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就在屠遠的攻擊落在劉清和身上的時候,卻是將劉清和的身體一穿而過。

「殘影?」當看到自己的攻擊落空,屠遠也是無比的驚訝。

「幻影斬。」此時直接劉清和出現在屠遠的身後,無數道黑影自劉清和的身體之中出現,對著屠遠切割而出。屠遠的身體,在瞬間變得透明,劉清和的幻影,直接將屠遠的身體切割。無數的水珠,在擂台之上爆碎開來。隨後一道水柱,便是對著劉清和快速的纏繞而去。劉清和見狀,影刃之上切割之力不斷的爆發,對著屠遠形成的這一道水柱的打擊而去。

只是影刃之上的劍氣雖然猛烈,但是落在屠遠所化的這一道水柱之上,卻是一穿而過。甚至烈將水柱切斷,都是難以做到。而這一次劉清和選擇用攻擊化解屠遠的攻擊,顯然也是錯過了閃避的最佳機會。屠遠的拳頭,直接落在劉清和的面門之上,劉清河的身體,被屠遠擊退好幾步,方才停下。一絲鮮血,在劉清河的嘴角溢出。

此時屠遠的身形,也是緩緩顯露出來。屠遠的嘴角,帶著一絲得意的笑容。

「真沒想到,屠遠的手段還真是有些難纏啊。」看到屠遠將劉清和打傷,鄭紫嫣也是不由說道。對於劉清河的實力,鄭紫嫣也是了解的。屠遠在劉清和的手中堅持下來,成功突破,並且在戰鬥之中將劉清和打傷,就足已經說明,屠遠實力的不俗。若是讓屠遠成長下去的話,日後大陸之上,必定是會出現一個驚艷絕才的天才。

「不過這劉清和也是不容小覷,如今劉清和,也是沒有展露真正實力。若是劉清和展現真真實力的話,二人之中誰勝誰負,怕是說不定了。」聽到鄭紫嫣這麼說,憐月便是對著劉清和誇讚道。眼前這個劉清和,絕對是屠遠進入四聖山以來,遇到的最強的對手。 劉清和逐漸握緊手中的影刃,看向屠遠的眼神,也終於是開始有些忌憚起來。

屠遠依舊是帶著微微的笑容,不過屠遠的身上青色的火焰,卻是足以說明,屠遠根本不敢小覷眼前這個劉清和。

隨著火焰在屠遠身上熊熊燃燒,一絲絲的火焰,便是在屠遠的身後擴散開來。屠遠的身後,出現由火焰形成的一道巨大的骨架。一絲絲的火焰,在骨架之上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生長出來。隨著屠遠修為的提升,屠遠所能釋放出來的涅槃火雨的威力,也是再度提升。

看到屠遠身上竄出的一道道火苗,劉清和的眼神之中,也是有著一絲忌憚的色彩。不過比起屠遠,劉清和同樣是久經戰鬥之人。面對屠遠這樣的攻擊,劉清和也是明白。如今的自己,只有以自己的攻擊,化解屠遠的攻擊。

劉清和身上,銀色的氣息也是越來越濃重。隨後數道黑影,便是自劉清和的身邊出現。劉清和對著地面重重的一拍,這數道黑影便是隨之消散。但是有著一股靈力的波動,便是快速的朝著屠遠擴散而去。

雖然能夠察覺到這一股波動,但是在這一股波動之上,屠遠卻是未曾感覺到絲毫的危險。而此時屠遠身後的羽翼,也是逐漸成型。

「涅槃。」當屠遠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一道道黑影便是出現在屠遠的周圍,以屠遠為圓心,在屠遠的周圍形成一個圓圈,將屠遠團團的包裹而住。

對於這些黑影,屠遠則是完全無視。「火雨。」

隨著二字在屠遠口中說出,屠遠身後的羽翼之上,火焰不斷的躁動起來。一絲絲火焰羽翼,不斷的飄起。就好像大風吹過之後的柳絮,漫天飛舞。只是此時漫天飛舞的,是屠遠的火焰羽毛罷了。而且這火焰羽毛之上,潛藏著一陣殺機。

