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是寶馬的事情,張局長明天讓我去派出所說有事。”我對老牛說道。

“什麼事?”老牛問道。

“不知道,電話裏沒說……”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又響了,我接起來一看,是朱桂允給我打來的。

我接通電話後,朱桂允告訴我她準備去她那個養小鬼的同學家裏玩,問我去不去,我想想,反正現在也沒事,便要了地址,答應了下來。

“老牛,現在我就帶你去個那個姑娘認識認識。”我掛了電話,對老牛說道。

老牛一聽樂了,臉上裝出一副去不去都無所謂的樣子,腳底下可沒閒着,進屋換衣服去了……

我趁老牛換衣服,來到雲月的房間裏,她正在專注的訓練那些蠱蟲,只見在她坐在‘牀’上,緊閉雙眼,身旁圍着數十隻蟲子,雲月正在一個個的控制,然後讓它們飛到指定的位置。

“雲月?”我怕打擾到她,所以小聲地叫道。

雲月聽到我的聲音後,慢慢睜開眼,看着我問道:

“張野,有什麼事嗎?”

“我和老牛出去一下,你一起去不?”我問道。

“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最近這些新孵化的蠱蟲,我得把它們訓好。”雲月說道。

“行。”我說着慢慢得給雲月關上了‘門’。

又在客廳等了老牛十多分鐘後,老牛才從房間裏走出來,好傢伙,鬍子也颳了,臉也洗了,上身大紅‘色’羽絨服,下身運動‘褲’。“老野,我這一身怎麼樣?”老牛看着我問道。“行,‘挺’好,go!”我說着便帶上揹包,和老牛從家裏走了出來。

在車上,我和老牛說明了我們所去的主要目的,是找那個小鬼,省的他真以爲去相親。

一路直接開到朱桂允所說的那個小區,這個小區沒有通行證,外來的車子都不讓進,無奈我只好給朱桂允打了個電話,讓她出來接我們,這才和老牛開車進去。

跟着朱桂允走進她同學家裏後,剛一進屋,老牛便不管不顧的說道:

“老野,她這屋子裏這麼有這麼重的‘陰’氣?”

朱桂允那同學本來是笑臉相迎,聽到老牛的話後,臉‘色’馬上就變了,堵在‘門’口似乎並不想讓我們進去。

我忙偷着踹了老牛一腳,然後忙對朱桂允的同學說道:

“我這朋友整天沒事說瞎話,在跟你開玩笑呢。”

朱桂允的同學聽到後,臉‘色’這才一緩,說道:

“沒關係,你們進來坐。”

強佔勾心嬌妻 進去之後,相互介紹認識,我才知道朱桂允的這個同學叫孫麗,老牛估計是一眼就看上朱桂允了,開始跟她聊個沒完,孫麗給我們倒上茶,坐在一旁也時不時的‘插’上一句。

我則開始四處打量這個屋子,這個屋子裏面的傢俱,電器,包括各種擺飾,無一不是奢侈品,這套房子裏的東西沒有個幾百萬還真拿不下來。

而且這屋子裏的‘陰’氣也的確很重,所以這個屋子裏絕對是養着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我四下打量的同時,也在聚氣觀瞧,發現在西面的一個房間裏‘陰’氣特別重,估計她所養的小鬼便是在那個屋子裏。

“孫麗,你沒結婚吧?”我看着她有意無意的問道。“沒有呢,怎麼了?”孫麗笑着說道。“那你既然沒結婚,也就是沒有孩子,不過那裏的玩具是給誰玩的?”我說着用手指着在客廳東南角,那裏堆放的很多孩童玩具。 ?

孫麗聽到我的話後,臉上神情一變,雙眼中便有些慌‘亂’,隨即便輕咳了一聲,來掩飾她眼神中的恐慌:

“咳……那個……那個是我表姐帶着孩子來我家裏玩,留下的。.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來你家裏玩,她還自己帶着那麼多玩具?”老牛問道。

“那是我自己給我小外甥買的。”孫麗看着老牛說道。

我聽了她的話後,便覺得沒必要繼續拐彎抹角了,不如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我想到這裏,忙從沙發上站起來,用手指這西面的那個藏有小鬼的房間對她問道:

“孫小姐,我能去你那個房間你看看嗎?”

