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界之中,羲和被女媧死死控制中,而青辰這邊,已經使用冰弓玄箭,成功地射殺了七隻金烏,這冰弓玄箭如今果然是真貨,在搭載了超度法則、混沌法則和金蓮佛印之後,一射一個太陽,那殺傷力,絕對哇哇的。

而在這個時候,終於,帝俊再次從天而降,和當年青辰在須彌山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被微瓏暴打的窘迫樣子不同,他現在的派頭,很有神王的威嚴,而且殺氣騰騰,讓人還真有點害怕。

哦,對,現在自己是后羿,得裝作不認識他。

青辰停下了自己的動作,雙手叉腰,指着帝俊傲慢地問:“你是何人?爲何要插手我造福洪荒生靈?此乃與天道相違背的行爲,難道你還真不怕天道懲罰嗎?”


嘿嘿,這話一定夠噁心人的,果然,帝俊的臉完全黑成球了。

“我是帝俊,我下界來,是爲了將你碎屍萬段的,”帝俊說,“關於這一點,我想你應該做好了心理準備了吧?”

好傢伙,帝俊終於算是下來了,青辰也是等了他很久了,要不然,他怎麼會那麼捨得出手那麼多自己的標誌性神通,還明目張膽地擊殺金烏呢。


金烏,是破壞了鴻鈞讓巫妖兩族同歸於盡的一個大變數,青辰本來是應該坐視不理,任憑他們去放肆的,甚至他應該殺了后羿,不讓他這個能夠對付金烏的人出現,但是終究他自己也是白給了。

還是那句話,沒想到后羿這麼菜,菜到他忍不住自己出手了,因爲他終究還是心軟,做不到真正無情,他要是不出手,洪荒的生靈,就要因爲自己的計劃,而受到金烏的摧殘。

到時候,巫妖兩族因爲天生肉身強橫,面對十日同天,可能還可以生存下來,而人族,恐怕就得死光了,他實在是做不到坐視不理,之前攔住女媧的時候,他也恨過自己。

唉,所以啊,結果自己還親自出來對付金烏,親手對付敵人的敵人,也就是把變相的隊友,要給解決掉。

“好啊,反正你兒子已經都快被我殺完了,我的箭也快用完了,”青辰看了下背後的箭袋裏,居然還只剩下一根箭了,“好了,現在只剩下你最好一個兒子,和你,你想好了,我是殺了你,還是殺了你兒子?” “想好了,你是要我殺了你,還是殺了你兒子?”

狂徒,徹頭徹尾的狂徒,從混沌伊始到洪荒現在,帝俊就沒有見識過這麼狂的人,關鍵這人,居然還是個巫族,而且不是祖巫,只是巫族中一個普普通通的射手。

“太妙了,”帝俊怒極反笑,慢慢地磨着牙說,“你居然還能給我選擇。”

青辰不滿地說:“搞什麼啊,秦時明月嗎?你以爲你是衛莊兄麼你覺得你很帥?”

“少廢話,接招!”

帝俊話音剛落,無量尺就以開天闢地般的氣勢砍了過來!

青辰一驚,不敢硬接下這一擊,以大羅洞天的矢量切換避開,沒想到帝俊對於他這神速的身法竟然也像是早有預料一般,轉身之後另一隻手上的昆吾劍,立即橫切向了青辰!

看樣子,剛纔帝俊在神界果然是一直在觀戰,否則絕對不會對他的身法有這樣的瞭解,不過這樣的話,就更好了,那說明剛纔他對着天豎中指的動作,他們一定也都看到了。

嘿嘿,被一個小小的巫族對着滿天諸神豎中指鄙視,可真夠噁心他們的。

“雷神槍!”

青辰連忙凝聚混沌雷電之力形成鋼槍,抵擋在自己身子側邊,昆吾劍的鋒利程度不亞於誅仙劍,雷神槍在抵住了昆吾劍的劍鋒之後,被昆吾劍節節挫斷,一節一節的像是碎掉的鋼片一樣掉落!

青辰已經陷入了某種相對危險的窘境,而另一邊嫦曦和孔宣也已經來到了女媧的身邊,順便控制羲和與混沌亂龍,嫦曦是認識帝俊的,所以看見后羿竟然在和帝俊過招,不免有些驚訝。

嫦曦忍不住問女媧:“那個人是誰?”

女媧老實回答:“巫族的后羿,不過現在是青辰的一道元神分身附在他身上的。”

嫦曦驚訝道:“也就是說,現在是大仙的分身,在和神王對抗?那他豈不是很危險,你怎麼不去幫他?”

