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是,我看着不是你逼他出來的,就是我的寶寶。”

“是他沒錯了。”這句話是景容講的,我擡頭髮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過來了,手上還拿着書,看來走的相當焦急。

還好,他可以將那本書同化,不然大家就看到一本書在空中飄了。

“你的意思說是寶寶?”

“他碰到了你的肚子嗎?”

“嗯。”

“那就是他意識到他會威脅到你,所以將其逼出肖清新的體外。”

景容很確定的說着,臉上的表情可以用兩個字表示。驕傲。

對於這個炫子狂魔我是一點辦法沒有,還好他是隻鬼,整天沒人能看得到,如果有人能看得到那我的孩子只怕沒出世就已經比我現在都出名了。

看,有個人圍着我轉了半天,過來道:“請問,你是不是網上那位女天師啊?”

我竟無言以對,剛好飯也吃完了。肖清新拉着我就走了出來道:“看來也不是我一個人認出了你,你的那個視頻暴光率太高了,你自己小心點兒。”

我點了下頭道:“我現在去找那個色鬼,免得他再惹事。”

“好。”

“叔叔,週六週日什麼的,到我家住吧?”

“好,我有空就去,只要你家那位不煩。”

“他不煩……大概,應該不會煩。”忘記了那位就站在我面前,竟然馬上替人家說明了。

肖清新叔叔點了點頭走了,可是我竟然注意到景容竟然走到了他的背後輕輕一拍。

肖清新叔叔似乎感覺到了,然後看着高出自己的一團不解的看了我一眼。我搖了搖頭,根本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的老公會突然間去拍叔叔一下。

“這樣他就不會再被附身了。”

“你不會被附身了。”

我解釋完,然後與自家相當走了。

“對了,你怎麼知道他被附身了?”我們好像並沒的提到剛剛的事情。但是景容一眼就看到了。我覺得他肯定不會知道肖清新被附身然後動手要強暴我的事情,否則他不可能這麼淡定啊。

“他身上有淡淡的黑色,應該是被惡靈附身過。”

景容這纔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問,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兩個的相處模式是,他一直跟着我所以知道我所有的事情,於是已經忘記了要用尋問句的本能。

再加上我又是那麼善解鬼意,所以很容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嘿嘿一笑,有種不想說的想法。可是我一想隱瞞景容就不悅的站住,冷氣四射,我不小心打了個噴嚏。

不公平啊,爲什麼他的事情不想說就不說。我要是不想說就被瞪呢?

好吧,想了一會兒明白了。人家也沒有追問,就是眼神太嚇人,氣勢太壓人,而我呢,毛氣勢也沒有,怎麼能迫着對方將祕密追着與我主動訴說?

忍了忍,我招了。

初時挺平靜的,我本以爲沒事了。可是就在這時,旁邊商場的玻璃窗突然間就炸開了,然後是另一邊的路燈……

我連忙拉住了他,道:“你的兒子會保護我。” 權少的小獵物 說完了我就爲自己點了三十二個贊。摸清大boss的想法,給他會心一擊,然後看着他的臉從剛剛的黑如深夜變成現在的溫柔如水,那滋味真的比坐過山車還忐忑。我長長鬆了一口氣。你兒子什麼的,真的是最好的殺傷武器,比地獄那隻守門巨人什麼的都厲害百倍。

“嗯,他很好。”

炫兒狂魔又開始了。我抽動了嘴角意思性的笑了一個,然後道:“但是我們還是要報仇,找那個急色鬼。”

景容終於認真了,手指一點竟然一次性跳出十多個小鬼。我驚訝的道:“不是講五鬼搬運嗎?”

“一般道士最高可以操控五隻小鬼,但我不是一般的,也不是那些道士。”他一揮袖,衆小鬼出沒了,他們分四面八方尋了下去,竟然有一種非要找到那個色鬼的感覺。

可是找了半天,等我們都回到家裏了也沒有什麼信息。

這不對勁兒啊,景容道:“那隻鬼應該是新死。但怨氣很重,想知道他的身份也不難。”

“還有,和警察有點恩怨,這也是個線索。”打電話給肖清新,他很快就傳了一份最近的一些資料,有被警察最近處理的案子。當然都是些關於桃色緋聞或是變態色魔的。

可惜我看得累了,竟然爬在桌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爲什麼,不愛做夢的我竟然做了個夢,一個很真實很可怕的夢。

