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一樣,仙是仙,魔是魔,哪裏能一樣。”魔之所以稱之爲魔,是因爲他們本於仙不同。仙去做的事情是心懷天下,而魔一直想要的做的事情是權傾天下。一個是爲了大衆,另一個則十分的自私,爲了自己。

這種根深蒂固的想法已經生成,自然不是林寒一下子所能瓦解,只能無奈的嘆一口氣。繼續認命的爬山,好不容易爬了山頂,他跟公獅都發現了一絲異樣。

一絲,讓人感覺異常壓抑的感覺。

“這是怎麼了?”公獅低語一聲,看向林寒。

林寒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拉着公獅去走後門。

暮塵素來喜歡清靜,但是如今這山竟然一下子多出了這麼多的侍衛在守護,想來也知道出了什麼毛病。

所幸的是林寒還記得一條只有暮塵一人知道的通道,還是暮塵親自告訴自己的。

所以林寒拉着公獅去了那條通道,那條通道位於宮殿的後側一個隱匿的山洞。

“這地方這麼隱蔽你是怎麼知道的?”公獅覺得好,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因爲我是古魔族人,當然知道。”林寒回答。

這山洞漆黑無,一路走來不時還踩到了一些碎骨,踩碎骨所發出的嘎拉拉的聲音在寂靜的環境下聽來格外的刺耳。

林寒已經很努力很努力去將自己的聲音放小了,可裏頭實在太黑了,伸手不見五指,實在看不清東西。

起林寒的狼狽,公獅明顯輕鬆很多,畢竟有修爲加持,他走來還算沒有動靜。

等到兩人還不容易穿過了這個山洞,抵達山洞的另一端時,忽然從前面傳來了一陣陣痛苦的悶哼聲。

“厲害!聖皇閣下哪兒弄來的至毒,連超聖都撂倒了。”一道略顯陰險的聲音傳入耳,林寒眉頭深鎖,至毒,這天下還有毒能夠毒到超聖?

林寒有些不太相信,將目光轉移對了公獅,試圖從公獅的眼神找到一絲答案。

“還真有這麼一種毒,能夠毒到超聖。”公獅壓低了嗓音回答林寒,“萬物相生相剋,身在輪迴,無法跳脫,總是會有剋星出現。”公獅的解釋讓林寒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這天地下這一份的毒,讓他嚐嚐,也未嘗不可。”對方發出一記冷笑,“他暮塵心狠手辣殺了我的弟弟,還敢留下我這個哥哥在他身邊做事,他太過自負,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我能找到制約他的東西,對他下手。”那人的冷笑聲異常的刺耳,林寒的雙手緊握成拳,無的憤怒。

“前輩,如今我古魔族超聖被害,你若不出面,找不到你獸皇要的人,若是再晚一些,怕是那個女人都要糟蹋在他們的手裏了!”這裏唯一能夠對付那個聖皇的只有旁邊的這位聖尊,林寒轉過頭,看着對方,開口說了一句。

“小子,你可真聰明。”公獅苦笑,這是在逼自己出手了。

“過獎。”林寒一點都笑不出來,手已經悄無聲息的多出了一杆刺骨槍。

公獅自然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剛好自己碰了,也可以讓暮塵欠了自己一個人情,好將那個女人帶走。 思及此,他蓄力於掌心,一掌打出,擋在他們面前的這個石壁應聲破碎。

“轟隆隆!”石壁坍塌的聲音將躲在密室裏的兩人給嚇了一跳,等到反應過來時,發現一股絲毫不弱於自己的威壓之勢迎面而來,當發現對方是誰時,那聖皇的表情直接嚇懵了。

“聖……聖尊……”他磕磕巴巴,叫出了這個稱呼。

“還算你小子有眼力勁,超聖現在何處?”有公獅幫自己打頭陣,林寒自然是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後狐假虎威可以了。

“聖尊,超聖他身體不適,謝絕見客。”那名聖皇的額頭冷汗直冒,明明是被下了毒生死不明,現在竟然扯謊說什麼身體不適謝絕見客,這個理由聽得林寒直接怒了,而公獅則挑了挑眉。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也明白我素來脾氣不太好,你若是一直扯謊,休怪我摘了你的腦袋。”公獅的冷眼看了對方一下,口出威脅之語聽得對方倒抽了一口氣,

“聖尊饒命!小的再也不敢了!”聖皇強者,竟然跟一個奴隸一般跪求別人的原諒,這誠然是一個實力致勝的世界。

“速速帶我去找超聖!”公獅的耐性已經耗盡,眼底跳躍着危險的光芒。對方哪裏還敢再等,只能帶着對方去找暮塵了。

一行人離開了地下室之後,那兩人才發現公獅的身後還跟着一個林寒,一個真仙階品的古魔?

