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再多想,開始修煉。

服下一滴精血,秦陽開始修煉七星築基決,肉身到了第二個境界,也就是伐髓。修仙自然也不能落下,要齊頭並進嘛。

精血入肚,果然化作絲絲能量進入全身,每一個穴位都被激活,快速吸收周圍靈氣。


無盡的靈氣化作漩渦,爭先恐後的涌入秦陽體內,彷彿成爲秦陽的一部分,是它們的榮耀。

時間悄然而過,太陽已經半上午,一滴精血徹底消耗完畢。

秦陽擡頭看向太陽,確定時間,心中開始思量。

一滴精血,並沒有讓他突破,修仙修爲依舊是築基八重,這並不理想,要知道一滴精血能量很大,不至於無法突破。

而且他有感覺,身體細胞還能吸收很多能量,就算再來一滴,也無法突破。

很快,秦陽心中有了猜測。

大概和身體強度有關,要知道修仙的第一重,築基。吸收能量,強化細胞,讓細胞更上一個檔次。

現在他肉身伐髓,且修煉了陽拳,全身細胞達到了何等強度?

想要在讓全身細胞上一個檔次,談何容易,哪怕是吸收精血運轉七星築基決,也不能讓他很快就上一個檔次。

想明白後,秦陽反倒是放心了,甚至升起一絲喜悅。

這是好事,他以這種身體強度築基,達到築基十重後,該會是怎樣的實力?

要知道,不論是肉身還是修煉,對於第一個境界,都是打造根基。

根基越是牢固,未來的潛力就越是強大,以後的上限也就越高。

要知道,萬丈老樓,仰仗的就是一個無比強大且堅實的地基! 既然修爲無法再突破,秦陽便不再繼續修煉七星築基決,而是開始練習陽拳。

精血還有一滴,可以用來彌補他修煉陽拳後的巨大消耗。

陽拳第二重,修煉的是五臟六腑,肚子內彷彿有一團火焰在燃燒,將臟腑灼燒,攪裂難忍。

刷刷的冷汗不斷從鬢角滴落,秦陽咬牙挺着,眼睛開始血紅。


這第二重的陽拳,更要遠超第一重的痛苦。

一重痛過一重,一重強過一重!

秦陽不在意,或者說,根本無懼,疼痛算什麼?信念不崩塌,就足以指引前行。

轟!

隨着一拳錘在空中,秦陽結束了修煉。

因爲有所感知,擡頭看去,便看到夕陽已經一片紅,這是熟悉的場面,似乎在山頂上,每次都可以看到火紅的夕陽。

腹中,強烈的飢餓感傳來,秦陽不猶豫,將精血直接吞下,化作無盡能量,彌補全身的損耗。


之後,還是意猶未盡。

又將剩下的肉塊烤了許多,大快朵頤,這才滿足。

之後,儘早休息,消除全身的疼痛。

陽拳修煉,有後遺症,身體會習慣性的傳遞出疼痛的信息,大概需要一陣時間才能緩解。

第二日,修煉紫霞呼吸法,伐髓後,呼吸法的修煉速度也大有改進,吸收靈氣更快,強化身體的效果也有所加強。

紫霞呼吸法,隨着境界的變化,產生的效果的也在變化,實屬不凡。

難怪爲鹿的底牌!

靜待時間流過,調整狀態,平復心態。

不斷平復心態,體悟平靜,也是一種修心。越是強大的實力,越是需要穩定的心態。

中午,秦陽眼中冷光一閃,將手邊佩劍提起,踏步離開此地。

熟悉的森林,只不過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

秦陽查看周圍,有不少折斷的樹木,而且有新鮮的腳印,斷手來過此處,並且有過搜查。

不猶豫,開始向着黑熊那邊靠近。

斷手是肯定不會走的,因爲這裏有一顆覺醒果實,就算對斷手而言,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實際上確實如此,斷手在和黑熊爭鬥一陣後,略有不敵,立刻便撤退。

之後搜查秦陽的蹤跡,並未找到秦陽,便是不再遠追。對他而言,吃下那顆覺醒果實更爲重要。

這兩日來,斷手伺機環繞在黑熊周圍,盯着那即將成熟的果實。

無論是斷手還是黑熊,這顆即將成熟的果實,都是突破的契機。說不定藉助這顆果實,還能連續突破至金丹!

