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是他們想停下廝殺,而是那狼吼,彷彿有著一種震撼人心的魔力,讓人俯身膜拜的魔力,讓人為之仰目的力量!

岳倫手裡拎著銅劍,同樣望向山頭上的兩隻狼影。一隻通體白色,在月光的照射下,竟然散發出了銀光。一直渾身灰白色,全身同樣的釋放著光芒。

幸昭君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思維已經變得十分緩慢,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雖然曾經也聽過守護者的聲音,但是現在確實親眼看到,親而聽到,更是能身臨其境的感受到那股無法形容的力量。與之相比,自己弱小的就如同孩童。


「這…..這就是守護者的力量嗎?」

左楊慕雖然曾經遇到過斯恩化做狼身之後的吼聲,但是那時候身受重傷,感受也不是很清晰,眼下的感覺卻是十分的清晰。不過她卻沒有別人那些崇拜的感覺,有的只是新奇與刺激。這是她來到這裡第一次對這裡的神奇感到動心。

「嗚!」

第三聲狼吼,響起,硝煙已經徹底的散去。黑衣人也好,禁衛軍也好,沒有人在戰鬥了。可是卻沒有人移動身影。而就在這時,猛然間,不知從何處而起,刮來了一股詭異的怪風。

起風打著旋在旋轉,瞬間就來到了戰場的邊緣。地上的飛石灰塵呼嘯而起,被怪風巨大的力量卷到空中。慢慢的,怪風從虛幻透明,變得凝實。一路疾馳,快如閃電般的掃過戰場的每一處位置。

「嗚!」

「吼!」

這突如其來的怪風一走一過,士兵,黑衣人,紛紛的無故的消失。同樣是守護者的隗桑,立刻收起了大大咧咧的觀望態度,身體迅速的在左楊慕的前面變幻了身影。眨眼間,一頭巨大的猛虎,兇猛的出現了。張嘴發出一聲更為震懾的咆哮。

同時身影一晃,將左楊慕,露,向著岳倫,幸昭君的地方跑去。轟隆轟隆震動的地面直抖。隗桑的速度已經到了拉出殘影的地步,畢竟他的身上還有傷勢,所以他能將左楊慕,露絲,還有岳倫,幸昭君連帶一些禁衛軍即使的護下,已然是他的極限了。

遠處撲通撲通的聲音疾馳而來,斯恩,木辰,來不起幻形,見到怪風出現的一瞬間,就飛快的趕來。別人看不出來,作為守護者,自然能看出其中蘊含的巫術力量。

而且他們知道隗桑身上有傷,想要把幾千人都保護下,即使隗桑沒有傷,也做不到。可風來得快,去得也快。等風平浪靜之後。原本近萬人的戰場上,就只剩下了一千多人。出了岳倫,左楊慕,斯恩等主要人,還有一些禁衛軍。

至於黑衣人,一個都沒有剩下,還有其他兩千多的禁衛軍,也被怪風吞走。而這時,岳倫,幸昭君兩個人,完全木在了原地,對於剛剛發生的事,兩個人根本無法理解。即便兩個人的身份顯赫,可對這種超出想象的事情,也一時無法消化。

斯恩,隗桑,木辰幻城人形,三個人的臉上都是一片凝重,一向什麼都不在乎的隗桑第一次嚴肅了起來:「斯恩,看來,我們的對手,實力不同以往了!」

斯恩點了點頭,但轉瞬又搖頭道:「未必,若真像你說的那樣,那剛才,就不會那麼快的離開,起碼也會重創我們之後再走!」

------------------------------------

求推薦票,求推薦票,收藏在哪裡?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經過了一場慘烈的廝殺,許多的皮製帳篷都被燒毀了,一灘灘的血跡鮮紅的印在地面上。還有一具具完整或不完整的屍體。士兵們,更有許多受了傷,岳倫和幸昭君的傷也讓露絲給包紮上,但他們的臉色仍舊慘白,汗珠還滴滴答答的順著臉頰流下。

幸昭君叫過一個衛兵,交給他一塊令牌,讓此人騎著獨角馬,迅速的向最近的一處軍營調兵接應。其他人,就地打掃戰場。將犧牲和丟失的禁衛軍名字讓中軍記錄下來,回到國都一一進行安撫。

