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上,宰了他給偉哥報仇。”呂偉身邊的一個機靈的小弟說道,而隨着他話音剛落呂偉帶來的一幫小弟就嗷嗷叫着,舉起手裏的匕首凳子或者酒瓶之類的向英俊衝去。

而身爲英俊小弟的光頭強自然不可能看着老大捱揍,也對自己的小弟們大叫一聲:“上,誰敢傷到老大就給我宰了他。”光頭強說着,隨手抄起一個酒瓶對着一個從自己身邊路過的小弟頭上就砸了過去,砰地一聲酒瓶碎了那傢伙也是雙眼一翻的昏迷了過去。

隨後兩夥人就打在了一起,一聲聲的慘叫響起,而那些本來吃飯遊玩的人也都快速的離開了這裏。

“英俊他們打起來了。”林若兮有些驚慌的拉着英俊的胳膊說道。

“打,對丟他一臉大閘蟹,揍他鼻子,踢他褲襠。”一邊的龍妙妙看到打起來了,卻是興奮地揮舞着小拳頭,在那裏指揮着。

“沒事若兮,他們打他們的我們在這裏吃飯看着就是了。”英俊也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就在此時一個呂偉的小弟被人一腳踹倒在了地上,正好倒在了英俊林若兮他們的面前,他自然看到美麗的林若兮,自然也看到了英俊這個一啤酒把他們偉哥砸的頭破血流的兇手:“嘿嘿媽的,看老子不捅你幾刀,讓你在醫院裏住上幾個月,至於你的女人老子就幫你照顧了。”這傢伙說着就拿着手裏的一把摺疊刀對着英俊的小腹就捅了過來。

“啊,不要。”林若兮驚呼一聲,下意識的就要撲向英俊想爲他擋住這一刀。

而英俊身體裏面的紫色珠子猛地運轉起來,一股恐怖的力量充滿了全身,隨手就把林若兮推到了自己的身後,現在他可是突破了天珠七變七顆珠子的第一層,雖然還不能有什麼特別恐怖的實力,但是對付這些小混混那還是措措有餘的。

就在英俊把林若兮保護到自己的身後,想要伸手抓向那小混混拿着摺疊無刺來的手臂的時候,一張椅子卻是快速的飛來,直接砸中了這傢伙的頭上,一聲慘叫之後這被砸的頭破血流的傢伙就在地上翻滾着慘叫了起來。

這及時出手的人,自然就是穿着皮夾克皮褲,一身小太妹打扮的龍妙妙了,此刻她手裏還拿着那已經被她砸散架的椅子呢,不過她卻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一臉的興奮丟下了手裏散架的椅子,擡起腳對着那地上慘叫的傢伙就是一陣的拳打腳踢:“叫你囂張,叫你還想欺負若兮姐,我踩死你。”龍妙妙所踩的地方就是這傢伙的頭部,幾腳就把地上慘叫的傢伙踢昏了過去。

“好了,妙妙別踢了,你會把他踢死的。”看着一副不依不饒的龍妙妙,林若兮額頭冒冷汗的勸說道。

“哼,算你走運,垃圾。”龍妙妙聽了林若兮的勸說,又踢了兩腳才罷休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她卻是被一雙大手拉着,還沒等她回過神來呢,就來到了一個人的背後,這人自然就是英俊了,而龍妙妙運來站着的地方,此刻正站着一個頭破血流渾身散發着啤酒爲的傢伙,他手裏還拿着一個棒球棍正神色猙獰的砸在龍妙妙原來所站的地方,看這架勢要是龍妙妙沒有被英俊拉走的話,就算不死也會受重傷的。

“這個,偉哥啊,你還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連女人也下的去手,在下真是佩服。”英俊眯着眼睛看着對面拿着棒球棍的傢伙說道,沒錯對龍妙妙下手的人真是被英俊一酒瓶子破了相的呂偉偉哥。

