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他立馬避開了,傷口不是很深,但還是涌出了鮮血。他捂着自己受傷的胸口,臉色越來越凝重難看。我趁勝追擊,再次用內力控制着石塊武器攻向他。

他面露怒色,低吼一聲。猛的擡手一揮,頓時一股旋風狀的黑色妖氣捲住了石塊武器。石塊武器和妖氣旋風堅持住,停在了空中。蝠王擡手對着妖氣旋風一抓,再往後一拉,竟然想要把石塊武器奪過去。

我打急,慌忙催動內力,也想要把石塊武器拉回來,但蝠王那邊的力道很強,石塊武器在我的控制下還是一點點的往蝠王那邊移動。最終,石塊武器被蝠王抓在了手中。

拿到石塊武器的蝠王露出勝利的笑容,貪婪的盯着手中的石塊武器看,只是還沒等他高興完,石塊武器就突然金光一閃。接着就是蝠王發出一聲慘叫,然後石塊武器掉落到了地上。

不知怎麼回事,蝠王剛剛拿着石塊武器的手,就像是被火燒到了一樣,滋滋滋的在冒煙。他盯着自己的冒着青煙的手臂,面色痛苦,嘴裏的慘叫聲還再繼續。

這個結果,我們誰都沒想到,現在蝠王肯定很後悔自己動了想要搶走我這個石塊武器的念頭。這反而是讓他自己受傷了,我心裏暗爽,罵了句活該。

劉宇趁機握着桃木劍攻了過去,冷冷的對蝠王說道:“這就是你奪人東西的下場,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不管你耍什麼手段都不會有好結果。”

蝠王怒了,用受傷的手想要擋下劉宇的桃木劍,但是劉宇沒有給他這個機會,而是桃木劍往上一挑,直接把蝠王的那條手臂給斬了下來。

丟掉手臂的蝠王更是悽慘的大叫起來,不停的往後退,直到貼到了身後的洞壁上。

他目露兇光,捂着自己的手腕斷口,猙獰的盯着我和劉宇看。

“乖乖束手就擒吧,你已經輸了。”劉宇用桃木劍指着受傷的蝠王,沉聲說道。

“做夢。”蝠王說了一句,突然仰頭大吼起來,身上的黑氣猛的散發出來,接着就聽到扇動翅膀的聲響。聲響是從洞穴深處傳來,有一大羣東西正在從裏面飛出來。

聲音越來越響,接着就看到空中黑壓壓的一大羣蝙蝠飛了出來,它們的目標不是我們,是正在瘋狂怒吼的蝠王。怒吼的蝠王身上爆發出強大的妖氣,逼得我和劉宇不得不往後退一些。

那些飛來的蝙蝠撲到了蝠王身上,竟然化成一道道黑色妖氣被蝠王吸進了身體裏,接着我和劉宇看到他被斬斷的手臂,開始慢慢的重新長了出來。

我和劉宇大驚,恢復斷了的手骨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連斷臂也能恢復,這樣太變態了。

就在我倆感到震驚的時候,蝠王的手臂已經完全恢復了,而且的妖氣似乎變得比之前還要強大。劉宇臉色變得異常凝重,皺着眉頭說道:“不好,那些蝙蝠是他妖氣化成的,現在都被他召回了體內,他的實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我有些無語,這蝠王還真是難纏,接下來我和劉宇又要是一場苦戰了。 聽著中年人所說,唐宋後背當真是涼颼颼的。

他沒想錯,中年人跟棺材里這個女人是戀人,也僅限於戀人。知道她死了,他從明華界下來看她最後一眼,卻沒想到陷入法則之中,再也沒辦法離開。

剛才中年人為什麼那麼淡然,因為他知道,就算唐宋成了新的掌控,他也沒辦法跳過這個法則離開。

「法則,其實凌駕於天道之上。」中年人微眯著眼,「天道,不過是法則的附屬品而已。那些所謂要逆天的人根本不知道,法則才是根本。至於法則是什麼,等日後有機會到明華界,你會明白的。」

唐宋吞咽著口水:「前輩,我讀書少,你可不要騙我。要是等下出什麼意外……」

中年人微微斜眼:「這次我若騙你,我被法則輪一萬年!小子,你真的很特殊。就算你是天主,也不可能從你的世界把人放到這裡。除非,你有自己的世界?」

「這個,呵呵……」唐宋只是傻笑,也算是默認。

中年人更是詫異,不由得認真審視一番,笑容越發耐人尋味:「看不穿的世界,你絕非一般的天主。」

甩了甩思緒,中年人轉移話題,「不管怎樣,你讓她做繼承人吧。記住,重掌秩序,只是一個輪迴。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也就是說,她只是法則內的一部分,秩序是不可能永久。」

唐宋點著頭,雙手輕輕按在周錦的後背,給她輸送力量。其實他想問,這人這麼強,為何不給周錦輸送力量?

