武器。

一時之間,猶如年夜的鞭炮之聲“啪啪啪”脆響不絕於耳。

江子涯越打越快,力氣也越來越猛,那一樹的尖葉,隨之散落,猶如武俠大片的落英之舞,只是這是綠葉不是紅花。

此時太陽不過剛整個露出來,氣溫還沒有升起來,竹林之中瀰漫着白色的霧氣,加上江子涯越來越快的身影,真的好像世外桃源,一人聞雞起舞。

最神奇的是,當江子涯停下來的時候,他們看到江子涯的腦瓜頂上,竟然有淡淡的白色水霧,雖然很淡,但是確實存在。

別人不清楚,但是江子涯自己心裏明白,表裏腠理的風熱溼氣算是排出去了,只不過現在,全身疼……

(八九我感冒常用的辦法,療效好!注意事項:不能用蠻力,那會傷到自己。最好外排打的木樁用棉布包裹。最完美的外排方法當屬八極拳,其它拳種遠不及。

除外排,還有自然門的內排,也就是竹刷功,養生效果最好,我前文有提過。) 江子涯疼的齜牙咧嘴,但是很明顯可以看得出來,他回去的時候走路輕快了很多,也充滿了力量。

爲了快速去病邪,丫的可是用了不小的力氣。

好在他練了自然門的竹刷功有些年頭,皮骨堅韌,過一會也就不疼了,要是一般人,免不了全身紅腫,破皮流血也不是不可能的。

其實風寒溼熱初入表皮腠理的時候,用這種外排的辦法,亦或是鍼灸,艾灸,乃至於按摩刮痧,都可以很容易的把這些病症排出體外。

老外不認這個東西,記得一部電影就講過刮痧引起的刑事案例。

不過江子涯用事實證明了這種活躍氣血治病的方法是有效的。

他用老辦法掏了幾條小魚上來,運氣不是很好,弄了半天才四條小魚,不過這可怪不得老天爺,畢竟魚類在晚上比較容易捉到。

四條小魚一鍋湯,加上幾根回來路上採到的蕨菜,馬齒菜還有黃瓜香,都一股腦的扔進鍋裏亂燉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這黃瓜香,春末夏初爲草,長大了很像小灌木,到了夏中便不能吃了。

這東西的味道,可以說是所有野菜裏最清香的,隨便摘個葉子,放在手心裏拍揉幾下,就能聞到濃郁的旱黃瓜香味,讓人食慾大振。

放在湯裏也是一樣,能讓湯汁帶着黃瓜的清香味,開胃醒腦,脣齒留香,對祛除魚腥羊羶味非常有效。

撒了一點鹽末,江子涯美美的喝着野菜魚湯,倒是把胡圖等三人饞了夠嗆,所以還沒到午餐點,這三個傢伙就開始叫外賣。

吃飽喝足,拱出一身熱汗,江子涯用地上的乾草擦拭身上的汗液,避免迎風,再次感冒。

弄完這一切,他纔開始再次踏上行程,辨別方向,與河流逆向一致,這才大踏步而去。

有了柴刀和工兵鏟,豪不誇張的說,就是遇見了灰熊,他也敢硬剛。

尤其這工兵鏟,是經過改裝的寶貝,多了一節手柄,可以擰到原本的長柄上,使工兵鏟的總長度達到一米七八。

這裏的熱帶雨林植物遠不如之前那般茂密,地上的泥土大多時候都可以看得見。

隨着氣溫上升,樹林裏的蒸發量開始增大,那些原本有些泥濘潮溼的泥土,顏色正在很明顯的逐漸變淺。

江子涯儘量躲避那些膝蓋高的柔嫩植物,因爲這些地方,最有可能盤踞着毒蛇或者惡蟲。即便如此,他還是走的小心翼翼,因爲頭頂上方的樹上,也經常會有毒蛇存在。

只是,作爲毒蛇,它們的毒液相對於自身來說,是非常珍貴的,好像江子涯這麼大個頭,不能作爲食物的傢伙,它們是不會主動攻擊的,只要你別碰到它們。

他在動物走出來的象徵意義的山路上,沿着北向略微增快了一些速度。同時在不影響判斷的情況下,有一句沒一句的和紅顏聊天,回答一些網友的問題。

早在之前的廣告上面,他基本已經回本買斷自己和壬晴兒手機直播間獨播線路的成本,現在的打賞還有紅顏的付費問題專欄,則就是他們這一波的純利潤。

據紅顏所言,壬晴兒那面的線路打賞很多,比江子涯的線路多了三分之一。這很正常,因爲壬晴兒長得好看,又是爲數不多的女探險者,自然更容易吸引大量的眼球。

但是,紅顏這面的付費問題專欄,則把相差的三分之一打賞追了回來,並且暫時領先。

江子涯倒是沒所謂,他和紅顏是五五分賬,和壬晴兒,胡婷是三一三十一,哪面賺錢,他都開心。

他此時正和紅顏聊着天,卻猛地一個急剎車,停住了腳步。並且在那一瞬間屏住呼吸,柴刀和工兵鏟十字交叉護在胸前,眼神謹慎的盯着前方。

紅顏和一衆網友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受到他的影響,也都楞了一下,用眼睛仔細看着視頻,企圖發現什麼。

“怎麼了?有危險嗎?”

“咦?我什麼也沒看到啊?”

“是啊,按理說我們看到的畫面要比選手廣闊,可是我沒發現危險的動物啊!”

“有豪沒?趕緊問個!”

這話說完,立馬來了一個禮物的小浪潮。有問問題的大禮,還有一些小禮物,大家都在湊這個熱鬧。

江子涯身體一直沒動,保持停住時候的姿勢,他聲音很小的回答道:“你們看看我身前,大概五米處,有什麼東西?”