一切事情安排妥當,眾人很是疲憊,但是剛剛在這裡發生了那麼激烈的戰爭,也沒有人再想在這裡待下去的心思。整頓人碼,一千多人齊齊的向著最近的軍營急趕。

第二天太陽剛一爬出山頭,大家就與前來接應的三羊城軍隊遇到。亮明身份,隨著大軍入城歇息。直到此時,幸昭君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半,一路上他還真怕在遇到一次這樣的事,若是再有這樣一股勢力,那麼後果,他都不敢想象,即使是有斯恩他們在,他也沒有什麼底氣能再一次化險為夷。

離三羊城還有十里地的樣子,斯恩,左楊慕騎在獨角馬上,遙遙的就望見一簇人頭。粗略打量也有不下千人。一個個同樣胯下獨角馬,身穿銅盔,身材健碩,顯然都是身手不凡的軍士。

背後大旗烈烈,隨風舞動。為首的是一匹較大的白色獨角馬,這匹馬身高一丈,渾身白雪般,發著熒光。其額頭上的角,更是讓人感覺到一股陰寒鋒利的氣息。

馬上端坐一人,此人跳下馬,身高一丈多,膀大腰圓,面容剛毅,滿臉的絡腮鬍子,乍一看如同狗熊成精一般。雙手持著銀色長槍,身上銀盔素甲,盔頭上赫然的支出兩隻羊角。在人群中,猶如鶴立雞群,威風凜凜,格外的顯然。

旁邊的幸昭君小聲的介紹的:「此人三羊城的城主,在岳羊國七個城主里,身手僅次於華羊城的李子豪,名叫羅天恩。鎮守此城已有十餘年。」

左楊慕等人聽了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對於這些將軍也好,國君也好,在他們眼裡,都只不過是一介凡人,完全不放在眼裡。匯合了前來接應的軍隊,加上原來的禁衛軍,岳倫這一方面浩浩蕩蕩也有三千多人。

三羊城的駐軍雖多,但是獨角馬卻並不怎麼多,而幸昭君的將領又急,羅天恩自然不敢拖沓,急急的派出副城主多珂,帶著兩千馬軍以最快的速度趕去。畢竟岳倫在他的管轄區內,一旦出了事情,他不好向上面交代,何況裡面還有個大將軍!

眼下見到岳倫的隊伍就在眼前,高懸的心總算放下,羅天恩對自己的三羊城還是有些信心的,即便有人想打岳倫,幸昭君的注意,也要好好的想想,三羊城這塊骨頭想啃,怕是也要費些牙齒。

羅天恩一帶胯下的獨角馬,帶著十幾名衛軍,快如旋風般迎了上來。離岳倫等人還有十幾盧米的樣子,在馬上一施禮:「三羊城城主,羅天恩,奉令前來接應!」

岳倫又顛簸了這麼就,身子虛弱的很,但眼下卻仍舊堅持著笑如春風,一提馬來到羅天恩的前面:「有勞羅將軍了!在下岳倫,見過羅將軍,說著抱拳還禮!」

羅天恩見此情景,嚇得趕忙滾鞍下馬,單膝點地,身後的衛軍也是如此:「親王言重了,此乃本城分內之事!還請親王,大將軍入城!」

岳倫也從馬上跳下來,將羅天恩扶起,「請將軍上馬,帶我們入城才是!我們之間不必多禮!」

隗桑在後面看到這一幕,嘿嘿的奸笑道:「這個親王,有點意思!」

斯恩也同樣含笑,小聲說道:「嗯!此人不凡!」

青木騎著另一批馬,心神激動,以往只是聽說,如今看到岳倫如此禮賢下士,感動的更是內心火熱。

岳倫,羅天恩,紛紛上馬,前面帶路,路上岳倫好好的安撫了羅天恩一番,幸昭君卻一字未說。兩簇人馬匯合,人數都到了五千。儘管前行的速度不快,但是其軍勢卻容光煥發,比之前的狼狽,要盛強萬倍。

進入到三羊城,羅天恩吩咐,將受傷的禁衛軍安排救治,又安排岳倫等人休息,這一睡,直直的睡了一個白天。到了晚上,有守門的軍士叫他們,這才陸續起來。洗漱已畢,隨著軍士,到了城主府。