兩人的眼底閃過一抹驚愕,難道是這小子給聖尊告的狀?

思及此,對方的眉頭深鎖,眼底跳躍着危險的光芒。

林寒自然也注意到了那兩個人的眼神,毫無畏懼的迎視,目光的淡然更是叫他們氣結。

很快,那兩人帶着他們進入了一個房間。依照房間的外觀來看,的確是暮塵的房間沒錯。

“在……在裏頭。”那聖皇極其小心翼翼的開口而跟他們說道。

“別耍花招,輪修爲,你鬥不過我。”聖尊警告了一句,帶着林寒進入了房間。

纔剛剛進入房間,他聞到了一股怪味,這怪味霸道且凌厲的向他襲來,讓他大吃一驚,連連倒退。

“誰!”房間身處傳來了一道熟悉的呵斥聲。

“塵!是我!我回來了!”林寒連忙開口。

“林……”聽到林寒的聲音,暮塵欣喜若狂,不過很快,他猛地咳了一聲,一大口的鮮血從嘴裏吐了出來,“你們快走,我身毒,這毒異常霸道還會傳染,你們會被我連累的。”暮塵還感覺到房間裏除了林寒應該還有一個大能強者。

公獅自然也意識到了暮塵所說的話是真的,剛想退出房間,卻發現房間門在此刻落了鎖。

他一怒,纔打算運用靈力擊破大門,卻發現靈力一用,那股怪味更加肆意的鑽入了他的身體之。他的身體一下子軟了下來,栽倒在了地。“竟是……這樣的毒!”

這毒連超聖都能撂倒,更何況是他這個聖尊呢?

意識到落入了圈套,公獅連忙催動意念,將自己的處境告訴了在山下守候的母獅。

母獅得到消息之後,立馬朝着山趕了。

當然這些是後話,現在當務之急的是,如何解決這件事情。

林寒發現,這毒對修爲高的人有致命性,但是對他來說一點感覺都沒有。

他沒有逃離而是走了進去,來到暮塵身旁時,發現暮塵氣息奄奄的躺在牀。

“你沒事吧!”林寒關心的詢問。

“那小子陰我,若是我能活着出去,定將他碎屍萬段!”暮塵氣憤不已,話音剛落,又吐了一大口的黑血出來。

林寒不再說話刺激他,執起他的手腕號了一下脈,發現脈搏正常,一點都看不出毒的跡象。他乾脆催動魂識搜索暮塵的身體。最終在暮塵的丹田處找到了一小株發芽的小幼苗,想來這玩意應該是造成暮塵如此的始作俑者。

“這毒天地下只有一株,能夠被他找到也算跡了……”聖尊從地爬起來盤腿坐下,試圖用調息來將這毒逼出去,但是無用,這毒一旦鑽入自己的身體裏,在丹田處紮了跟。

“林,你快走!”暮塵擔心的是林寒,這毒有強烈的侵蝕性,只要嗅到他身所散發出來的賭氣,會被侵蝕。

“這毒對我沒有什麼效果,你等一下,我幫你看看,能否拔除。”這毒對他沒效果可能有兩個原因,其一是他的修爲太低,這毒都不屑對付自己,其二或許是因爲自己煉丹師的身份,有丹火護體,它進不來。畢竟所有的植物都是懼怕丹火的。

思及此,林寒催動的自己的丹火,將丹火打入了暮塵的丹田。

“啊!”暮塵慘叫一聲,險些沒有暈過去。

林寒仔細觀察,發現這丹火對暮塵丹田裏的那株植物竟然起到了作用,開始慢慢的燃燒那株植物。

不過隨着植物的燃燒,暮塵明顯越發的痛苦,他的慘叫聲劃破天際,整個人彷彿都浸泡在了血水。

“有效果,不過你要撐着!”林寒兩眼發亮,開口說道。

“我會死的……”這種疼,好似要將他的靈魂撕扯成碎塊一般,暮塵擡手緊緊的抓住了林寒的手腕,那力道差點將林寒的手腕給掰斷了,“林,住手……”他苦苦哀求,這種疼,真的不是正常人所能忍受的,竟自己第一次在那黑色的池子裏泡着更加疼。