「影殺陣。」劉清和也是雙手結印,口中低吟一句。周圍的黑影,便是一躍而起,黑影手中的黑色光刀,對著屠遠直接切割而去。

屠遠周圍的火焰羽翼,快速的擴散開來,對著這一道道黑影,飛快的衝擊而去。影刃和火焰羽翼碰撞,數道黑影,便是直接爆碎開來。但是與此同時,也是有著黑影突破屠遠的火焰羽毛,對著屠遠衝擊而來。雖然這些黑影在屠遠的火焰羽毛的衝擊之下,淡化了不少。但是從這些黑影的身上,屠遠依舊是能夠感受到一絲危險的波動。所以面對這些黑影,屠遠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靈力快速的運轉,傲龍劍之中,一道道劍氣便是揮灑而出。

傲龍劍的劍氣和這些黑影碰撞在一起,便是直接洞穿黑影的身體,黑影當即消散。不過還是有一道黑影,衝破屠遠的重重攻擊,落在了屠遠的身上。屠遠的後背,頓時被黑影割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在屠遠身上不斷的滴落。

不過劉清和的影殺陣固然是給屠遠造成了傷害,但是屠遠的涅槃火雨,也是讓劉清和相當難受。屠遠的涅槃火雨,可以說是準確的命中了劉清和。劉清和雖然是想要阻擋,但是之前運轉影殺陣,已經是消耗了大量的靈力。所以當面對涅槃火雨的時候,劉清和所能動用的靈力也是極為有限。屠遠的涅槃火雨,直接洞穿劉清和的防禦,落在劉清和的深山。劉清河的胸口,被涅槃火雨擊中之後,便是迅速的塌陷。劉清和胸口之上的血肉,也是變得焦黑起來。

一口鮮血,自劉清和的口中噴吐而出。劉清和看向屠遠的眼神,也都是多了一絲忌憚。屠遠的涅槃火雨的威力,儼然已經是超出了劉清和的想象。在屠遠的涅槃火雨的攻擊之下,劉清和的臟腑之中,都是一陣激蕩。如果不是劉清和修為雄厚,恐怕在這一次的攻擊之下,就要落敗了。

雖然二人都是受了相當嚴重的傷勢,但是此時此刻,二人的功法都是快速的運轉開來。劉清和的身體之上,一陣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不斷的釋放。而屠遠,則是瘋狂的吸收著四聖山之中的靈力。

「影誅刃。」劉清和體內的靈力,盡數的集中在手中的影刃之上。隨後一道光影,便是脫體而出,對著屠遠快速的刺去。而劉清和的影刃,在光影離體的時候也是脫手而出。影刃直接融合在光影之中,對著屠遠碾壓而出。

而屠遠始終是不斷的吸收著四聖山的靈力,屠遠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前來的影刃。在影刃到達屠遠面前的時候,屠遠的身體之上,一道極為強大的靈力便是爆發出來。而與此同時,劉清河的攻擊也是落在了屠遠的身上。光影消失,影刃也是直直的插入屠遠的身體之中。

你是人間荒唐一場 一口鮮血,自屠遠口中吐出。屠遠身上的氣勢,也是史無前例的爆發開來。青色的火焰之上,閃爍著一絲妖異的光芒。屠遠手中,一個巨大的火球成型,無數的火焰,在屠遠手中不斷的匯聚,最後形成一道碩大的火柱,對著劉清和攻擊而去。

在這一道烈焰之柱釋放的同時,屠遠的身體,便是直接跪在了地上。靈力和體力的大量消耗,再加上身體之上的嚴重傷勢,屠遠都是有些支撐不住。現在的屠遠,可以說是將所有的希望,都是寄托在了這一道烈焰之柱之上。若是這一道烈焰之柱還是沒有辦法解決劉清和的話,那麼屠遠,就真的只有落敗一途了。

