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一個瞬間,我們兩個人都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動了。

不過,僅僅是我們的身體這樣,我們的靈魂,已經被拖入了生死禁的世界。

關於生死禁,雖然我一直都沒有用過,但是因爲這門功法的奇特效果,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對他的研究,可以這麼說吧,這玩意簡直就是危難時刻的救命法寶。

雖然說,我和軍師是同時進入了生死禁的世界,但是這裏畢竟,是我熟悉的地盤,一進來,我就首先對軍師發起了搶攻。

一拳頭狠狠的朝着他的身上砸了下去,在這個生死禁的世界,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經過了生死世界的增幅,我的攻擊力比平常翻了好幾。

可軍師畢竟也不是吃素的,他居然在一瞬間反應了過來!

(本章完) 軍師躲掉了我這一下,他的這個反應速度,簡直堪稱神級的!

在生死禁的支持下,我的實力已經進行了突飛猛進的增長,我現在發出的威力,應該完全可以媲美一個鬼尊,但現實卻是殘酷的,饒是這樣,我都還是搞不定軍師。

從表面上來說,生死禁是雙方對拼生命本源的,但說實話,除非是到萬不得已了,不然誰願意拿出自己的生命本源去和別人拼?就算是上次,于禁那個傢伙對我用出了生死禁,第一個做的,也是幻化出巨人,朝着我發起了進攻。

生死禁的正確用法,也應該是這樣,先利用生死禁的規則強化自己,和對面硬拼,儘量消耗對方的生命能力,把對方的生命本源,削弱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然後再使用生死禁對拼生命本源。

壓制了對方的生命本源以後,而我們以逸待勞,我們就可以非常輕易的取勝,而現在這種情況,我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你…..死!”

我對着軍師發出了一陣深沉的聲音,然後下一個瞬間,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變得膨脹起來。

現在這種情況,我的身上就跟我第一次看到的于禁一樣,開始無限的變大,慢慢的,對面的軍師在我的面前,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孩子的大笑,而我則是已經頂天立地。

這種情況下,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我的修爲開始不斷的增加,剛剛經過了簡單的增幅,我本來就已經可以媲美鬼尊級別的強者了,現在再一次增幅,我的修爲已經隱隱可以趕得上對面的軍師了。

軍師剛開始看到我雄壯的身體的時候,整個人被嚇的夠嗆,但他畢竟是身經百戰的老手,很快也就看了出來,我這個招數,其實虛張聲勢的可能性更大。

一點也不怕的軍師,衝過來繼續和我拼。

我之前的時候,一直覺得,這個大一個巨人,簡直是威武霸氣,想幹誰就幹誰,但我現在才發現,這個想法是多麼的傻逼。

體積大,戰鬥力增強,這些是非常明顯的好處,但是也有非常不好意的一面,那就是靈活度,被完全的放棄了。

如果要是論靈活這方面,我本來就不是軍師的對手,更何況爲了靈活,我已經捨棄了大部分的修爲,所以現在導致了一個相當蛋疼的問題,就是我的攻擊,幾乎有一半都打不到軍師的身上,但是軍師的攻擊,卻是拳拳到肉。

整個形勢,一瞬之間逆反了個u哦來

,我居然不是軍師的對手,想到這裏,我當真整個人都是一陣的蛋疼,這傢伙,到底是有多強,我生死禁都用纔出來了,依然不是他的對手。

現在這種情況,生死禁對我的增福,正在不斷的消耗着,我估計要不了十分鐘,這種增福就會變得薄弱起來。

現在我都不是這個傢伙的對手,到時候,我就更搞不贏他了。

怎麼辦?

本來以爲,生死禁可以給我來帶優勢的,結果令我沒有想到的是,軍師的強悍,再一次把我給逼入了險境。

已經事到臨頭了,再沒有別的辦法了,生死禁對我的增幅消耗完了之後,將會直接消耗我的生命本源,到時候,我就更不是軍師的對手了!

想到這裏,我義無反顧的對着軍師,說出了生死禁的後面兩個字。

“我生!”

你死,我生!

我死,你生!

