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僅是因為要在提升精神力的強度,而且必須做到能夠隨心隨意的進入無我之境,否則就會出現米洛爾眼下這種情況,在嘗試進入無我之境時直接睡過去。

精神力和專註力對法師來說,二者缺一不可。

莫北看着睡得正香的米洛爾,正猶豫要不要將她喚醒,發現一旁的佩羅娜也已經睜開了眼睛。

她看到米洛爾的狀況之後,卻是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並不是說睡著了就算是冥想失敗,有時候冥想者也會隨着處在夢境中的潛意識的持續引導,轉而進入無我之境,就像人有時候會在夢境中延續白天所做的事情一樣。

相比於將她直接喚醒,然後重複之前那種調整呼吸和收攏意識的過程,讓她保持現在這種狀態或許訓練的效率還會更高一些。

莫北反正是失去了學習的興趣和耐心,因為他已經感受到一絲心神波動,查看了一下物品欄,看到了阿卡莉的留言:

「我們已經將房子收拾妥當,準備出發。」

看到這個,他當即就從地上站了起來,用口型對佩羅娜說了一句要出去接人,然後就悄聲閃出了這個佈置了隔絕法陣的房間。

順着繩梯下到樹屋平台下方綁着的一條小船,並從一側船舷拖上來一串網籠。

這水其實也就是齊腰深,但各種魚類隨着泛濫的河水游入人類居住的區域尋找食物殘渣,所以正適合下網。

看到和小船差不多長短的網籠中足有十幾條形形色色的魚,在裏面噼里啪啦地掙扎著,讓他心中一喜,仔細一看,不由嘖了嘖舌。

其中一大半居然都是一尺來長的食人魚,青背紅腹,利齒森森,而其他的魚身上不是帶傷就是已經成了零碎。

這是一種令庫拉斯特漁夫們又愛又恨的魚,雖然味道很好,但它們入網之後會噬咬漁網試圖脫困,哪怕是那種手拋網,在拖上船的那一小會兒都會被咬出幾個破洞,更何況是放置在水下的各種網具。

而莫北手中這副網籠看起來還十分完好,看來蛛絲漁網不僅強韌,連利齒咬切都很難造成破壞。

此時他感覺自己眼前就像是展開了帝國時代里的科技樹。

漁網升級。

採集速度提高25%

省去了補網的時間,可不就是相當於加快了捕魚的速度。

「居然恰巧引來了食人魚群,看來午飯有着落了,剛好試試這種魚是不是真有他們說的那麼好吃。」

他喜滋滋地拿起一條食人魚,發現這種東西果然兇殘,此時居然還在對着自己怒目圓睜,魚嘴開合間將利齒咬的咔噠作響。

伸手在它腦門上彈了一下,瘋狂擺動的身體頓時就向一側綳了起來,嘴巴大張,尾鰭顫了顫就沒了動靜。

快速將其他魚如法炮製,收入物品欄,將網籠重新丟入水中,然後撐開船上的遮雨棚,解開繩子駛向了海港。

傳送站外。

阿卡莉,內德和艾爾文三人正在四下張望,眉頭都是微微蹙起,帶着些許茫然和和探究的神色。

莫北遠遠地將三人的表情看了個清楚,臉上顯出一絲無奈。

若是在原來那個世界,人們在到達一個陌生的地方,只要旅途和心情不算糟糕,臉上的神情大多都是期待和興奮的。

但是那種神情,他從未在這個世界的轉職者臉上看到過,對於他們而言,踏上一片陌生的土地,就是進入一個新的戰場。

他渾身裹着黑褐色的雨披之中,臉上帶着一張面具,徑直走向三人後,用干啞的聲音問道:

「三位是剛剛抵達庫拉斯特海港嗎?如果需要嚮導,或者想要購一些神秘道具和極品裝備,鄙人都是可以幫忙的。」

「神秘的道具??」

內德和艾爾文疑惑地對望了一眼,但緊接就變成了目瞪口呆。

因為他們看到阿卡莉居然是上前一步,將那個古怪的傢伙連着那一身濕漉漉的雨披一起擁入懷中,並且踮起腳對着那張面具吻了上去。

「什麼情況!!??」

二人的大腦直接當機,就連莫北這個當事人都懵在了當場。

此時的阿卡莉就像是一隻火紅色的小狐狸,明眸彎彎的,一臉狡黠地掀開了那張面具。

「這麼容易就認出來了?」

莫北苦笑着說道。

「還有誰會做這種奇怪的事情,而且你的眼睛嘴巴還露在外面呢。」

阿卡莉旁若無人地掛在他的脖子上,而身後的內德和艾爾文就像是短時間內連續遭受了三道雷擊。

猜過你們倆可能有點情況,但誰能想到你們都到這一步了!?