夢裏面,我正走在鋪着石頭的小路上,潔白的石頭非常漂亮,而另一邊就是個人工湖。

突然間一隻手捂住了我的嘴,我掙扎,嘶叫,可都沒有用。我被拖進了一個樹林,旁邊有一個牌子,垃圾處理處,請勿靠近。 垃圾處理處真的四處是垃圾,我就被扔在了垃圾之中。那裏的蒼蠅被砸得四處飛了起來,嗡嗡嗡的讓人心煩。可這一切都沒有那個男人惹人煩,他竟然在笑,是那種幾乎近於變態似的桀桀怪笑,讓人心裏發毛,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他的手在我的身上不斷的,很暴力的撫摸着。不,應該是掐捏着。我的肌膚應該是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了。可是我叫不出來,因爲男人將自己的襪子塞在我的嘴裏,那滋味真的非常非常的不好,讓人噁心透頂。我踢着腿想反抗,可是卻被他用腰帶給綁了起來。嘴不能言還掙扎不開,我有些絕望了,深深的絕望。

可就在這時,那變態惡魔竟然脫下我的襪子將它塞在了他自己的嘴裏。

我嚇傻了,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人。可是當我吃驚的時候,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就被那個變態奪去了。我想哭,可是卻被弄得相當噁心,乾嘔着吐不出來,眼淚滑滑的向外流着。

可是他竟然不放過我,一邊動着一邊用兩隻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一陣窒息將我嚇得不停的踢着腿,我感覺到了比失去貞操還讓人恐怖的東西。我將失去生命。

這世上唯一一次的生命,可是我越是掙扎他的手勁越大。我聽到了他高亢的呻/吟聲,聽來是那樣的舒服。可是我卻無法喘息,眼睛不停的向外鼓着。舌頭都吐到了外面。

我最後的一眼聽到的是那恐怖的啪啪啪的聲音,還有那個男人舒服過後的怪笑。我的脖頸似乎被放開了,可是我的雙眼卻已經暴睜,最後發黑,裏面流下來什麼東西,熱熱的,我覺得那不是淚,一定是血。

我一定是死了,可是那個男人到這個時候才溫柔起來。他開始親吻我的身體,並且道:“我知道,你現在一定還有意識,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最喜歡現在的你了,多麼的配合,無論我怎麼弄你都會不會發出拒絕的聲音。不過,小髒貓。你失禁了,這樣可不好哦……不過,我會幫你清理乾淨的。”

我已經感覺不到了,只能聽到小小的舔食聲,然後世界是一片的黑暗。

“啊……”我驚醒過來,卻發現人竟然站在了十分陌生的地方。夜風很冷,我打了個哆嗦,在原地轉了一圈。最終看到了一塊牌子,上面寫着垃圾處理處。

我的心立刻冰冷起來,想到剛剛的一切我的牙齒不由得打顫,尤其在看到那個垃圾堆後,我嚇得驚叫,慌忙的轉身就跑。

結果被一個冰冷的懷抱抱住,可是仍然無法安慰我,因爲我不知道這是現實還是夢境,我到底是誰,我是死了還是活着。

“啊……不要,不要……”

“別怕,小萌別怕……”

有人在叫我。叫我的名字。

“我叫肖萌是嗎,我叫肖萌是嗎,我有景容在身邊,他不會讓我出事的,我有景容……”

“我在這裏,別怕,你只是夢魘了。”

“景容?”

“嗯。”

我鬆了一口氣,整個人依在他的懷裏。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

景容抱起了我,道:“別怕,你沒有任何事。你只是能力在增長而已,別怕。”

我怎麼能不怕呢?

被他一安慰我直接哭了起來。抱着他痛痛快快的哭。我第一次抱他抱那麼緊,幾乎用盡了我的全部力氣。我覺得他現在如果有呼吸,一定已經窒息了,被我抱的。

想到窒息我就更怕了,顫抖着縮在他的懷裏不出來,道:“爲什麼不叫醒我?”

“這是你自己的意願,你的能力是感知,可能因爲你太想知道了所以纔會感知到了什麼來到這裏。如果我強行叫醒你,你仍然會繼續探查,直到看到全部。”

“我不想要這種能力。”

“嗯,我會想辦法幫你封掉。”

“景容,你一直寵着我好嗎?”

