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個聲音糾纏在一起,讓人聽起來,好像自己的耳邊,就有人在哭訴、咬牙切齒,讓人全身汗毛豎起,不寒而慄,

「三個魂魄,三個人格,」魂反應過來,見秦逸神色還有些迷茫,趕緊解釋道:「秦逸,這石無雙,體內居然有三個人格,或者說,他體內有三個靈魂,」

「三個靈魂,分別使用這具身體,」秦逸稍微一想,立刻明白了過來,

之前石無雙給人不同的感覺,帶著不同的氣質,語氣都變化不停,當時秦逸還不明白,一個人怎麼可以變化得這麼徹底,

現在聽魂這麼一說,他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這傢伙體內,居然擁有三個靈魂,當著三個靈魂分別使用這具身體的時候,就等於是三個不同的人,之前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紈絝子弟,仗著有點身份,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但是很快的,他就展現出聖主那種,斬殺一切,睥睨天下的氣勢,那就是他的第二人格出現了,

而剛剛又出現的那一道,口中說著永生不死的……」

說到這裡,秦逸猛地一驚:「他體內居然還有一個靈魂是屬於血魔的,」

「好像是這樣,」魂點點頭,剛剛白光射出去的時候,裡面帶著很濃烈的血魔的氣味,魂相信自己不會判斷錯誤,「可能石無雙因為什麼機會,讓一個血魔的靈魂沉睡在他體內,這樣子他才會被血魔選中,」

「這件事也有可能,就是石崇安排的,」秦逸說出了他的推測,

不過此刻,再多的推測也沒有用了,

石無雙已經被秦逸一劍斬了,

而且因為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所以石無雙體內三道靈魂的逃逸,秦逸並沒有來得及抓回來,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秦逸轉過身,朝躺在一邊,滿臉發白,此刻像是一個血人的二階血魔望了過去,

看到這個殺神朝自己看過來,二階血魔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了跳動,幾乎差一點暈厥過去,

其實在剛剛石無雙被殺的時候,他就差一點被嚇破膽,

他之前和石無雙過來,是抱著可以大賺一筆,斬殺一個仙界宇宙宗主的心情來的,

但是現在,他分明成了別人口中的一塊肉,

之前他還有時間,在心裡狠狠咒罵石無雙,但是現在,秦逸的目光已經轉移到了他的身上,他除了恐懼,實在是沒有其他的想法了,

「知道要說什麼,」秦逸在二階血魔面前蹲了下來,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他這一皺眉,嚇得二階血魔幾乎要跳起來,以為秦逸要對自己做什麼,

畢竟在他看來,抓住俘虜,先折磨一番,再問出自己要問的問題,是再正常不過的程序,

不過很顯然,他這一次弄錯了,

秦逸皺眉的原因,只是因為他看到這個二階血魔身上縱橫交錯的傷口后,開始疑惑,

他現在對自己的境界和實力,發現有些拿捏不準了,

「你先別說話,我問你,你的境界,達到了多少,」秦逸開口,

「宇、宇宙級,」二階血魔艱難地咽了一口口水,乾澀著嗓子道,


「宇宙級的話,就等於差一步,就是不朽境的巔峰了,」秦逸摸著下巴,「我剛剛好像是一下子就把你打下來的,不過印象里,不滅級好像也不是很困難的事情了,」

秦逸說得輕描淡寫,好像斬殺宇宙級和不滅級,是簡單無比的事情一樣,

二階血魔聽在耳朵里,卻是有一種要吐血的衝動,

什麼叫不滅級好像也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越過一級殺人,那叫天才,越過兩級殺人,就可以稱為逆天之才,現在在二階血魔看來,秦逸的境界,頂多也就是在領域級和界王級之間,

要知道,不朽境時候,越是高等級,之間的差距就越大,

天尊級和界王級之間的差距,要遠遠大於界王級和領域級之間的差距,

這之間相差了,至少有百倍的力量差別,

所以秦逸此刻越級殺人的難度,是以一個無法估量的數字翻倍的,

想到這裡,二階血魔就越發感覺苦澀起來,

仙界宇宙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一個妖孽,他在血魔中,雖然只是二階,頂多算是一個小隊長,並不太起眼,畢竟二階血魔在血魔族群中,是一抓一大把的,

但是在他看來,他的實力力量,橫行這仙界宇宙,實在是太輕鬆不過了,

仙界宇宙在他眼裡,就和一塊煮熟的五花肉沒有區別,

但是誰知道,今天這五花肉里,居然裹著一顆炸彈,

一下子就把他炸成了現在的模樣,

就在二階血魔又是惶恐,又是失意的時候,秦逸同時在做的,是對自己目前的力量,進行一個評估,

最後得出來的結果,是讓秦逸比較滿意的,

「現在這個樣子,回到了仙界宇宙,只要不是那些各大宗門的老祖宗聯手對付我,一對一,我的勝算怎麼看都很大啊,」秦逸忍不住有些得意, 很快的,秦逸就恢復了平常的冷靜,

畢竟自己志不在此,

雖然神秘聖主的事情有了眉目,不夠現在,問題好像要嚴重得多,

「二階血魔就達到了宇宙級,那你們血魔一共有多少個等級,」秦逸想了想問道,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現在能夠接觸到的總管,是四階血魔,更往上的,我沒有資格知道,」二階血魔老老實實地回答,