羅天恩立於門口,身後副城主相陪,還有幾個主要的副將也身負甲胄立在兩個人的身後。待看到六個人,羅天恩離多遠就施禮,聲音洪亮:「羅天恩參見親王,大將軍,守護者!」

路上,岳倫並沒有隱瞞羅天恩,將斯恩等人的身份一一做了介紹,當得知守護者被岳倫請了回來,羅天恩的心裡也是非常的激動。作為鎮守一方的大將,心靈也是通透以及,更知道守護者駐於岳羊國的意義。

「羅將軍免禮,副城主免禮,諸位將軍免禮!」岳倫故作不悅:「羅將軍,咱們可不比這麼多禮嗎?我實在是不太喜歡如此!」

隗桑一聽,扯著大嗓門吼道:「嗯!這個小親王卻是不喜歡這麼多禮節。」

幸昭君見羅天恩聽聞隗桑的話,目光不善,急忙在一旁說道:「羅將軍,親王確實如此,今天破例吧,去掉一切不必要的禮數!」

羅天恩自然要聽大將軍的,那可是他的頂頭上司:「遵令!」身子一側將門讓開,岳倫帶頭走了進去。

幸昭君故意慢了幾步,蹭到了羅天恩的身邊,腦袋看似無意的湊到羅天恩的耳邊,壓低聲音:「此人是十二黃道宮,獅子星域守護者,你不可造次,得罪,明白嗎?」

此言入耳,羅天恩的腦中就是一聲天雷炸響。這一消息,是他始料未及的,別說他,其他六國更是不知道,如今在這個子羊星上,如今不知有白羊星域的守護者,還有一個獅子星域的守護者。

但是,羅天恩馬上又想到了另一層,意識到,這看似有兩個守護者的好事,同時也意味著整個黃道十二宮,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大秘密,此秘密絕對威脅著十二星域的存亡。

不過具體是什麼,他卻不知道。別說他,這個秘密就連斯恩,隗桑也只是知道的個皮毛,他們只是清楚,目前十二宮,等於命懸一線,看似風平浪靜,可說不定什麼時候,十二宮就會迎來一場毀滅性的生死大戰,到那時,就不是這麼一個星球的國與國的小打小鬧,而是,牽動整個黃道的大戰!

進入到城主府, 冥王絕寵︰嫡女狠逆天 ,眼珠四下掃視,打量著第一次見到的城池建築。剛進城的時候,她們只是覺得不再像之前看到的荒山野嶺,終於有了一些規矩和方圓。

三羊城的城牆高大,護城河更是寬而深,防護可以說十分的堅固。大街上更是大道寬路,商鋪林立,十分的繁榮。畢竟經濟是每個國家的命脈,這個是不分星域地區的。

來到城主府,更是覺得氣派,她們沒有見過國王宮。所以眼前的城中城,著實她們驚訝了一把。這個城中城佔地百里的樣子,其中內城軍,一些副將,都住在這裡。

羅天恩的府邸,相比其他地方寬大了許多,但並不怎麼奢侈。前後五層院子,左右走廊,第一層院子,地面平整,鋪著方磚,十分寬敞,顯然是故意這麼整理,具體做什麼,左楊慕和露絲就不知道了。

第二層院子,見到了綠色,一條寬闊的石板路,筆直的通向前面的高大房子。石路兩邊有幾株植物,但具體是什麼,左楊慕叫不出名字,露絲也只是眼熟。

再看高大的房屋,通體暗紅色,粗略估算有兩盧里大小,八扇槅門此時已經全部打開。裡面燈火通明,近二十張的桌子已經排列好位置。羅天恩張羅著,安排岳倫在中間的位置坐下,可岳倫執意不從,最後,只好將那張桌子空了下來,大家都坐在被打通的屋子地上。

一張張獸皮熱乎乎的,一點也感覺不出地下湧出涼氣。待眾人坐定,羅天恩雙手一擊掌。一個個身戴粉妝的侍女,手中捧著各式白羊星域的菜色走了上來。快速的將菜肴點落在在場每個人的桌子上,然後紛紛退下。


帶侍女下去后,又有幾個魁梧的軍士,腳步咚咚的走了進來,每人都抱著一個酒罈,這些顯然都是事先安排好了,就連放酒罈的位子都有固定的地方。隗桑一看酒,大嘴一咧,伸手一招一個抱著酒罈的軍士:「來!放我這一壇!」