“好。”

“景容。你一直保護我好嗎?”

“好。”

“景容,如果有人要傷害我,你一定不要放過他們。”

“好。”

“景容,千萬不要離開我,我害怕。”

“好。”

一連串的好字總算讓我安了心,我怕得在回去之後整整躲在房間裏一整天,就算是景容想要與我辦夫妻間的事都被拒絕了,因爲我太害怕了。他一脫我的衣服就讓我想到夢裏面的情形。

原來,男人對女人可以那麼殘忍,以前有時候覺得景容不近人情,我不想的時候也會強迫。但是與那個變態比起來,他真的是溫柔的沒話說了。

也許是他對我太過小心翼翼的及溫柔了,慢慢的讓我放鬆了心情,將夢裏的事情與他講了。

他的臉色很黑,摸了一下我的頭道:“你休息,我與肖清新說明,查到他。”

“你……”怎麼與肖清新商量?

“你休息。”

語氣霸道,不容別人反對。我只能默默躺下了,覺得如果堅持會惹怒他。可是我很奇怪,不用電話,他怎麼叫肖清新過來?

但是很快他就過來了,跑的非常快,進來就推開我的房間門急着道:“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你家的那位會發瘋?”

“我做了惡夢……”沒說完就看到肖清新臉色黑了,我馬上道:“十分可怕。”

可是他的臉色更黑了,揉着頭道:“哦,你做惡夢,很可怕。然後你家那位在我的辦公室拍血手印,動用所有辦公室打印機,影印機,給我發了信息。肖清新,速到18號來。你們這裏,應該是18號吧?”

“是18號沒錯。”我看了一眼景容,他確實有辦法。而且將人叫來了。

“跟我來,她不舒服。”景容穿着拖地的長袍,特別有唐朝服飾的味道。不過,因爲要見肖清新所以仍是披了一件十分寬大的披風。並且蓋住了頭。

肖清新明顯嚇了一跳,突然間有人在他背後涼涼的講話,再加上辦公室的驚訝,我覺得他現在心裏陰影層面一定很深。不過,還是跟着景容走了下去,應該是下樓去說了。

我現在也躺不住了,雖然害怕但是更想知道那個變態是誰。同時,我也想知道夢中的那個小姑娘是誰。我只經歷了她的感受,並不知道她從哪裏來,是什麼人。

等我收拾完走下去後,發現肖清新已經打完電話回來,臉色十分的凝重。而景容優雅的坐在沙發上,身子微斜的側躺着,竟然有那麼一點妖孽。

是的,他平時很喜歡這樣舒服的躺着,不過大部份時間都拿着一本書。今天什麼也沒有拿,可是那種天然的貴族作風卻讓人不容忽視。

肖清新看到我下來了才道:“不是讓你去休息嗎,我們會處理的,你回去吧!”

什麼時候這兩個人成一國的了?

我沒理他走了下來,道:“有消息了嗎,那裏是不是發生過命案?”

肖清新看了一眼景容道:“真的要對她說嗎?”

“這本來就是她想知道的事情,告訴她,她可以承受。”

“……”我覺得,自己又不是景容的孩子,爲什麼會有一種他在教育自己女兒的錯覺?

肖清新坐了下來,道:“已經問到了,那個地方確實發生過命案。一個高中生的小姑娘在那裏與同學玩,結果失蹤。等再發現她的時候人已經被強暴了,而且還被活生生的掐死。”

“那個人應該是個挺殘酷的人,而且還懂點醫學知識。”我補充着,但是肖清新道:“那個兇手已經查到了,是公園醫務室的醫生,剛剛三十歲。” 我的手握在了一起,咬着下脣,道:“那麼,他是怎麼死的。”

一定是那個人沒錯了,他傷害了那個高中生的小姑娘,也就是昨天自己夢魘的原因。

天知道。我有多恨那個人,那個連臉都恐懼的忘記的男人。我的身體有些顫抖,可是轉眼被人握住了手拉到一個懷抱中。

“告訴我,找到他想怎麼辦?”

“打的他魂飛魄散可以嗎?”

“可以,只要你喜歡。”

聽到景容這句,我心情好了一些。

這纔看向肖清新叔叔,他的神色一直很凝重,我覺得那個男人一定死的不尋常。於是直起了身體正經的道:“他是怎麼死的?”