不多會,周錦睜開眼了。迷茫的四處張望,看到周圍還是白茫茫的,只是多了個中年人,更是錯愕:「這是哪兒?」

報告帝尊:世子有喜了 「飛靈大陸的中心。」中年人微笑道,「小丫頭,你將繼承飛靈大陸。」

周錦懵了,完全沒聽懂。唐宋開始耐心的解釋,可周錦還是不懂,一臉懵逼的樣子。

「哎呀,反正你只需要知道,」中年人聽不下去的打斷,「你拿到那個東西,你將是飛靈大陸無敵的存在。代價是,你要譜寫新的秩序。看到沒有,她,是她帶領白靈族打壓黑靈族,只是最後心軟了,沒把黑靈族滅了,所以才有明國。」

周錦吞咽著口水:「你是說,她是萬年前的,聖神?」

「聖?呵,其實正好相反。」中年人微微搖頭,「你要知道,譜寫新的秩序意味著要死很多人,很多很多……不過看樣子,你們現在沒選擇的餘地。來吧小丫頭,把她的頭挪開,把那個東西拿起來就行。」

周錦沒有動,而是不明所以的看著唐宋,她是真沒明白什麼狀況。

唐宋有點猜疑不定,中年人所說是真是假,根本沒辦法判斷。

心頭一橫,唐宋低聲道:「你先拿起來吧,如果有什麼意外,我會幫你,放心。」

周錦擰著細眉,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不會拿,但現在……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都沒拿,但她相信,唐宋不會騙自己。

當下,周錦深吸了口氣,伸出手輕輕將棺材里的女子的手挪開。是一個圓珠,拇指般大小,晶瑩透徹,很像是丹藥。

回頭看了一眼唐宋兩人,周錦忽然將圓珠拿起來。

轟!

周圍空間頓時扭轉,又回到了先前的密室空間。與此同時,棺材里的女子開始消散,化作塵埃慢慢飄飛。

中年人定定的看著消散的人兒,低聲呢喃:「自己選擇的路,終究是要走的。」

「啊!」

周錦忽然驚呼,雙手順勢捂住腦袋。唐宋一驚,想要幫忙,中年人卻拉住他:「繼承意念而已,不會對她有什麼影響。倒是你,你的天眼應該要發作了。」

話音剛落,唐宋便感覺雙眼開始火熱,天眼完全不受控制的打開,而且正好照射在周錦身上。

看不到任何東西,反倒是體內的力量在瘋狂洶湧出來。與此同時,周遭的靈氣在涌動,通道呼呼作響。

中年人在旁邊輕聲喊著:「放心,天眼不會脫離,只是需要過渡。」

說得倒是輕鬆,這過渡也特么嚇人了,唐宋的鮮血居然從雙眼飛出來了。可奇怪的是,鮮血並沒有飛到周錦身上,只是在跟前不停的翻騰,雙眼也沒有飛出的意思。

周錦一直捂著腦袋,她的周身漸漸包裹著濃厚的靈氣,慢慢的看不到人了。

好一會,唐宋的天眼才關閉,鮮血又飛回到他的體內。身子頓時一陣發虛,臉色發白往後踉蹌。

奇怪的是,世界內的力量一點都沒被調用,只是抽取他經脈里的殘餘力量。

沒等多想,心神一顫,一股清爽從頭頂洶湧,雙眼頓時變得明亮。

天眼成熟了……

轟!

周遭空間忽然扭轉,確實變成了陵墓外邊。東邊的太陽剛剛跳出地平線,火紅火紅的,特別迷人。

唐宋可沒心思觀賞,震驚的四處張望。整個千山山脈內活躍的靈氣都在瘋狂朝著周錦聚攏。他的天眼居然能清晰地看到,周錦的實力在狂飆暴漲。

與此同時,下方的陵墓在崩塌,慢慢的變成了平地……

中年人抬頭重重吐了口氣,輕抿著微笑:「多謝了。他日有機會到明華界,可以來找我……你就說找東皇便是了。」

「前輩等一下。」唐宋趕忙喊住他。

中年人回頭一笑:「放心吧,我真沒有騙你們。」

「不是,」唐宋搖著頭,「我是想問,前輩可知道天丹?」

中年人瞳孔驟然一縮,面色變得凝重:「誰讓你找是天丹的?」

看他那表情,唐宋立即意識到不對了。連明華界的人對天丹都這個態度,這天丹到底是什麼?