“塵,你必須撐下去!難道你想要自己死在小人的手嗎!”林寒從暮塵不斷哀嚎能看出他的痛苦,他也心疼不忍,但是他不能放任他這麼下去。

“我不甘心……”暮塵聽到林寒的話,眼底一下掀起了驚濤駭浪,回想自己千萬年來的種種,他無法讓自己怎麼死去。不能死,也不可以死!

他受了多少的苦才走到如今的地步,他怎麼甘願自己死在一個小人手裏!

咬牙苦撐下來,伴隨着丹田裏的植物徹底的被丹火燃燒殆盡,林寒連忙去了一趟聖尊那裏,將他丹田裏剛剛紮根還未長出的種子扼殺在搖籃之。 “別別!”聖尊看到暮塵如此痛苦知道這拔毒的過程有多麼痛苦,他驚恐的看着林寒,剛剛喊停,林寒已經將丹火打入了他的丹田。

他的丹田一下子燃燒了起來,這種感覺是冰火兩重天啊!一方面丹火炙烤着丹田,一方面那詭異的毒植正在被拔除,那種酸爽的感覺,怕是隻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有多痛苦。

他也發出了慘叫聲。

“哈哈!”門外的人聽到門內的人傳來的慘叫聲,發出了放肆的笑聲。

那笑聲異常的刺耳,聽得房間內的幾人越發的心浮氣躁起來。

尤其是暮塵,明明已經疼的快要虛脫了,但被這笑聲刺激的一點都暈不過去。

凌厲的眼神掃向門口,擡手用力一擒,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仔細一看,不是剛纔那個聖皇強者。

“你怎麼還能使用靈力!”對方被嚇壞了,不明白暮塵到底是如何做到如此的,爲什麼還能繼續出手。

“讓你失望了,我沒死……”暮塵咬牙切齒,掌心用力一抓,那名聖皇的身體在瞬間即被捏爆,一縷殘魂正要逃出,卻被一隻無形的大掌牢牢的擒住。

“對不起!我錯了!放過我!放過我啊!”這魂魄正是那名聖皇的,若是暮塵沒有受傷,怕是剛纔那一捏會直接叫這名聖皇身魂俱滅,不過因爲毒剛剛好,他的攻擊沒有那麼強勢了。

暮塵全然未聽,再度咔嚓一聲,連魂體都直接爆開化爲煙霧消散在他的指尖。

所有的事情做好之後,暮塵好似虛脫一般,直接倒在了牀。臉色蒼白,雙目緊閉。

暮塵暈過去之後,公獅也在拔除毒藥直接暈了過去。

林寒將他也挪到了牀,才走過去將房門打開。

房門打開的一剎那,站在門口的那名準聖已經嚇得渾身發抖不知所言了。

剛纔那慘叫聲是誰的,想必他不可能聽不出來。

當發現林寒前來將門打開的時候,他有些顫抖的開口,“聖……聖皇呢……”他的聲音聽起來充滿了驚恐。

林寒擡眼,犀利的眼神在對方的身掃視了一圈,“死了,怎麼?你還留着,是要等超聖出來要你狗命嗎?”林寒挑眉問道。

對方一聽嚇得哪裏還敢待,掉頭跑。

不過才跑出了院子他發現了不對勁,超聖從來殺伐果決不會給背叛者一點活路。他沒有直接出來要了自己的性命,想必現在一定是起不來。

這小子在狐假虎威!

意識到林寒撒謊騙自己,他毫不猶豫的轉身對林寒出手了。

林寒沒想到對方那麼快反應過來,往側邊一躲,對方直接追了過來,想要闖入房間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林寒催動全部的靈力去抵擋對方的進入,不過一個真仙,在一個準聖面前還是不夠看的。對方輕而易舉的破開了林寒的結界,一口黑血從林寒的嘴裏噴了出來,灑了一地。

“也是古魔餘孽!拿命來!”對方看到林寒的血液色澤,決心先對林寒動手。

眼看着對方要一掌落在林寒的腦袋,一道寒芒閃過,對方的後背扎入了一樣不明物體。

對方震驚的睜大雙眼盯着近在眼前的林寒,林寒嘴角掛着一抹冷笑,“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人以爲,自己沒有一點保命手段嗎?