看到烈焰之柱過來,劉清和的瞳孔也是猛縮。隨後劉清和的身體,便是化作一道殘影,快速的消失。只是屠遠的烈焰之柱,有著必中的特性。劉清和這一次雖然是成功的躲開了烈焰之柱的攻擊,但是烈焰之柱緊接著便是追隨而上。劉清河的臉色,也是隨即大變。當即劉清和也是明白,自己想要躲開這一道攻擊,是不可能。

既然躲不開,那麼自己就只有拼了。劉清和的身體之上,靈力快速的爆發開來。一道道幻影,不斷的自劉清和身體之中出現,對著烈焰之柱衝擊而去。但是這些幻影在接觸到烈焰之柱的之後,便是直接被烈焰之柱擊潰,甚至連阻擋,都是難以做到。

烈焰之柱,準確的命中了劉清和,劉清河的身體,便是隨之倒飛開來,落在地上。此時劉清和渾身浴血,奄奄一息。雖然眼睛依舊睜著,但是此時卻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顯然這一次的比試的結果,已經是極為明顯。劉清和雖然強勢,但是在突破到化靈境五階的屠遠面前,依舊是要差上一些。 隨著屠遠成功擊敗劉清和,一道光柱便是照在了二人的身上。屠遠的身體,再度消失,隨即便是出現在另一座擂台之上。而此時屠遠身上的影刃,也是隨之消失。屠遠當即坐了下來,大還丹和小還丹不要錢似的被屠遠吞入口中。炎龍訣飛速的運轉,不斷的吸收著四聖山之中的靈力。

而在屠遠瘋狂的恢復自身狀態的同時,另一處擂台之上,言藺晨和杜若也是不要命了似的對對方出手。二人乃是命中注定的宿敵。如今二人在四聖山之中遇到,二人之間,必定是要分出個你死我活的。因為姐姐的死,言藺晨這一次,可以說是沒有絲毫的保留,甚至連秘法,都是不惜動用。

而杜若的實力雖然是要比言藺晨強上不少,但是杜若之前的對手,卻是雲中天。雲中天身上煞氣極重,在和杜若的戰鬥之中佔據下風之後,雲中天也是不惜解封自身的煞氣。雖然解封煞氣之後,雲中天的會被煞氣沖昏頭腦,變得神志不清。但是同樣的,雲中天的實力,也是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杜若雖然最後以微弱的優勢戰勝了雲中天,但是杜若自身,也是受到了極為嚴重的創傷。

等杜若來到擂台的時候,便是發現言藺晨已經早早在此等候。一個時辰的時間,根本不夠杜若恢復自身的傷勢。但是言藺晨對於杜若,可以說是恨之入骨。所以言藺晨這一次,也是根本不給杜若恢復的機會。等一個時辰到達之後,言藺晨便是毫不猶豫的出手。杜若雖然傷勢沒有恢復,但是面對言藺晨毫不留守的攻擊,杜若也只能是迎頭而上。

因為心中的仇恨,言藺晨可以說是越戰越勇。而杜若的情況,也是越加的糟糕起來。原本沒有恢復的傷勢,也是在言藺晨的攻擊之下,也是越加的嚴重起來。尤其是言藺晨使用秘法之後,攻擊力大幅增強。即使是杜若在全盛狀態,都是極難對付。此時杜若身上的創傷不斷的加重,也是讓杜若的情況,變得越加岌岌可危起來。

言藺晨固然也是身受重傷,但是此時的言藺晨卻是彷彿一隻瘋狗一般。對於自己身上的傷勢不管不顧,只想著怎麼創傷杜若。面對言藺晨如此瘋狂的攻擊,杜若也是面露苦澀。

不過言藺晨和杜若的實力,終究是有著一絲差距的。杜若雖然受傷,在言藺晨的攻擊之下節節敗退。就彷彿暴風雨之中的一葉小舟,隨時都有翻覆的可能。但是每當情況危急的時候,杜若卻總是能夠化險為夷。而隨著言藺晨秘法持續時間消失,言藺晨的情況,也是變得極為虛弱起來。