沉了口氣,中年人又道:「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你在找天丹,尤其是明華界的人。你若是找到,更不要讓他們知道,否則他們會殺了你。天丹,一個傳說,補天之丹。」

唐宋喜上眉梢:「前輩可知……」

不等說完,中年人搖著頭:「我若是知道,早就拿到了。不過我想應該不在天靈與飛靈,也許,混沌界?不知!你自己找吧。」

說完人就消失了,唐宋頓時一臉的黑線,混沌界在哪? 四周終於漸漸平靜下來,周錦周身的靈氣也漸漸消散,慢慢睜開眼

唐宋看了她一眼,輕聲道:「能承受得住嗎?」

周錦側頭看著他,深吸了口氣點頭:「暫時還能扛得住,只是,這些事讓我有點……不可思議。」

唐宋微微聳肩:「一開始都有點接受不了,慢慢來吧。走,我們先回去,黑靈族馬上要進攻皇庭。」

她的實力現在已經暴漲到唐宋無可比擬的地步,可唐宋並沒有任何羨慕。因為他很清楚,這種實力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重整秩序,說得容易,實際上需要投入的精力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一個差池,會讓生靈塗炭。

一邊飛行,周錦一邊擰著眉頭,低聲道:「意思是我現在需要重新譜寫秩序?那我該怎麼寫?」

「這個要問你自己啊。」唐宋輕抿著微笑,「需要什麼樣的秩序,是你定。再說了,你也只能定一個大概,不用擔心太多。人,是無法控制的。法則不過是一種約束,總會有人超脫法則。」

周錦眉頭緊鎖,她還真有點束手無策,畢竟從來沒想過這些。

唐宋想了想,又繼續道:「你不用著急,可以先順其自然。你在成長,飛靈大陸也要成長,不可能一蹴而就。沒有任何規則是完美的,也不可能完美。其實,順其自然就是最好的秩序。」

深吸了口氣,周錦也沒太糾結了:「你說得對,誰輸誰贏,不該是我說了算,該是民心說了算!」

這話倒是讓唐宋頗為驚訝,沒想到她居然能說出民心這個詞。轉念又想,她應該是在考慮黑靈族與白靈族的紛爭,誰會爭霸到最後,也許真應該由民心決定……

回到黑靈族領地,浩浩湯湯的一大群人已經集結,就連族長也都出動了。

見到唐宋他們飛回來,族長皺著眉頭:「唐先生,可有什麼發現?今晨千山方向靈氣動蕩……」

不等說完,唐宋微笑打斷:「前輩,你們可以出發了。」

族長一怔,有些不太明白,目光忽然落到周錦身上,臉上的皺紋微微一顫:「你是……」

周錦沉著氣,鄭重道:「倘若黑靈族真能崛起,我會幫你們。可你們若是深陷仇怨,一路燒殺搶奪,我無能為力。」

心頭一顫,族長深沉道:「姑娘放心,我黑靈族不過是想要重見天日而已。今日,成,兒孫萬福;敗,粉身碎骨!」

「成,兒孫萬福;敗,粉身碎骨!」

數萬人震耳欲聾大喝,氣勢極為高昂。山谷被震得晃動,樹林內驚鳥飛起。

族長慢慢飄飛起來,渾厚的大喝:「黑靈族兒郎們,我們黑靈族潛伏數千年,今日,就是我們重見天日之時!我們從未想要爭霸大陸,但求兒孫不再躲藏,可以偏安一偶。打仗,是要死人的。你們的血,會染紅這片土地。他日,兒孫若有福氣,定能在這片血紅的土地上佇立!」

