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聲輕喝出口,聖光又加大的幾分,那股可怕的劍意在有所減弱,蘭德斯擦去額頭的汗水,心裏後怕不已,看着迷霧深處有點不敢前進。

“轟隆!”

蘭德斯被這股爆炸驚動,趕快扭頭,向爆炸方向看去,本以爲什麼也看不到的蘭德斯一陣驚喜。

原來這股迷霧,向深處看向左右看,都是迷霧遮擋,但惟獨向外面看,清晰入境,一覽無餘,視野相當的好。


而且一轉身的時候,才發現一個問題,腳下地面竟然是平的了,肯定沒有蟻穴,頭上雖然看不見,但魔焰蛛不可能在這股劍意下生存。

在蘭德斯剛纔所站立的地方,牆面已經出現了一個三米多高的大裂口,煙霧繚繞之下隱約看到兩個高大異常的人影。

煙霧散盡,兩個黃金盔甲的高大男子,矗立在邊緣。

所不同的是,一個連頭都包裹在頭盔裏面,身後揹着一把黃金長劍,而另一個人頭漏在外面,身後一把門板一般的大劍,佔據了蘭德斯的視野。

“科利和法納爾!他們怎麼會在一起!”蘭德斯怎麼會不認識這兩人,一個是自己的死敵,戰神宮聖子法納爾,另外一個是太陽神教的教徒科利,雖然兩人都身穿金甲,但所處兩個教派。

“哼!科利你不和非休斯在一起行動,幹嘛偏要找我,那件寶物我不可能讓你的!”法納爾氣勢洶洶的說道,金色頭盔向克里那個方向看去。

“那個小子優柔寡斷,和他在一起不會有什麼出息,我要奪取那件祕寶之後,地位肯定會水漲船高,就是不是聖子,也可能是下任裁判所的執法長官,那我就再也不用低非休斯一頭了!”

科利咬牙切齒好像對非休斯十分憎恨,拳頭還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據說深淵魔獄裏全是惡魔,鎮壓在哪裏的有一件蠻古時期的寶甲,已經超越了神級裝備的存在,我幫你取的了寶甲,你肯定會幫助我獲得天闕寶典,這時說好的,你不會反悔吧?”

科利等着牛一般的大眼,毫無顧忌的看向站在身邊的非休斯,眼神中帶有希望,但也有一絲絲擔憂和傲氣。

“你可不要小看非休斯,他頭腦冷靜的可怕,你我腦子都沒有他好用,只要不死我就會完成若言,但阻力是非常大的!”法納爾淡淡的說道,好像一副死硬的鎧甲在說話一般。

“鎧甲鎮壓在魔獄?不成,我要阻止他們,要是拿走那副鎧甲,魔獄沒準就會亂套,那樣喬娜就更危險了!”

蘭德斯把這些話聽得一清二楚,覺得有必要自己先行一步,起碼要比法納爾早到魔獄。

“天闕寶典!”暗夜君王喃喃的唸叨着這個名字,但突然話鋒一轉,“奇怪了,爲什麼只見連個教會的人,三大公會的人呢?”

蘭德斯也非常奇怪這點,連獸人都來參合一腳,可三大公會的人爲什麼一個沒有見到。 蘭德斯看看迷霧深處,玄光城的聖光爆發着才抵擋住劍意的襲擊,再往裏去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會不會直接被劍意殺死!

在看看法納爾他們,好像不怎麼吃驚或者害怕,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步入看看他們究竟怎麼知道這裏面的,沒準有好辦法通過這裏。


蘭德斯通過迷霧向法納爾看去。

“你看這裏面應該有人來過了,不知道去了前面還是死在這裏了!”科利眼神在對面密道入口掃視,後來又看向地面衆多蟲子的屍體,隨口對法納爾說道。

法納爾沒有任何迴應,而是掏出一個瓷瓶,倒出一些黑灰色的粉末在身上,隨手把瓷瓶給了科利。

“希望這些地形霸龍的骨粉,能拱管用吧!”科利一樣的把,這些粉末到在了自己全身,兩人身體高高躍起,不在意頭頂的魔焰蛛也沒有管下方的大螞蟻,兩人重重的落在了石針之上,可奇怪的是,兩種蟲子都好像沒有任何反應,連口粘液都沒有噴吐而出。

蘭德斯感到十分奇怪,自己爲之頭疼不已的蟲子,爲什麼那麼優待兩人,帶着疑問的目光向自己肩膀上的君王看去。

“他們用八級魔獸地形霸龍的骨粉塗抹全身,爲的短時間讓自己擁有魔獸的強悍氣息,這股高高在上的威壓,會使蟲子們相當的老實!”

