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好在錢名等人習慣了這種風格,也同樣具備契約精神——雖然因爲實驗非法,不能籤合同,但是,看看彭州如今的狀況,三人智商在線,自然是沒什麼可挑剔了的。

三人看着周圍密密麻麻,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儀器,不由更加鄭重。

周霜霜卻笑了笑:“大家放心,沒你們想象中那麼恐怖。”

…………………………………

機械肢的適配範圍廣,周霜霜將已經不用的神經元貼片取下,微微皺起了眉頭。

“怎麼?”

彭州趕緊上前,緊張的問道。

周霜霜搖搖頭:“沒什麼,就是錢先生的身體素質……”

她抿嘴:“很好,比一般人要好出太多了,分明從來沒有鬆懈過自己。”

撿到女尊 彭州一愣,隨即笑道:“那很正常,錢隊長他雖說提前退休了,可如今,也才45歲,本就還處在巔峯時期。”

他信誓旦旦,周霜霜卻有點想笑。

她忍住了,此刻冷靜的開口說道:“我要說的是這兩位,看來你們都一樣……”

她看了看彭州:“衣食無憂,有人照顧,所以,你們就這麼放逐自我了?”

周霜霜不客氣的嗤笑道:“如今,這兩人的身體素質,實在太差了。待會兒,我會重新調試各方面數值,再給他們裝載吧。”

彭州:……

怎麼辦,突然明白錢隊之前說他們是秧雞的心情了…… 機械肢的各方面數據可調,也可不調。

如果要調整的話,無非是從合金密度,以及神經反應速度和力量強度反饋。

比如錢名,他雖然已退休十年,可如今的身體素質,較之當年也沒差多少,分明平時還很用心的在鍛鍊自己。

再看趙陽和李牧兩人,他們比彭州年齡還小,便能闖出一番成就,心裏不是不驕傲的。

可越是驕傲,對打擊的承受度便越是低。

或許在很長一段時間後,他們會從這種狀態中轉變過來,重新振奮自己。

但可惜的是,周霜霜目前看到的,只是兩個頹廢的殘疾人。

若論心理素質,此刻的他們,甚至比不上街頭以擦鞋爲生的殘疾人的堅強心態。

身體習慣高強度訓練後,陡然停滯下來,又頹廢一年……周霜霜想了想,只在神經反應速度上做出匹配調整,別的暫時沒動。

畢竟,無差別高度適配性,也是機械肢最卓越的優點。

——即時裝載,無適應期,高適配性……現階段,這是周霜霜實驗的重點。

…………………………

經過這麼多世界,每個人都在苦苦掙扎——她以前那種獨善其身的想法,

也慢慢的,想要轉變爲,兼濟天下。

大魏霸主 而現在,她所能做的,就是努力讓機械肢,能夠提供給這世界上的每一位、因意外而肢體缺憾的人。

……………………………

當然,在此之前,周霜霜得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自己的家人。

總裁的獎品新娘 兼濟天下這個念頭,聽起來很傻是不是?

就像中二期的孩子,不是想報社,就是想當救世主。

——可當末世時,老邁的陳向東在她面前哭泣時,周霜霜心中,已經隱隱約約有這想法了。

可惜,她還太小,太不成熟了。

以至於在星環城,冒冒失失就帶回了冷凍倉的說明書。

周霜霜最近想起沒送出去的冷凍倉,心頭就有些後悔。

雖然她有些奇怪,爲什麼沒人跟她接觸?

難不成……都在祕密調查她?

還有VR眼鏡,難不成也沒人看出其中的不一般,偷偷來打探一番嗎?

