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朽搶先住進了他的心房,我又何談後來者居上。

我能感覺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在靜靜的等待,等待我與不朽重疊的那一瞬間,只是我不明白,我該如何的復活她,他們又爲何,一定要等到不朽復活的那一刻才動手,我更不知道,他們爲何要如此的忌憚那個孩子,以至於這麼精心的籌劃,不惜一切代價除掉它。

當我所站的位置,與那棵大樹只相距十米左右的時候,在耳邊越演越烈的鎖鏈聲,竟然驀地停了下來,如同帶動着我的心臟,一起停了下來。

我的眼珠控制不住的四處搖晃,足以顯示我現在的這顆搖擺不定的心,我不安,我非常的不安,就像是有一把刀在我的背後用刀尖抵着我,逼我去死!

我猛地回頭,身後竟然是一片我看不穿的黑暗,白色的冷光不知道何時,竟然聚攏到了我的腳邊,像是在隨着我的移動而移動。

沒有孫遇玄他們,也沒有長老,有的只是手足無措的我,以及白的如同剔透的玉柱一般的樹幹。

指間砂 就在這時,面前的枝幹竟然發出卡卡的碎裂聲,隨即,我看到一條細小的裂紋從樹幹的中心處裂開,裂開了一小截的距離便停止了,四周安靜的就好像,剛剛只是我的幻覺。

我想透過縫隙看看裏面到底有什麼,然而就在我的臉剛剛湊近的那一刻,剔透的枝幹上忽的爬滿了千餘條的裂紋,帶着瓦解之勢,模模糊糊間,我彷彿看到了一雙漆黑的眼睛,嚇得我渾身一顫,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我的手貼在了地上,上面的凸起將我的手掌給刮爛了,血沿着那粗壯的根系不斷的向上蔓延,裂紋瞬間變成了毛細血管一般,紅色的脈絡包裹着整片玉璧。

這一切真的只發生在眨眼之間,快的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我想要從地上站起來,本能的想要逃離這個地方,可這時,我卻發現了一個恐怖的真相,我的手被吸住了,壓根無法動彈!

而手臂中的血液,涌動着流向樹根中,血液在樹根裏跳動,像是在喚醒一個即將再度跳動起來的心臟,我能感覺到我的傷口在逐漸的擴大,如果再這麼下去,我一定會被吸成一具乾屍!

前一秒我還在好奇,能喚醒她的方法到底是什麼,這一秒,我便徹底的明白過來了,可是,人的本能在這一刻被體現的淋漓盡致,遇到危險的時候,本能的想要自救。

於是我拼命的用拳頭砸着那樹的根系,可它畢竟不是真正的玉,沒有那麼大的脆性,於是在我砸的手掌都發麻了之後,那樹幹卻沒有一絲絲的變化,我只能用盡渾身的力氣將手掌從樹根上撕扯下來。

我滿頭大汗,搖搖晃晃的站起了身子,一股腦的往黑暗中跑去,然而,我還沒有跑幾步,便猛地停了下來,因爲我的脖子的正前方,一把尖銳的刀正抵着我的喉嚨。

我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手上卻暗暗發力,準備和他們死磕到底。

但,就在我準備就緒,準備用穴口往外釋放能量的時候,地上忽的豎直生長出許多的藤蔓,想要往我的手心裏面鑽,就連我的雙腿,都被捆住了!

這種情況,就像掉入了一個巨大的胃中,一點一點得看着自己的身體被腐蝕個乾淨,那樣恐怖。

我聽到黑暗中那人冷笑了一聲,然後下達了命令:“把她的身上,全部給我割開!”