趁著這個機會,杜若一擊擊破,擊敗言藺晨。不過雖然擊敗言藺晨,但是杜若的情況,卻絕對好不到哪裡去。此時杜若的身上,有著不下數十道的傷口。而且更是有幾道傷口,深可見骨。尤其是杜若的臟腑,更是受傷嚴重,甚至有幾處經脈,都是就此斷裂。而杜若的肩骨,也是在言藺晨的攻擊之下被轟的粉碎。手臂之上的骨骼,雖然不至於如此嚴重,但也是有幾處斷裂開來。

當看到杜若如此凄慘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屠遠也著實被嚇了一跳。此時屠遠的傷勢,已經是恢復了一般差不多。雖然屠遠的樣子看起來依舊狼狽,但是屠遠的情況,卻絕對比杜若好上太多太多。

多弱也是盯著屠遠驚愕的眼神看了一下,隨後便是盤膝而坐,迅速的吸收靈力。自己體內的傷勢,極為嚴重,一個時辰的時間,根本是不足以恢復自己體內的傷勢。所以現在杜若,也只能是抓緊時間,快速的修復著自己身上的傷勢。

一個時辰的時間很快就是過去,屠遠身上的傷勢,已經是盡數的恢復,雖然並非是全盛狀態,但也絕對差不上多少。至於杜若,此時的情況就要比屠遠凄慘的多了。被雲中天和言藺晨以以傷換傷的手段重創,杜若身上的傷勢,可以說是極為嚴重。一個時辰的時間,根本是不足以杜若進行恢復。

「我認輸。」當看到屠遠準備動手的時候,杜若便是急忙喊道。

當聽到杜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不光是屠遠,就連四大主城的城主,都是無比的詫異。畢竟在他們看來,縱使杜若身受重傷,但是對付屠遠的話,依舊是有餘力。可是現在,杜若卻是想也不想便是直接認輸,這一點,也是出乎了眾人的意料。畢竟第一和第二雖然同樣接受上等的洗禮,但是二人在品質之上,還是有著細微的差距的。

而確實是如各大主城的城主所預料的一般,現在的杜若,的確是有著把握擊敗屠遠,但是要想擊敗屠遠的話,杜若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甚至是會在自己身上,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這一點,絕對不是杜若所願意的。畢竟為了洗禮之上的細微差距,在自己身上留下隱患,絕對是極為不值得的。

當然,若是換做言藺晨的話,杜若絕對是想都不想,便是對其出手。可是現在,杜若的對手卻是屠遠。和屠遠之間,杜若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所以杜若此時,也是不需要和屠遠分個你死我活。

聽到杜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倒在地上的言藺晨也是重重的錘了一下地面。言藺晨身下的青石板,也是被言藺晨直接砸碎。言藺晨之所以在和杜若出手的時候毫無保留,就是為了能夠讓屠遠在最後重創杜若,就算屠遠不能擊敗杜若,也是要在杜若身上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畢竟在言藺晨看來,以杜若的傲氣。就算杜若身受重傷,也是會對屠遠出手的。可是言藺晨沒想到的是,杜若居然會在最後的關頭收手。這一點,也是徹底的出乎了言藺晨的預料。同樣的,也是讓言藺晨的計劃順利的告破。

而隨著杜若的主動認輸,屠遠也是成功的晉級,成為這四殿大試的榜首。

對於杜若的主動認輸,屠遠也是無比的驚訝。不過隨後,屠遠便是瞬間想通,自言自語的道:「唉,真是沒想到,我的強大,居然是已經到了讓人不戰而降的地步。」

聽到屠遠這句話的時候,杜若的眼睛,便是瞪了出來。之前和雲中天言藺晨戰鬥的時候,杜若已經是受了不輕的內傷,只是杜若始終壓制自己體內的傷勢,不讓自己顯現出來。可是聽到屠遠這麼一句話的時候,杜若卻是心神震蕩,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便是吐了出來。

杜若作為在場天驕之中的最強者,就算杜若在最後關頭主動認輸。在別人看來,那也只是杜若為了不讓自己的傷勢變得越加的嚴重,所以方才會在屠遠面前投降。在外人看來,只會覺得屠遠的這個榜首名不正言不順,對杜若的認輸,並不會有太多人引起關注。