孫麗聽了我的話後,也站了起來,一臉警惕的看着我說道:

“不行,那是我休息的房間,不方便你們進去,你要是來做客的,我孫麗歡迎,你們要是來搗‘亂’的恕不遠送!”孫麗對我和老牛下了逐客令。

“如果我硬要進去呢?”我看着孫麗說道。

“那我就立刻叫小區裏的保安敢你們出去。”孫麗說着從桌子上拿起了手機,一臉怒氣。

我聽了孫麗的話後,朝她走了過去,盯着她問道:

“你還要這樣忍受多久?我且問你,你的心去哪了?如果我猜的沒錯,你那個屋子裏養的便是小鬼,你長久與其接觸而其陽氣漸衰,‘陰’氣侵入身心,你還要被那些幻覺、幻聽則莫多久?你心中妄念不止,你以爲你現在一時的富足能讓你一輩子都安心?看看你的樣子!印堂發黑,雙眼深陷,瘦的皮包骨頭,還像個人嗎?!”

孫麗聽了我這些話後,身子開始微微發顫,沒有說話,雙眼卻是流下了淚,身體如同被人‘抽’空了一樣,一下子蹲坐在地板上,‘抽’泣了起來。

這時朱桂允跑過來抱着安慰她。

老牛在一旁說道:

“我說孫小姐,我看你讓我們幫你把那個小鬼帶走得了,你這樣下去早晚身體要垮掉,這樣這次我們出來捉鬼,你給個友情價,打個八折。”老牛到哪都忘記不了錢和吃。

孫麗哭了一會兒後,情緒才稍稍穩定了下來,重新坐回到沙發上,看着我們說道:

“其實你們都不懂,我很小的時候便沒了父母,從小都是在別人的白眼中活下來的,沒有人瞧得起我,我記得在我十六歲那年,我重病感冒,去醫院求助,因爲我沒有錢,沒有一個人願意幫我,那次我差點就沒捱過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現實,你沒錢的時候,沒有人把你當人看,等你有錢的時候,別人就跟個哈巴狗一樣的討好你,圍着你四處轉,這人就是這個世界上最賤的動物!”孫麗說道這裏的時候雙眼中滿是怨恨。

“你現在很有錢,別人就瞧得起你了?你一沒有工作,二沒做生意,怎麼突然來了這麼多錢?難道他們就不會懷疑?當着你的面不會講你,難道背地裏不會說你?”我看着孫麗問道。

孫麗聽了我的話後,自嘲的笑了笑:

“他們那是嫉妒,就算是背地裏說我又如何,我現在吃的比他們好,住的比他們好,這就足夠了。”

“那你自己瞧得起你自己嗎?”我盯着她的雙眼問道。

孫麗聽了我這句話後,突然愣住了,想張口卻又說不出話來,就這樣一直沉默着……

“回答我,你自己瞧得起你自己嗎?雖然我並不算太瞭解那個小鬼,但是我也知道,你敢惹它嗎?你在這個豪宅裏住的舒服嗎?我問你,這個房子真的是你說的算嗎?真的是你一個人的?”我繼續對孫麗問道。

“其實……其實有時候我也很後悔,我只要哪裏稍有怠慢,它就會發脾氣,幾乎每天都會折磨我,我……我現在真的有些後悔了,你們不知道,養小鬼的人,無論活多久,到最後,都會不得好死。”孫麗說話的同時,雙手一直在發抖,我看得出她現在的情緒相當的不穩定。

“不過既然我選擇了,無論結果如何,我都一路走下去,謝謝你們。”孫麗接着又對我們說道。她說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了。

我和老牛沒了辦法,人家自己都認了,我們也不好繼續多說,只得留下一句“好自爲之”轉身走人,這種人我不想多數,跟她說再多的話,只是‘浪’費口舌。

在臨走的時候,孫麗突然跑出來,對我們身後的朱桂允喊道:

“桂允!”