肖清新叔叔道:“自殺,在追捕他的警察面前一點一點的將自己的喉嚨割開,然後講了一句:你們永遠也抓不到我。”

我咬了咬牙,這個變態真的是太狠了。

肖清新叔叔皺着眉,道:“這樣的人如果變成了厲鬼。那他不會就此罷休,肯定還會做些什麼?”

我點了點頭,道:“我的感應能力怎麼就感應不到他以後要做什麼呢。這樣就可以抓到他了。”

“你想做告知嗎?笨。”景容敲了下我的頭,然後一晃身就隱去了身形。可是很快我就再次看到了他而肖清新叔叔似乎仍是隻能看到一團迷霧。

肖清新道:“自從你傷到了他,似乎沒再聽到他犯什麼案,但是也需要小心。現在,我們應該想辦法追蹤他。”

“景容,你有辦法嗎?”

“道士有辦法。”

“你不是懂道術。”

“身體的侷限。”

我聽懂了,景容是鬼,而道術是用來捉鬼的,天生就是對立面,所以他應該是沒有辦法使用。

“那我去找蘇老師幫忙,你別多心,我只是不想那隻鬼再害人。”

“去吧!”

難得景容沒有反對。我馬上給蘇乾打了電話。

蘇乾對我的事情倒是很關心,開口第一句話就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最近您沒有關注消息嗎,網上的。”我不知道從何說起,所以先問了下他有沒有看那個讓我出名的視頻。

蘇乾在另一邊,道:“沒有,最近我在研究道術。閉關。”

以前蘇乾似乎挺討厭道術的,沒想到他竟然開始練習了。我覺得,似乎因爲我與景容的事情影響了很多人,有蘇乾還有肖清新。

“對不起。”我先道了歉,而蘇乾卻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

我認識的道士除了他就是那個蘇赫了,哦,還有個蘇喬,但是我覺得她會要我很多的錢,於是就硬着頭皮將之前的事情說了出來。蘇乾是個三觀很正的人。絕對不是什麼變態。聽到了這麼嚴重的事情道:“我馬上過來。”

我放下了電話,道:“那個變態死了多久了?”剛剛似乎忘記問這個問題了,景容不是講一個新死的鬼不可能有這樣的力量嗎?

肖清新道:“應該是三個月。”

“才三個月?”我看向景容,他的眉頭皺了一下,但並沒有表示什麼。

肖清新叔叔道:“而當衆強暴女人的案子,最初發生在兩個月前。但是。現在只抓到了兩個男人,一個是你夾手指的那個,另一個是那天在警局對面的大學生。說起來那個大學生你們也認識。就是你的同學,那個用手機將孫維維和高老師偷情的事情全部發給你們聽的那一個,當天他是去警局取回證物手機,結果就在對面的茶博士強暴了一位客人。”

“是他?他還送過我蜂蜜呢!那他不是要被判刑的?”

“這件事要看法庭的裁決,但是連着兩個強暴犯都講自己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樣詭異的事情……也不一定會光明正大的處理,或者會將他們交到精神科。”

“那樣就好了,至少不用做牢。”

“嗯,因爲他們當真沒有錯。”

肖清新那天被附身。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所以大概知道一些情況,可是這種事要講證據,即使他們將真實的情況說出,那個劉隊也不會相信。

但這些都是其次,首先要將兇手抓住,否則還會有更多的受害者。

蘇乾很快過來了。他向我們大概瞭解了一下情況,然後肖清新直言道:“我們想找到那隻鬼,用什麼辦法。”

可是蘇乾卻深思起來,他對着我的方向,似乎在對景容說道:“通常,一個新死的鬼就算怨氣沖天也不可能隨意附身別人的身體,更加不可以控制他的思想進行那種行爲。所以,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

我看了一眼景容,見他點了下頭。

“一般,新死的鬼,怨氣再重也只是通過夢魘的形勢來向一些能接受她們的人表達心中不滿,這也就是所謂的託夢。再有強者,最多會造成鬼響,鬼動,讓人可以感覺到他們。”

蘇乾分析完。又看了一眼景容,道:“除非……”

“他在生前學有道術。”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出來。

我站了起來,驚訝道:“學了道術的人就這麼牛逼嗎?”

一朝農女一朝爺 景容的臉立刻學了下來。教訓起我來道:“胡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