有那麼兩天,她一直在跟周爸和周麓聯繫,可家裏一切正常,時間久了,她也就放下心來了。

這不,因爲害怕,她最近跟律師姜成文,還有掮客林成的聯繫,都少了許多。

………………………

直到最近,周霜霜成功將低配版機械肢在地球上重現。

這個時候,她察覺到——

機械肢的數據可調控性是把雙刃劍。

……………………

放在軍人身上,只要將基礎參數調整,比如,加大反應力量,加強合金硬度……再系統訓練,他們就是最強的單兵。

倘若放在反社會主義的手中,他們爲達目的,將機械肢肆意裝載,參數提高……那麼,他們也是最令人頭痛的犯罪人士。

這就是周霜霜之前考慮到的,不能隨意將機械肢投放市場的原因。

她的人脈太少,輾轉從周深那裏邀請來他信賴的殘疾人戰友,也未嘗不是一種投石問路。

畢竟,周霜霜有自知之明。

她知道自己的優勢在什麼地方。

——她的商業才能並不算好,甚至只能是普通。

而見識過各種情狀的天外世界,她也不想將自己的人生囿於金錢計算當中。

她想努力,利用自己的奇遇,做出更多對人有幫助的事。

在這種情況下,身懷重寶,自然也需要一位穩妥的合作方。

而在周霜霜心中,還有什麼,比國家更值得信賴呢?!

…………………………

但是周霜霜心中也有考量。

她堅信,這份機械肢技術提供給國家,一定會得到對方足夠的重視。

可重視之下,難免自己的人身受限——倒不是別的,而是自己身邊,肯定會跟着人的。

就算沒人跟着,別人關注的目光也不會少。

——這就是周霜霜最抗拒的。

她身上有着開元通寶,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身邊集中太多的關注目光。

而且,周霜霜不知道開元通寶已經干擾了部分人的思維,她只是擔憂着想着:自己根本不能保證,提供的所有東西,都能有明確的來路。

機械肢她可以託辭是因爲自己的聰明才智。

可VR眼鏡和冷凍倉的來路,她根本沒法解釋。

…………

同時,一旦因爲他們的重視,而導致被不法分子盯上了……那周霜霜便如小兒懷金,走於鬧市,她和她的家人,將無時無刻都處於風險當中。

所以,在此之前,周霜霜打算找一個穩妥的合作方,將自己的行跡隱藏在幕後——不用百分百隱祕,只需要在她被察覺出時,有一定保障就行。

周霜霜看着已經裝載好機械肢的三人的背影,微微一笑。

此刻,哪怕穩重如錢名,都無法抑制這份欣喜。

他們跑出樓去,全方位的感受自己的新肢體,不顧樓下安保人員好奇的眼神,又哭又笑,宛若癲狂。

——失而復得的欣喜,沒有共同經歷的人,根本無法體會其中的感受。

周霜霜在十二樓走廊的窗口靜靜看着,不發一言。

——連續兩次有殘疾人出入這棟大樓,並且裝載了奇怪的義肢,讓他們跟正常人一般無二……

——龍騰的負責人,該來了吧。

……………………………………

周霜霜有意放出這樣的大招,而龍騰作爲業內數一數二的龍頭行業,自然也不會不接。

十分鐘後,在底下三個人還猥瑣的互摸時,周霜霜接到了實驗樓負責人薛城的電話。

………………………

選擇龍騰,周霜霜也不是無的放矢。

機械電子製品,還有什麼,比周霜霜所租實驗樓的歸屬者——龍騰工業製造集團,更加的可靠,又財大氣粗呢?

業內口碑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則源於周霜霜的觀察。

醫妃遮天:嫡女不好惹 見微知著。

爲什麼每一位科研者,都夢想着擁有自己獨立的實驗室呢?