朱桂允聽了她的話後,忙回頭問道:

“怎麼了?”

“你……你今晚能不能留下來陪陪我……”孫麗看着朱桂允問道。

朱桂允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在她進去之前,我叫住了她,迅速的拿筆墨、硃砂和符紙,畫出了一張五甲六丁符遞給了她。

“一般來說,這小鬼除了養它之人,在別人面前不會出現,但是爲了保險起見,所以這張黃符你拿着,萬一那小鬼要是找你麻煩,你把這個貼在它身上,然後趕緊給我打電話。”我對朱桂允說道。

朱桂允聽了我的話後,點點頭,收下了符紙。

我和老牛一起從電梯裏出來後,開車走人,在車上老牛對我問道:

“老野,我就真搞不懂了,你說那個叫孫麗的‘女’人明明受夠了,爲什麼不讓咱幫她把那個小鬼給收拾了?大不了咱給她打個五折。”

“她是怕再回到以前的那種窮苦日子。”我對老牛說道。

或許,孫麗她自己也早已受夠了這種折磨了。

但是,爲什麼她還不願意放棄?

那是因爲“虛榮”這種害人的心理,就如同現在結婚很多‘女’孩都會提出一個不算是要求的要求,那就是必須有房有車,咱也不能說人家‘女’孩虛榮或者現實,只能說現在的社會風氣所致。不過,這買房買車不一定是必要的,也要符合自身條件,若是爲了買房買車,不惜貸款數十或數百萬,還個十幾年,就算有了房子車子,降低了自己,甚至以後孩子的生活質量,這十幾年中就算想出去旅遊,都要算一下房貸車貸還了沒,想吃一頓好飯都要算計一下,這個月的生活費還剩下多少?這種外面風光,家中窘迫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嗎?所以,無論有沒有車房,自己過得安心,過得舒坦,我認爲就是最好的。 ?

“老野,你說爲什麼很多人爲了錢而不擇手段?他們怎麼看錢看的那麼重?”老牛換了個舒適的姿勢,對我問道。,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這世上哪裏的樹木不生枝葉?又有哪裏的土地不長莊稼?在陽光和水的友情幫助下,大地上的土壤中在孕育着萬物的同時,也會滋生着各種有害的孽障。”我對老牛說了一句我認爲很有哲理的話……。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沒有再說什麼,我回頭一看,好傢伙,我一句話的功夫,他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回家睡覺,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我便叫上老牛和雲月跟我一起去了城西公安局。

在到城西公安局,我給張局長打了個電話,他讓人先接我們到接待室等他,在接待室裏喝着茶葉等了十多分鐘後,張局長便帶着一個祕書,從‘門’外急匆匆的趕了進來。

一陣客套,各自落座之後,我直接開‘門’見山的對張局長問道:

“張局長,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便直接說吧。”我看着張局長問道。

張局長聽了我的話後,先遞給我和老牛一人一根菸,然後才說道:

“我們局裏最近在查一個地下黑拳賭博組織,這個地下組織的頭目很狡猾,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換一個地方,而且從不‘露’面,所在的地方也設有很多暗哨,所以我們派出了很多臥底,但是至今出去的,沒有一個回來……”張局長說到這裏,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一臉期待的看着我。

“張局長,你的意思是讓我去當臥底?”我問道。

“並不完全是那個意思,其實我們派出的那幾個臥底心理和身體素質都極好,一般情況下絕對不會被發現,而我們連續派出了三個,卻都是不了,所以我們懷疑那地下黑拳組織裏面有人懂得異術,否則絕對不會接連二三地發現我們的人。”張局長看着我一臉嚴肅地說道。