兩天來,黑熊異常暴躁,先是被一個人類劃傷了眼睛,又被一個人類盯上了果實。

它還不敢追出去,害怕中計,防止身後的果實被竊取。

明明有高於斷手的實力,卻是隻能憋屈在此,黑熊的心情可想而知。

斷手在樹上靜坐,眼神直勾勾盯着遠方的果實,閃動着貪婪和激動的目光。

很秒,實在是秒,這果實是整個小祕境的產物,機緣所在,效果不凡,吃下後有望突破金丹。

這果實他必爭!

想到那黑熊,斷手的臉色冷了下來,他有底牌,就算這黑熊強大如何?終究是沒有底蘊的野獸,必敗於他手。

至於這兩天在祕境內的消息,他並未向外界傳播,這是屬於他的祕密,這果實只能是屬於他的。

“等拿到果實,就去找到那小子宰掉,沒人能傳出祕境的消息。”斷手陰翳道。

“等我吃下果實,成爲金丹,就算是樊家,也得看我面子行事!”他冷笑。

他何嘗不知樊家是將他當做槍使,可樊家強大,底蘊深厚,他需要樊家的支持。

在斷手和黑熊對峙的時候,一道身影悄然潛伏在遠處,將二人觀察在眼內,儼然在等着一場好戲。

果實愈發鮮豔,紅色如火,宛如在半空中燃燒,誘人無比。

同時間,一股清淡的香氣開始瀰漫,擴散開來,讓人心動。

咔嚓!

脆裂的聲音傳來,原來是那長有果實的植物開始衰落,一片葉子掉落,宛如琉璃般,在地上碎成數片。

一時間,黑熊警惕起來,口中呼出濃郁的白氣,渾身毛髮炸起,看向遠方的一棵樹木。

顯然,它也知道斷手的位置,一隻都在戒備着。

那葉子掉落的速度加快,植物也開始枯萎,所有的精華全部涌入那一顆果實。

果實……要成熟了!

吼!

黑熊發出咆哮,震碎前方數顆大樹,震懾所有想要靠近這邊的生物。

衆多野獸盡皆後退,不過卻有一人從天而降,欲要掠過黑熊,直衝果實!

黃褐色衣袍,正是斷手。

他宛如一道閃電,速度極快,掠閃而過,是必要一舉得手。


砰!

可惜他前進的步伐很快就被擋住了,黑熊眼中燃燒着怒火,又是這個人類,這兩天來,就沒有停下過對果實的窺竊。

它大怒,全身實力盡發,力大無窮,和斷手糾纏在一塊。

斷手也出了火氣,一隻畜生,還想要破壞他的好事?

劇烈的震動傳來,土石飛揚,一切都在被交手的餘波破壞,威勢極大。

秦陽在遠處樂的觀看,他有當漁翁的實力,不管是斷手還是黑熊,不過都是伐髓後期,他無懼。

黑熊很強,斷手陷入劣勢。

他面色陰沉,狠辣一閃而過,一隻手上能量猛然增加,一股強大的威勢孕育而出。

在黑熊來不及反應的時候,這一掌直接劈下。

強大的威勢匯聚,彷彿要劈開一切,無可抵抗!

吼!

一道黑色的巨大身形向後飛去,撞壞無數大樹,撞出深坑。

黑熊滿臉不可置信,它竟然重傷,被這個人類一擊重傷!

斷手也不好受,這是底牌,是絕招,代價極大。

斷手這個稱號,有劈斷別人手的意思,也有劈斷自己手的意思。

凝聚全身精氣神的一擊,一但使出,他的一隻手掌會無可置疑的斷裂,無可阻擋。

不過斷手笑了,斷了一隻手又如何,哪怕平日裏數月也可恢復。

更何況,眼前還有一顆覺醒果實,吃下去,他就會突破,受傷的也是也會全部痊癒。

“畜生,和我鬥,還差了些實力!”斷手冷笑。

他快步要去摘取果實,然後料理掉黑熊,之後找一地方突破!

遠方,秦陽看得驚奇,這斷手果然不愧是一門掌門,有些實力,而且還有這樣的底牌。

眼看斷手要去摘取果實,他藏不住了。

“住手!”

一聲呵斥傳來,將斷手和黑熊都給嚇了一跳,還有人?!

秦陽從遠處快速而來,身爲漁翁,這果實豈有被鷸蚌拿到的道理?

絕對不能!

“好小子,是你!”斷手冷笑,臉色瞬間陰翳。

他很快就猜到了秦陽的一切,故意引發他和黑熊的矛盾,藏起來兩天,等他和黑熊兩敗俱傷的時候,出來坐收漁翁之利。

斷手露出殺意,就算他有一隻手掌斷裂,又豈是這小子能夠匹敵的?

秦陽速度極快,僅僅一個瞬間,便跨過無數距離,來到斷手不遠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