剎那間,所有的刀都朝我前進過來,試圖割破我的皮膚,我感覺到我流血了,冰涼的如同萬年玄冰。

冰涼的……

我幡然醒悟般的看向自己的手臂處,只見上面暈開了一滴藍黑色的血,如同墨蘭色的蝴蝶,綻放在我的皮膚之上,我渾身驀地緊縮,仰起了腦袋望着頭頂的高空。

本來是無窮無盡的遠方,本是我目不能及的地方,但在那瑩瑩白光的幽深處,我竟一眼看到了那一襲黑衣,靜靜的飄蕩着,像是在水中溫柔的漂浮着。

身着那黑衣的男人,此時正低頭看我,黑色的長髮,遊離在他的臉頰之上,他看我,目光篤定,穿越千年,嘴角忽的綻放出一個微笑。

一個,一世難忘的微笑。

你來了,感謝上天,你還活着,你在等,你在等待復活她的方法,憎惡上天,最後還是讓我知道了真相。

寒涼的淚水從眼角滾落了下來,沖淡了他流在我手臂上他的血液。

我何其有幸,何其悲哀。

尖刀劃破靜風,利落的刺向我,不,沒有刺向我,一個黑色的身影擋在了我的面前,那刀,被他空氣一般稀薄的身體給阻擋住了,他用力,我能感到他的身體猛地鼓動,將那些刀衝的飛了出去。

“你……”這是三爺的聲音,我依然看不到他在哪,他大概是感到驚慌,以至於聲音都是從喉嚨中顫抖而出的。

孫遇玄甩動黑色的披風,將纏繞在我的腿上的根系盡數割斷,沒有傷我一分,我有些訝異的看着他,只見他的臉上竟然佈滿了黑色的紋路,像是被燙出的黑色口子,裏面似乎有火星在跳躍。

我心痛的想哭,可是卻哭不出來。

孫遇玄短暫的看向我,只見他的眼珠竟然是通紅的,被火燒過一般的通紅,沒有一點點神采,他咧咧破到下頜處的嘴角,聲音卻是淡淡的:“薛燦,我看不見他們,你要一直往前跑,超過他們逃跑的速度,把光點亮,我就能看見他們了。”

他摸到了我的臉,目無焦距的撫摸着我的嘴脣,對我說:“等殺了他們,我們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他的聲音溫柔至極,從未有過的溫柔,溫柔到我的眼睛就像決堤的湖,不停歇的往下墜落。

“……好。”

“那就去吧。”他把我放到了地上:“記得,越快越好……”

我癡癡的看這他,看着他破碎的容貌,心就像有鐵絲在裏面蜿蜒着,我轉身,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淚,咬着脣,擡起腳跟,用盡全力的飛奔起來。

我只知道自己在哭,卻沒看見,在我轉身的那一刻,孫遇玄的眼睛裏,淌出粒粒血珠。 我要往前跑,我要拼命的往前跑,我的腦海裏只剩下這麼一個念頭,身後的根系都搶着往我的腳後追過來,我只要稍稍慢下來一點,就會被纏住腳腕,乃至全身,我不能成爲孫遇玄的拖累,在這最後的關頭,我不能再讓孫遇玄分心。

可是,他真的能打過長老們嗎。

我的身後像是有一隻洪荒猛獸一般的在奔騰着,以至於,我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甚至連回頭的空閒都沒有,只能不停的往前奔跑,不停歇的奔跑,就像我們這段感情一樣,一直在往前奔跑,從未停下來好好回顧一次我們一起走過的路。

我莫名的傷感,卻不敢傷感,我能感受到面前一直有個黑影在影影綽綽的搖擺着,我想要追上他,像孫遇玄說的那樣,要超過他們逃跑的速度,才能讓他們沒有藏身的機會,才能讓他們永遠的消失,不要再來糾纏我們……

那白色的冷光,果然是隨着我的移動而移動,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我逐漸的拉大了它的空間,以至於四周看起來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滿眼的空無。