暗夜君王解釋完了,蘭德斯也恍然大悟,八級和三級之間有着巨大的橫溝,一點點的威壓足以讓蟲子們老實!

“有組織就是好啊,可以用八級魔獸的骨粉,我上哪找去!”蘭德斯一副葡萄酸酸的樣子。

只見兩人徑直來到了對面的那個密室,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片刻之後兩手空空的走了出來。

“看來有人進來,殺死了你們教會的人,但去哪裏時被蟲子殺死了,那麼現在這裏面只有我們兩個!”

法納爾金色的手套指着獸人死去的地方,哪裏還殘留着許多蟲子的屍體,非常好辨認。

只見科利哪出一張地圖,仔細的看了起來,不久之後說道,“只有一條路是通往正確的方向,不過可能有點危險,地圖上沒有說明,只是有一個大大x子!”

科利說完眼睛望着迷霧的方向,一副緊張的樣子,因爲他也看不透裏面是什麼樣子,對於未知的地域,人們總會有着脆弱的一面。

“沒帶幾個炮灰過來,有點失誤啊!”法納爾也有同感,大劍師的他已經可以應付絕大多數困境,可對於這個詭異的地方還是略顯不足。

兩人略一猶豫,最後還是決定闖上一闖,因爲兩劍寶物對他們的吸引力確實太大了!

兩人爆發出同樣的金色鬥氣,飛身形向迷霧中闖來!

“哈哈!沒準可以找機會殺死這兩個混蛋,讓他們老跟我作對!”蘭德斯臉上泛出邪邪的笑容,眉毛一挑一挑的!

“我最近發現個事,你一向壞主意或殺人,總之心術不正的時候,眉毛就會向上挑動!”暗夜君王對着蘭德斯說道,同時用迷你的小手指向蘭德斯還在東哥不停的眉毛。

“我哪有什麼壞主意啊,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這兩個傢伙可是殺人不眨眼的壞蛋!”蘭德斯用手摸了下自己挑動的眉毛,身體慢慢向後移動,直到碰觸到迷霧邊緣的牆根,纔算停止,凝神屏息半蹲着看向剛纔自己的那個地方。

迷霧一陣翻騰,兩道人影出現在哪裏,雖然只有短短的三米多的距離,但蘭德斯根本看清兩人具體的樣子,只能看出個輪廓,甚至連金色的鬥氣都看不見。

“哈哈!這兩個傢伙死期到了!”蘭德斯看到兩人,站定之後,突然身體一震,一團東西從嘴中噴出,不用看也知道兩人被劍意所傷,噴出的一定是一口精血。

蘭德斯看着兩人以劍駐地,身體在輕微的顫抖,覺得自己的時機已到,手拿寶劍就要上前,可這時候兩聲輕微的爆裂讓蘭德斯站住了腳步!

蘭德斯快速的退回到牆根,原因是兩人身邊的霧氣小幅度的驅散了,露出兩人的容貌。

科利身前出現了一個銀色的光盾,帶着一片護罩,把科利保護的嚴嚴實實,而法納爾就更簡單了,金色的盔甲泛着金色的雷電,好像一條條金色的怪莽在盔甲上游動,兩個人雖然用的不一樣,但看着霧氣潰散,也能猜出劍意也消散了。

“這種***就是好啊,上次打劫了他們一會,到現在我還沒用完,可他們又從新武裝到牙齒了!”蘭德斯恨得牙根直咬,看着機會離自己遠去,不由得氣憤難平。

“你會找到機會的,他們雖然現在能抗住,可道了那座雕像附近,肯定會受重傷的,你的聖光應該比他們牆不少!”

