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種是爆發出強大的鬥志,就算是死也不會妥協。

拼到不死不休,拼到最後一兵一卒。直至血液流盡,直至身死道消,絕不後退半步。

而另一種則是各種甩鍋埋怨,各種逃避躲閃。

被刺隊友,損人利己,賣主求榮……

各種無恥下賤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聽到陸川說的話之後,天生獸王以爲陸川便是同樣的人。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陸川只是單純的實事求是而已。

“人類和靈獸之間只是單純的競爭關係,無論是人類還是靈獸,想要強大都必須要爭,要搶。人和人,靈獸和靈獸,人和靈獸,都是如此。我們的乾坤袋裏面的確有很多靈獸的內丹和屍體,但你們的嘴下不照樣有數不清的怨魂?”

陸川冷哼一聲,“想打就打,想殺就殺,何必找那麼多借口!你們靈獸都是如此虛僞無恥嗎?”

“你說的不錯!本來就是最簡單最直接的競爭關係,沒有必要套上那麼多無用的虛僞外衣。”

天生獸王並沒有因爲陸川的話而生氣,他的目光掃視一圈,之後淡淡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們就死吧!”

話音落地,緊接着便是數不清的靈獸怒吼。

烈焰獅、披甲野豬、銀月狼,三種陸地靈獸,再加上天空中鐵爪獵鷹的戾鳴,整個場面殺氣沖天。

“諸位保重,我先走一步!”

面對壓迫過來的兩千多頭靈獸,謝獬當即做出了決定。

逃!立刻逃!


逃離這個危險之地!

至於其他人的死活,跟他有什麼關係?

又不是他殺的,誰殺的就去找誰啊!

謝獬說話的功夫,從乾坤袋裏面掏出來一張符篆猛地拍到了自己身上。

下一瞬,隨着詭異莫測的靈氣波動出現,謝獬的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天生獸王:“……”

陸川:“……”

胖子:“……”

瘦子:“……”

其他六個修士:“……”

所有人都懵了,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之前還一副首領老大的模樣,這纔多長時間,拋下其他人自己跑了?

“呵呵,沒想到謝師兄竟然自己跑了。枉我那麼相信他,還一直把他當成偶像,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胖子自嘲一聲,“危難時刻不僅沒有絲毫顧忌我們這些師弟,甚至連一句話都不肯多說,直接自己逃跑。”

“我呸,還以爲是個正人君子,沒想到竟然是個敗類、渣滓、垃圾,虧老子一直爲他馬首是瞻,一直都聽他的話,沒想到……沒想到……”

之前那個跟陸川硬懟的修士再也沒有了那股氣勢,整個人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完全蔫了下去。


陸川搖搖頭,剛開始的時候他對謝獬還是比較看好的。

溫和、大氣、知進退,懂得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並且還有不錯的馭下手段。

美女總裁的燃情兵王

面對兩千頭靈獸,外加一個天生獸王,他竟然連拼一把的打算都沒有,直接就使用保命手段逃跑了。

好吧,十個煉氣期的修士,面對兩千頭三級四級不等的靈獸,貌似也沒有拼的意思。

謝獬的逃跑對衆人來說是一個極爲嚴重的打擊,面對鋪天蓋地的靈獸,本來就沒有多少鬥志。

現在領頭的謝獬跑了,其他人的心情瞬間滑落低谷。

十成力量頂天也就發揮出八成,想要區區九個人對付超過兩千頭三四級靈獸?

洗洗睡吧!夢裏啥都有!

哦對了,貌似現在沒機會睡了。

等靈獸大軍衝過來,所有人都會被踩成肉醬。

就算實力再怎麼強大,就算是各個勢力的精英,如此巨大的數量差距下,依舊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在場的所有人之中,最無所謂的其實就是陸川了。

他有兩種手段能夠逃離,根本不在乎所謂的圍攻。

並且不僅能自己逃離,就算帶着幾個人也沒關係。

機靈萌寶:給爹地征個婚

“這就是西州的修士?不過如此!”

