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好說啊,時間過了這麼久,只怕很危險了。”花婆子擔憂道。

“呸呸,瞧你們兩個的烏鴉嘴,我看那小子可以,起碼比我們當年強大的多。”瘋老頭沒好氣的說道。

本來就很擔心的三人,經過這一番交談,心裏更沒底了。

這時萬雲也來帶山體內,此時他的心可以說,已經跌倒谷底,他都沒辦法向萬娘解釋,本來想讓自己的女婿來這裏看看是否有機緣的,結果弄出這樣的事情。

“萬雲見過三位前輩,不知道我女婿進去多久了?”萬雲開門見山的問道。

“唉,已經七個時辰了,我們這也是着急的等待着。”李老頭說道。

聽到這麼長時間萬雲內心也是咯噔一下,他出來的時候還跟萬娘解釋,讓姜衍去一個地方尋找機緣,而那裏並不危險,也會很快的回來。誰能想到這小子要進入地心深處,這都死了多少位前輩了,難道姜衍就不知道危險嗎?

“沒事的,萬家小傢伙,你女婿,我看的可以,如果我沒猜錯,他現在已經到達地核了。”瘋老頭勸慰道。

“多謝馮老的信任,只是我擔心……唉,我怕沒辦法跟小女交代啊。”萬雲無奈的說道。

四人站在燃燼爐外焦急的等着着,他們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叮~恭喜宿主,陣法已升級爲聖階宗師。

看着消耗了大半的陣法材料,姜衍也不心疼,對他來說,只有實力纔是硬道理,有了實力就可以逍遙的裝X了。

這時龍龜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它是一直看着姜衍,發現他一動不動的好像在思考什麼,它現在也是將信將疑的遊了過去。

“你在做什麼?”龍龜問道。

本在想美事的姜衍被這一聲打擾,很不情願的扭過頭去,看了看。

“沒事,感受進去的方法,你不是不信嗎?帶你一起進去。”姜衍說着,一把拽住龍龜的厚殼。

“嗡”的一聲,整個過度層就好像和姜衍融爲一體,一道金光姜衍和龍龜頓時消失。

過度層內,能量正在慢慢的縮減,剛進去的時候基本感受不到能量,灰濛濛的視線,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

龍龜剛想說話,姜衍彈出一指,龍龜頓時說不出任何話來。

就在這時他的右眼已經鎖定一個位置,那裏就是龍龜所說的結界位置,雖然對面還是無法看清楚,但是姜衍已經探知到對面結界有人。

他拽着龍龜來到結界旁,此時的神識無法越過那裏,姜衍也只能靠右眼捕捉對面人的輪廓。

“咱們用神念交流,你知道怎麼破開這結界嗎?”姜衍用着神念問道龍龜。

“這是仙陣,聽說這結界是用了三種仙陣和六種禁制形成的,我無法打開,也不知道怎麼破開這個結界,”龍龜解釋道。

姜衍一聽也是頭大如鬥,明明知道對面有人,可就是不過去。

“小全,有什麼辦法打開這個結界?”姜衍問道。

“宿主,您的陣法造詣達到仙陣師即可,或者使用10萬點裝X值,1萬點憤怒值,系統將強行破開。”系統回覆。

“我去,你搶劫呢!10萬點?你就不能便宜點?”姜衍驚訝的問道。

“對不起宿主,本系統童叟無欺,而且本系統還會贈送修復完美陣基圖一張,等您抵達仙陣師後,這張圖可以讓您建造任意的仙陣。”系統解釋。

聽着系統這奸商還會送東西,這也是破天荒的事情,但是總感覺哪不對,好像要被坑。

“宿主,如果您不需要,本系統將設置成默認否決狀態。”系統再次解釋。

“你先等等,讓我想想。”姜衍其實現在真的很猶豫,如果說對方真的是鵬飛仙尊,那自己也未必打的過啊,可是自己進來的時候,鵬飛仙尊好像根本沒有發現。

這時地核散發的微光,正好讓姜衍看清楚對的人,還真的鵬飛仙尊,但是他的氣息和自己差不多了多少,這是怎麼回事?