生死禁真正凶險的地方在,就在於這個環境了,生命本源的對拼,幾乎是沒有情面和道理可講的。

一瞬間,我感覺我所有的生命力,都進入了一股奇妙的狀態,然後下一刻,生命本源洶涌的朝着軍師的方向衝了過去。

軍師本來是準備和我的巨人對戰的,但是很可惜這傢伙是不會有這個機會的了,下一刻,我們兩個人的生命本源,已經開始了殊死的戰鬥。

軍師的能量等級是高,但生命等級,說到底,從本質上咯愛說,也就還是一個帝級,對付這樣的傢伙,我也就不什麼了。

生命本源就像是大海,一浪一浪的朝着對面的軍師打了過去。

剛開始的時候,軍師沒有提防,這個效果簡直好的不得了,但是過了兩三分鐘之後,我瞬間就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了。

軍師似乎是找到了抵抗的方法,我接下來的攻擊,又開始變得一場的艱難起來。

生命本源之間的攻擊,本來就是最直接的,剛開始我能夠利用他的不熟悉作爲漏洞,來對他記性壓制,但是他熟悉了以後,我們之間也就只剩下最本能的能量衝撞了。

軍師的生命能量雖然還是帝級的,但修羅族畢竟是比我們人類的進化程度更高的種族,生命能量是強於我們人類的,繞是我比較強勢,但也不可能跨越種族的優勢,在生命能量上面壓他一頭。

我們又對拼了三四分鐘之後,我逐漸感覺到,對面的軍師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勢了,而我這邊,

則是開始越來越虛弱,饒是我對生死禁更加的瞭解,也沒有什麼辦法,生死禁雖然厲害,但也只是針對同級來說的,對於比自己更強的,而且更聰明的嗯來哦說,能夠起到的作用非常的小,更何況我想要對付的,還是一個相當於鬼尊級別的強者,能夠支撐到這個程度,都已經是非常的神奇了。

“看你聲勢浩大的,又是變大,又是蹦躂的,我還以爲你能夠放出什麼牛何必的招數來呢?現在還不是被我玩的跟個狗一樣?”

對面的軍師看着我,囂張的說道。

“本來我還準備給你一個投降的機會的,但是你既然如此頑固不化,那也就不能怪我了,你,死定了!”

我的氣息開始逐漸的弱了下去,對面的軍師開始更加的囂張了,但我並不會,也不能對他屈服。

爲今之計,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只好開啓那個最BUG的模式了,饕餮內丹,啓動!

這饕餮內丹,就像是我的一棵救命稻草,我們之間的生命能量在不斷的交匯,一浪高過一浪,但我這邊因爲有饕餮內丹,每一次都能夠從軍師的生命能量裏面抽出一部分來,進行吸收,然後反饋給我!

剛開始的時候,這種量並不是很多,並不能對我們兩個造成什麼影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們之間的生命能量,都在不斷的消耗着,如果說,剛開始我們兩個生命能量的對碰,都是鬼帝級別的話,那麼現在這個能量規模,最多也就只能相當於是一個鬼王的級別。

剛纔那種程度,饕餮內丹的影響不大,但我們的對衝一旦到了鬼王級別以後,就已經變得無限強勢了,幾乎是每一次攻擊,都能給我回復十分之一左右的生命能量,而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軍師,也發現了這一點。

我們又對衝了五次之後,我的生命能量已經徹底的超過了他,軍師的臉上,開始第一次出現了惶恐的神色。

“不…不可能,你比我差這麼多,怎麼可能突然一下次超過我?”

最強小農民 我看着他惶恐的神色,整個人都是一陣的得意。、

“這個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的很呢!”

我成功茍到了博人傳 我淡淡的笑着,然後惡狠狠的對着軍師說道。

“現在,該是我給你機會了,如果你要是老老實實對我投降,束手就擒的話,我還能繞過你一條性命,不然的話,從今天以後,修羅族再也不會有軍師這個人!”

(本章完) “白日做夢!”

軍事雖然看起來有些瘋狂,但是並沒有像是我想象之中的那樣瘋狂,反而有那麼一點的淡定。

“我堂堂修羅族的軍師,這麼可能對你一個人類投降?”

軍師看着我整個臉上就是一陣的猙獰。

“我可不像你這樣,有那麼好的脾氣,什麼事情,我只說一遍,既然你不準備向着我投降,那接下來的事情,可就由不得你了!”

我看着軍師,整人的臉上就是一陣的冷冷的笑。

“生死定!”

當我話語開始落下的一瞬間,一陣黑色的慌忙,在軍師的身上降落下來,而我的身上,則是一陣白光降臨。

之前我們對衝的時候,在軍師的身上消失掉的生命能量,現在都開始反哺到了我的身上,我能夠很清楚的感覺到,我的生命能量開始提升,很快,就已經提升到了損失之前的程度。

而此時此刻,軍師身上的生命能量,居然還在持續下降。

這個過程,雖然迅猛狂暴,但卻是在我的控制之下進行的,如果只是要幹掉軍師的話,完全不需要那麼的麻煩,我只需要把軍師的生命能量給抽乾就行了!