“媽的,你找死,竟然敢拿啤酒砸我,以前只有我砸別人的份,你還是第一個敢砸我的人,看老子今天不打斷你的四肢。”這呂偉神色猙獰的看着英俊低吼着,吼完手裏的棒球棍朝着英俊的胸口就砸了過來。

英俊身體裏面那代表着武力的紫色珠子運轉着,一股恐怖的力量傳遍全身,在林若兮和龍妙妙的驚呼聲中他直接伸手抓向了那咋來的棒球棍。

“媽的,你以爲你練了金鐘罩鐵布衫了,還敢徒手接我的棒球棍,媽的就算你練了老子也能一棍子破了你的功。”呂偉看着英俊的動作獰笑着說道,就彷彿已經看到了英俊被他咋斷了全身骨頭的樣子了。

但是接下來她卻是愣住了,因爲英俊已經抓住了他砸過去的棒球棍,他一臉的不可思議,他可是知道自己這一棍子的力氣,就算是一頭牛也得被他砸斷幾根骨頭,沒想到這樣的一棍子竟然被別人輕易的抓在了手裏。

對,就是輕易,因爲他根本就沒有看到英俊臉上有任何表情的變換“這,這還是人嗎。”這是他心裏給英俊的評價,同時心裏也開始驚慌恐懼了起來,因爲他知道能抓住他這一棍子得人,根本就不是他這樣一個小混混可以對付的了得。

就在他想要後退的時候,卻是看到那抓着棒球棍的英俊張開嘴,對他漏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嘿嘿打爽了嗎?你要是打爽的話,是不是該我活動一下手腳了。”

“你,你要做什麼,我,我告訴你,我可是黑虎幫的人,我的老大還是黑虎幫的戰將魁勇,你,你要是敢動我的話,黑虎幫和魁勇老大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黑虎幫會殺你全家。”呂偉害怕了,驚恐了,他一邊後退一邊正色猙獰的威脅着英俊。

英俊拿着奪來的棒球棍,眯着眼睛嘴角露出冷笑的看向那驚恐後退,還不停威脅自己的呂偉:“現在知道害怕了,知道老子不好惹了,還敢威脅我,還要打斷我的四肢,現在我就想打斷你的四肢再說。”說着英俊擡起棒球棍就要下手。

“啊,英俊,不要。”林若兮驚慌地叫道,現在可是法律的社會,要是英俊這一棍子下去就算不是他們的錯,英俊只怕也逃不了進監獄的後果了。

“是啊,別砸他了,還是把他交給警察吧,反正是他們先來招惹我們的。”龍妙妙也跟着勸說道,她能看出來英俊是真的要對着呂偉下死手,萬一這傢伙要是有什麼好歹的話就算是她能請家裏人幫英俊擺平,估計英俊也要在監獄裏蹲上幾天了。

英俊聽了兩女的話,也從幕塵的記憶裏知道這是一個法律的社會,自己也不能向在修真界的時候只要不招惹那些招惹不起的實力,可以隨意的奪寶殺人,想到這裏英俊擡起的棒球棍並沒有落下去,而是一腳把那呂偉踢出去七八米遠,抱着肚子在地上慘叫哀嚎了起來。

而此刻光頭強和他的那些小弟也解決了這呂偉帶來的人,雖然它們也都多多少少的掛了點彩,但整體來說算是勝利方,光頭強看着地上哀嚎的呂偉,來到了英俊的身前說道:“老大,你沒事吧。”同時他心裏也在佩服英俊竟然可以解決了呂偉,他和呂薇打過幾次交道,知道這是一個下手極其黑的傢伙。

就在英俊想說我能有什莫事的時候,突然一聲聲刺耳的警笛聲草原倒進地傳了過來,隨後就是“砰”的一聲槍響:“都別動,蹲下,都給我蹲下,敢在這裏羣毆我要把你們全都抓緊警局。”這是一個極其英姿颯爽女人的聲音,聲音的主人自然也是一位大美女了。 聽到槍聲,無論是光頭強他們還是呂偉的那些手下,除了在地上爬不起來的人,全都老實的蹲了下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畢竟子彈可不長眼,就連英俊也被林若兮和龍妙妙拉着蹲在了地上。