“小全,對面的仙尊怎麼回事?怎麼感覺實力和自己差不多少?”姜衍問道。

“宿主,對方不是仙尊境界,而且對方不是本體,只是一個道體。”系統解釋道。

姜衍一聽,嘴角露出了邪惡的微笑,心一橫,直接選擇破開結界。

叮~宿主選擇強破結界,扣除裝X值10萬點,扣除憤怒值1萬點。

叮~恭喜宿主獲得完美陣基圖一張。

此時的姜衍身體就好像有着無窮的力量一樣,身體散發着白色的光芒,手指輕輕一點,結界瞬間消失。

龍龜都看傻了,這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歷?竟然有仙王以上的氣息?

而對面的道體也被驚動,朝着姜衍那裏看去。

“怎麼會是你?你不應該能來到這裏的!”鵬飛仙尊驚訝道

“喲,看來我打擾你修煉了,沒事,你繼續,我看看你怎麼吸收的。”姜衍邪笑着。

叮~恭喜宿主獲得裝X值20點。

鵬飛仙尊現在已經有點懵,在他的計劃中,除了仙王以上能打破這結界,這星域的修仙者是無法打破的,而且仙界壁壘已經修復完,是不可能有仙人下凡,這小子是怎麼打破仙陣結界的?

“是不是很驚訝,很好奇啊?我不告訴你!”姜衍賤兮兮的說道。

“哼,就算你能打破這結界又如何,你現在的和我的道體的實力一樣,都是金仙左右。”鵬飛仙王不屑的說着。

“呵呵,那有如何?你這只是一個道體,肉身是不是還在飛昇臺?看來你這輪迴好像進度慢了很多。”姜衍得意的說道。

此時的鵬飛仙王怒視着姜衍,他真的沒想到,自己精心佈置的計劃,竟然被一個無名小子破壞。

叮~恭喜宿主,獲得憤怒值20點。

“別生氣嘛,氣壞身體可不好,你現在想走都要脫層皮,聊聊如何?”姜衍微笑的說道。

“你想聊什麼?”鵬飛仙尊說道。

“當然是關於你的事情,我想多瞭解一下不行嗎?”姜衍問到。

“哈哈,你想的太美了!”鵬飛仙尊說完,一拳衝向姜衍。


看着急速衝過來的拳頭,他也不含糊,一拳直接撞擊過去。

“轟”的一聲炸響,整個地核能量都開始翻滾起來。

姜衍感覺不好,立刻收回力氣,朝着後面退去。

“哈哈,怎麼了?是不是不敢出手了?別怕,你是肉身,而我只是一個道體,大不了我損失一些道韻,”鵬飛仙尊得意的說道。

“哼,小爺是怕你回不去了!”姜衍說完,手裏早已準備好的燒火棍就丟了出去。

鵬飛仙尊也是一愣,拿法寶?剛想單手抵擋時,突然燒火棍變成一位英俊的少年,雙指朝着鵬飛仙尊點去。

“咔嚓”一聲,鵬飛的左手瞬間被洞穿。

一縷縷的道韻瞬間飛出,散發的能量也被道心吸收掉。

“你怎麼會有聖靈的?”鵬飛仙尊驚訝的問道。

“呵呵,你想不到的東西多了去了,道心,廢了他!”姜衍說道。

鵬飛仙尊剛想說話,就看到道心朝着自己又攻擊過來。

一道道的白光就在這地核中閃動着,道心的每一招都是致命的招數,而鵬飛仙尊一邊抵擋聖靈,一邊還要小心姜衍的偷襲。

而旁邊的龍龜已經看傻了,對方竟然是仙尊?那這小子的實力不是輕易的秒殺他?

“你愣什麼神呢,趕緊想辦法弄死他,現在他的實力只有金仙,我沒沒辦在這裏出手,我怕給地核打炸。”姜衍傳音給龍龜。

聽到姜衍傳音的話,龍龜這時才反應過來,想想也是,剛纔那能量波動已經開始震動。

左右查看的龍龜,也讓姜衍好奇起來,這傢伙找什麼呢?