女媧瞥了她一眼,“我不能出手,我師父就在天上看着,我要是出手了,他馬上就會下來抓住我,那樣我跟青辰就都完蛋了,連青辰也會被他認出來,搞不好會死的。”

嫦曦一愣,“你師父是……”

“天地間最強最高的那一位。”女媧望着天空,“至少說,現在應該是了,以前不論,以後也不論。”

“星辰帆!”

“什麼?”聽到這個名字,女媧忍不住心頭驚了一下。

星辰帆,構成周天星斗大陣的必要元素之一,當年羅睺,就是死在帝俊和東皇太一合力施爲的此陣之中,其威力之巨大,世所罕見,要不是因爲羅睺實在太強,殺神槍也是最強的殺傷性法器,使得東皇太一最後不得不跟羅睺同歸於盡了,恐怕要是如今東皇太一還活着的話,這兩兄弟還真的能跟鴻鈞分庭抗禮。


威力如此強橫,恐怕青辰一個人,未必能夠扛得住,更何況他現在只是道分身。

嫦曦見到連女媧都吃驚到喊出聲來了,周天星斗大陣的威名她也曾有所耳聞,惻隱之心不免動了起來。

帝俊一個人,居然也能構建出周天星辰大陣,這是青辰也沒有想到的,不知道威力,比起當年他兄弟二人合力施爲的效果如何,他在羅睺最需要他的時候沒有趕上,也許現在就算是彌補他遺憾的時候吧,就算是死在此陣之下,也在所不惜了。

從天邊響起了肅穆的洪鐘之聲,一響便攝人心魄,修爲稍淺者便連意識都難以穩住,有噁心想吐的感覺,那道音波中傳遞過來東皇鐘的太虛神力,與星辰帆相互勾連,在天地之間,天然的周天星斗大陣已經要構建成。

有高人,在神界相助帝俊,這下恐怕局勢更加艱難了。不過,自己也不是完全沒有勝算,青辰猶豫着,是否要將星辰之書現在就摸出來。

你們能夠調動星辰之力,沒想到吧,其實我也能,而且我還有大道之河,混沌星辰,皆在我手,以血魔之怒,超度爾等虛僞神道。

硝煙味已經瀰漫起來,雙方劍拔弩張,已經一觸即發了,可是在這個時候,卻有一個誰也想不到的人,橫插出現在了兩人的中間。

連最後那隻金烏都看傻了。

“嫦曦——”青辰愣住了,“你來幹……”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嫦曦打斷了,她低下頭對帝俊請求道:“姐夫,請饒過他!”

帝俊本來被她橫插一腳給搞愣住了,聽到這稱呼之後更是沒有好臉色:“住口,誰是你姐夫?”

嫦曦聽完這話,回頭看了眼地面上還被女媧控制着的羲和,又看了眼青辰附身的后羿,不知道爲什麼眼神中有一抹狡黠。

“我與羲和,怎麼也算是幾百萬年的姐妹,咱們相識,也算是長久了,我叫你姐夫,也是希望至少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嫦曦對帝俊跪下來了,“這個巫族是無辜的,他只是被人附身,被人利用了而已!”


“轟!”

東皇鍾再次敲響,沒想到,現在鴻鈞已經開始催促帝俊與后羿開戰了。

可能,他開心吧,所以堂堂道祖親自來敲鐘,呵呵,他是真的沒想到后羿的動作可以這麼快,帝俊來到地面之後,就已經把八個金烏殺到只剩下一個了。

這下可太好了,剩下一個金烏可太好辦了,他隨便派個人都能解決掉,而且對於巫妖兩族的戰局結果影響沒有那麼大了,妖族本來在上次大戰中失利,實力很遜色於巫族,還在恢復中呢,這一隻金烏,正好補充了妖族的戰力。

好了,一切都非常好了,都走入了天道的正軌,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促進巫族和妖族的矛盾激化,所以後羿太應該和帝俊有仇了,他現在不但不需要跪着求帝俊不要下界,甚至還要給他鼓掌加油打氣。

шшш●ttκá n●c○

所以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是怎麼回事?帝俊你不要理她直接跟那個殺了你兒子的王八蛋打起來啊!


帝俊臉色冷峻,毫不爲之所動,“那又如何,且不說你們現在還脅迫着羲和,嫦曦,我給你點臉,你在太陰星幾百萬年陪着那個瘋婆子也不容易,無論這個巫族是被人附身還是主動的,他殺了我的兒子,他都必須死!”

