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史」大美女當前,鑰匙什麼的都是小事兒。

「廠長。」

「周廠,您來啦!」

門房外面站著倆保安,看見周廠長竟然親自過來,連忙打招呼。

周正點點頭:「嗯,人呢?」

保安一指:「喏,那邊鐵柵欄那兒穿黑色羽絨服,正往廠里瞅的就是。」

周正抬眼看去,確實是僅有過一面之緣的石楠,他嘴角不禁勾起笑容。

往出走時還對保安說:「以後抽煙的時候注意點,我記得保安室應該有禁煙規定吧,你們這是違反規定,把藏在背後的煙頭拿出來吧,別燒著手。」

「呃……啊?」

「是是是,我們這是第一次,以後再也不敢了。」

「呵,第一次?」

周正不可知否的笑著走出門。

待他離開后,兩個保安連忙把藏在背後的煙蒂扔到地上,一邊用腳尖碾著還一邊埋怨同事小吳。

「小吳,讓你通知一聲,你怎麼把廠長給招來了。」

「我沒想到廠長會親自過來啊!」

小吳煞是委屈。

大門自己能管住,老闆自己還能管住嗎?

「唉,真倒霉。」

「五塊錢就這麼沒了。」

「啥子五塊錢?」

「你是不是傻啊,廠長剛才咋跟咱倆說的,保安室有規定工作時間不能抽煙,你說說規定的懲罰是什麼?」

「發現第一次罰……五塊錢,第二次十塊,每月最高能罰到一百五。」

「你再想想廠長剛才說的話!」

「他是第一次發現?」

「不然呢?自覺上交五元罰款吧,要不然萬一廠長哪天犯神經,問起來這事就麻煩了。」

……

幾個保安的話暫且不提。

周正現在臉上一副老實人的憨笑,不知道的真以為他是什麼實誠人,摸摸自己的短寸沒歪,他便龍行虎步走過去。

誰料石楠看得正認真,完全沒發覺她等的人已經到來。

周正頓感有趣,小心翼翼走到她的身後,沙著嗓子說:「大美女,看啥呢?」

「啊!」

「流氓啊!」

石楠觀察著紡織廠的規模,仔細推測其價值,沒想到被周正被嚇得一激靈,香肩一抖,下意識揮舞起小拳頭。

「我艹!」

「嘶……」

周正捂著眼眶連退兩三步。

石楠回過神,張著小嘴說:「呀,怎麼是你?」

她忙從口袋掏出面巾紙。

因為「恐嚇犯」周某的淚已經順著面頰直淌下來。

周正疼得呲牙咧嘴,另一隻眼滿是幽怨:「可不就是我,差點成為你的拳下亡魂……」

石楠沒好氣地說:「誰讓你剛才嚇我。」

雖然這麼說,但她心裡難免擔憂。

「手拿開,我看看嚴重不嚴重?」

「有點疼,有點酸……」

「呀!」

沒想到他剛把手拿開,石楠頓時驚叫出聲。

「怎麼了,很嚴重嗎?」

「不,不嚴重,看上去就是有點紅腫……」石楠訕訕笑。

看著這女人的笑容,周正隱隱感覺有些不對,「真不嚴重?為什麼我感覺一摸就疼?」

見他追問,石楠猶猶豫豫地舉起一個小圓鏡。

只見鏡子里的周某人一個顯眼的烏青色熊貓眼,由於他這幾個月過得比較滋潤,皮膚更加白凈,所以烏漆麻黑的眼圈看著是那麼刺眼。

「唉,造孽啊~」

周正只覺得自己形象盡毀。

要廠工們都看見自己這副尊容,心裡對自己還有什麼敬意可言?

石楠滿是歉意,臉蛋泛著紅暈:「對不起啊,我沒想到你那麼不經打……」

「我接受你誠意的道歉,剛才是我太孟浪了。」周正無語,只能自認倒霉。

他還有臉說什麼?