「殺,殺,殺……」

震天的殺意迸發,唐宋都被嚇到了。

這殺傷力,別說百級高手,就算是周錦這樣的人都未必能扛得住。戰爭,終歸是要死人……

「出發!」

伴隨著族長的怒吼,一道道黑影快速飛梭過天空,密密麻麻的朝著明國皇庭方向而去。

唐宋和周錦也跟在後邊,看著黑壓壓的人群,周錦面色極為凝重。

想了想,唐宋忽然道:「新的秩序誕生,註定要用血來澆灌,這是千古不變的法則。血,其實就是最好的法則……」

周錦側頭看了他一眼,也沒說什麼的加速飛梭。雖然打心底她還是有些偏向於明國,畢竟她到底還是白靈族。可正如他所說,想要重整秩序,就要流血。

飛靈大陸平靜這麼多年,也該動蕩了。就算到最後留下明國,也必須要讓他們知道,安逸的代價……

不多會,人群停在空中。對面也是浩浩湯湯的一大波人馬飛過來,天空黑壓壓的被籠罩,遠處還有好多士兵正在往這邊飛奔集結。

戰爭的殺意,讓整個飛靈大陸變得壓抑起來,天空雲層不自主翻騰,空氣中的靈氣漸漸凝固。

唐宋暗暗苦笑,高級武者打仗果然是,比預想的要可怕得多。這都還沒開打,光是數萬人的戰意凝聚就已經要天崩地裂。

「殺!」

伴隨著前邊一聲怒吼,雙方順勢出擊,密密麻麻的掌印推到天空。

轟!

巨大的能量碰撞,震得唐宋氣血翻騰。並不是難受,而是讓人有種莫名的興奮,恨不得馬上沖入戰場之中。

呼,呼……

唐宋喘了口氣,側頭看著面色凝重的周錦,遲疑了一下,低聲道:「記住兩點:一,你不是一個人;二,你只是一個人!你不是一個人,因為你手裡掌控著千千萬萬的生命;但,你只是一個人,人註定是人,不是神。任何法則的變革和成長總會付出代價,雖然於心不忍,可你無法改變。就算你現在不讓他們打,遲早有一天,這片土地一定會被染成血色。」

周錦心裡很不自在,畢竟從未經歷過戰爭。做了個深呼吸,周錦點著頭:「多謝。你放心,我會盡量保持理智。」

唐宋繼續道:「我剛剛跟你說過,現在最好是,順其自然,因為還沒有到重新譜寫秩序的時候。至於什麼時候合適,這個要看你的判斷。重整秩序很難,不是因為控制有多難,而是因為,心很難……」

唐宋知道她的感受,所以必須給她說清楚。一旦胡來,飛靈大陸的下一個輪迴徹底完蛋。

周錦很是感激:「多謝,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去找珠兒吧,找到之後直接啟用飛天石離開。我想,那邊也要亂了……」

「保重!」唐宋拱手應了一聲,繞過前方戰場離開。

「殺!」

天空再次碰撞,黑壓壓的能量散發,雲層翻騰得更是厲害。地動山搖,山崩地裂,整個飛靈大陸都在顫動。

也在這一瞬間,好多城池裡也開始廝殺,戰爭,新秩序的開端…… 飛撲向蝠王的蝙蝠都被他給吸收完了,他此時被劉宇斬斷的手臂已經重新長了出來,而他身上的妖氣也比之前增強了不少,可以說現在有可能纔是他擁有真正實力的時候。

“這傢伙也太變態了,實力竟然還有這麼多的進展。”我皺着眉頭,說道。

劉宇也面露凝重之色,讓我小心,接下來纔是真正的大戰。

實力得到提升的蝠王,臉上的表情變得冰冷,在想在之前那樣輕鬆。他盯着我和劉宇看了一會,然後冷冷的開口說道:“我承認你倆挺厲害的,不過想要打倒我,不可能。”

他說了一句之後,看了一眼在我手掌上漂浮着的石塊武器,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突然間,他身形一動,化成一道黑影衝了過來,我和劉宇急忙運氣,準備迎接他的攻擊。

這次蝠王的第一個攻擊目標是我,他一拳向我打來,手上散發着濃密的黑色妖氣。我急忙運氣,準備用石塊武器抵擋住他的攻擊,誰知道他卻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對我猛的一揮手。

他手上的黑色妖氣瞬間化作一道黑色旋風攻了過來,突如其來的轉變讓我有些懵了,黑色旋風頓時把我給困住了。黑色旋風帶着一股很強勁的威力,但是卻不傷人,只是旋轉着困住我,讓我有些動彈不得。

“師弟。”劉宇準備過來幫我解圍,但蝠王當然沒不會給他機會,朝他攻了過去,阻止了他來幫我的想法。

被黑色旋風妖氣困住的我感覺渾身上下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壓制住了,想要有所動作很難,而且因爲黑色旋風是妖氣所化,我被這樣濃烈的妖氣包裹着覺得胸口開始有些發悶,呼吸困難。