女媧滿臉擔憂之色,但是又不敢真的出手,在這種衆目睽睽的時刻她絕對不能出手,她不像青辰一樣來歷神祕,而且有欺天匿蹤能夠連聖人都欺騙過去自己的氣息,她的氣息對於鴻鈞來說,根本太熟悉了,只要一打起來使用稍微高級一點的功法,絕對可以被他發現。

嫦曦神祕地說:“那你信不信,這個巫族,我一定能夠救下,就憑着你的侄女,現在也是站在我這邊的這一點。”

此言一出,從剛纔就一直沒有說話的陸壓忽然被cue到,有些不知所措地笑着說:“啊?居然被你們發現了哎?大伯你好啊,我不會管這件事情的,放心,最開始我來這裏,就是因爲看不下去幾個弟弟曬死太多凡間生靈所以想過來勸勸而已,現在麼……呵呵,你們儘管打吧,從剛纔我就看着你們打沒有說話,不過嫦曦小姐姐我還挺喜歡的,你們不許動她。”

好傢伙,這輩分還亂了,明明嫦曦跟羲和是一個輩分的,就叫上小姐姐了,而且現在這個架勢,本來是要打架的,摻和進來的人越來越多,簡直要變成茶話會了。

終於,在這個時候,有一道生靈般的氣息,從天空降下,光是那熟悉的感覺,就讓女媧觳觫起來。

一個少年,眉清目秀,卻滿頭白髮,笑容可掬地對在場所有人展開自己的手:“各位,如果有所擔憂不夠盡興的話,我爲你們創造個可以自由較量的場所如何?” 眉清目秀的少年,在陸壓擺明自己的立場之後就從天而降,突如其來卻自顧自說出莫名其妙的話,硬生生是想在眼前的戰局中橫插一腳。

女媧在盯着那個少年,青辰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了她的反應,她現在臉色發白,看上去不太好看,少年的身上似乎是有着讓她熟悉的氣息。

這個少年,絕對是鴻鈞的分身。

真沒想到,到了這種時候,連鴻鈞自己也忍不住,終於出手了,而且還裝扮成這樣的少年模樣,真是讓人意外,其實誰都能猜得出來,但是道祖親自下場來帶節奏,這種行爲可真是跌份得很吶。

不過,也確實很有效,因爲鴻鈞這種重量級別的人物,哪怕只是一道分身,到來之後,戰場的戰局,恐怕就只能被牢牢拿捏在他的手中了。現在能夠和鴻鈞的分身有一戰之力的,就只有陸壓和女媧,陸壓看起來敵友難辨,不知道何時會反水,何時會幫自己,而女媧,則有着自己的顧慮。

“別亂來,我知道你看出了是他的分身,”青辰的意識海域中忽然接收到了女媧的隊內頻道,“但是你現在只是一道分身,絕對不是他分身的對手,連我全力施爲的話,恐怕也才能跟他的這道分身打個平手,但是那樣的話,咱們倆的身份就會暴露。”

這份提醒,確實很及時,別的不說,就算是兩人不用分身,而是本尊都親自到場,真的打起來的話,青辰也基本上很難敵得過鴻鈞——陸壓倒是有可能贏過鴻鈞的勝算,她畢竟有系統之力,不過她缺少與鴻鈞爲敵的理由。

連女媧這種級別的天道聖人,也才勉強和鴻鈞的一個分身平分秋色,真不知道鴻鈞本人前來的話,該是何等恐怖的實力,也不知道陸壓能不能打得過。

想到這裏,青辰不自覺地把目光看向了旁邊的陸壓。

陸壓一接觸到他眼神,馬上擺手:“別別別,反正現在我那個嘴碎的嬸嬸已經被你們抓住了,這裏也沒我什麼事兒,這樣吧,我先走一步,改日咱們有緣再見嘞!”

說完,陸壓這廝竟然真的腳底一抹油,跟飛毛腿似的——溜了。

該死,之前看帝俊下來還是一副看戲的態度,看見鴻鈞下來,這該死的傢伙馬上就跑了,還真是現實。青辰心裏暗暗地將她這個不講義氣的傢伙咒罵了N遍之後,勉強笑着說:“其實吧,咱們打打殺殺的也不太好,這位鴻小兄弟你說呢?”說着,他還伸出手拍了拍鴻鈞的肩膀。

這勾肩搭背的,關係看起來還真是不錯,只是帝俊的眼睛裏已經在噴火了。

“你怎麼知道我叫鴻小兄弟?”鴻鈞臉色有些尷尬地說,“其實我名字叫懷業,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嗯,帝俊肯定也認出來了,大家都是看破不說破,要是說還有誰沒有看出來,那估計就只有孔宣和嫦曦了。

“哦,我就隨口一說,看你皮膚太白了,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所以叫你紅小兄弟,給你沖沖喜,”說着,青辰還將胳膊搭到鴻鈞肩膀上去了,壞笑着對他說,“說到沖喜,你應該還沒有娶媳婦兒吧?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個?”