「那總管是什麼境界,」

「總管至少都是達到了不滅級,也就是不朽境的巔峰,」二階血魔說著話的同時,眼睛也在一眨不眨盯著秦逸,

見到秦逸眼中似乎流露出思索的神色,他的心神忍不住動了起來,

將手伸到背後,裝作捂住傷口的樣子,但其實手腕一翻,一枚閃爍著淡淡光芒的雷光彈,就握在了手裡,

同時的,另一隻手禮,悄悄抓緊了招魔符,

這是他這次帶來的最大的殺手鐧,一開始就是準備用來對敵的,只是沒想到秦逸實力高出他太多,一出手就是暴風驟雨般的打擊,讓他到現在為止,都壓根沒有反抗的機會,

「問他們為什麼要來仙界宇宙,」魂這個時候在秦逸體內提醒道,

秦逸不動聲色地點點頭,將魂的問題問了出來,

二階血魔臉上剛剛露出一絲猶豫的神色,他的小腹立刻就被洞穿了,

稀里嘩啦,腸子混合著鮮血,流了一地,

血魔號稱是不死的,但是並不是代表真不會死,

將一個血魔剁成肉泥,再用神念轟碎他的靈魂,血魔照死不誤,

之所以會號稱不死,只是因為血魔一族的生命力相對於其他生物,要頑強得多,只要留有一口氣在,甚至不需要任何丹藥、陣法,自己就可以在相對的較短時間內恢復,

不過即便如此,當受到傷害的時候,該疼的,還是會疼,

比如現在,直到自己被剖腹后一個呼吸,二階血魔才反應過來,緊接著,一股劇痛,讓他全身都痙攣起來,一口牙幾乎都要被咬碎了,

「說吧,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秦逸語氣淡淡,

二階血魔死死忍住疼痛,眼眸深處,滿是怨毒和憤怒,但是他知道,這個時候要是自己敢表現出來一點,就一定會被殺死,

對方是真的心狠手辣,之前殺石無雙,連問對方話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就把頭剁下來了,

要是自己的話,要麼是顧及同門之情,要麼是要知道一些消息,總歸是會留手的,

但是現在秦逸帶給二階血魔的感覺,分明就是有恃無恐,、


或者用貶義詞就是:喪心病狂,

和這樣的人,是絲毫沒有道理可講的,

二階血魔認清了這一事實,用力吸了口氣,拚命忍住了傷口的疼痛,道:「因為,因為這裡是我們可以跳向神界的中轉站,只要佔領了這裡,我們就可以建造基地,跳躍向神界,就會變得無比輕鬆,也不會有很大的風險,

我們原本要前往神界,不僅路途遙遠,並且一路上也有著許多的危險,還沒有到達神界最外圍的保護屏障的時候,我們的人手,至少就折損了七八成了,

但是這個仙界宇宙,卻有著一條通向神界的捷徑,

通過這條捷徑,我們前往神界的時間,不僅只需要原本的幾十分之一,折損率也會變得極地,甚至只有一成不到,」

二階血魔一口氣將這些話說完,臉色慘白如紙,劇烈喘息了幾口氣后,猛地像是一口氣沒有提上來一樣,頭一歪,直接暈了過去,鼻孔耳朵裡面,都有鮮血流了出來,

而他的話,讓秦逸的心,微微一沉,一時之間,也顧不上去管這二階血魔的死活了,

「神界,諸神,這麼看來,都是真實存在的,通向神界的捷徑,應該就是戒指上出現的神之階梯了,

只要通過神之階梯,就可以順利到達神界,

原來他們的目的,是想將這仙界宇宙當做跳板,然後進攻神界,」秦逸聯繫一下,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他們中真正強大的存在,比如血魔將領,血魔魔尊這種級別的,不方便前來仙界宇宙,像他們那麼強大的實力,稍微輕舉妄動,恐怕立刻就會被諸神察覺,到時候他們的計劃,就沒法實施了,

所以這一次,他們放棄了很久之前直接進攻的手段,而是選擇了通過仙界宇宙內部收買修道者的方法,讓這些修道者為他們做事,」魂補充道,


「現在就是不知道,還有那些修道者已經被他們收買了,不可能只有石崇和石無雙,」秦逸低頭沉思,

突然之間,眉心神之怒目,傳來一陣火辣辣的感覺,

「危險,」

這個感覺,秦逸再熟悉不過,

凌冽的殺氣,就像是離弦的箭尖,朝著秦逸筆直射來,

而殺氣的方向,就是剛剛暈過去的二階血魔,

一抬頭,秦逸就看到了二階血魔獰笑的臉龐,

「去死吧,」二階血魔拼盡全力,單手握著雷光彈,朝著秦逸狠狠拍了過來,

這顯然是想同歸於盡的架勢,

不過二階血魔心裡清楚得很,就算是這麼近得距離,雷光彈只要不把他炸成肉泥,他就絕對可以恢復傷勢,

而雷光彈對於修道者,那可是絕對致命的,

只要是不朽境,就沒有不害怕的,

他現在腦海里,似乎都已經可以看到秦逸被炸得血肉橫飛,滿臉悔不該當初的模樣了,

不過下一刻,這個幻想,就被現實的驚愕給替代了,

二階血魔發現雷光彈依舊被他抓在手裡,沒有扔得出去,

而此刻秦逸的手,正握緊了他攥起的拳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