蹲下之後衆人想聲音的來源看去,就看到一個穿這一身警服的美女手裏拿着槍,從警車裏面走下來向衆人這裏走來,那美麗的大眼睛再加上烈焰紅脣和這一身的警服,簡直就是現實版的制服誘惑。

“來人,都給我戴上手銬送進警局裏去,敢在我的管轄區鬧事,看我怎麼收拾你們。”那美女警察對着身邊的十幾個警察說道,現在這位美女警察還是一個領隊的。

“是,孟隊長。”他身邊的那些警察答應了一聲,就開始給這些人上手銬,當然了受了重傷的就沒有帶手銬了,而是直接被警車後面跟來的救護車上下來的護士,擡着擔架擡進了救護車裏去了。

“喂,你爲什麼給我上上手銬,我們是來這裏吃飯的,是他們來找我們的麻煩的,那位美女警察你可不能隨便亂抓人啊。”看着幾個警察要給自己和一臉驚慌的林若兮還有龍妙妙也帶上手銬,英俊立刻就不願意的說道。

“我靠,這傢伙真有種,不但敢頂撞霸王花孟隊長,還敢出言調戲,這傢伙慘了。”那些跟隨者美女警察孟隊長身後的警察,聽了英俊的話全都在心裏爲他默哀了起來,他們可是知道他們孟隊長最煩的就是有人頂撞她,和在她穿警服的時候叫她美女了。

果然隨着英俊的話,那孟隊長的眼睛一瞪的向英俊看來“咦,怎麼這傢伙有點眼熟。”孟卉看到英俊的長相的時候,在心裏暗暗的想着。

“咦,孟警官是你。”就在孟卉要給英俊這個不聽話的傢伙一點顏色看看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警察姐姐是你啊,你可一定要爲我們做主,我們在這裏吃飯,是哪個什麼偉哥帶人來找我們的麻煩的,我們只是自衛反擊的。”一邊的林若兮和龍妙妙,在看清了孟卉的面容的時候,立刻認了出來他就是早上來幫他們調查那些要抓他們的人的案子的美女警察。

而孟卉之所以看到英俊眼熟,那也是因爲在林若兮那裏見過,只是那時候的英俊還處於昏睡之中並沒有見過她而已。

“咦,是你們啊。”看到林若兮和龍妙妙之後,孟卉也認了出來,畢竟她們下午才見過面,而她也對林若兮這位大美女和古靈精怪的龍妙妙印象很深。

“這兩個女孩我親自帶回警局,其他人你們給我戴上手銬抓回去。”在看到林若兮和龍妙妙的時候,孟卉已經在心裏想這打羣架的事情肯定和這兩個女孩沒關係,只是她沒看到龍妙妙一板凳砸到一個小混混的應用場景。

“這位美女警察,我和若兮還有龍妙妙是一起的,是那些小混混找我們的麻煩,你看。”英俊的意思很明顯,林若兮和龍妙妙都不用上手銬,那自己也用該有這個待遇。

“是啊,孟警官,英俊你也見過的,就是你在我家裏見過的那個昏睡在客廳沙發上面的人。”林若兮也開始爲英俊求其了情來了。

“好吧,你們就和我一起去警局,把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說清楚,還有你早上遇襲的那件事,我也要再次瞭解一下。”夢迴想了一下之後就答應了下來,還對英俊說要了解一下早上遇襲的那件事情。

就這樣光頭強和呂偉,還有他們的那些小弟全都被銬上手銬坐上警車帶進了警局,而林若兮龍妙妙和幸運的英俊卻是跟着孟卉這位美女警察,單座一輛警車向警局趕去。

至於那大排檔的老闆馬胖子和他的那些夥計,早在兩邊準備動手的時候就已經全跑光了。

“英俊,我,我有點害怕。”坐在警車裏,林若兮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這可是她第一次坐着警車進警局。


