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是你擁有空間,而是開元通寶擁有空間,能帶你穿越時空的,也同樣是它。”

周霜霜沒說話。

其實她也說不出來什麼。

——數個世界的智商碾壓,面對陳伯倫,她已經覺得對方的任何思維。都不是一般人能趕得上的。

所以,她趕不上也是正常。

……………………………

“聯想到之前數次莫名失憶,以及陸鋒在你的信息處理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失誤……開元通寶,應該還擁有這抹消他相關記憶的能力……唯一的目的,大概就是爲了保護你吧。”

“雖然我不明白,它擇主的標準是不是未免也太沒有底線了?”

——得!

周霜霜終於沒忍住翻了個白眼——

這是說我蠢唄!

反正也不是頭一次說了,她剛纔也出過氣了,阿q精神一點,面對他總是更好過一些。

………………………

但是,陳伯倫的猜測仍在繼續。

“——那麼,你在這裏這麼淡定的態度,到底是經過了幾個世界呢?”

周霜霜的所有資料,其實一直源源不斷的往桌頭上送,可因爲開元通寶,所有人都不記得。

那些資料他看過就忘,原本半點用處都沒有。所幸這次他終於找回了全部,忘掉的那些信息,也一條條的全部弄清楚了。

“——軍訓之前,你的各方面表現都與普通人差不多,也沒有展現出任何高武力值和電子工程方面的天賦。”

…………………………

“但在軍訓時,你所表現出來的武力值的大幅度進步,還有對準要害的格鬥錄像,以及突然增大的飯量……”

通道越走越簡陋,但寬度並沒有任何改變,還是那樣的寬敞。就彷彿有人幹活,越來越不經心似的。

陳伯倫的目光隨着手電筒的光芒。在周圍牆壁的痕跡上來回逡巡一圈,大概明白這個通道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不是幹活的人不經心,而是時間不夠。

在這麼危險的地方,有這樣一處隱蔽的地點,又不知道到底是多少人命填出來的。

他收回目光,重新將思路轉回周霜霜身上。

……………………………

“你第一個經歷的世界,大概是對你的生存有很大威脅的世界吧,在那裏,不是活着很難?”

周霜霜沒有出聲。

她能說什麼呢?

有時候人的智商差距,就是這麼令人絕望。

“過了一段時間,你突然又偷偷像華科院的楊教授祕密提供了一份關於冷凍倉的資料。”

“按照我們如今的科技進展,這份資料大約領先我們100到150年……”

冷凍艙研製時,第二大腦處理器已經運行十多年了,這份時間疊加換算,差不多是這個差距沒錯。

真是……面對這種人,真的好絕望。

唯一慶幸的就是,暫時他還不是敵人。

……………………

“然後是VR眼鏡……”

陳伯倫說到這裏,突然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所以,開元通寶擇主,是真的半點底線都沒有,是個人就行是嗎?”

“你這樣的動作,倘若不是有它護着,這會兒信不信都被人查了個底朝天了。”

我當然信——

周霜霜在心底偷偷說道。

不過她如今經歷這麼多事情,別的沒有,厚臉皮倒是鍛鍊的一等一。

哪怕心底一萬隻鴕鳥齊齊埋頭,面上依舊鎮定的一匹。

……………………

“還有你公司新研發的護膚品,原材料據說很是難得,但你卻沒有培植的打算。”

“證明植物的原產地,生存環境與如今的大不一樣,甚至根本無法複製……那時間線應該往前推了,應該是更久遠的時代吧!”

…………

一個個世界說出來,周霜霜已經無力吐槽了。

“你之前說的那句話,意思是見過許許多多個我了。那麼,是代表着你所經歷的每個世界,都有我的存在?”

“這是爲什麼?是因爲開元通寶原本是屬於我的嗎?”

他一條一條慢慢說出來,只覺得已經快要捋清楚周霜霜全部的祕密了。

而周霜霜此刻只想感嘆——

既生陳伯倫,何生這麼多陳伯倫!!!

每認識一個,都覺得自己的智商等級更趨近負數。

…………………………

臺階已經沒有了,如今他們走的是個緩慢的下坡。

就在陳伯倫思索着接下來的細節時,周霜霜突然冷不丁的說道:

“陳先生。”

周霜霜打斷他的思路,沿用了自己之前在其他世界一直用的稱呼。

陳伯倫一愣。

………………

卻聽周霜霜問道:

“你猜我,猜的這麼準,那麼知不知道自己,還有個兒子呢?”

“我認識的每一個你,那個孩子都是你的命中至重,掌心珍寶。”

陳伯倫臉色劇變。

位面超級基地 “這不可能。”

他說道。

周霜霜轉過身來,笑得格外的意味深長。

“你猜,我現在說的,是真,還是假?” 陳伯倫被周霜霜突然放出的大雷驚得心魂不定。

饒是他自詡這麼多年來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了,可乍然知道自己有可能還有個兒子……這種心理,恐怕一時很難描繪清楚。