呃,這……鴻鈞本來下來是爲了催他倆進度的,結果這小子還跟自己胡扯吧啦起來了,真是跟誰都能瞎聊。

帝俊看着鴻鈞的眼睛,“你難道,還要追下來,非得爲了巫族,選擇與我妖族爲敵麼?”

這話,已經達到了冒犯道祖的程度了,顯然是已經將妖族和道祖分割甚至是對立來比較。

鴻鈞搖搖頭,“不,我說了,我是個路過的人,看見你們二位都非凡人,若是真在這樣的地方打起來,恐凡間生靈受難,不若我爲你們創造一個可以盡興的地方,這樣,也算是兩全之策了。”

青辰心裏“咯噔”一下,好傢伙,這老小子果然沒憋好屁,這不,現在就想着迫不及待看到妖族和巫族打起來了,果然金烏一死,這老小子就又開始搞事情。

“那好,我也同意道……”帝俊還說着,最後那個“祖”字被鴻鈞吃人的眼神硬生生逼回去了,“到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去完成復仇之事,不過既然是決鬥,我有個條件,你們先把羲和放了。”

嫦曦被帝俊的話牽動,忍不住挑了下眉毛,“哦?姐夫你現在,居然還爲羲和姐姐着想嗎?”

“家醜不可外揚而已。”帝俊淡淡地說。

女媧見狀,鴻鈞已經在場,她不宜再出手,況且萬一羲和再有所掙扎,她也難以束縛住,不若藉着這個機會,將羲和還到帝俊的手中,讓她離開戰場也好。

女媧鬆手之後,羲和得到自由,立馬生出四臂七首,手臂中持有天陰玄鍼,七首的口中含有冰冷幽藍的冥火,對着女媧攻去!

女媧心下一驚,眼看她出手這麼重,估計是必須調動靈力才能抵擋得下來,也就只能選擇硬生生的挨住這一擊了,可是沒想到羲和還沒有將天陰玄鍼刺到女媧的面前,她就被一片陣圖擋住了。

帝俊皺眉,將手指放下來,重新握住了無量尺,“還嫌不夠丟人麼?回去再跟你算賬那些人的賬。”

話裏有話,那些人,到底是指的那些人,是一類人,還是所有類的人,誰也不知道,帝俊根本不會給任何人落他口實的機會。

“我不!”羲和拼命掙扎着,“那個小子是殺人兇手,那個女的是幫兇,我絕對不能放任他們殺了……”

“閉嘴!”帝俊怒喝一聲,擡起昆吾劍和無量尺,兩把神兵交叉着疊在一起對着羲和揮了出去!

守備式,對人不會有太大的傷害,但是能夠產生很大推動力,足以將她送回到太陰星上去,帝俊重新結了個咒印,在結出咒印的時候,太陽星產生巨大的風暴力量,牢牢地吸引了太陰星,這股力量,讓任何在太陰星範圍內的生靈,都無法逃脫。

先天的優勢,金烏,能夠調動太陽星的力量,所謂的場地優勢,就是如此了。

“好了!”帝俊揮動昆吾劍,“場地究竟在哪裏,咱們現在就去吧!”

青辰心想,壞了,要真去什麼鴻鈞挑選的地方,搞不好鴻鈞都在那裏設置了什麼陣法,到時候自己這個分身就得折在那裏了,搞不好鴻鈞憑着分身的遺蹟,還能用他那狗鼻子聞出來不一樣的氣息,找到青辰的本尊在哪裏。

“好,那麼就請各位,移駕崑崙山!” “好,那麼就請各位,移駕崑崙山!”

青辰是真的沒想到,鴻鈞會挑崑崙山這麼個好地方,他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什麼叫做,兜兜轉轉還是你,這就是!崑崙山啊崑崙山,咱跟你可真是有緣嘞,來崑崙山這麼多次,也算是自己的主場了,況且自己真身就在崑崙山,在本尊施爲大羅洞天的情況下,再加上欺天匿蹤,想要在鴻鈞的分身眼皮子底下搞點小動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重點在於,本尊在的場合,分身就不用擔心被帝俊殺死了。

“來吧!”

耳邊的狂風在不斷呼嘯着,從崑崙山過來這會兒所有人又回到崑崙山去,天上的太陽原本是帝俊在做着這項工作,負責給洪荒世間帶來光明,可是眼下帝俊已經來到了洪荒之中,天上不能沒有太陽,那個剩下的最後一個太陽,就只能在帝俊的安排下,去神界天庭上班。

可能,這也是陸壓逃得那麼快的原因之一,否則她就得滾到天庭去上班,每天都幹着公務員似的無聊的活計,她恐怕覺得還不如跟帝俊打一架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