可是隨著屠遠說出這句話,這一切就都變得不一樣起來了。又是在有心人的操控之下,絕對會變成杜若懼怕屠遠,方才會在最後關頭認輸。雖然是同樣的事情,但是不同的解釋,卻絕對會讓杜若的名聲嚴重的受損。

只是現在杜若已經是認輸,所以現在就算是杜若後悔,都是已經來不及了。吐出這麼一口鮮血之後,杜若的氣息,便是頓時萎靡下去。只是杜若看向屠遠的眼神,卻是始終帶著一絲怨毒。

「怎麼,手下敗將還敢猖狂?」然而在看到杜若的眼神之後,屠遠便是倨傲的說道,這也是讓杜若再度一口鮮血噴出。杜若也是明白,自己絕對不能和眼前這小子說話,繼續說下去的話,絕對會把自己氣死的。 在屠遠說完,一道光柱便是照在了屠遠和杜若的身上。屠遠和杜若的身體,便是被傳送了出去。

等屠遠被傳送出擂台的時候,印入屠遠眼帘的便是一個圓台,屠遠此時,身處圓台之上。一道道濃郁的靈力波動,在屠遠的周圍擴散開來。屠遠看了一下,便是大致明白,這大概就是四聖山的洗禮了。

所以屠遠想也不想,便是盤膝坐下,屠遠的身體,完完全全的放棄了抵抗,任由周圍的靈力,不斷的朝著自己的體內鑽去。

等到周圍的靈力鑽入自己的體內的時候,屠遠也是發現,周圍的靈力和普通的靈力的區別。這些靈力之中,似乎是蘊含著一種極為特殊的能量,當這些靈力鑽入屠遠的皮膚的時候,便是被屠遠的肌肉骨骼直接吸收,並非是進入屠遠的丹田之中。而隨著自己的肌肉骨骼將這些靈力吸收,屠遠也是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肉身,隱隱開始有些變化。

經過金鱗的強化之後,屠遠的肉身可以說是比普通的修鍊者都是要強上不少。可是屠遠也是明白,肉身的強化極為困哪。自己也是機緣巧合,獲得龍傲的金鱗。否則的話,自己的肉身也不會被強化到如此的地步。當然屠遠也是明白,自己體內金鱗的能量,並沒有完完全全的發揮出來。這些年來,屠遠不斷努力想要自己體內金鱗的力量釋放出來,但都是無功而返。

而這其中,有兩個原因。其中一個是屠遠的實力太過低下,還有一個就是金鱗的力量,有一部分在牽制龍傲的本命之毒。所以強化自己肉身的想法,屠遠便是擱置了下來。只是屠遠沒想到的是,四聖山之中的洗禮,對自己肉身的強化,居然是如此的明顯。

照理來說,經過金鱗的強化之後,自己的肉身想要提升,應當是極為困難。可是現在,屠遠卻是能夠感受到自己肉體之中的細微變化。這足以說明,四聖山這一道洗禮對肉身的好處。若是自己將四聖山之中的這一道洗禮完全承受下來的話,恐怕自己的肉體強度,應該是能夠再度提升一倍。想到這裡,屠遠也是莫名的激動起來。

或許天元大陸之中的修行者主修靈力,對於肉身並沒有太多的在意。可是經過金鱗的強化之後,屠遠也是明白。肉身強大,究竟能夠給修鍊者帶來多大的好處。強大的肉身,不僅可以讓修行者所能承受的靈力大大增加,也是可以大幅度的緩解修行者所受到的傷害。擁有一個強大的肉身,可以說是不弱於一身強大的修為。只是因為肉身的修鍊太過困難,所以天元大陸的大多數修行者,都是將精力集中在修為的提升之上。

而隨著周圍的靈力越來越多的進入屠遠的體內,屠遠也是感覺到,一絲痛癢,在自己的身上擴散開來。自己的身上,就彷彿被千萬隻螞蟻噬咬一般,極為難受。此時屠遠的額頭之上,都是被密密麻麻的汗水所布滿。