他張口想說什麼,可手電筒所照到的地面,依舊是坑坑窪窪。

——眼下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

他深吸一口氣,勉強鎮定住自己的心緒,同時手電筒在掌中繞了一圈,將周圍的環境盡皆收入眼底。

……………………

周霜霜已經又一次輕巧的避開地上凹凸不平的石塊和凹坑。她動作靈巧,哪怕揹着兩個人,走起路來也依舊輕盈無比。

陳伯倫拿着手電筒,此刻照着自己腳下的方寸之地,仍是要打點起精神來。

果然,智商太高了,四肢難免就難有周霜霜這樣的突破——

陳伯倫突然嘆口氣。

………………………

“在這麼個危險的地方,向下挖出這麼深一個地道來,看這裏頭的痕跡,這個工程完全由人力進行。並且不是一氣呵成的,恐怕,爲了這個,不知多少人命……”

話音未落,便見牆角處端端正正坐着一具骷髏。

周霜霜眼神好,隱約可見地面上拖拽的痕跡,還有那人過於端正的姿態。

她已非吳下阿蒙,見到此種情景,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這是有人在他們死後,替他們打點遺體。

…………………

——“恐怕,前邊還有這樣的……”

她想了想,到底覺得“骷髏”二字不太尊重,到底沒能說出來。

陳伯倫的情緒也陡然低落下去,從鼻腔裏發出一聲:“嗯。”

便又接着埋頭向前走。

這個地方離剛纔的黑塔,說起來真的不算遠。看他們救下來的人這種慘烈的狀況,恐怕死裏逃生就已經是千難萬難了。

而在逃生後,不想辦法活命,反而留在這裏挖掘地道……

最初,他們大約還是抱有一點信心的,所以地道收拾的很是敞亮。

可隨着後來難度越來越大,生存的機會越來越渺茫,他們每個人都儘可能的想將自己負責的路段更往前延伸一些……所以,質量上便沒那麼多保證了。

這也是前期臺階都相當平整,而走到現在,四周的空間越來越狹窄,平路都凹凸不平的原因了。

………………………

兩人沒有再多抱怨一聲。

這條路是人家拿命換來的,如今又有人不惜性命,把這條路分享給他們,雖然不知前方到底是什麼樣的生存路線,可對二人而言,這已經是無可挑剔了。

隧道真的是又長又狹窄。

陳伯倫已經隱約帶出了喘息聲。

而周霜霜此刻揹着兩個大活人,仍舊臉不紅氣不喘,他在一旁看着,饒是早有準備,可心裏仍是不由暗暗心驚。

全身家當闖獸世 ——莫非這種能力,也是開元通寶帶來的?

倘若能夠研究透徹……

這念頭在他心中一閃而逝。

………………………

陳伯倫手中的腕錶乃是特製,夜光功能需要手動開啓。

而此刻,上頭的時間已經顯示他們足足走了一個小時。

——隧道是不斷向下的。

雖然有的地方陡峭,有的地方平緩,但一個小時不間斷向下綿延的路程。

——未免也太深了。

這期間,總共四十六句具已經化爲骸骨的身軀,都被周霜霜一一收了起來。

四十六具……

陳伯倫深吸一口氣。

在他們的屍骨上,除了殘破的、帶着傷口痕跡的軍服,和手中簡陋的工具外,沒有任何食物的殘渣。

結合之前他們看到的景象,恐怕這46人是斷斷續續從那履帶上逃生的軍人。

若非如此,之前那名軍人也不會說出:“他們一等品,少一兩個還無所謂,多了就……”

證明,之前不是沒有人逃過。

而他們所有人都在逃生之後,都在第一時間來到這隧道,用自己生命中最後的一段時光,來將這隧道向前延伸。

……………………

四十六條性命……

周霜霜自然也想到了,若非如此,她不會這麼珍而重之的將每句屍骸都小心收斂。

那種自帶空間的能力,陳伯倫在一旁看着,心中不由又涌出許多想法來。

他擡手看了看自己的指尖,可惜的是,上頭空空如也,什麼異狀都沒有。

…………………

陳伯倫收回目光,推測道:“這些骸骨如今都已經接近腐朽,雖然暫時不清楚這裏的空氣環境,但……”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的身體既然沒什麼不適應的話,證明也十分接近咱們原本的世界。”

新婚不歡愉 “就按自然氧化的速度來說,這項工程,他們應該已經完成了一年有餘了。”

這隧道完全沒有逃生的痕跡,最起碼一年都沒人再進來了……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他們另有手段逃生。還有一種,就是在這一年的時間裏,沒有人再從履帶上活下來。

………………

兩人不再說話,接着埋頭向前走去。

然而沒過多久,當他們在經過一個拐彎時,眼前豁然開朗。

並不算是豁然開朗。

只是,眼前沒有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接近圓形的不規則空間。

陳伯倫擡頭,在心底大概估量了房間的面積。

周霜霜環視四周,發現在這圓形的空間,又有足足13具的屍骸。

她咬了咬牙。

“我不明白。”

她看着眼前巨大的飛行器,喃喃道:“明明只要上去了,就有可能活下來,爲什麼他們寧可死在這裏,也不去爭這一絲一毫的機會呢?”

“人的生存慾望,不是會壓倒一切嗎?”

………………

陳伯倫看着她,低聲說道:“你在有這個疑問之前,不是就已經知道答案了嗎?”

“人的慾望可以壓倒一切。”

但人的信念,也可以壓倒慾望。”

能走到這裏來的,無一不是從履帶上逃過來的。

他們身體已然是強弩之末,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擴大這個房間,讓它足夠容下這飛行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