“好了,不用怕,這件事親是他們找我們的麻煩,和我們的關係又不大怕什麼。”英俊拉起了林若兮的手安慰的說道。

“是啊,若兮姐,不用怕,我還沒被抓過呢,這還是第一次了,就當旅遊好了,要是能像孫悟空在如來佛的手指上那樣,在警局裏面寫上龍妙妙到此一遊那就更威風了。”龍妙妙絲毫沒有即將進入警局,可能要被關小黑屋的覺悟在哪裏興奮地嘰嘰喳喳的說着。

另一邊開着警車的孟卉聽了英俊的話,認爲他是一個知道關心女朋友的人對他的印象很好,聽了龍妙妙的話卻是讓他差一點沒吐血了,現在她都懷疑剛剛那打羣架的事情這小丫頭也插上一腳了:“你這丫頭還想再我們警局裏寫上到此一遊,你是不是還想學孫悟空在如來的手指上尿尿,順便在我們警局裏面也尿上一下子,真不知道你腦袋裏面都在想些什麼。”

“嘿嘿孟姐姐你誤會了,你就是讓我在那裏尿,我也不敢。”聽了孟卉的話,龍妙妙到是俏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而另一邊被英俊拉着手已經不那麼驚慌的林若兮,聽了龍妙妙和美女警察孟卉的談話俏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這倆小妞還真是什麼都敢說。”坐在林若兮身邊的英俊聽了龍妙妙和孟卉的話,心裏無語的想着,但是那拉着林若兮的大樹可沒有閒着,翻來覆去的把玩着林若兮的那一雙玉手,有時候還故意的摳弄幾下林若兮的手心,惹得她俏臉一陣的羞紅。

孟卉從車裏的到後鏡裏面看着英俊的動作,心裏暗罵一聲色狼。

而就在美女警察孟卉開車趕往警局的時候,警車裏面卻是響起了對講機的聲音:“喂,孟卉,我是胡咧咧局長,現在你立刻趕往西郊,我們已經收到線報,兩天前那夥搶劫了珠寶店,打死了數人的劫匪就藏在那裏,現在你立刻配合那裏的警察對那夥****進行抓捕。” 孟卉聽完了對講機裏的話,臉色一變立刻回答道:“是,局長我馬上就趕過去。”說完她一打方向盤直奔那胡局長說道漢江市西郊而去。

“珠寶店搶劫犯,聽起來很刺激。”龍妙妙俏臉興奮地說道,而林若兮卻是抓着英俊的手更緊了,顯示着她此刻心裏的不平靜,英俊拍了拍林若兮的手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林若兮看着英俊的眼神,彷彿是在說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怕。

而正在開車的美女警察孟卉卻是一邊開車一邊說道:“我不能先送你們去警局了,你們也聽到了我有緊急任務,一會兒到了地方,你們就坐在車裏不要下去,我要去抓幾個殺人搶劫犯。”

“孟卉姐姐你真是威武,就如同古代的穆桂英,花木蘭一樣,你就是我的偶像。”聽到孟卉要去抓幾個殺人搶劫犯的華,龍妙妙一臉崇拜的看着她,一個個的馬屁也跟着送了過去。

“噗,什麼跟什麼啊,一會兒你別給我添亂就行了,記得在車上給我老老實實的帶着,那些人可是有槍的,甚至可能還有**或者**。”被人誇獎孟卉也很是開心,但怕龍妙妙這個古靈精怪的傢伙到時候頭腦一熱下車去看熱鬧,還是先嚇唬她一下比較好。