竟然被一個姑娘吐槽不經打。

可這小拳拳未免太凶了點吧,完全就是普通人的蓄力一擊啊。

力氣著實驚人,這孩子鋤地挑糞絕對是個上好的苗子。

「你帶上這個吧,好歹能遮住點。」

石楠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個墨鏡,她的小包似乎是百寶箱,裝著女生臭美的專用鏡也就算了,竟然連墨鏡都有。

「粉色的啊?」

「有的用就不錯了,別挑三揀四的了。」

粉色的總比沒有好,周正戴上問:「怎麼樣?」

「嗯,很好!」

「很好你怎麼笑了?」

「沒有!」

「我看見,你絕對笑了。」

兩人就交談著進門。

因為周正的移動,幾個保安的視線也隨之移動。

沒看錯的話,那墨鏡,應該是粉色的吧。

莫非廠長還有顆少女心?

7017k 其實,正統的吸血鬼首領,卻甘願去做貴族的附庸。

這一點,並沒有什麼不正常。

畢竟,吸血鬼,需要生存,需要血資源。

而貴族,恰恰就能夠給吸血鬼,提供源源不斷的血資源。

掐住吸血鬼的命脈。

貴族,自然就能讓吸血鬼,心甘情願地,成為貴族的附庸。

這一點,很好理解的。

李初晨很滿意對方的回答。

他想了想,又開口問道:「維克多既然是正統的吸血鬼首領,他為什麼還要派你們這些假冒的吸血鬼過來?」

「因為,正統的吸血鬼,是見不得光的。他們必須要在夜裏才能外出。」

「但,維克多等不到晚上了!」

「維克多說了,他要在你們進入大櫻帝國的第一時間,就將你們格殺。」

「否則,他和阿爾奇,都會有大麻煩。」

「這個維克多,他倒是有些自知之明嘛!」李初晨冷冷一笑道,「正統的吸血鬼首領,他很快就得完蛋。」

「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經說了,請給我一個痛快吧!」

維克多派來的這個戰尊級強者,眼神期待地看着李初晨。

他太想去死了!

因為,身受重傷的他,活着更痛苦,他現在只想快點結束。

「別急,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李初晨接着又開口問道,「維克多的手底下,還有多少戰尊級強者?」

「不超過十個了!」

那個戰尊級強者回答道,「本來,維克多的手底下,一共有三十多個戰尊級強者的。」

「但是,這些年來,他們時而就會外出,執行危險任務。死的死,殘的殘。」

「尤其是最近,被維克多派去鯊魚島的十個戰尊級強者,更是全軍覆沒了,一個也沒有回來。」

「這對維克多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我敢肯定,維克多手底下的戰尊級強者,現在,絕對不超過十個人。」

李初晨點了點頭,道:「很好,你的回答,我很滿意。現在,我送你上路。」

李初晨不是虐待狂。

雖然他的對手很可惡,但是,對方落得這樣的下場,也很凄涼。

既然對方已經回答他的問題,李初晨也不會再去折磨他。

話說完之後。

李初晨一揮手裏的圓月彎刀,「嗤」的一聲,就把那傢伙的腦袋砍下來。

「我們走吧,下山去!」

李初晨收回圓月彎刀,就要離開,但他的耳邊,很快又傳來幾道虛弱的聲音。

「求,求求你,給我們也來個痛快吧!」

幾個同樣身受重傷的傢伙,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他們的表情,萬分痛苦。

本來也怕死的他們,此刻,卻一心只想有人能夠給他們一個痛快。

這樣,他們也就不用忍受這種痛苦了。

李初晨本來懶得理會他們,但,看到那些人都是痛苦不已。

李初晨猶豫了一下,最後,他還是緩步走了過去。

用憐憫的眼神,看了那幾人一眼。

然後,李初晨就揮動手裏的圓月彎刀,送他們幾個上路。

「嗖嗖嗖!」

李初晨剛剛送完那些人上路,旁邊的草叢裏,就突然傳來一陣響聲。

李初晨臉色微變,急忙沖着了結大師他們大喊道:「大家小心,這裏,似乎有些不對勁!」

李初晨的話音剛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