但我並不能這樣做,把軍師給幹掉,除了給我增加一點生命能量以外,將不會有任何的用處,但活着的軍師就不一樣了。

軍師這個傢伙在修羅族顯然是單人的很重要的職位,他能夠知道的修羅族的消息,應當也是相當的廣泛的的,現在雖然他不願意對我求饒,也什麼都不願意說,但是我相信,我們人類裏面,有才能得高手還是有的,總是有人能讓他開口說話。

生死禁已經做出了他的選擇,現在這種情況,軍師的生命能量,馬上就要在我的身上灌注成功,然後要不了多久,我們都會清醒過來。

雖然在生死禁裏面的交鋒,我已經算是佔了上風了,現在出去之後,我算是狀態勃發,對面的軍師,應該已經因爲失去打了打量的生命能量已經蔫吧了。

雖然說,軍師的生命能量已經被我消耗的差不多了,我甚至已經在生死禁裏面把它收復,但是在現實世界裏面,這並不能真的說明什麼,現在的情況,還不是特別的樂觀,我和軍師這麼面對面的站着的情況,肯定早就已經備受關注了,各方的眼睛,可是都在盯着我們的,想要在衆目睽睽之下,把軍師給劫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還好,我早就已經有了一定的準備了,耗費了超過百分之五十

的鬼氣,我強行的把我自己從生死禁的世界裏面提前清醒了過來。

這個過程不會有太長的時間,大約只會有一秒半,但是這完全夠了!要知道,就算是普通人類,百米賽跑的成績也是有十秒鐘之內的,平均下來一秒鐘可以跑十米呢,更何況是我們這些人!

慶幸的一瞬間,我馬上給奪寶道人發出了請求庇護,然後整個人所有的修爲都爆發了出來,朝着對面的軍師衝了過去。

我的動靜一時間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說實話,這一刻,我的心裏還是比較緊張的,不過還好,軍師並沒有能夠醒過來。

我猛的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後下一刻,混沌之力瞬間合成輸出到了軍師的身體裏面。

“混沌……封!”

就在我的混沌之力灌注進去的那一刻,軍師的眼睛猛的睜開,但這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他抵抗我的封印,最少需要五六秒鐘的時間。

在這幾秒鐘的時間之內,軍師是發揮不出什麼威力的,再加上他的生命本源,已經被我消耗的差不多了,根本也就沒有什麼反抗的能力。

我抓住了軍師以後,趕緊朝着後面開始退了回去。

就在這一瞬間,對面的尊級的強者,看到軍師被抓走,全部都開始暴走了。

“小賊,把軍師放下!”

“人類,你現在放下軍師,我們饒你不死!”

一瞬間,五六個尊級強者朝着我這邊衝過來我一瞬間都快被嚇尿了。

一個源鬼尊,兩個道鬼尊,還有剩下的,我都不想數了,要是被他們給抓住了的話,那我可就真的是黃尼瑪掉進了褲襠,不是屎也是屎啊!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多寶道人已經反應了過來了,就在那一瞬間,多寶道人也朝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

“就憑你們幾個傢伙,也想抓我的徒弟,受死吧?”

說着,他一巴掌朝着對面扇了過去,對面的幾個傢伙,本來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對我出招了。

我們之間的距離,相對於我和軍師之間的級別都不算遠,就更不要說這邊的幾個鬼尊了,他們若是真的攻擊起來,連半秒鐘不到,就能夠到我的身邊。

但他們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多寶道人的巴掌,下一秒鐘就已經扇到了他們的身上!~

這還僅僅是一巴掌,對面的好幾個傢伙,全部都被扇飛了,這威力恐怖如斯!

當然,我是無暇欣賞這一切的

,我抓着軍師,趕緊閃回了我們自己的陣營裏面。

對面的幾個尊級強者被打退了,全部都是心急如焚的樣子。、

“多寶道人,說好的切磋,你們居然敢抓我們修羅族的軍師,趕緊放人,不然的話,我們修羅族派兵,踏平你們陰間!”

對面的那位源鬼尊,一陣憤怒的對着我麼你這邊叫道。

他叫喚歸叫喚,也知道自己不是多寶道人的對手,所以一直都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這裏,雖然憤怒,但是絲毫都沒有想要衝過來的樣子。

趁着他們衝過來的時候,我們這邊,多寶道人已經把軍師接手了過去,軍師雖然厲害,但是在多寶道人的手裏,還是無所遁形。

多寶道人的鬼氣,洶涌的朝着軍師的身上衝了過去,僅僅是一會的功夫,軍師整個人的臉上,就開始面如死灰,很顯然,他剛剛馬上要把我這邊給衝破了,現在又被多寶道人給封印了起來。

把軍師封印了以後,多寶道人又把他丟給了我。

暗戀成婚:老公,吻我! 軍師本來是異常強勢的,在我看來幾乎是不可戰勝的,但現在他在我的面前,基本上就是一隻小鳥一樣,看到這個情況,我還是感覺有些感慨!