“恩,孟卉姐姐你真好,你也要注意安全。”投桃報李,龍妙妙知道孟卉是爲她好,她自然也要關心一下這位美女警察了。

“是啊,孟警官你一定要小心。”聽了孟卉的話,臉色越來越慘白的林若兮也關心的看着她說道。

孟卉自然也看到了林若兮那蒼白的臉色:“我會小心了,若兮你也別孟警官的叫我了,就叫我孟卉或者孟姐姐好了,我看我應該比你大一點,你也不用怕這警車可是特製的,玻璃都是防彈的,只要你們在車上待着肯定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而此刻的英俊卻是在想着“搶劫殺人犯,在這個法律的時代還有這樣不要命的,嘿嘿一定要見識一下。”

而在西郊的一個廢棄的樓房外面,此刻正被一圈的警察圍着,一個穿着制服的人正躲在一輛車門的後面拿着喇叭喊着話:“裏面的的人聽着,我黨的政策就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希望你們可以放棄抵抗,丟下手裏的武器,我們會給你們寬大的處理的。”

其實他這頓輸就是廢話,裏面的是殺人搶劫犯,放棄抵抗那就是必死無疑,拼一下子的話說不定還會有一線的生機。

“煞筆,你們以爲我們會相信你們的話嗎?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這是一個極其難聽的公鴨嗓子,正是從哪廢棄的樓房裏面傳出來的,顯然是裏面的劫匪殺人犯開口說話了,然後就是幾聲“砰砰砰”的槍聲響了起來一顆顆的子彈直接打在了那喊話的警察所在的車門上。

喊話無果之後,那警察也就停了下來,但是他停了下來之後,那廢棄樓房裏面的劫匪卻是叫了起來:“外面的警察給我聽着,現在你們立刻給我們準備一輛車,不然我們隔上十分鐘就會殺一個人質。”原來這些警察之所以不敢攻進去,那就是因爲這些劫匪在被逼近廢棄樓房的時候隨手帶進去了幾個人質。

“怎麼辦,孟隊長呢,她怎麼還沒有來。”孟卉雖然是個女的,她當隊長沒人反對,那就是因爲她有這個實力,她破獲了很多積壓了數年的案子,而且警局裏面也沒人是她這個女霸王花的對手,又能打又會破案她不當隊長誰當隊長。

“聽着,你們還有五分鐘的時間,要是不滿足我們的要求,我們就開始殺人了。”在那些警察們焦急的不知是該聽從劫匪的話,還是拒絕的時候,那廢棄樓房裏面再次響起了那難聽的公鴨嗓子的聲音。

還好,就在此人話音剛落,一輛警車快速的開了過來,正好停在了其他警車的旁邊:“你們就在車裏帶着,千萬不要出去。”孟卉說着就打開了車門離開了,並且還在外面鎖上了車門,除非有人有車鑰匙,不然就只能從裏面才能打開這車門了。

外面早就等的滿頭大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那些警察,看到從警車裏面走下來的孟卉全都鬆了口氣,立刻圍了上來把那些劫匪的要求,還有他們限定的時間全都給孟卉說了一遍。

“孟隊長,你看我們該怎麼辦。”介紹完情況之後,一個警察擔心的問道。

孟卉考慮了一下,那破舊的樓房裏面再次想起了那公鴨嗓子的聲音:“你們還有一分鐘的時間,現在我先打斷一個人人質的雙腿。”說着裏面就想起了兩聲槍聲還有慘叫和恐懼的大叫聲,顯然裏面的劫匪已經開始對人質動手了。

“別傷人質,我們給你車,只要你別傷害人質就行了。”聽到槍聲,和那一聲聲的慘叫和驚叫聲之後,最終孟卉還是決定答應破舊樓房裏面劫匪的要求。

而此刻在那破舊的樓房裏面,幾個戴着頭套手裏拿着槍的劫匪聽到孟卉的話之後,一個個子矮小的男子說道:“鬼老大,外面的一個警察小妞答應了我們的要求,你這招真是管用,只要用人質威脅他們,他們就會答應我們的要求。”聽此人的聲音,正是和外面那些警察談判的公鴨嗓子。