大家仔細瞄過去,有眼尖的,立馬說道:

“枯木,前面不遠有一截枯木!”

Www¤tt kan¤C〇

“枯木?別鬧,你看二十四號害怕的樣子,肯定不會是因爲木頭!”

“那本來就不是木頭,你們仔細看,上面有反光,應該有鱗片,怕不是一條鱷魚吧?”

“我擦,大西雙熱帶雨林裏,還有野生鱷魚嗎?”

“嗯,據說有,看來應該是鱷魚無疑了!”

江子涯沒有說話,他全神貫注在那截枯木般的東西上。

這個大傢伙,怕不是有兩米五六的長度,身上疙瘩溜秋的,形狀和模樣很像是鱷魚。但是細看一會之後,江子涯長舒了一口氣,笑道:

“哎呦喂,真特麼嚇死我了,不是鱷魚,虛驚一場!”

網友觀衆聽到江子涯的話,都不由的紛紛彈幕,有些人迫不及待的刷禮物,開始提問題。

“那不是鱷魚?那是什麼?”

“對啊,我看着,那就是鱷魚,兩米多長,我的天啊!”

江子涯笑道:

“絕對不是鱷魚,你們看它趴在地上的腦袋,比較圓,是鼓起來的,鱷魚的腦袋不是這樣的,是扁平的形狀。

還有嘴巴,你們看我眼前的這條傢伙,嘴巴閉和,根本看不到牙齒。但是鱷魚可不會這樣,它們閉上嘴,也能看到灰白色的利牙。”

觀衆網友紛紛仔細看過去,果然如江子涯所言,這東西腦袋比較圓,而且閉嘴後,脣縫嚴實,根本看不到一點牙齒。

“那這到底是什麼啊?這麼大,一樣很危險吧?”

紅顏複述了網友的問題,江子涯搖了搖頭說道:

“這是大西雙雨林裏面特有的水巨蜥,也叫水蛤蚧,對了,還有個特牛逼的名字,叫五爪金龍,體型最大能長到三米多。”

紅顏擔心道:“不是鱷魚,這麼大的怪物,也很危險,快躲開吧,我看着害怕!”

江子涯笑道:

“沒事的,不用擔心,自然界總有一些怪異的事情存在,比如這水巨蜥是食肉的動物,兇猛兇殘,但是它們卻從不傷害人類,哪怕是從沒見過人類的水巨蜥,也對人類很友善,尤其是對人類的孩子,更是溫順的不得了。

你無法想象,它們這種行爲來自於什麼原因,是水巨蜥祖祖輩輩的教誨,還是深藏在動物腦海裏的遺傳記憶?要知道,動物雖然智慧未必如人類,但是在遺傳上,卻是得天獨厚的。

它們能夠出生就攜帶一部分祖先的記憶,不需要學習,就印在腦海裏……” 江子涯的話,充滿了神祕色彩的想象。

一個沒見過人類的水巨蜥也能保持對人類的友善,這種原因如果歸咎到古老的記憶,那麼就必然存在一種可能,在很古老的年代,水巨蜥和人類曾有過親密的交集。

這種古老的情感,讓水巨蜥的傳說之中,有了人的存在,就如同人類從出生開始,就嚮往着天堂,美麗的仙女,帶來祥瑞的神仙。

人類沒見過神仙,沒去過天堂,但是卻能在腦海裏把這一切想象的惟妙惟肖,更奇特的是,每個人想象的,相差都不會太遠。

可能有人會說,那是因爲成長之中的教育,但是,可有人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知道天堂,知道神仙,知道那神祕的另一個世界?

是的,沒有人記得是哪一天知道的,似乎那記憶就在那裏,腦海之中有一扇門,推開來,就看到了那美麗的風景。

很多網友有竟開始幻象着,曾經的曾經,人類和水巨蜥到底一起經歷了什麼,凝聚了這麼深厚的情感,使得水巨蜥世代不忘,印進了基因之中。

那無疑是一個美麗,溫馨,感人的畫面,甚至有網友聯想到了大禹治水,猜測水巨蜥肯定是當時禹王的治水先鋒大隊。

當然了,僅僅是猜測,如果想要弄清楚這一切,要麼去穿越,要麼就要等待着被鎖的百分之八十基因之中,關於古老記憶的部分打開,我們才能知道真相。

(注:全世界至今爲止,無論野生還是家養寵物,尚無一例水巨蜥的傷人記錄,哪怕誤傷都沒有過,水巨蜥對於人類是小心翼翼的和善。PS:莫名感動!那可是同體型下完爆鱷魚的暴力存在!)

水巨蜥對於人類的友善,很少帶有恐懼,它們不怎麼怕人。

江子涯走到這個兩米多長的水巨蜥旁邊,仔細的看着它,同時它也看着眼前的人。

兩個生靈無聲的對望,江子涯緩緩蹲下來,用手觸摸它身上細密的鱗片,這個大傢伙只是象徵性的躲了躲,同時打哈欠似的,張了張嘴,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

它的咬合力或許不如鱷魚,但是講真,一口咬斷人類的手腳,還是很輕鬆的事情。

單從搏殺角度來講,同體積大小的水巨蜥和鱷魚廝殺,水巨蜥將完勝鱷魚。

網友觀衆看江子涯撫摸那巨大水巨蜥的後背,不由的感覺身上直起雞皮疙瘩,在他們看來,這水巨蜥和鱷魚太像了,一想到手掌觸摸,就莫名的恐懼和噁心。

但是,他們是不瞭解水巨蜥的特性,那就是除了溫順,還很乾淨。

這種生物身上的細菌數量僅爲30個每平方釐米,是的你沒看錯,比人乾淨,所以小孩子和它親密接觸,都完全不需要擔心衛生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