於是我趕緊催動內力,把內力不斷的注入石塊武器裏,石塊武器在我的手掌上懸浮着,不停的吸收我的內力。吸收了我內力的石塊武器,放出的光芒越來越亮,也開始在空中原地旋轉着。

石塊武器上散發出很強的力量,漸漸把壓制住我的黑色旋風給撐開了一些,那股壓制住我身體的力量給得到了虛弱。我的行動稍稍恢復了一些,發悶和呼吸困難的感覺也都轉好了。

這時候,透過黑色旋風,我看到蝠王和劉宇正在交手,而實力得到提升的蝠王攻勢很迅猛,劉宇看上去有些開始招架不住了,畢竟前面我倆也消耗了不少內力。

我心裏暗叫不好,看來這就是蝠王的目的,爲的就是分開我和劉宇,不讓我倆像之前那樣聯手。

不行,我必須趕緊從這個把我困住的黑色旋風裏出去,劉宇需要我的支援。我趕緊加快運轉內力的速度,讓石塊武器能散發出更強大的力量,爭取找點破開這個黑色旋風。

劉宇被蝠王一拳打中,捂着胸口退了回去,臉色微紅,然後嘴角溢出了鮮血,他受了傷。

“你的修爲不錯,我剛剛那一拳可不輕,沒想到硬是被你用內力抵住了大部分的力量。”蝠王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對劉宇說道。

劉宇擦掉了嘴裏溢出來的鮮血,不甘示弱,嘴裏念着咒語,繼續拿着桃木劍向蝠王衝去。很快,他的手上就出現了一絲絲閃動的電流,我心裏一愣,這是他在和我一起對付陳柏時用過的那招。

接着就看到他把手上的電流引到了桃木劍上,桃木本是不導電的,但在他術法的操控下,電流還是裹在了桃木劍上。他眼神一凝,對着蝠王用力一揮帶着電流的桃木劍。

頓時一道手腕粗細的電流飛射襲向蝠王,蝠王大驚,趕緊閃身避開了,電流落到地上,炸開了一個大坑。

“你竟然還藏着這種招數。”蝠王十分意外的看着陳柏,眼中的凝重越發濃烈。

劉宇沒有理會他,繼續用帶着電流的桃木劍攻擊蝠王。“雷霆萬鈞。”劉宇揮動着帶着電流的桃木劍,對着蝠王猛的一指,就看到從桃木劍的劍端比迸發出數條雷電。

雷電的速度很快,幾乎一眨眼就轟到了蝠王的身上,頓時發出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響。蝠王渾身上下雷電閃爍,悶哼一聲,直接落到了地上,單膝跪在地上,一隻手也在地上撐着。

我心中大喜,劉宇這一招直接命中了他,這下蝠王肯定也受了傷。

劉宇趁勢用帶着電流的桃木劍直指蝠王,衝了過去。不過蝠王此時擡起頭來,盯着朝他衝去的劉宇,眼中露出了怒火。他怒吼一聲,渾身一震,從地上站了起來。

從他身上爆發出一股勁力,四散而開,直接把衝向他的劉宇給逼退了。

不知道怎麼回事,他這時突然扯下肩上的黑色披風,兩隻手拿着。 步步驚情,總裁太霸道 只見他兩隻手拿着黑色披風,然後用力的往兩邊一扯,把披風給扯成了兩半。被他扯成兩半的披風,竟然化作了兩柄戰斧。

我愣住了,沒想到他的披風竟然能變成武器,真叫人意外。

他兩手握着戰斧,揮動了幾下,然後對着劉宇說道:“我很久沒這麼認真打過架了,一會我必定取下你的頭顱。”說完,拿着戰斧攻向劉宇。

劉宇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揮着帶電的桃木劍迎向蝠王。

只是有了戰斧在手的蝠王,實力似乎又有所增強,很快的劉宇變得吃力起來,一味的只能防守。而且蝠王揮舞着戰斧的力道很大,我甚至感覺劉宇手上的桃木劍會隨時被他給砍斷了。

我心裏一急,猛的一用力,石塊武器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想法,爆發出一股力量,終於是把困住我的黑色旋風給震開了。震開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內力被石塊武器吸收了太多,我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但是我又不能休息恢復,所以只能是運用起金蠶蠱的力量,此時的我已經能靈活的運用金蠶蠱的力量,不再像以前那麼生疏。這時,腦海中響起金蠶蠱不滿的抱怨聲。

“你還真是不客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