震驚之餘,又覺得這狗糧噎得慌,忍不住咳了兩聲。

阿卡莉像是才想起自己的兩名隊友,當即從莫北的身上下來,左右張望了一下后開口詢問:

「米洛爾和佩羅娜呢?」

「在家特訓呢!」

莫北將靈行術的形體轉移能力,以及米洛爾進行特訓的原因解釋了一下,然後又說道:

「走,上船,現在時間也還早,我帶你們在海港里大致溜一圈,然後再回家吃飯。」

雖然天氣不怎麼樣,但阿卡莉三人也不覺得有什麼妨礙,正好可以了解一下這個城市的佈局。

對於能夠乘船在城中四處轉悠,他們也覺得比較新鮮,但這也是在雨季到來之後才可以做到的。

在雨季之前,城中許多水道都處於乾涸阻塞的狀態,讓莫北這個外來者駕船的話肯定時不時就要掉頭,現在就沒有那個擔憂了,城中網狀的水道四通八達,水也夠深,完全不用擔心擱淺或是將船底的螺旋槳撞壞。

四人依次跳下平台邊緣,落在小船上,坐穩之後,由莫北踩動踏板,掌舵前行。

內德和艾爾文心不在焉地看着兩旁經過的城區,並且時不時地在莫北和阿卡莉臉上掃一眼,氣氛不免有些尷尬。

最後莫北還是有點受不了這二人的八卦眼神,開口說道:

「我很早以前就看上你們隊長了,在我離開魯高因之前在一起的。而且我們見過家長的,屬於正常交往。」

「那你們又為什麼要隱瞞?」艾爾文撇了撇嘴問道。

「因為。。因為偷着吃才最香啊。。」

莫北這算是實話實說了,並且還想到了以後的種種不便,有些情況還是需要稍作遮掩的,總不能在一群單身狗面前瘋狂撒狗糧吧。。

原本強裝淡定的阿卡莉在聽到這句話時,也有些綳不住了,用手背蹭了蹭鼻尖來掩飾自己的羞窘,眼眸流轉,悄悄地颳了莫北一眼。

莫北卻是對着她回以曖昧的一笑,可見在脫單之後,這廝的臉皮也是越來越老。

這倆人眉來眼去的那逃得過感知明銳的內德和艾爾文,看在他們眼裏,這就是赤裸裸的秀恩愛。

唉。。我的春天又在哪裏。。

內德和艾爾文心中發出相同吶喊的同時,目光不小心觸碰在了一起,頓時都激靈靈地打了個冷戰,渾身上下那叫一個不自在。

「你看我幹什麼!」

「你沒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

「我看個鎚子!誰看你了!」

「我也沒看你!滾滾滾滾滾!」

。。。。。

這二人就像是毫無徵兆忽然間開始互吠的狗子,讓莫北和阿卡莉一陣面面相覷。

咋了這是。。無端端的。。 祁墨辰僅損耗少數人馬智俘敵軍主帥,夜國營帳後勤軍也因大火損兵折將,損失慘重。

夜國只得連夜拔營撤兵,而主帥拓跋禹也將被暫押於元安城的天牢之中,待陛下發落與處置。

夕瑤又在營中待了兩日,這日子真是枯燥乏味得很。

營中都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經常糙得很光著膀子鍛煉,她們兩個未出閣的姑娘也不便出營瞎走動,營里的伙食也是糙得很,床榻更是簡易硬板床鋪了層薄薄的錦被,硌的她是渾身腰酸背痛的,她是片刻也不想滯留在這。