面對自己身上傳來的痛麻的感覺,屠遠也是只能緊咬著牙齒,將這這種痛麻的感覺,盡數的忍受下來。只是隨著時間緩緩地流逝,屠遠也是感覺到,自己身上這種痛麻的感覺,越加的強烈起來。周身的靈力,就好像一個鑽頭一般,拼了命的往自己的皮膚之中擠進去。自己的每一個毛孔,都是似乎被這些靈力撐開了一般。那種感覺,就彷彿將皮膚撕裂了一般。而且這種疼痛的感覺,還在不斷的提升。

「不知道屠遠這傢伙,能不能承受下來?」看著屠遠此時痛苦的表情,周天星也是不自覺的說道。不知不覺之中,屠遠儼然成為了四位城主所關注的焦點。屠遠的一舉一動,都是被身在四聖山之中的四位主城城主注視著。

「屠遠想要堅持下來,恐怕是有點困難。」看到屠遠如今的樣子,鄭紫嫣也是開口說道。四聖山的洗禮,對於肉身的提升固然巨大。但是這個過程,卻也極為痛苦。尤其是獲得上等洗禮的二人,因為洗禮之氣極為濃郁,二人所承受的痛苦,也是要比承受中下等洗禮的修行者,要強上不少。那種疼痛的感覺,雖然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但是卻極難承受。這些年來,獲得上等洗禮的已經是不下十數人,但是堅持到最後的,卻是沒有一個人。

「的確,屠遠不管是天賦還是實力,都是上上之選,但是想要將洗禮完全承受下來的話,還是有些不現實的。」傲風也是開口說道。對屠遠,傲風同樣是不看好。

隨著周圍的洗禮之氣不斷的鑽入屠遠的體內,屠遠的皮膚,都是變得赤紅起來。此時的屠遠,就彷彿一個煮熟的蝦子。屠遠的牙齒,都是緊緊的咬著。屠遠的嘴角,一絲絲鮮血不斷的溢出。承受吸力所帶來的痛苦,也是讓屠遠越加的難以忍受。

而此時承受洗禮的杜若,眼睛也是睜了開來。杜若身上的傷勢原本就極為嚴重,洗禮帶來的劇痛也是讓杜若越加的難以承受。杜若只是堅持了一個時辰,便是退了出來。

看到屠遠依舊咬牙堅持,杜若也是有些驚訝。身為上等洗禮的擁有者之一,杜若是清楚的明白屠遠所承受的,究竟是怎麼樣的痛苦。

等到洗禮持續兩個時辰的時候,屠遠依舊是在咬牙堅持。只是此時屠遠的皮膚,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屠遠的身體,就彷彿從屍山血海之中撈出來一般,極為恐怖。而下等的洗禮,在此時也終於是完成。那些承受了下等洗禮的試煉者,眼神之中都是露出了狂熱之色。雖然只是下等洗禮,但是在洗禮之中他們所獲得的好處,絕對不是用言語能夠表達的。肉身的增強,直接關係到的,就是靈力的提升。

這些參加下等洗禮的修鍊者,其實力比起前來四聖山之前,都是增強了兩成左右。雖然只是小小的兩成,但是對於修鍊者來說,絕對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隨著洗禮過去三個時辰,參加中等洗禮的修鍊者,也是盡數走了出來。而屠遠此時,依舊是在咬牙堅持著。這個時候,就算是憐月城城主他們,看向屠遠的眼神,都是不由多了一絲欽佩之色。杜若的眼神之中,更是五味雜陳。雖然自己堅持的時間比較短,跟自己受傷也是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但是當看到屠遠居然能夠堅持如此之久的之後,杜若也是不禁有一絲汗顏。

此時的屠遠,牙齒都是快要被咬碎了。但是屠遠依舊是苦苦堅持著,屠遠憑藉的,就只是一股執念,一股變強的執念。屠遠想要保護自己心愛的人,保護自己的朋友,不讓他們受到傷害。那麼唯一的路,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