就在鵬飛迫於抵擋道心的招數時,龍龜就好像發現什麼驚奇的東西一樣,朝着鵬飛後面黑暗的地方駛去。 姜衍也連忙向那黑暗的地方看去,這時才注意到一隻昏睡的惡犬正在那裏。

“砰”龍龜的頭直接撞擊在蒼狗的身體上,這一撞也讓姜衍眼角抽搐,這龍龜絕對也是個憨貨。

這時就看那蒼狗就好像沒事一樣,繼續的沉睡着,龍龜又一頭撞了過去。

“砰砰”的聲音也讓鵬飛警覺,微笑的看向黑暗處。

“你是叫不醒它的,那隻畜生已經被我迷惑沉睡下去了。”鵬飛一邊和道心交手,一邊嘲笑道。

“是嗎?那讓我來試試!鏡花水月!”姜衍說完,左眼瞬間射出一道藍光。

此時的蒼狗那裏就好像一個鏡子碎裂一樣,“嘩啦”的聲音也讓龍龜退後幾步。


“你怎麼可能領悟這麼高的神通術!”鵬飛問道。

姜衍也沒有搭理鵬飛的話,此時他的左眼就好像倒轉輪迴一樣。

當鏡子徹底碎裂的時候,蒼狗渾身哆嗦“噢噢”的叫喚着。

“我去,這是一隻傻狗啊!”姜衍吐槽道。

他本來以爲這蒼狗很強大,所以龍龜才叫醒它,結果醒後竟然是懼怕的狀態。

“哈哈,我這隻蒼狗已經被我迷惑,就算醒了也沒用的,你的聖靈道韻使用的也差不多了,我看你們怎麼辦!”鵬飛得意的繼續防守着。


本以爲無果的時候,龍龜踹了一腳蒼狗的pi股,好像在交代着什麼,蒼狗聽後不管不顧的朝着地核跑去。

姜衍和鵬飛兩人也是一愣,這是做什麼?難道要撞毀地核?

“哈哈,這傻狗做的太對了,去吧,將地核撞毀,你們都要滅亡!”鵬飛得意的說道。


“我去,你這傻狗不是玩真的吧?”姜衍怒道,朝着蒼狗那裏追去。

龍龜看到姜衍着急的追去,連忙傳音給他:“蒼狗守護這裏,唯一的作用就是吞下地核,而我是守護外界的。”

聽到龍龜話,他差點將腰閃了過去,連忙轉頭看向龍龜,現在的姜衍真想吐槽,也不知道誰製造的星域,這做法真絕,地核沒了什麼都沒了,還不如成全鵬飛呢。

就在這時,蒼狗張開大嘴,朝着地核吞了下去,本來就沒有多少能量的地核,瞬間被蒼狗吞掉。

“咯!”蒼狗滿意的打了咯,朝着龍龜呲牙笑。

“我去,這是什麼操作?遇到一對二貨了?”姜衍無語的說道。

“哈哈,毀滅吧,一切都要結束了。”鵬飛癲狂的笑道。

姜衍收回道心,默默的等待着,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難道自己就這樣死掉了?

可等了一會,姜衍和鵬飛都愣住了,怎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地核消失,不就等於這個大陸消失嗎?

龍龜這時微笑的說道:“仙人前輩,您可以出手教訓這個入侵者,您讓我想辦法,這就是辦法。我們和蒼狗的實力打不過他,所以我才叫醒蒼狗的。”

姜衍和鵬飛都愣住,半天沒反應過來,此時二人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汪汪汪”蒼狗朝着鵬飛狂吠,露出一臉的猙獰。鵬飛和姜衍頓時好像明白了什麼,兩人對視一笑,沒到一秒兩人順勢怒視對方。

“你沒想到吧?”姜衍微笑問道。

“哼,沒想到的事情多了,那又如何,反正我道韻已經足夠了,就陪你玩玩吧!”鵬飛不屑的說道。

“死鴨子嘴硬,仙法,五行鎮殺術!”姜衍說着,雙手掐動口訣,一道道的五行之力瞬間佈滿全身。

鵬飛仙尊也不甘落後,道體瞬間凝聚一道防護屏障,左手一指點出,同樣是五行之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