但……我跑着,腳步忽的停了下來。

如果面前的人真的是長老的話,他們爲什麼要跑,是他們帶我來這裏的,又爲什麼會跑,孫遇玄對他們來說,有這麼大的威脅嗎?那副模樣的孫遇玄,只怕早就不堪一擊了吧。

不知道是什麼在驅使,我竟猛然停下了腳步,像是在突然之間,被什麼東西打到了腦袋似得。

我刷的一聲回過頭,看向我的背後,只見遠處,幾個人影扭打在一起,我不傻,當然知道那就是孫遇玄和長老,我混沌的腦袋瞬間清醒了過來,彷彿剛纔的自己是被迷惑了一樣,我爲什麼會聽孫遇玄這麼漏洞百出的話,竟然還跑了過來。

我簡直太天真了,就算我看不到長老在哪裏,孫遇玄又怎麼可能看不到,怪不得長老們沒有追我,他們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他們知道,我逃不掉,所以先將孫遇玄給處理掉,再抓我也不遲。

可是……

既然我跑不掉,那麼孫遇玄爲什麼還要我跑,只能說明,他不想讓我親眼看到他……

我不敢再往下想,只覺得呼吸困難,由於傷口在奔跑的過程中自動癒合了,所以那些惱人的根系終於沒有跟上來。

我遠遠地看到,有一位長老飛了起來,然後伸出柺杖,狠狠的砸到了孫遇玄身上,砸的他倒地不起,整個身體都凹陷了下去。

剎那間,我只聽到了腦袋裏發出炸裂般的聲音,以至於我整個人,差點腿一軟,狠狠的倒下去。

“孫遇玄!”

我心痛的大吼出聲,嗓子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割了進去。

我快速的跑了過去,耳邊刮過的風,好比一把把刀子,划着我的皮膚,我越跑越快,比先前的速度要快上十幾倍,連我都驚歎自己的速度,怎麼會如此之快,以至於腳都離了地,在用腳尖逃跑。

孫遇玄,你一定要堅持住,堅持到我來到你身邊的那一刻,你一定要堅持住!

爲什麼要騙我,如果你真的就此不在了,我會遺憾幾輩子?

然而我還沒有跑到跟前,幾個長老就同時出手,將孫遇玄的身體挑了起來,繼而又狠狠地把他摔到了地上,然而這摔不是一般的摔倒,以至於孫遇玄倒在地上,幾乎要四分五裂。

“孫遇玄!”我再一次嘶吼出聲,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要從嗓子口裏蹦了出來,抽搐的疼。

我嚎啕大哭着跑了過去,他們還在不斷的攻擊孫遇玄倒塌的身體,我真恨自己的這條腿,爲什麼不能再跑快一些,爲什麼不能再快一些!

我恨我自己,爲什麼要這麼沒用!

孫遇玄的手指在寒冰一樣的樹根上摸索着,微涼的指尖似乎在找尋我的手,我伸出手,可是我們之間,只有空蕩蕩的空氣,我抓了兩下什麼也沒抓到,那一刻只感覺心都碎了,心碎的渾身都在抽搐。

我尖叫着,如同瘋了一般,幾乎在一瞬間就趕到了長老們的身邊,可我還沒有來得及碰到孫遇玄,便被人用柺杖給攔住了,我看過去,正是那個女人!

我撞了她一下,她卻依然無動於衷,一臉的刻板,似乎我再往前一步,她就要把我打死一般。

我抓住了那根柺杖,聲音寒寒的說:“你讓開。”

她沒有說話,絲毫不動搖。

我的聲音都在顫抖,眼睛通紅的看着她,惡狠狠的說:“放手!”