隨著洗禮過去四個時辰,上等的洗禮也終於是結束。不過洗禮雖然結束,屠遠卻是始終坐在圓台之上,久久沒有動彈。屠遠的皮膚,漸漸的恢復成健康的小麥色。但是屠遠的嘴角,依舊是無比的蒼白。

等到再過去一個時辰的時候,屠遠的手指,方才動彈了一下。接下來的一個時辰,屠遠的筋骨便是不斷的鬆動,直至站了起來。屠遠握了握拳頭,屠遠能夠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肉身,比起進入四聖山之前,強了一倍不止。自己的力量,也是有著大幅度的提升。現在的自己,就算是對上化靈境七階,甚至八階的對手,都是絲毫不懼。

等到熟悉了自己現在的身體之後,屠遠便是心念一動,一道光柱便是照在了屠遠的身上。隨後屠遠的身體,便是被直接傳送了出去。

「屠大師,你回來了。」當看到屠遠出來,憐月也是無比的激動。只是其他三位城主看向屠遠的眼神,便是明顯的有些不善起來。此次四殿大試,最大的贏家,可以說就是屠遠。屠遠不光是獲得了四聖山的上等洗禮,更是將前四關的靈藥大肆掃蕩。若是屠遠將這些靈藥拿出去拍賣的話,想必也是能夠獲得上億的金幣。若是遇到大型的拍賣會,就算是十億的金幣,都是未嘗不能。

當然,這些靈藥之中,絕大多數都是有價無市的靈藥。對於這樣的靈藥,屠遠自然是不會拿去拍賣會拍賣。

「屠遠,你可知道,你這一次將我們的靈藥,采走了大半。」三人看了屠遠一段時間之後,周天星發現居然沒人開口,也是不由開口說道。這些靈藥對於他來說,也是極為珍貴,如今被屠遠采走大半,也是讓他無比的肉痛。

聽到周天星這麼說的時候,在場的這些個試煉者便是紛紛詫異的看像屠遠,他們雖然知道屠遠晚他們一步出現,但是至於屠遠為什麼晚他們一步通過四關,他們卻是都不知曉。如今周天星的開口,也是著實將所有人都嚇到了。

之前四道關卡的困難,眾人都是明白。尤其是那些被淘汰的,更是深有體會。可是屠遠不僅是做到了成功通過四道關卡,更是將四道關卡之中的靈藥,采走了大半。這一點,就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就算是杜若,雖然是有信心采走幾株靈藥,但是卻也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對於他來說,也絕對是得不償失。

可是如今,屠遠所採摘的靈藥的數量,卻是連這些個城主都是心痛起來了。這也是讓杜若,對屠遠升起了好奇之心。這個屠遠,到底是何方神聖。屠遠又是怎麼做到,將這些靈藥采走的。

「天星城主所說,屠遠自然是明白。雖然四聖山的規矩是只要能夠采走靈藥,不管采走多少,都是屬於這個試煉者。但是屠遠也是明白,自己所採的靈藥的數量,的確是有些龐大。所以這些靈藥,還請城主們能夠收回去。」屠遠說完,便是自空間戒指之中拿出大量的靈藥,密密麻麻的鋪在地上。

當看到鋪在地上的靈藥的數量的時候,在場的這些個修鍊者,也是被完完全全的嚇到了,不得不說,這靈藥的數量,的確是有些多。

而周天星四人此時,看著這些靈藥,也是有些犯難起來了。如果屠遠不說第一句話的話,那麼這些靈藥,他們自然是大大方方的收回。可是現在屠遠說了這麼一句話,他們若是再將靈藥收回的話,結果可就不一樣了。

畢竟這些靈藥,乃是他們種植在四聖山之中。他們也曾留下話,這些靈藥是對四聖山的試煉者的考驗,只要四聖山的試煉者能夠將這些靈藥拿走,拿走多少他們都是不管。可是現在,若是他們將這些靈藥拿走的話,他們的行為,便是實實在在的打臉了。

