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用還!”

叶韻心繼續說道。

你妹啊,說話的時候給我連貫起來啊,搞得意思都完全不一樣了,把她說的連起來,就是說她雖救了我,但叫我不用道謝,這還像人話,不枉我以前對她這麼好… 叶韻心這妞是不是腦子開竅了,今天接二連三的幫我,沒坑過我一次,這簡直是奇蹟。

我有一大堆問題想問她,但現在不是時候,所以我只問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你在裏面那麼久,跟夜鶯她們聯繫了嗎?”

叶韻心點了點頭,站在我與雲兒中間,瞧她的樣子,好像是故意要將我和那軍妞隔開。

雲兒看了我和叶韻心一眼,跟我打了個招呼,回他父親那邊去了。

我看向叶韻心,這妞跟夜鶯她們聊這麼久,該不會她們那邊出了什麼事情吧。

不過這樣我也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叶韻心在我和騎士男戰鬥的時候,能給我這麼正確的提示,敢情不是她想出來的。

應該是夜鶯想出辦法,然後通過叶韻心告訴我,也只有這妞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通過點蛛絲馬跡就能推斷出我在與穿着全身盔甲且防禦極強的敵人戰鬥。

但叶韻心是怎麼跟夜鶯說的呢,要知道,她除了腦瓜子不好,還有笨嘴得得毛病,就近幾天的觀察來看,貌似還得了結巴,說話比以前更不利索了,我真想不出來,她如何能在時間這麼緊急的情況,把那時候的狀況說清楚,再讓夜鶯得出結論。

我一邊四下張望,留意四周的情況,一邊思索着叶韻心是不是能和夜鶯神交,否則單靠夜鶯一個人,她再怎麼聰明也不可能知道那時候和我戰鬥的敵人就是騎士男那種類型的啊。

等等,夜鶯一個人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啊,叶韻心只要通過戒指實況轉播給夜鶯就行了,以那妞的分析能力,的確可以辦到。

我想夜鶯就是憑藉着我第一次在異能狀態下攻擊騎士男的時候發出的金屬撞擊聲來判定與我交手的敵人的特徵,那時候我用力敲了幾下騎士男的頭部,停止異能後確實是發出了比較響亮的聲音。

想通了一些事情之後,我將注意力集中在了直升機爆炸事件,還真是怪了,自那直升機爆炸後都過了快五分鐘,還是沒有見到敵人的蹤影,也沒有什麼人受傷,平靜的很啊。

剛纔我想事情的時候還特地不時地用一下異能,也沒見到有人在玩超高速移動的把戲啊,周圍那些傭兵都進入了警戒狀態,只是有人不時的回頭好奇的看着叶韻心。

總之一句話,附近不像有敵人的樣子,但直升機就在衆目睽睽之下爆炸了,我可不相信直升機會突然自爆的鬼話。

“那邊,沙塵!”

叶韻心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順着她指的方向一看,臥槽,兩公里外塵煙滾滾,看樣子是有一大票人在往這邊來了,是在外面防守的其他傭兵團的人嗎?

本應在外面防守他們,怎麼會往裏走呢?

“笨,難看!”


我正想着事情,叶韻心猛地扳過我的身子,撕開我右肩的繃帶,給我重新包紮起來,不得不說,她的動作一點都不溫柔!

叶韻心把臉遮住了,看不出她的表情,但看她的眼神,似乎很認真。

“這是什麼,蜻蜓?”

我無語的看着叶韻心給我包紮之後打得結,真的很像蜻蜓,一般女孩子不都是打蝴蝶結的嗎,而且她包紮的不見得比我好啊,甚至還差了點…

叶韻心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往前走了幾步背對着我,我見她雙手握拳,沒過一會又鬆開了,她怎麼了,看起來很緊張。

“李長老,外圍的那幫混蛋說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公蘊強去探查完墜落的直升機後,一回來就來到老鬼李身邊,我想他從那直升飛機上是看不出什麼頭緒了,這貨恢復正常後,他的態度倒是對老鬼李尊敬了很多,也沒再想着要殺高文才,還派人將昏迷的高文才擡了下去。

“有事情要說,也沒必要讓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回來吧?他們是怎麼做事的?”