“我死,你也別想活!”對方憤怒的咆哮一聲,擡手狠狠的打了林寒一掌。這一掌下去,林寒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都爆開了。

雙目瞪大,他的身子騰空飛起,隨後落在地,一口接着一口的黑血從嘴裏吐了出來。

刺骨槍瘋狂的運作,將對方體內的鮮血吸收一空。吸完了對方身的血液之後,它飛回到了林寒的身邊,看着林寒雙目無神的模樣,不斷的顫抖着。

“我……沒……”他怕是又要死一次了,林寒明白這刺骨槍是有些懼怕自己出事,但是別人不知自己出了什麼事情,他不會有事的。

纔想要開口安慰,林寒卻覺呼吸困難,在原地猛地抽搐了一下,雙手無力的垂下,閉了雙眼。

“林!”在林寒徹底的陷入黑暗之際,耳邊傳來了暮塵撕心裂肺的呼喊聲。

——分界線——

冷……

快被活活冷死了……

這是林寒醒來之後第一感覺,手指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他緩緩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晶瑩透明的固體之,一臉微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有些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他試圖坐起來,但是破解不掉這將自己凍在裏頭的物體。嘗試下用手指觸碰了一下,才發現竟然是一塊古寒冰,是哪個王八蛋用冰封住了自己的!

林寒施展靈力試圖將破冰而出,結果纔剛剛啓動靈力。發現將自己凍住的冰塊不翼而飛了。

拒愛,獸性老公太難搞 詫異的睜開雙眼看着眼前的場景,他纔剛剛從原地坐起來,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你沒死!你竟沒死!”是暮塵,林寒有些錯愕的看着對方。

好不容易反應過來,將對方一把推開。

這兩個男人摟摟抱抱的成何體統!

“我當然沒死,我死不了的。你忘了我是什麼體質了?”是覺得胸口有些疼,還需要時間恢復傷勢。

“我剛纔見你氣息全無,還以爲……”暮塵纔剛昏迷感覺到了有人要攻擊林寒,所以強迫自己撐着不準睡過去。

好不容易撐下來了,卻看見林寒被人打了一掌一副快要死去的樣子。

這可將他嚇得不輕,連滾帶爬的從牀下來,他纔想對那個對林寒動手的人下手,卻發現那人的身體血液已經被一個古怪的武器給掏空了。所以根本不用自己出手,爬到了林寒的身邊伸手測了測他的鼻息。發現他氣息全無,宛如死了一般。

這一認知將他嚇得臉色蒼白,立馬抱着他想辦法了,千萬年前兩人分離的場景還一幕幕的在眼前閃過,無論如何,他都再也承受不起失去了。 “你的身體真的沒事了嗎?”暮塵對林寒還是有些不放心。

“沒事了。”林寒掙扎着要從石臺下來,纔剛剛落地,忽然想起了什麼,“楠兒呢!塵!”他可沒有忘記那兩隻獅子是跑來幹嘛的。

“楠兒……”聽到這個名字,暮塵猶豫了一下,“林寒,對不起。”他看着林寒,低着頭,說了五個字。

“對不起?你將她交出去了?”他豁出了命也要救他,是爲了他能夠抵抗住那兩隻獅子幫自己護住楠兒,現在居然聽到他跟自己道歉。

不後悔相愛 “聖殤至毒對我的修爲打擊很大,我怕是需要用百年的時間才能恢復巔峯的修爲,所以我根本不是那公母獅的對手,只能讓他們將楠兒帶走。”暮塵臉色蒼白,不是他不願意幫林寒,只是真的是有心無力。他現在的修爲跌到了聖尊階品,需要至少百年的時間才能恢復巔峯修爲。