我聽了張局長的話的同時,心裏也在琢磨,幫還是不幫?其實這打黑拳並不是說遇到鬼邪之事,再說我已經答應雲月以後像這種冒險的事情,絕不再去做了,若是我去被發現是臥底的話,任我有通天的本事,也不一定能逃得出來。

張局長見我不說話,便繼續對我說道:

“張老弟,你不用擔心,你以前也在部隊訓練過,我們會給你配槍,暗中派人保護你。”

這時我看了一眼雲月,她擺出一副隨你的樣子,我說道:

“張局長,把那黑市的資料給我吧。”我說這句話的同時,便接下了這個任務,其實我知道一直跟在他後面的那個祕書手裏抱着的那些資料,一定是關於那個地下黑拳組織的。

張局長聽了我的話後,忙把資料從祕書手裏接過來,遞給了我。

我大體了掃了掃,上面多是介紹那個地下黑拳開始的具體時間和位置,還有一些注意事項。

“對了,你讓我去臥底,主要是幹什麼?”我問道,這資料上面寫的很詳細,就連那地下黑拳下一次在哪舉行,什麼時間都知道,他們若是想把這個地下黑拳給端了,完全不需要臥底,直接去就行了,所以我想不通,便對張局長問道。

“找到誰是最後的主謀,然後用材料袋裏面的鈕釦相機把他給拍下來,我們懷疑他在面上也有產業,所以想查清楚在行動,爭取把這個大毒瘤給連根除掉。”張局長對我解釋道。

“就這麼簡單?”我問道。

張局長聽了我的話後,忙說道:

“張老弟,你可別太小看了那些人,千萬不能大意,而且那個人的相片對我們這次破案舉足輕重,所以這可不是個簡單的任務啊。”

“哦,這樣啊,那行,我知道了,要是沒啥事,我們就先撤了。”我說道。

“等等。”張局長叫住了我,然後又遞給我一個小包,我接過後,打開一看,裏面有一把黑‘色’的手槍,兩個彈夾和一個隱形無線電對講機。

“我說局長,你這是算定我會幫忙了,這東西都提前準備好了?”我無奈的把包收下。

“張老弟,不是老哥我算定你,即使你不去,這些東西也會‘交’給下一個去的人。”張局長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疲倦和無奈,似乎還有些心痛。

我聽到張局長的話後,沒有說話,跟他道別之後,帶着雲月和老牛走了出去。

“郭祕書,替我去送送他們。”張局長說道。

“留步。”

從公安局裏出來後,我便對雲月問道:

“雲月,我答應張局長這件事你不會怪我吧?這是爲咱整個東城市繁榮發展,和一個好的風氣。”

雲月聽了我的話,哼了一聲說道:

“得了吧,你就是好面子,打腫臉充胖子。”

“對,他這是豬鼻子‘插’蔥,裝象。”老牛也在一旁附和。

雲月想了想又對我說道:

“反正你這個脾氣也改不了,不過你既然要去,就必須帶上我。”

“那裏是什麼地方?你一個‘女’孩子去太危險了。”我說道。

“那你也別想去,除非你回來不想看到我。”雲月語氣十分堅決。

無奈,我只好答應了下來,其實雲月的蠱蟲倒是也能幫上忙,再說即使遇到危險,她自己倒也能自保,所以我才答應了下來。

我們三個開車又去了一趟銀行,在排了半個多小時的隊後,我才把錢轉給了韓穎,看着卡里僅剩下的50萬,我心裏一陣感慨:自從當了鬼師以後,這錢怎麼‘花’的跟流水一樣?幾千萬連個水漂都沒看見就沒了,若是半年前,我想不不敢想,難道我四圓中真的缺錢?

從銀行出來之後,我給韓穎打了個電話,沒人接,只好給她發了個短信,說一百萬給你打過去了。

老牛在一旁看到後,對我說道:

“老野,你替我們家還這一百萬就算是我借你的,我以後賺了錢肯定還你。”

“拉倒吧,你賺了錢先孝敬你父母吧。”我說道。

這時已經是中午了,我們也懶得回去,在附近找了一個生意比較火爆的飯店吃飯。進去後,讓老牛和雲月各自點了幾道菜,等了接近一個小時,這菜纔上來。老牛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菜沒上來之前,他幹喝啤酒都喝了兩瓶了,見菜一上來,甩開腮幫子就吃。 ?