老鬼李輕咳了一聲,看了一眼公蘊強胸前的腳印,對他說道。

我來到叶韻心身邊,望着遠處沙塵瀰漫,不由得眉頭一皺,看樣子在外面守着的那羣傭兵是在急速行軍,安蒂亞之都的道路基本上都沙化了,纔會出現這種情景。

老鬼李跟公蘊強在一邊不知祕密商量着什麼,而云將軍和他的三個子女也在低頭談論,至於那些傭兵,在公蘊強的吩咐下,將警戒線擴大了一圈。

而我與叶韻心站在一起,沉默不語,在我腳邊,還有依舊昏迷的雷帥,這貨都暈了快五十分鐘了,還不醒,相比騎士男,被叶韻心的血箭釘在地上,連昏迷的權利都被剝奪了,不時地發出痛楚的叫聲,他留了不少血了,還能保留意識,好頑強的生命力。

過了十來分鐘,我真的覺得肚子很餓了,再不填肚子,很可能會暈倒,厚着臉皮問叶韻心有沒有吃的,結果她還真有,不過是巧克力,總比沒好,這玩意用來充飢勉強可以。

我嘴裏嚼着巧克力,暗想着叶韻心怎麼會隨身攜帶巧克力,難道她表面上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實際上還是個貪吃豬?

這也沒什麼,很多女人都有貪吃的毛病,話說這巧克力吃起來特別香,似乎跟一般的巧克力不一樣。

吃完東西后,感覺舒服多了,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的體力似乎回覆的更快了。

隨意活動了一下身子,看着越來越近的一大票人影快速穿過建築街道,整齊有序,一眼望過去,起碼足足有上萬人,聲勢浩大。

見此情況,公蘊強發了個信號,招呼自己的手下回來,退到我們這邊。

又過了五分鐘,那上萬個傭兵來到百米開外,放眼過去,密密麻麻的人頭,這些都是志獄和煌佑傭兵團的人,也參雜了些許其他傭兵團的人,但所佔的比例很小。

好多人啊,這場面還真是不討喜,我隱隱覺得那幫人特地趕回來就是來找麻煩的,希望是我想錯了,不然的話,要費不少工夫了,還有那直升機爆炸的事情,我還沒想明白,起初我還以爲是有高手來了,但就目前來看,真沒見到什麼高手。

“你們不在外面守着,回來做什麼,你們的首領呢?”

駝着背的老鬼李慢慢往前走去,對着這麼多人,他的大嗓子可算有用處了。

“聽說雀沙的人拿海皇的隊長沒辦法,我們特意回來協助他們!”

老鬼李話音剛落,很快就有人回話了,但對方用的是擴音器,不想老鬼李,單憑嗓子就可以和人喊話了。

“胡說什麼,你們狗孃養的把我們雀沙當什麼了?”

聽到對方的話,有幾個口快且脾氣暴躁的雀沙傭兵團的人就很不爽的罵開了。

“全都住嘴,吵什麼!”

老鬼李怒哼一聲,對着志獄和煌佑那幫人繼續說道:“我沒有下令讓你們這麼做吧,這是要造反啊,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你們如此行徑,傭兵工會已經淪爲笑柄了!”

他的聲音充滿怒氣,我想這老頭是真怒了,對方擺明了是來逼宮啊。

我撇了撇嘴,看他們的對話,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總得來,我這麼想着的時候,公蘊強突然很大聲的說了一句:“什麼?你說雷達探測到有不明物體在朝我們這邊急速靠近?速度還比一般的飛機要快?”

聽到公蘊強的話,我心中一突,急速靠近,速度還比普通的飛機快?難道是有人用幻翼術在想我們這邊飛來?要是這樣的話,那爆炸的直升機莫非是信號,告訴這裏的某些人,他要來了?

“準備,很強,敵人!”

在我旁邊的叶韻心冷不防說了句,立馬就讓我的心情變得很糟糕,強敵,又是強敵啊… 我看着不遠處那上萬名傭兵,他們都沒有展開行動,只是一個大圈,把我們圍了起來,似乎沒有動手的意思,我想他們的老大肯定是下令讓他們在這等待那個正以超快的速度前往這裏的人。

看到那裏一層,外一層,密密麻麻人頭,我真心覺得很不爽,但他們目前來說只是困住我們,還不算給我們找麻煩,只要那幫人沒有對我們造成什麼人身傷害,隨他們折騰,畢竟還有更大的麻煩在後面,我也想省點力氣啊。