陸川冷哼一聲,伸手將玄光劍抽了出來。

雖然他不可能殺的了這麼多靈獸,但在離開之前也要殺夠本才行。

十個八個不嫌少,一百二百不嫌多。

陸川完全有這個實力!

“即便要死,也要死的痛快,也要死的壯烈!”

似乎是被陸川給感染了,衆修士紛紛掏出武器。

不爲了將所有敵人全都擊殺,只爲了能夠死的壯烈!

“殺!”

“殺!”

“殺!”

怒吼聲震耳欲聾,帶着一股一往無前、雖死不退的慘烈氣勢。

天生獸王臉色大變,他與人類戰鬥過很多次,這種情況自然不會沒有見識過。

這代表着眼前的修士已經將生死完全置之度外,已經不在乎個人的寵辱得失。

他們現在心中只想着殺敵,只想着怎麼將眼前所有的敵人全都消滅掉。

在天生獸王剛剛達到三級的時候,他率領五百多頭靈獸圍攻一個煉氣期九層的修士。

雖然修爲高了整整一個大階位,但巨大的數量卻彌補了這個差距。

天生獸王本以爲能夠輕而易舉的便將這個煉氣期修士擊殺,然而事實無比殘酷,那一戰他差一點就死了。

將軍她嬌軟易推倒 ,一往無前,就跟此時的陸川一樣。

五百頭靈獸,被硬生生的斬殺了兩百多頭。

那股氣勢,那股殺機,即便過去了十幾年,依舊讓他歷歷在目。

那一戰之中,無數次被衝破靈獸構成的防線。

那一戰之中,無數次逼近了他身前十米的範圍。

那一戰之中,無數次感受到了死亡擦肩而過。

“這些人……都得死……”

天生獸王深吸一口氣,腳下的鐵爪獵鷹騰空而起。

雖然自詡實力強大,但他此時卻不敢跟這些人靠的太近。

靈獸的數量很多,完全能夠一點一點磨死他們。

既然有更加安全穩妥的方法,那何必冒險呢?

想到這裏,天生獸王心中的恐懼減少了很多。

只要他還活着,那麼就會有源源不絕的靈獸羣。

雖然出身靈獸族羣,但獸王天生就高貴得多。

在他心中,那些五級以下的靈獸不過是炮灰,死了重新招一批就可以了。

衆人已經抱了必死之心,因此戰鬥的時候沒有絲毫保留。

看着周圍的修士,陸川收起了之前的小覷之心,表情也嚴肅了起來。

轟隆隆!

嗤嗤嗤!

恐怖的靈氣不斷激盪,可怕的力量席捲四方。

胖子的身體就像是氣球一般鼓了起來,之後猛地張開大嘴,噴出一道氣流。

轟!

如曙光曜日,貫穿天地。似怒龍出海,席捲八荒。

能夠無數次險死還生,胖子的實力極爲強大。

這一口噴出去,瞬間便是超過三十頭靈獸死亡。

跟胖子相比,瘦子看上去要弱很多。

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實際上瘦子絲毫不虛於胖子。

纖細如麻桿一般的身體不斷閃爍,一些正常人都無法做出的動作被他輕而易舉的使出來。

並且不僅如此,瘦子似乎特別擅長在敵人之間穿梭。

他的身體就像是一道影子,時隱時現。

消失時躲避開靈獸的攻擊,出現時最少一頭靈獸殞命。

除了胖子和瘦子之外,另外六個修士也是精英中的精英。

每一招每一式,每一次出手,每一次躲閃,都能夠看出其強悍。

六人的配合也很默契,格擋靈獸的攻擊,給隊友創造攻擊環境。

只不過嫺熟的配合之中,卻總有一種滯怠感,就好像關鍵位置缺失了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