林寒的心徹底的沉到了谷底,“你會害死她的!你知不知道那兩隻獅子爲什麼要帶走楠兒!”林寒的心情幾近崩潰,他踉蹌的要往外走。

“你去哪兒!”暮塵見他要走,一把將他抓住。

“我要出去!我要去找楠兒!”林寒說着要動身離開。

“你現在的這樣的修爲。能去找誰?算找到了!能保護她?能將她救回來嗎!”暮塵眉頭深鎖,他現在的修爲只能算到尚可,加煉丹師的身份加持,他可能已經能對付一些低階的人,但是金仙階品之的人,無法對付了。

“你讓我如何!眼睜睜的看着她師傅將她帶回去!眼睜睜的看着她去送死!我做不到!”林寒無法想象楠兒會有多麼的無助,是因爲知道外面的世界這個世界要危險許多,他才帶着她來到這個世界的。沒想到來到了這個世界,還是無法保護好她!

“你鐵了心要走?”暮塵一臉嚴肅的看着林寒。

“要走!”林寒斬釘截鐵的開口。

“你要走,只有突破準聖階品,纔有離開這裏的可能。”這是事實的問題,事實擺在林寒的面前,林寒想走,必須做到分這一點。而且,還不一定能否離開這裏。

林寒雙拳緊握,看向暮塵,“幫我!”

“我會幫你,我的這條命也是你救下的。”暮塵不再勸阻,不過從真仙階品晉升到準聖階品,並非易事,也非難事。想要迅速進階,只有一個辦法。

有了暮塵的允諾,林寒放心了許多。

在暮塵的帶領下,他離開了這個山洞,去往了之前暮塵讓自己泡着的墨色池子裏。

“用魔池進階的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修爲會突飛猛進,壞處是,可能會入魔失控,變得不像自己。會噬殺,哪怕如此,你也不在乎嗎?”暮塵必須要事先問過林寒,是否願意變成那樣的人。

“我不在乎,只要能夠將她救回來。”不管是天大的難關,他都必須要去做。

“好吧!你下去吧!我去幫你尋找養料。”暮塵長嘆一口氣,既然林寒心意已決,他也只能照做了。

誰讓他無法拒絕林的話,話音落下,暮塵轉身消失在了林寒的面前。

“你想要變強?對不對?”目送暮塵離開,忽然一道詭異的聲音在林寒的耳邊響起。林寒猛地轉過頭環顧一圈,並沒有看到任何的人蹤影。

他困惑的掃視一圈,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我能幫你,只要你全心全意的接納我,我可以幫你馬突破準聖的修爲,只要你答應跟我融合,你我成爲一體,我能幫你迅速進階。否則等你依靠所謂最快的方法晉升準聖,那也需要一年的時間。想想一年後,你的妻子,會等你嗎?”那聲音的來源林寒找到了,正是那墨色的池子,這墨色池子裏的黑色史萊姆液體竟然真的是活物!

不過它說的沒錯,算用最快的速度晉階還是不夠快。

猶豫了許久之後,林寒看向對方,“我答應你,融合,助我突破準聖,出去救我的妻子。”他答應了,他只能答應,尋常的晉階實在太慢太慢了,不是他想要的。他唯一能夠做的,只有跟對方融合。先晉升到準聖階品再說。

“將你的精血逼出滴下跟我融合。”對方開口對林寒說道,聲音裏透着一絲蠱惑。

林寒劃破手指,凝聚靈力,將自己的精血逼出了體外。

當精血滴入池子的一剎那,一時間,狂風驟起,無數的飛沙走石在他的身邊形成。那一池的液體瘋狂的朝着林寒涌了過來,源源不斷的鑽入了林寒的身體之。

過強的力量讓林寒幾乎承受不住險些摔倒,不過所幸的是,林寒還是撐下了。

“林!”耳邊傳來了暮塵的聲音,林寒的心一慌,轉過頭,看着暮塵如瘋了一般朝着他飛奔而來。

可是來不及了,所有的墨色史萊姆已經鑽入了林寒的體內,林寒的身體也在發生着強烈的變化。修爲暴漲不說,全身也充滿了力量,最爲可怕的差別是,他的臉頰顏色一分爲二,變成了陰陽兩種色澤。

“哈哈!我回來了!”那半邊臉發出刺耳的笑聲,另外半邊臉則滿是震驚的模樣。

“怎麼會這樣……”林寒難以置信,自己的半邊身體竟然不受控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