我也有些急不可耐,這個飯店的生意這麼好,幾乎沒有空座,而且我們來的還算早,現在已經有人在排隊,也不願去別家,我就十分好奇,這菜做的得多好吃,讓現在如此快節奏中生活的人能耐着‘性’子等待?

所以我忙用筷子夾起一塊紅燒茄子,放進嘴裏品嚐了起來。。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這一吃之後,我心裏就是一驚!忙吧嘴裏的紅燒茄子給吐了出來!

“雲月,老牛,別吃!”我忙叫住了正在吃菜的雲月和老牛。

“怎麼了?”老牛聽到我叫住他後,問我的同時還不忘繼續吃一口‘雞’‘肉’。我忙把老牛的筷子給打落在地,對着他低聲說道:“這菜裏有大ma。”難怪這飯店的生意這麼好,原來是在菜裏面摻入大ma這種讓人上癮的毒品。

老牛聽了我這句話後,蹭的就從桌子上站起來,對我問道:

“老野,你確定?”

腹黑爹哋假純良 “我也不能百分百確定,你趕緊開車去前面的醫院買幾張‘尿’檢卡回來。”我說着把車鑰匙遞給了老牛。老牛接過鑰匙後,便跑了出去。我之所以懷疑這菜裏有大麻,是因爲我以前在特訓大隊的時候,參加過一起國外緝毒行動,曾經查獲過很多大ma。h洛因之類的毒品。特別是大ma,吸食一點兒後,便會在短程記憶受損,視、聽、觸或味覺變得更加敏銳,心跳加速,血壓升高,而我剛纔在吃那口菜的同時,突然有了這種感覺,再加上這家飯店食客出奇的多,所以我才懷疑這菜裏有大ma。其實若是換做以前,我估計也察覺不出,但是自從我的身體經過洗‘精’伐髓之後,各種感官明顯提升,所以才能察覺到,再一個這種‘混’在在菜裏的大ma,多半都是從國外進口的,‘藥’‘性’在體內自動溶解,就算出事也查不出來,所以這個飯店才如此大膽。“張野,大ma是什麼?”雲月在一旁小聲的對我說道,因爲剛纔我們的舉動已經把周圍幾桌的食客都驚動了。“大ma就是一種毒品,任何人吃了都會上癮,然後不能自拔,而且對時間、空間發生錯覺,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原來只有幾分鐘的時間,覺得有好幾小時。他們的平衡功能也發生降礙,由於肌‘肉’張力鬆弛,變得站立不穩,雙手也會不由自主地震顫。甚至會產生大ma中毒‘性’‘精’神病,出觀幻覺,妄想和類偏執狀態。”我對雲月解釋道。雲月聽了我話後,似懂未懂的點了點頭。說到販毒,曾經我一個常年在緝毒組工作的朋友跟我說過他經歷的一起販毒案件,那次正是是潑水節的時候,那些販毒份子極爲聰明,他們把h洛因溶解到水裏,然後拿衣服浸水。我那個朋友檢查的時候那些販毒的告訴他,說他們剛過完潑水節,當時我那個朋友打開後備箱一看,一大包溼衣服,裏面還有很多‘女’‘性’內衣,他也不好意思細看,但是就在他準備關上後備箱的時候,突然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酸味,h洛因的味道……這種方法被稱爲浸泡藏毒,優點是化有形爲無形,缺點是味道大,因爲h洛因裏含有大量工業c酸酐,學過化學的知道那玩意有多酸。當年全國這種模式的案子第一例出來的時候,是全年十大經典案例之一。