“是啊,一羣賤貨,非要逼我們動手。”另一個人說道,而他手裏的人已經昏迷了過去,在此人的腿上還有這兩個血洞,看那傷口顯然是被槍打的。

“好了,唐老鴨你現在立刻對外面的人說,讓他給我們準備車的時候,就讓剛剛那說話的小妞給我們當司機,媽的,劫持一個警察我們更容易離開。”一個同樣蒙面,但是身材比其他劫匪都要壯碩的劫匪說道。

“是,鬼老大。”那叫唐老鴨的公鴨嗓子說道,然後就開始對着外面喊了起來。 聽了劫匪的要求,孟卉立刻就答應了下來,她還怕這些人不讓她跟着呢,現在既然他們指名讓自己給他們當司機正和了孟卉的意,於是孟卉就很利索的把車開到了那劫匪所在的破舊樓層的下面去了。


“咦,這小妞難道不怕死,竟然這麼利索的就答應了下來。”公鴨嗓子唐老鴨有些疑惑的說到。

“是啊,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貓膩。”另一個也跟着說道。

“他媽的,就一個女的能玩什麼花招,不老實的話直接幹掉也就是了,好了,那小妞已經把車開來了,唐老鴨漢化看那小妞有沒有帶槍或者刀。”身材高大的鬼老大說道,顯然這是一個很小心謹慎的傢伙。

“喂,那個女警察,別和大爺們玩花樣,把身上的槍刀全都給我從車裏丟出來,不然我們可就殺人質了。”唐老鴨對着坐在一輛準備好的黑色商務車裏面的孟卉說道。

而在孟卉開來的那兩警察裏面,林若兮緊緊地抓着英俊的手,她手心裏面已經滿是汗水了,顯示着她現在緊張的心情:“英俊,你說孟警官會不會有事情,那些劫匪可是有槍的。”

“阿彌陀佛,如來佛祖上帝滿天神佛你們可一定要保佑孟姐姐沒有事情啊。”一邊的龍妙妙也是緊張的抓着座椅說道,眼睛也是擔心的盯着外面的一舉一動。

“你們放心吧,那警察小妞不會有事的,算了吧,我看還是我出去幫那小妞一下吧。”英俊看着從哪破舊樓房裏面走出來的蒙面劫匪,還有他們手裏的人質說到。

沒錯此刻那些劫匪已經從樓房裏面走了出來,他們手裏的槍正對着他們手裏的三個人質,眼睛全都警惕的看向那些警車後面同樣舉着槍對着他們的警察:“你們別亂動,不然我們就先殺了人質,來一個同歸於盡。”公鴨嗓子,唐老鴨語氣猙獰的說道。

“嗚嗚嗚,你們別亂來,我不想死。”他們手裏的三個人質,也配合的一邊流淚一邊說道,讓那些圍着的警察不要胡來。

而英俊卻是看到,那三個很是配合的人質眼底深處那一閃而逝的兇光,還有一個人質的腰間那鼓起的一個槍形的模樣“這幾個絕對不是人之,應該是這些劫匪人一夥的人裝的,那真正的人質說不定已經被這些傢伙給全部啥時在哪破舊的樓房裏了。”英俊看着那幾個劫匪和很配合他們的三個人質想着。

“英俊,你別去,外面那些人可是有槍的,他們全都是搶劫殺人犯什麼事情都能幹的出來的。”林若兮一聽英俊要出去幫忙,立刻抱緊了他的手臂驚慌失措的說道,連自己胸前的兩團軟肉在英俊的手臂上親密的摩擦着都沒有察覺。

另一邊的本來正爲們會擔心的龍妙妙,聽了英俊的話之後也抱住了他另外的手臂:“你可別出去給孟姐姐搗亂,外面很危險的,我們就在車裏看着就行了。”