暗夜君王也是一臉的壞笑,好像看着兩隻大肥羊一般,眼神中的目光有點變成翠綠色了都!

“這樣的狀態這麼早就激活了,可不是好現象,也不可能堅持太久,經快通過!”法納爾大聲的對克里說完,就兩腳一等地,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向霧中奔去。

“該死的地方!”科利沒有想到這裏那麼可怕,也更分不清這是一股什麼劍意,爲什麼的辦法,就是逃離此地。

看着兩道身影消失在眼前,蘭德斯又加大了幾分聖光的強度,緊隨兩人身後也奔霧海深處而去,幾乎不用擔心被發現,因爲霧海和劍意都太強大了。

“快··堅持不住了··”蘭德斯也就深入了三米的距離,感覺那股劍意強大了不是一點半點,簡直是翻天覆地的變化,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一把利劍切割者。

現在又聽見兩聲悽慘的大叫,

“啊!”

只見遠處兩大身影,突然光芒大放,把前面霧氣驅散大半,露出最裏面的狀態。

法納爾兩人被數到光芒籠罩在內,但還是口吐鮮血,躺倒在地,在他們身邊一米處,有一個灰色的雕像。

這個雕像只留下了大致身形,面目早已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在右手高舉着一把粗大的石劍,沒有任何裝飾,簡簡單單的一把寬大的石劍。

這股劍意就是從實踐中透發而出,寶劍上散發着絲絲霧氣,原來這霧氣就是劍意本身,劍意已經化形而出,着對蘭德斯來說,簡直聽都沒有聽說過!

“該死!”法納爾躺在地上,鮮血不住的從頭盔裏滲出,寶劍握在手中想要揮動,但總也太不起來。

科利的狀態還不如他,只留有意思清明,全身已經浸泡在血水之中。

“這麼快就要用那個嗎?”

法納爾好像在掙扎着什麼,最後眼神中不在有猶豫,單手一晃手中多出一把棕色的小鐵劍,只有巴掌大小,但有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力。

一個不輸於石劍的劍意在小鐵劍上爆發,一股金色光海,祛除了周圍所有的霧氣,金光中給人的感覺就是強烈的戰意,高傲而強大的戰意,這就是小鐵劍帶給蘭德斯的感覺。

“看你的了”

法納爾運轉金系的金色鬥氣在這把鐵劍之上,那股強大的戰意更加強大,把蘭德斯眼前的霧氣都差點驅散乾淨。

鐵劍化成一道金色閃電,直奔雕像而去,一聲脆響,金色閃電在雕像腰部很切而過,轟隆一聲,雕像瞬間垮塌,劍意也瞬間就消失。

蘭德斯周圍霧氣好像同時消散,把蘭德斯暴漏在外,好在那兩人,沒敢停留,化成兩道金光,繞過雕像消失在銀色大門之內。

霎時間場內只有一座碎裂的雕像,還想傻愣的蘭德斯!


“不對!”蘭德斯愣了一下,不知道是立刻追上去還是要呆一會,也是被小鐵劍上的劍意給震撼了,等緩過神來以後,發現石像是已經碎裂,但那把粗大的石劍,完好無損,連一個傷口都沒有。

着令蘭德斯很是在意,一把石頭劍不可能和那股強大的劍意對抗,在者原來的直刺心靈的劍意,是從時間中發出,這種劍怎麼可是普通的寶劍呢!

不知道是雕像垮塌,還是別的原因,總之現在那股刺傷心靈的劍意已經沒有了,蘭德斯一個箭步,來到碎石旁邊,手中一晃,那把石劍被蘭德斯收入到昊天塔之中。

蘭德斯沒敢停留一個橫移,來到一個牆角,躲過銀色大門的直視範圍,大口的喘着粗氣。

“不知道它們在門外幹嗎,走了沒有,要是一會再回來,可就慘了。”蘭德斯再也不想殺死那兩個人了,因爲在剛纔他也受了點傷,需要療傷,再說它們連個層出不窮的手段,也令蘭德斯擔憂。

幸虧剛纔沒有上去擊殺,要不損失的肯定是自己!