這句話幾乎是我咆哮出來的,以至於那女人的表情有點點晃動的跡象,我一掌劈向柺杖,雖沒有把它給攔腰劈斷,卻讓那女人瞬間脫了手,我怒視她一眼,睜得眼角都在痛。

就在我轉身的那一刻,只見那長髮老頭已經舉起了龍頭柺杖,朝孫遇玄狠狠的砸去,那龍頭閃爍着奇異的紅光,看來這一招是下了死力氣,要置孫遇玄到死地,我朝他的身上飛撲過去,想要替他擋住這一擊,然而就在這一刻時,身後卻有人拉住了我。

那個人穿着紅色的衣服,袖子飛到了我的面前,絕對不是那個老女人。

然而,就在這一刻,那龍頭柺杖直接打到了孫遇玄的頭上,孫遇玄渾身一震,我的整根神經也跟着一震,眼球差點從眼眶中飛了出去,身上從頭皮麻到腳底,壓根就動彈不了。

孫遇玄的腿忽的一彎,好不容易站起來的身體,再度軟軟的摔了下去,這一次,他再也站不起來了,我彷彿在方纔那一刻,看到他元神碎裂的樣子,藍色的碎光點,徐徐的飛伸了起來。

我得喉嚨裏,只剩下虛無的出氣聲,連呼吸都不會,如同一個即將死去的人。

孫……

“孫遇玄!”我撕心裂肺的吼了出來,五臟六腑都被撕扯的生疼,我覺得自己活不了了,真的要痛死了!

我的手就這麼虛無的朝他伸着,可身體卻離在他的幾米之外,連他的氣息都觸碰不到。

“孫遇玄!”我嚎啕出聲,可身後的那隻手,依然拉扯住我。

我所有的悲傷都化作了憤怒,我感覺到我的氣血在不斷的往上翻涌,就快要衝破我的頭顱,迸濺出去。

我握緊拳頭,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眼睛圓睜着,幾乎有血要從中逆流而出。

我轉身,一拳砸到那人得臉上,瞬間,只覺得手上一通,只見面前的銀色面具,竟然被我砸出了一個深坑,那人口角流血,本就碎裂的面具,更加的破碎,似乎就要瓦解了一般。

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爲什麼!

“啊——!”我無法說出自己的痛苦,我只能從嗓子裏發出痛不欲生的嘶吼!

我飛了起來,在空中轉動身體,一腳踢到他們的臉上,用尖銳的指甲,劃開他們的皮肉,而萬傾,則保持着被我打的動作,沒有動彈半分。

我的身體跌落在孫遇玄的旁邊,我淚眼朦朧的看想他那張已經破碎到極致的臉,手指顫抖的摸了上去,我說不出一句話,我的眼前發黑。

孫遇玄,爲什麼,爲什麼要讓我離開,爲什麼要默默承受這一切,你明知你打不過他們,你明知這是死路一條,可你爲什麼還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我閉着眼睛,眼淚流滿了臉頰,我抽泣的幾乎喘不上氣,我心痛的如同即將死去。

我貪婪的觸碰着他越來越飄渺的身體,忽然,冷冷的笑出了聲。 我也不知道,在這種時刻,我爲什麼會想要笑,大概是覺得荒唐吧,大概是覺得可笑至極,所以才邊留着眼淚,邊呵呵的大笑出聲。

似乎什麼都安靜了下來,似乎什麼都灼燒了起來,我整個人都置身於茫茫的火海中,將我無情的炙烤着,幾乎要把我燒成了灰燼。

冷熱交替間,我的每一滴眼淚,都如同滾燙的岩漿,似乎要將我給焚化了一般。

我身上的每一處零件都在被扭曲,被碾壓,那痛侵入了骨子裏,深入到我的神經裏,我死死的咬住嘴脣,咬到淌血,只能發出壓抑的嘶喊聲。

我從未如此的痛苦過,在快要死的時候,也沒有如此痛苦過。

我想,我真正痛苦的時刻,只有三個,一個是看孫遇玄受傷,自己卻無能爲力的時候,一個是在聽到不朽的名字,以爲自己一直是生活在孫遇玄的騙局中的時候,而最後一個,便是此刻。