就在我感慨之際,多寶道人對着對面的幾位,臉色就是一甩。

“怎麼,你們修羅族,還真是挺有本事的啊,我們贏了,抓個俘虜,你們都不孕繼續,有本事的話,你們就搶回去啊!”

多寶道人看着修羅族的幾個尊級強者,就是一陣的春風得意。

“多寶道人,我知道,我們打不過你,但我們修羅族的戰船,還在後面呢,我們幾個人回去,聯合操作修羅族的戰船,全力以赴之下,就算是你的修爲超過了我們,你也死定了!”

對面的修羅族強者,惡狠狠的對着我們說道。

多寶道人的臉色,也微微的起了一點變化,誠然,他自己躲過去,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在這空間亂流之中,對方要是真的一炮轟過來,打破了我們這一片平靜的空間的話,空間亂流會在一個非常短的時間內,把我們所有的人都給吞噬掉。

到時候,我們這麼多人,能活下來的,估計連三分之一都不會有!

“你們修羅族可以試試看,你們要是敢這麼做,你們這艘船,還能不能成功的回去!”

多寶道人也開始玩狠的了。

“師傅,何必跟他們一般計較呢!”

說着,我抓着軍師,站到了多寶道人的旁邊。

(本章完) “他們想弄我們,沒那麼容易,可不要忘了,修羅族的軍師,現在還在我們的手上呢!”

聽到我這個話,多寶道人就是一陣的恍然大悟。

“沒錯啊,我的好徒弟,還是你聰明!”

ωwш● ttκan● C ○

我把軍師抓了過來,擋在了我的身前。

“你們修羅族的傢伙,給我好好的聽着,你們的軍師就在我這裏,要是想讓他們活命的話,你們就立刻開着你們修羅族的戰船,滾出我們的視線之外,否則的話,我就對你們的軍師好看!”

剛開始的時候,修羅族的傢伙們還是一陣的囂張,揚言要弄死我們,但現在,他們馬上就蔫吧了,再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話。

“你敢,你要是敢動我們軍師,我們立刻就開炮,第一個就弄死你!”

對面的那位源鬼尊,對着我吼道。

他的氣勢瘋狂的朝着我這邊碾壓過來,但是有多寶道人站在我的前面,很顯然他的氣勢,其實一點都滲透不到我的身上。

“你一個源鬼尊,居然開口威脅我一個鬼帝,你還有沒有廉恥了?”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對面的源鬼尊叫道。

“廉恥?你趕緊放了我們軍師,你要什麼廉恥,我這裏都有,不然的話,我讓你知道,什麼是更沒廉恥!”

這傢伙,看起來已經完全急的瘋了。

“徒兒,你放心,想幹什麼,你就幹,有師傅在這裏,沒有誰敢動你一根毫毛!”

wωω ▪ttкan ▪¢ 〇

多寶道人的保護非常的及時,也給了我對抗對面那些傢伙的勇氣和信心。

他們雖然都非常的猛,但是看到多寶道人的時候,卻是一個二個的,全部都沒有脾氣了,因爲他們知道,多寶道人不可能護住所有的人,但要是全力保我一個人的平安的話,就算是再多一倍的他們,也不可能奈我何!

“怎麼?一個二個的,之前都挺屌的,到現在啞巴了?”

我蛋蛋的一笑,對着對面的幾位尊級強者嘲諷道。

“不過我也發現了,你們這羣啞巴,很中心,但智商,真的是有所不足嘛!”

“你敢說我們智商不足?”

我這一炮,基本上是把對面修羅族所有的尊級的強者,全部都給得罪了,他們看着我的眼神,一個二個的都惡狠狠的,很不得把我給吃掉。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

我看着他們,就是一聲冷笑。

“就說軍師的事情吧,你們非要想跟我們拼個魚死網破的,你們能多什麼好處?你們的情況,我知道,無非就是,出來之前被

交代過,一定要保住軍師,要是軍師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們也就不用活了,對不對?”

“是又如何?”

對面的源鬼尊,似乎是被我看穿了,但是他也破罐子破摔了。

“你們這樣和我堅持下去,只會給我更多的傷害人質的理由,要知道,你們已經是尊級的強者了,在修羅族,也算是不錯的級別了吧,現在,你們的罪名只是搞丟了軍師,讓軍師被敵人抓了,說到底,這也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最少不會要你們的命,但如果要是你們把我給惹火了,我可就不敢保證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了,萬一你們軍師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根據你們修羅族對你們軍師的重視程度,我想你們有沒有活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