“剛纔的應該是,一個強大人物故意遺留的劍意,爲的就是關鍵時刻出手幫助,這個人肯定是最頂級的存在!”

暗夜君王倒是一點事都沒有,好像是黏在蘭德斯肩膀之上。

“怎麼那麼多怪物,這張地圖也不TMD準!”

外面傳來一聲暴喝,緊接着一陣雜亂的聲音,好像有成百個人在來回的跑動,地面梗着急速的顫動,蘭德斯在大廳之內都能感覺到。

好久之後,一切都恢復原來的平靜!

“可能沒事了,不是死亡就是逃走了!”蘭德斯斷定兩人已經被什麼怪物追走,這才決定出去看看情況。 蘭德斯小心翼翼的雙手擒住寶劍,走出銀色大門,來到外面,這裏是個寬大的走廊,足有四五米之寬,高度也有十米。

雖然兩邊牆體都已經垮塌,露出後面的岩石層,但從剩下的牆體看,當時的輝煌還是看到一星半點的。

在蘭德斯一擡頭的時候,看到已經露出岩石的屋頂,有兩個大大的黑洞,約有兩米寬,裏面黝黑什麼也看不清楚!

“這個應該是追蹤法納爾的那個怪物吧?”蘭德斯倒是放心很多, 不管什麼怪物都去追殺那兩人,自己多少安全一點!

蘭德斯看了一圈,沒有做任何停留,徑直往通道盡頭走去,面對着黑色的深處,蘭德斯多少有點憂慮。

這裏的怪物都這麼強大,我真能救出喬娜嗎?

甩掉腦子的混亂想法,繼續着自己的路程,突然之間空氣中瀰漫這一股血腥之氣,甚是濃重,刺激的鼻子都有些發酸!

在前面不遠,出現了一片怪物的屍首,已經零散的都分了家,紫紅色的血液到處都是,看樣子就應該是地鼠羣!

“嘿嘿!看來這兩個倒黴的傢伙,一出門就遇到了地鼠羣,還有屋頂的那個不知名的怪物,正好都給我吧!”

蘭德斯哈哈大笑這,朝怪物伸手而去,不爲別的,就爲了挖取怪物的魔核,因爲法納爾沒有拿,可能是不惜得拿,更有可能的是來不及的拿!

總之片刻之後,就都進了蘭德斯的腰包!

通道也不算很長,跑了大概有三四百米,可就這三四百米的路程,讓蘭德斯看到了五波死亡的怪物羣,有的是地鼠,有的見都沒見過,不過魔核都收入到了蘭德斯的腰包!

在蘭德斯腳下有個地洞,看樣子應該是地下遺蹟留下的,不像是後來開裂的,望望四周岩石的牆體,已經沒有路途可走!

“看來這是唯一的道路,地面有血漬延伸到洞穴裏面,可能是法納爾他們的,應該是這裏沒錯!”

蘭德斯看完周圍的環境,和君王說道,趴在地面洞口之前,仔細聆聽了一下,沒有任何動靜。

蘭德斯從地面扣起幾塊手掌大的碎石,往下拋去,“啪嗒”幾聲輕響,接下來就再也沒有別的聲音!

蘭德斯沒有在猶豫,一個輕挑翻入到了洞口之中,看着黑暗出現在自己眼前,風聲刮過耳根,自己的急速墜落!

大概十幾米之後,蘭德斯穩穩的落地,這裏面還算平整,有微弱的綠光在地面亮起,同樣的一股血腥,蘭德斯聞到之後,倒是有點興奮!


這裏面不大,像是一個地下暗道,一條斜坡一直往下延伸而去。

地面不知道什麼材質,硬硬得很平整,有微弱綠光,在不願地面上,在怪異的綠光中,躺着不少具屍體,都是怪物的,兩邊的牆體有電科存在,但已經看不清晰!

“幹活了!”

蘭德斯非常熟練的,挖出了十幾枚魔核,興高采烈的順着斜坡向下走去,幹嘛守着身邊吹過的冷風,有種被人盯着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