事實上,我要帶着叶韻心離開,他們也攔不住我,但我不能這樣一走了之啊,這裏的事情今天必須有個結果,叶韻心跟夜鶯她們聊這麼久,那幾個妞在BJ市的情況,我真的有點擔心,她們還要照顧迪卡那幾個傷員呢。

叶韻心所說的強敵,不用猜也知道是誰,應該就是上次和雷帥,鶴頂紅他們一起大鬧區爾盟高峯會議的黑衣蒙面人,也就是那個實力跟雪智顏差不多的人。

這黑衣蒙面人也會幻翼術,我可不相信這世上能一下子蹦出那麼多會幻翼術的人,落銀曾跟我說過,就他知道的,會幻翼術的也就只有五人而已,因此急速趕來這裏的人十之八九是這個天曉組織的人。

十來分鐘前我問過公蘊強,他們的雷達是在三百公里外探測到那所謂的不明物體,而現在,那不明物體跟我們只有不到六十公里的距離了,照着速度來看,過不了多久,就能見到那黑衣人了。

雲將軍不久前還跟HU國的高層聯繫過了,跟那些人聯繫過後,他的臉色變得很差,問雲兒才知道,貌似HU國的元首親自吩咐她老爸,讓他別再理安蒂亞之都的事,還說他們儘快離這裏最好。

照這雲兒說的,HU國的元首似乎暫時剝奪了雲將軍的調兵權,可他爲什麼要這麼做呢,這麼突然。

無法調動軍隊的話,雲將軍他們也沒轍了,想要離開的話,就目前看來,壓根就沒可能,他們也只能乖乖的留在這裏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雲將軍他們很靠近我這邊,離我只有不到五米。

雲將軍的臉色糟糕,但有人的臉色比他更難看,那就是老鬼李。

這老頭的臉色黑中泛青,看着那些將我們圍起來的傭兵,神情複雜至極,我想他大概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吧。

但我總覺得他好像還知道一些事情,公蘊強跟他說有東西在接近這裏的時候,他只是很平靜的點了點頭,沒有一絲意外的神情。

我懷疑老鬼李他們先前就跟天曉組織的人有過接觸了,只是那三個傭兵工會的長老沒有達成一致的意見,最終演變成這種局面。

而公蘊強則在四下走動,吩咐他的小弟打起十二分精神,隨時準備迎戰,我觀那些人有不少神色緊張,這也難關,先不說我們被圍住了,光是我們這邊只有上千人,而對方有上萬人,單憑這點,就讓很多人感到壓力了,一比十的戰鬥力差距,他們又不是海皇的精銳,會有這種表現一點也不可恥。

全能妖孽神醫 ,其他人都在老巢吧,相比起來,志獄和煌佑安插在這裏的人就多得多了,那幫傢伙是早有二心了吧,有所準備,才預留了這麼多人。

天曉組織也不知對傭兵工會的人許了什麼承諾,讓他們自相殘殺不止,還發生內鬥,不過一般來說,傭兵都是逐利的,要讓他們爲你賣命,就看你下的血本夠不夠了。

說起來,至今都沒見到志獄與煌佑的首領,也不知他們長啥樣,至於公蘊強這個人,現在看來,是站在老鬼李一邊的,說起來,這人以前真心沒聽過,也不是他是如何上位的。

他還特地過來悄聲跟我說,要暫時跟我們海皇合作,以應對眼前的情況,其實就算他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的。

“你怕死嗎?”

在我旁邊的叶韻心冷不防地向我問道。

“怎麼說我也是個男人,就算再怎麼害怕,再怎麼想要逃避,也有不得不站出來戰鬥的時候,再說了,對手雖然很強,但死的未必是我們!”

我看向叶韻心,見她也望向我,四目相對,我們再次陷入了沉默。

老實說,這次的敵人有着雪智顏的實力,加上他還有上萬個傭兵供他驅使,不管怎麼看,我們這邊的勝率都不高,甚至可以說是無限接近零,但我也能因爲這樣就成了軟蛋,而且,我隱隱覺得,這次傭兵工會的事,不會這麼簡單,還會有變數!

“來了,那裏!”

叶韻心弄破了大拇指,用那拇指流出的小血滴化爲三支血箭,從不同的角度朝着遠在五百米上空的人影射去。

那血箭的速度遠比普通子彈的速度要快得多,但那人影躲閃的的速度更快,在空中虛晃幾下,輕易避開了叶韻心的攻擊。

“那是什麼?在空中飛行的人?好像有點眼熟啊?”