祁墨辰又整日忙著議事,進出他營帳的人是一波接著一波。

夕瑤也就靠著隨身帶來的一本話本顛來倒去著重複看了五遍來派遣消磨時光。

確認夜國軍隊連夜撤回了夜國國界,祁墨辰這才稍感安心的帶著夕瑤暫回了城中的將軍府。

這日,夕瑤在房中翻閱著新買來的話本,饒有興緻地翻看著,嘴角還時不時地浮現出笑容。

正看到相愛的男女主人因為第三者的誤會而分離的精彩橋段時,冬雪卻不適時的跑了進來,神色凝重慌張氣喘道:「姑…娘,不好…了,將軍出事了!」

夕瑤卻滿不在意道:「他能出什麼事,不是這兩日沒有軍務在房中休整嘛。」

「奴婢按姑娘您的吩咐去給將軍送參湯,可是一進屋就看見將軍和鄭副將一動不動地坐在一幅畫的前面,臉上那笑容詭異地奴婢汗毛都炸起來了。」

她端起桌案上的半盞茶水一飲而盡,接著說道:「奴婢見他們沒反應,就靠近提醒了下將軍,誰知奴婢站在將軍身邊將軍依然紋絲不動,連眼皮都沒眨一下。」

冬雪一想到方才那一刻詭異地畫面,身上仍覺著一股寒意透心涼,她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打了個哆嗦。

「一動不動?笑容詭異?他是不是在逗你玩啊?或者睜著眼睛睡著了?」

夕瑤仍沒有當回事,就祁墨辰這種千古難遇的大漏洞根本死不了,而且她與祁墨辰彼此是契約關係,若是祁墨辰有危險,她是能在第一時間察覺到的,眼下她卻沒感覺到什麼,那便只能是冬雪大題小做了。

冬雪急得直跺腳:「真的沒有,將軍的眼睛動也不動的,要不是有呼吸奴婢還以為他死了呢!姑娘快去看看將軍吧,若是將軍真有了什麼事,你不是就不能與將軍成婚了嘛!」

這一番話倒是敲醒了夕瑤,她只能無奈地將書倒扣做記號,投入她之前設定地角色之中去,裝著焦慮擔憂之色,匆匆地趕往書房。

原想著演一出恩愛戲給冬雪看看就回去接著看那有趣的話本,誰料想她剛推開門就察覺到事情不妙了。

祁墨辰的書房中充斥著一股濃郁的味道,這味道香味複雜濃烈,直衝肺腑,嗆得她們用衣袖捂著口鼻連連咳嗽起來。

而祁墨辰確實如冬雪所述一般,與鄭子河呆坐在椅子上,眼睛一動不動地注視著眼前懸挂著的一幅穿著輕紗裸露靈動如生地美人出浴圖。

夕瑤看了看祁墨辰的眼睛,轉身再看向那幅畫,心下環佩作響,眉頭緊緊打結纏繞擰在一起。

這次是真的出事了,而且還棘手得很。

「這味道怎麼一下子這麼濃了啊,剛才沒什麼味道啊。」冬雪捂著鼻子嫌棄地用手使勁撲扇。

夕瑤一臉嚴肅道:「冬雪,你去找一套銀針來,記住,一定要是針灸用的銀針,旁人若問起來就說我會針灸,見將軍疲憊給他針灸舒緩一下。」

「是,奴婢即刻就去。」

待冬雪走後,夕瑤乾脆搬凳子坐到了畫前,細細地研究著這一幅妖畫。

冬雪腿腳倒也是麻利得很,沒一會功夫便帶著一套用了有些年頭的銀針跑了回來。

她捂著口鼻將銀針遞給夕瑤,氣喘吁吁道:「姑…娘…奴婢…找…來了,將軍這…究竟是怎麼了?」

夕瑤眉間皆是憂心之色,嘆息道:「他們倆的一魂三魄被拉入了畫中,意識被畫中精怪給控制了。」

她扭頭擔憂地瞥了祁墨辰一眼,有些恨鐵不成鋼道:「竟給我出這樣的難題!」

冬雪嚇得面色剎那間失了血色,連連往後退去,身體緊緊貼著門,一有風吹草動立馬能撒腿就跑。

她結巴道:「啊!這…這…這畫是精怪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