薄少,戀愛請低調 不一會兒,老牛便拿着‘尿’檢卡跑了回來。“老野,給你。”我從老牛手裏接過‘尿’檢卡後,把‘尿’檢卡‘插’到菜裏面,等了幾分鐘後,拿出來一看,檢測區無線條出現,表示結果爲陽‘性’,果然菜裏有大ma!我看到這裏後,想當場把這裏給砸了的衝動都有,這他媽什麼人?爲了賺錢什麼事都能幹什麼來!這還能是人嗎?心也太黑了!“老野,這裏面有沒有大ma?”老牛看不懂‘尿’檢卡對我問道。

“有。”我說道。

老牛一聽不幹了,忙一腳把腳下的板凳踹開,直接把桌子給掀翻了,然後從地上撿起個板凳來指着飯店的人吼道:

“都出去,老子今天要把這家飯店給砸了,誰留下老子連他一塊收拾了!”

老牛這一嗓子,本來這飯店滿滿的人一下子都跑了出去,剩下的幾個不是膽大不怕事,就是飯店裏的人。

老牛一看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這下可得了他的勁了,左掀右踹,不會兒那剩下的幾個人,也灰溜溜了跑了出去。

這時從飯店裏面突然跑出來一個老闆模樣的中年人,在他身後還跟着三四個穿白褂的廚師。

“你們幹什麼?!”

“他特麼***!”

我見那老闆出來,上去就給他一巴掌,打的他原地轉了個圈,差點沒摔地上,他被我這一下子打‘蒙’了:“你敢打人?!我馬上報警!”“不用你報警,我已經報警了,你菜裏摻着大ma。”我看着他說道。

那個老闆聽了我的話後,身子一震,忙轉爲笑臉說道:“兄弟,你先彆着急,咱有話慢慢說,我知道,你們不就是想要錢嗎?你說個價,咱慢慢談。”那個老闆一副看穿我的樣子。“去你m的!你有錢了不起?要不要比比誰有錢?!”老牛任何情況下都不忘記裝一下。

“那你們要什麼?”那個老闆看着我的眼神,現在有些慌‘亂’。

“要你上明晚的東城日報頭條怎麼樣?”我看着那個老牛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了一陣警笛聲,我看了看手錶,給局長打電話的效率就是快,4分鐘便趕到了。

證據確鑿,這個飯店接着就被查封了,老闆廚師一共涉險七人全部抓走,細節我們不表。

我們三個做完筆錄後,便往家裏趕,這一路上老牛還在生氣,我知道他從小就對吸毒痛恨無比,老牛的舅舅就是因爲吸毒傾家‘蕩’產,最後無奈拿着菜刀晚上去搶劫銀行,觸動報警器後,被趕來的警察當場擊斃。

回到家之後,老牛心情便悶悶不樂,看了會兒電視,便去房間裏練氣了。

我則拿出那地下黑拳的資料研究了起來,上面介紹着下一次黑拳賽是在一個偏僻廢棄的地下停車場進行,時間是兩天後。看到這裏後,我便叫上上老牛出‘門’考察地形去了,等我們來到那個廢棄的地下停車場,只見這地下停車場四周都圍上了鐵柵欄,我看到這些鐵柵欄的同時,便覺得奇怪,這些鐵柵欄圍成的一個形狀,竟然像是一個陣法…… ?

看到這裏我心裏就奇怪了,這打個黑拳而已,爲何這附近圍着的鐵柵欄排成一個陣法?

老牛在這個時候,御氣一跳,直接翻過鐵柵欄,跳到了這地下停車場的裏面,我也跟着走了進去,和老牛再四周查看了一番後,除了這個鐵柵欄擺成一個陣法之外,並沒有其它發現。

我和老牛倆人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把這鐵柵欄的佈局按照縮小五十倍的比例畫在了本子上,準備回去研究研究,要是研究不明白,便讓孫起名幫忙看看,張流觴那老東西他是不靠譜,需要他的時候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畫完之後,我便和老牛開車走人,在回去的路上,天‘色’便開始暗了起來,我看了看錶,才下午4點,‘陰’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