心痛到如同被絞碎了五臟六腑,心痛到雙眼發黑,幾乎昏死過去,心痛到,想要跟他一起消失,讓他在黃泉路上不那麼寂寞。

我一直睜大眼睛,看着孫遇玄的臉,可是,一滴滴聚集的淚水,總是模糊我的視線,讓我什麼都看不清,當淚水堅持不住重量而落下的時候,便會有新的淚水迅速聚集,源源不斷,永遠無法乾涸。

就在這時,我感到有一隻冰涼到極致的手摸到了我的臉,他用虛浮的手指,輕柔的擦去我的眼淚,本來已經平靜到幾乎快要死去的心,因爲這個舉動,再度狂烈的抽搐了起來,抽搐的我想要嘔血。

我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再哭,我要抓緊這最後的時間,好好地把他給看清楚,可,當他的那張臉再度清晰的閃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崩潰了,就快要死了。

他早已失去焦距的眼睛,空無的看着我,大掌在我的臉頰上摸索着,移動到了我的嘴脣處,他的手指輕柔的撫摸了兩下,忽的像個孩子一樣,露出了一個毫無雜質的笑臉,純淨的像是被水洗過的白月亮。

我看着他,連呼吸都遺忘了,只是像他一樣,露出一個癡癡的笑容,無一言。

他忽的用手指,按住了我的下脣,使我的嘴巴微張,我訝然,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就在我不知該作何反應的時候,他竟猛地起了身子,一陣微涼的風吹過,他的脣竟然覆蓋了上來。

這時,一直和萬傾靜靜對峙的長老們忽的躁動了起來,似乎想要阻擋我們,而我,此時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反應了,呆愣着,直到孫遇玄的舌頭撬開了我的嘴脣,伸了進去。

我知道他並不是想要親我,但是,但我們的舌尖觸碰到一起的時候,他突然迴光返照般的纏住了我的舌頭,緊緊的吸住了我的舌頭,一動不動。

我鹹鹹的眼淚順着臉頰,流到了我的嘴巴里面,卻是苦澀至極。

我呆愣的含着他的舌頭,一動不動,腦子裏面一片空白,什麼也不想。

可是那種感覺太恐怖了,隨着時間的推移,孫遇玄的舌頭越來越無法感覺的到,就像是融化到口腔裏了一樣,我想要推開他,想要看看他現在到底成了什麼樣子,可我的手剛抓住了他的胳膊,他就像感知到了一般,將我用力的擁入了懷中。

他的擁抱,並沒有那麼的用力,但我卻狠狠的跌到了他的懷裏,跌到了谷底。

他一直都不是那個最強大的人,他時常受傷,他並不能所向披靡,但是,他每一次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會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保護我,就算明知道會遍體鱗傷,他也不會讓我不受一點點的傷害。

他,就是我的蓋世英雄。

我想要說的話,全部都卡在了嗓子裏,就在這時,我感覺到有一顆東西,忽的鑽入了我的嘴巴里,那東西很涼,有些許的棱角,進入到嘴巴里以後,逐漸的下滑。

我突然反應過來這是什麼,隨即拼命的推他,因爲我知道,精石一旦離開他的身體,對他來說可能就是意味着死亡。

然而,孫遇玄卻是異常的堅定,不僅用力的摟住了我,還用另一隻手矇住了我的眼睛,不讓我看他。

我不停顫抖的呼吸,渾身都控制不住的抖動,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孫遇玄的身體越來越淡,越來越沒有力氣,從他口中送來的精石,一路下滑,逐漸停到了我的小腹中,似乎和我腹中的另一塊精石合併在了一起。

也就是在這個瞬間,我感到孫遇玄的手,突然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孫……”

我嗚咽了一聲,刷的睜開了眼睛,然而眼前卻空無一物,什麼都沒有,只有幾片來自上空的葉子,飄飄蕩蕩的落了下來,墜到我的衣服上。

短暫的平靜後,我聲嘶力竭的吼了出來,我的頭髮因爲吼聲而四處的飛散,整張臉都變得通紅,怒氣不斷的累積,肺部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我伸出手,不斷的砸自己的心臟,恨不得把自己砸死。

我好恨,我好恨啊!