“嘿嘿我不出去的話,那警察小妞可就危險了,若兮你們就在車裏待着,我去救那小妞。”英俊說完也不再猶豫,在兩女的後頸輕輕一打,林若兮和龍妙妙就昏迷了過去。

“你這個好吃懶做的傢伙,別睡了,給老大我起來幹活。”英俊把纏在自己手腕上,像是彩色手鍊一樣的五彩小蛇彩彩弄醒了過來。

“嘶嘶嘶。”彩彩顯然對英俊打擾她的睡覺很是不滿,對着他吐着蛇芯子。

“好了,有事讓你做,一會兒你看我的眼神給我咬幾個人。”英俊對着不滿的猜猜說了幾句,那彩彩就從英俊打開的一點車門下面爬了出去,英俊也直接走了出去。

“那人是誰,他怎麼會從孟隊的車裏下來,快去,攔住他。”隱居剛從警車上下來,就被人發現了。

而另一邊本來正裝出一副緊張的樣子,等待着劫匪過來,好一舉將之拿下的孟卉,也看到了向她這走來的英俊,臉色更是變得極其的難看:“這人怎麼回事,不是讓他在車裏好好的呆着嗎?這下該怎麼辦。”英俊的過來一下子就打亂了霸王花孟卉剛剛設定的計劃,一時之間根本想不出如何解決。

自然地向他們這裏走來的英俊,也被那鬼老大和公鴨嗓子他們這些劫匪,還有那幾個裝成人質的劫匪看到了,他們的眼中全都是一寒,那公鴨嗓子神色猙獰的叫了一聲:“找死。”之後擡起手裏的槍對着英俊就扣動了扳機:“砰砰砰”的槍聲在這本來就很緊張的氣氛裏響起。

英俊身體裏面的紫色珠子一直都在緩慢的運轉着,在槍聲想起的一剎那,他的身體就快速的扭動向一邊閃去,在紫色珠子的幫助下英俊的速度很快,直接避開了那些子彈:“哼,你們還裝,你們這羣人全都是劫匪,還裝成人質的真是笑話,我想真正的人質不是被你們殺了,就是被他們丟在那破舊樓房裏了。”

英俊的聲音很大,讓在場的警察包括那些劫匪全都聽到了,孟卉聽了英俊的話之後心裏也是遺憾,她可沒看出來那些人質也是劫匪,看他們那一臉驚慌害怕的樣子就是被劫持的人質,要是英俊說的是真的的話,那就算是自己能解決了那些劫匪的,可在不防備之下,那些被救下的裝成人質的劫匪也可以偷襲自己,甚至殺了自己。

想到這裏孟卉身體一顫,臉色也有些蒼白的向距離她只有十數米的劫匪和人質看去,這一看之下她的瞳孔就是一縮,因爲那三個本來還一副驚恐害怕樣子的劫匪,此刻眼底全都是兇光鄙陋,而他們的手裏也都多出了一把把黑漆漆的手槍,正向自己瞄準了,此刻她就是再傻也明白了英俊說的是真的,這些人質也都是劫匪假扮的。

不過孟卉的反應也是很快,在一個劫匪剛想對她開槍的時候,她身體一側同時右手用力一甩,一把帶着紅菱的飛刀就被她甩了出去,在那人扣動扳機的同時,這把飛刀也刺入了他拿槍的手臂。

子彈從孟卉的身邊飛過,並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而她也對着英俊喊道:“你來做什麼,快點找地方躲起來。”雖然要是沒有英俊的提醒,自己說不定就栽在這些有着超高演技的劫匪的手裏了,但是她還是不滿英俊的作爲,你說你看出來了人質世界非裝出來的,在車裏大聲喊上一句不就得了,爲什麼要下來這不是找死嗎?。 “媽的,壞我們的好事還想走,你給我去死吧。”三個原來裝成人質的劫匪,聽到孟卉的話神色猙獰的說倒,然後對着英俊所在的方向就連連的扣動了扳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