首先,所有權不屬於自己的實驗室,也就意味着裏頭的實驗工作者,大部分工作都沒有自主權的。

比如同一臺儀器,想要使用的時候,可能還要出具申請,等待審批……

無形中,這就會打亂他們原定計劃,使實驗進度拖沓。

當然了,也可以多安排些儀器——可那樣財大氣粗的團隊,原本就不會外租實驗室的。

當然,這不是說自己的實驗室就可以想用就用,隨便怎麼折騰。每一項實驗規劃,也都是要有合理安排的。

但是在這棟大樓上,周霜霜所需要的所有儀器,都是永遠都有一臺在備用。

這就相當考驗企業格局,還有周全度了。

…………………

周霜霜摸了摸手掌中出現的無形凹痕,嘆息道——

希望自己這次的決定,是正確的。 龍騰被周霜霜考慮,也不是僅僅只有之前那一個優點的。

她租用實驗室已經快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裏,差不多已經能感受到這裏的周到了。

進來以後,周霜霜才知道,龍騰的實驗樓在業內是相當出名的。

幾乎每一位選擇租實驗室的研究人員,第一選擇都是這裏。

周霜霜能租到十二樓,純粹是楊青教授的面子——這一點,楊教授從來沒跟她提過,她是跟安保人員說起十二樓,才明白的。

而因爲太受歡迎,這棟半開放的大樓,每天都有人前來考察……

——既然選擇租用實驗器材和實驗場地,那麼就必須要接受一些不必要的干擾。

這一點,她其實都做好準備了。

但是,周霜霜從來沒看到他們成功進來。

另外,周霜霜之前研究材料替換時,需要用到一種早就被淘汰的儀器。在她提出要求後,沒有多加一分錢,當天下午,那臺儀器便從肇州的倉庫調了過來。

要知道,龍騰工業製造的實驗樓在業內相當有名,每天來填申請單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他們有的是團隊,有的是個人,但所能給出的租金,絕對都要比周霜霜要多得多。

但是,周霜霜所享受的服務,半點都沒因爲錢給的少而大打折扣。

哪怕是實驗器材報損,或者不夠,只需要發郵件說明,在要求時限內,他們就會將東西送到12樓的電梯口。

同時,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她沒辦法一天24小時都守在這裏,但是無論什麼時候她回來,實驗室門口的她獨有的,從機械肢裏拆出來的震顫感應芯,都顯示沒有任何人來過。

至於監控,周霜霜反而不在乎。

做研究的,最看重的是保密性。而他們最該被保密的,是思路,是細節調整方向,還有參數計算……這些,是任何監控都沒辦法看到的。

監控的作用,僅僅是爲了維護實驗室的安全。

這一點,不光周霜霜明白,選擇這棟樓的其他研究團隊,也都同樣清楚。

………………………

基於以上所有考慮,周霜霜最後不選擇龍騰,恐怕纔是最奇怪的。

畢竟,不管是因爲楊教授的人情,還是對方的實力,龍騰都是第一選擇。

……………………………

但是,周霜霜雖然在這方面不怎麼精通,周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老話,她卻是記得的。

——上趕着不是買賣。

——身懷重寶,自然得讓人主動找上門來,才能顯出價值。

………………………………

………………………………

天亮了。

遠處鬱鬱蔥蔥的樹林都漸漸透出鮮活來,前方的灌木叢上,嫩綠的小葉上,還綴着一顆晶瑩剔透的露珠,搖搖欲墜,好不可憐。

晨風拂過,那顆小露珠搖搖擺擺,最終還是沒能抵住地心引力,“啪嗒”一聲,墜落在底下潮乎乎的泥土當中。

周霜霜側身望着身邊並排躺着的六個人。

——他們還在沉睡中,但她已經能鬆一口氣了。

如今,可以確定的是,這幾人的命,可算都撿回來了。

她的手又有點抖。

原始人們看天色起牀,太陽出山,代表着溫度即將升高,他們也將步入狩獵的步伐。

霸道追妻,高冷總裁別鬧了 而啓在這時走了過來,小心的看着周霜霜,指了指躺着的那幾個人。

雖然很不能理解周霜霜將這些將死之人帶回來的原因,但經過這一夜,他已經看出了對方試圖救回他們的意思。

他們不救,是因爲救不回來。在他們的族羣裏,一旦受了大傷,就要離開族羣,自己找尋安眠地了。

所有人都是一樣。

包括啓。

而這時,面對這個神奇的,長的怪模怪樣,名字也怪模怪樣的周霜霜,啓心中也不是不抱有幻想的。

在他心中忐忑的時候,周霜霜卻對他篤定的笑了笑。

那笑中的意味他不甚分明,卻不由自主的,聯想到地上的族人,然後從內心深處,油然而生出一抹不可置信的欣喜!

——大約,人與人最先的心靈溝通,便是從表情開始的吧。

啓走了過去,依次看向躺着的每個人。

他不懂得醫療知識,此刻也只會用最簡單的方法——額頭抵着額頭來,或者傾聽對方的胸膛,來感覺對方的溫度和心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