軍士就是一滯,眼睛飄向羅天恩,當看到羅天恩微微點頭,這才將酒罈放在隗桑的身邊,他剛走,隗桑又沖另一個軍士喊道,隨後手一指斯恩:「給他也來一壇!」 一碗碗酒水入肚,屋子裡的氣溫明顯的升高了許多。到最後,大家都不分什麼君臣,一個個開懷暢飲,之間的關係也拉進了不少。

酒盡人散,岳倫,幸昭君畢竟有傷,而且這幾個人經過了一夜廝殺,也都疲憊不堪,所以,儘管酒興正濃,也各自回去休息,臨分手時,越好來日再聚。

次日,日上三竿,左楊慕從床上爬起。洗漱已畢,打算去尋露絲,昨夜已經聽岳倫等人決定,要在三羊城休息幾日,待恢復了一些再趕奔國都。所以,左楊慕打算和露絲去看一看到了這個星球第一次遇到的城市。

剛要出門,迎面正看到露絲走來,於是開口說道:「露絲,我正找你呢!」

「哦?找我什麼事?」

「陪我出去逛逛!三羊城,我還是第一次來!」左楊慕一邊走,一邊說道;

露絲跟在身邊,雀躍的說道:「我來找你就是為了出去看看的!」

「是嗎?那太好了,我們走吧!」兩個人手挽手,向著城主府外走去。

一路上倒是沒有遇到什麼盤查,可謂暢通無阻。邁步出了城主府,林紫雲問道:「你對這裡熟么?」

露絲做了個鬼臉:「小姐,我也是第一次來好不好!」

「那怎麼辦?我們對這裡都不熟,怎麼知道該去哪裡玩?」左楊慕皺著眉,左看看,右看看,腳下卻一直沒停,向著一個方向,悠悠的走去。

三羊城,畢竟也是岳羊國的大城,所以,一路上,所遇的行人頗多。街道兩邊更是有商鋪林立,其中最多的就是賣兵器,盔甲的鋪子,而且別看多,生意還都蠻不錯的,每個店鋪里都有或多或少的顧客在光顧。

第二多的,就是飾品店了,這裡的人不分男女,對飾品好像都很偏愛,而且,在飾品店裡,男人還偏多一些,隔著門望去,好多身材高大的男人都擠在鋪子里。

露絲倒是沒什麼興趣,而左楊慕卻興趣很濃,拉著露絲一頭扎進一間間的飾品店內,遊覽裡面的商品。一晃兩個小時過去了,露絲無不抱怨的說道:「姐姐,真的有這麼好逛的嗎?我們回去吧!」

「誒!快看!」左楊慕完全沒有聽到露絲的抱怨,伸手一指一個小吊墜。

這間鋪子已經出了內城,在外城,名曰神飾坊。里內城不遠,也算是黃金地段。店分兩層,樓上樓下都有飾品擺賣。此時,左楊慕和露絲就站在一樓。這裡的櫃檯都是木質的環形檯面,在一樓的中央環城一圈。

圈內是店內的服務人員,圈外是顧客。在四周的牆根,還有十幾張椅子,上面坐著一些彪形漢子,目露精光,神色冷漠。左楊慕只是掃了一眼就知道這些人是看場子的。

眼下,林紫雲手指的是一個項鏈的吊墜。這是一枚像是骨制的權杖類型的飾物。通體白色,權杖的大小有指節長短,像針一樣細,在權杖的一頭,刻出一個星星。再看整根權杖好像插在了一個月牙上,十分的別緻。

露絲只是瞟了一眼,就不再看,哀怨的說道:「姐姐,逛了這麼久,你倒是買一件也行啊!」

左楊慕一聽,肩膀就垮了下來:「好妹妹,姐姐哪有錢啊!」

「錢?」看著和自己一樣服裝的左楊慕,露絲才恍然:「那你還逛!」

「要在這裡呆好幾天,總不能總悶在城主府吧,再說,你不也說要出來走走么!」

「可是,可是這些地方都不好玩!」兩個人失去了繼續逛下去的興緻,漫無目的的走出了大街上。眼睛四處掃著一個個行人,過了一會兒,相互對視一樣,同時嘆了口氣:「好無聊啊!」