我仰頭,看着滿天的樹葉,眼淚流了下來。

“哈哈哈……哈哈哈!”

我倏地從地上飛了起來,飄到了半空之中,逡巡着地上那些面面相覷的人,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我早已將他們千刀萬剮了!

我勾起了一個冷笑,緩緩吐字:“我要你們,都給他陪葬,都給他陪葬!”

我伸出了手指甲,目光一冷,猛地朝他們飛了過去,用力的掐向那長鬍子老頭的脖子,我要把他掐死,我要掐死他!

可是,我還沒有到達長老的身邊,一個人的身影便率先擋在了我的面前,在看到那人的臉時,我忽的愣住了,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幹什麼!”

萬傾聞言,亦看着我,沒有任何的猶豫之色,而是勾起了一邊的嘴角,說:“我要殺你。”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竟然手裏拿着一把彎刀,朝我前進過來,嘴脣深抿,彎刀對準了我的心臟,我這才意識到,想要殺死一個人有多麼的簡單,僅僅一把彎刀,就能要了我的命。

但是我不能就這麼被殺死,我還要爲孫遇玄報仇,我還要親手殺死那些道貌岸然的老頭,心事未了,我怎麼可以被萬傾殺死!

他先是阻止我去救孫遇玄,現在又要殺死我,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又或者是有什麼陰謀,他到底是爲了什麼!

而這一次,沒有人再救我。

想到這,我一陣深深的悲哀,心裏甚至還想着,就這麼帶我去看他吧,不,他是魂飛魄散了,我又怎麼能遇見他。

那些長老們見狀,趕緊上前來阻擋,可是他們畢竟還是沒有萬傾快,不過眨眼的時間,那把尖刀便深深的沒入了我的心臟,沒入到了那顆紅色的心臟裏。

我渾身一痛,撕心擰肺,然而這種麻痹的感覺還沒有持續幾十秒,就漸漸的退去了……

可是,面前的萬傾卻變了臉色,他踉蹌了一下,然後捂住了胸口,朝後退了兩步,可是他的脣上,依然掛着萬年不變的微笑,這笑有些許的苦澀,是唯一他此時十分痛苦的痕跡。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胸口還在劇烈的起伏着,他的手扶住了我的肩膀,我能感到他幾乎把渾身的力量都壓在了我的身上。

他顫抖的喘息,製造出了一層透明的結界,長老們在外面不停的進攻,或許不到一會兒,這層透明的結界,就會蕩然無存。 估計萬傾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他拔了我心口的那把刀,再度狠狠的插了進去。

他這是要……便向的殺死自己!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但,雖然這顆心臟對我來說我傷害沒有對他傷害的大,但是不代表我會沒事,我雙腿突然一軟,跪了下來,與此同時萬傾也跟着我一起倒了下來。

然而,就在這倒下的一瞬間,他卻突然伸出了手,墊在了我的身下。

我幾乎都能聽到他倒在地上的聲音,空的一聲,響徹我的腦海裏面,我嗓子乾澀,卻又再度的想笑,我們這一羣人的下場,難道全部是死嗎?

……

那麼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那麼爲什麼要讓我們活一場,那麼爲什麼要讓我們相遇……

萬傾扭頭,對我笑着,我看過去,只見他的面具已經完全的鬆動了,他露着潔白的牙齒,很少很少,露出這樣純粹的笑容。

那一刻,眼前的萬傾彷彿已經摘下了面具,露着一張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

他像是很滿意現在的情況,聲音低低的對我說:“把穴口打開。”

我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還沒有來的急問他要幹什麼,他便摸索到了我的手,說:“你不能流血,所以,用力的往裏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