“我想起來了,上次我們看過的那個視屏,裏面有個人也是長着翅膀一樣的東西!”

“你說的是海皇隊長跟天曉組織的人在空中戰鬥的那個視屏,你這麼一說的話,還真是啊!”

“剛纔我見到三支東西飛過去了,紅紅的,那是什麼啊?”


“沒想到我們要等的是這個。真是太驚訝了。”

那在空中快速飛行的人很快就在人羣中引起了騷動,這幫傢伙眼神倒不賴啊,這時候倒是看得賊準。


不滅劍煌 ,一個轉身,從背後再次向黑衣人飛去,僅憑着三支血箭,居然暫時封住了那黑衣人的行動,我看的呆了一下,這妞怎麼進步這麼快,她的血箭竟能勉強跟得上那黑衣人的動作。

我看向叶韻心,見她雙眼迷離,一副癡呆的模樣,臥槽,這妞不會是將自己的意識轉移到那血箭上面了吧,她到底想幹嘛,要是那血箭被人打散了,她會不會有事啊?

我這麼想着的時候,在不遠處的老鬼李怒哼一聲,右手猛地舉過頭頂,頓時有數不清的槍支**匕首之類的玩意在他三十來米高的頭頂上凝聚,形成一個旋轉的大圓球,沒過一會,那圓球的半徑達到了十三米左右,並且還在變大。

老鬼李這老頭也會玩陰的啊,趁着那幫傭兵被那黑衣人搞得分神的時候,一下子就將他們的武器吸了過去。

不過這老頭連自己這邊的人都吸了不少,這就是異能不熟練的後果啊,但現在的局勢一下子就逆轉了, 對方人多也沒用,他們沒武器了,而我們這邊,還有將近七百人配有槍械武器,這樣的話我只要專注對付在空中的黑衣人就行了… 我觀那幫傭兵在武器被老鬼李出其不意的吸走之後,也只是慌亂了一小會,很快就鎮定下來,這種情況似乎在他們的意料之中,這也正常,老鬼李的異能在這裏應該不是祕密了,他們怎麼可能沒有想過會發生這種事呢?

但他們爲很麼不一開始就優先搞定老鬼李呢,既然能預料到會有此情況,卻沒有主動想辦法防止這種事情發生,這裏面有點古怪。

公蘊強眼見對方手無寸鐵,正要率領手下殺過去,卻被老鬼李阻止了,這老有應該不想看到這裏的人自相殘殺吧。

老鬼李頭頂上的圓球還在旋轉,他想讓那些爲主我們的傭兵識趣,自己退去,可看對方的意思,壓根就沒這個打算,還不約而同的從懷裏掏出了尖銳的木質匕首。

他妹的,這幫傢伙不愧是早有預謀的,怪不得他們沒了武器也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敢情還準備了這個。

現在我總算是徹底明白他們爲何要來這麼多人了,我們這邊才一千多人,而他們那邊起碼上萬人,一比十的差距,這個差距就目前來看,達到了可以忽視雙方是否有武器的問題。

那尖尖的匕首別看是木頭做的,一樣可以捅死人,我們被圍住了,而他們有着人多的優勢,就算我們這邊有武器,只要他們一擁而上,一旦近身,照樣有很大的機會能幹翻我們這邊的人,無非就是他們那邊死的人多點而已。


在空中的黑衣人有四扇翅膀,跟雪智顏一樣,我看着叶韻心射出的那三支血箭,靈敏異常,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攻擊黑衣人,由於那箭本來就小,速度又快,還能詭異的彎曲變換形狀,黑衣人很難捕捉到它們,一時間被那三支箭纏的脫不開身。

我見那黑衣人用那透明卻猶如實質般的翅膀護住身子,有兩隻血箭急速旋轉,那轉速可比電鑽頭不知快了多少倍,轉了一會,竟是慢慢的陷了減去,彷彿要穿透黑衣人的翅膀一般,黑一人眼見不妙,急急往後退去。

臥槽,叶韻心居然能把那跟雪智顏有着相同實力的黑衣人逼退,也難怪我附近的人會發出驚歎聲了。

雖然那些人大多數是在談論爲何叶韻心射出的血箭會如此靈敏多變,而我內心確實被叶韻心震撼了,幾天前這妞還想着自殺,這才過了多久啊,怎麼變得如此上進,還進步神速,真心嚇到我,這是什麼天賦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