正說著,就聽見前面傳來一陣陣喝彩聲,兩個人尋聲望去,就見前面是一處很寬闊的地方。由於對三羊城不熟,她們並不知道這裡叫什麼名字。就看到前面一處處露天的攤位,列在道路兩旁。

再往前看,一群人圍在那裡,似乎在看著什麼熱鬧,好奇心驅使兩個人也湊了過去。人群雖然不少,但是還有一些縫隙的。穿過人群的縫隙,兩個人擠到了前面。

這才看清楚,裡面有一群人,臉上抹著各種色彩,五顏六色的。有男有女,像是一個馬戲班。身材也有高有矮,有胖有瘦,這還是左楊慕第一次見到瘦小的人。自從來到這裡,跟斯恩他們在一起,見到的都是身材壯實的漢子,以至於左楊慕還以為這裡沒有瘦弱的人呢。

在這些人中,有一位身材纖細,頭髮飄逸的女子,正御使一個相貌兇猛的怪獸鑽火圈,做著一些奇異的動作。當每做一個驚險動作,都會引起圍觀人的喝彩和掌聲。

露絲立刻就被吸引住了,眼睛冒著精光,露出笑意,雙手不停的拍在一起,大聲的叫好。左楊慕也饒有興趣的看著,不過她在地球已經見過了馬戲雜耍,所以,表現的就平靜的多。

幾分鐘后,女子帶著凶獸下去了,這時走上來一個身材中等,模樣英俊的男子,站在空地中,大聲說道:「各位,我們來自脊羊國的小村子,大家看到了,我身後的人,和我都是一個村子的。

如今戰亂多,稅收也重,實在過不下去了,大家一合計,就出來討生活!如今到了三羊城,不求別的,只求各位賞幾個星幣,夠我們吃頓飽飯的就行!」

男子的話很客氣,臉上的笑容一直不減:「我叫火焰,剛才那位美女,叫火玲,我們一個村子大部分都姓火!……」男子絮絮叨叨的講了一會兒,無非是要打動大家,好換些賞錢。

左楊慕和露絲兩個人的心性都十分善良,眼見著對方如此落魄,自己卻幫不上,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同情心一時泛濫了起來,看了眼四周,剛才叫好聲不斷,現在要掏錢了,卻沒有一個人動手。一個個彷彿是木偶一樣,站在原地,無動於衷。

「姐姐!我們沒錢啊!」露絲憐憫的看著場中的人,此時有一個大漢替下了英俊的男子,手裡拎著一個大鎚,在他身後跟著一個矮胖的男子,抱著一塊長條石頭。

左楊慕看出來,這兩個人是要表演胸口睡大石。雖然在地球總在電視里看過這樣的表演,但是現在,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類刺激的節目。當聽到露絲的話,左楊慕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索性不出聲,看著場中的節目。

「好!」

「好!」

叫好聲接連不斷,一時間氣溫又上升了一個高度。就在這時,人群外面的一個方向,傳來了一聲斷喝:「別演了!停!」


裡面兩個大漢聽到了喊聲,停止了手裡的動作,一個舉著大鎚,一個胸口躺著巨石,躺在地上,目光落在聲音傳來的方向。這時人群一分,進來幾個耳帶骨環的人。

為首的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十指上除了兩根大拇指,都帶著黃的,白的戒指,眼睛不大,一堆黃眼珠,嘰里咕嚕的像耗子似的,露出賊光。身材細高,一頭栗子色的頭髮,扎了一個小辮兒,斜擔在肩膀上。濃眉,面色刷白,嘴唇青紫,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

身後跟著五個人,一個個也是衣衫不整,打扮的痞里痞氣。不用說左楊慕,就連露絲也看出來這些人,不是好人。拉著左楊慕的手緊了緊,眼睛卻死死的盯著那幾個不速之客。

左楊慕感覺到了露絲的緊張,身子就往露絲的前面挪了挪,將其擋在了身後:「別怕,沒事!」

這時,英俊男子看到來人,知道是地頭蛇,急忙快走幾步,迎了出來,右手放在左胸,施禮道:「各位小哥,您好,您好!」

「恩!」為首的細高挑鼻子哼了哼:「你們在這裡做這個……」說著伸手指了指舉著大鎚的兩個人:「誰允許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