此時四位城主也只能是暗暗罵屠遠滑頭,對於眼前的這些個靈藥,他們也是不敢將其收回去的。畢竟比起靈藥,還是面子更加的重要。

「既然屠遠你已經將這些靈藥采走,那麼這些靈藥,自然是你的了,我們幾個,有怎麼好意思再從屠遠你手中要回來呢。」此時周天星也只能是故作大方的說道。

不過話雖然這麼說,周天星也是希望屠遠能夠推脫一下。那麼到時候的話,自己將這些靈藥收回去,也就不會有人說什麼了。畢竟自己都說了這些靈藥是屬於屠遠的,可是屠遠自己不要,非要還給他。他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勉強手下啊。

「對啊,對啊,這些靈藥既然已經被屠遠你采走,那麼自然是屠遠你的了。」鄭紫嫣也是附和著說道。

「不錯,屠遠如今你還將這些靈藥還給我們,難不成你是覺得,我們連這麼一點靈藥,都是要貪圖?」傲風也是極為大氣的說道。 子時 似乎對於這些靈藥,絲毫不介意一般。

「屠大師你就收著吧。」憐月也是虛情假意的推脫道。

然而屠遠的回答,卻是完完全全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既然四位城主如此客氣,那麼屠遠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屠遠說完之後,便是將這些靈藥,盡數的收入空間戒指之中。而四位城主,則是徹底的傻眼了。這劇情的發展,顯然是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啊。只是現在話已經說出口,他們就算是想要後悔,都是來不及了。 四位城主雖然不甘心,但是也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屠遠離開。

回到憐月城之後,屠遠的心情,可以說是極好。屠遠現在,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雲惜雪彙報自己這一次的收穫了。只是等到屠遠來到城主府的時候,卻是只看到雲惜雪留下的這一封書信。

雲惜雪書信的大致意思便是看到屠遠的實力如此迅猛的提升,雲惜雪也是覺得自己拖了屠遠的後腿。只是和屠遠在一起的時候,雲惜雪不好意思和屠遠道別,也不忍心和屠遠道別。所以趁著此次屠遠前去參加四殿大試,雲惜雪也是和屠遠道別,返回問鼎天宗之中閉關修鍊。同時雲惜雪也是希望,屠遠能夠不要想念她。

當看完雲惜雪的信,屠遠也是一陣苦笑。屠遠也是沒有想到,自己回來之後,居然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不過對於雲惜雪的行為,屠遠也表示能夠理解。畢竟雲惜雪是一個極為要強的女孩子,能夠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屠遠將信收入空間戒指的時候,便是發現自己空間戒指之中的傳訊玉簡,居然亮了起來。屠遠略帶疑惑的將傳訊玉簡拿了出來,隨後屠遠便是聽到傳訊玉簡的另一頭,傳來一絲急促的叫喊聲。

「師傅,我終於是聯繫上你了。」傳訊玉簡的另一頭,丹大師也是略顯激動的說道。

「怎麼了。」看到丹大師聯繫自己,屠遠也是略帶一絲激動。畢竟丹大師聯繫自己的話,極有可能就是有了九元歸聖丹藥材的消息。

「師傅,經過我不屑的尋找,我已經是找到了星羅仙蘭和纏絲玉。不知道師傅你,找到了幾樣藥材。」丹大師有些得意的說道。

「這個,你確定要我告訴你嗎?」聽到丹大師略帶激動的語氣,屠遠也是有一絲疑惑的說道。

「怎麼,難不成師傅你一樣都沒有找到?」聽到屠遠這麼說,丹大師也是有些著急起來。

「那個,我除了七星秘參和蟠龍實,其他的靈藥,我都是已經找到了。」屠遠清了清嗓子,對著丹大師說道。

聽到屠遠這麼說,丹大師則是徹底的懵了。本來丹大師以為,自己花了兩年的時間找到兩株靈藥,已經是極為迅速了。結果沒想到屠遠這裡,居然是直接找到了八株靈藥。

「師,師傅,這次我找你,主要是為了告訴你七星秘參的消息。」過了一會兒之後,丹大師方才緩緩開口道。

「七星秘參?」聽到七星秘參的時候,屠遠也是激動了起來。若是再找到七星秘參的話,那麼自己就只剩下蟠龍實這一種靈藥了。

「對,七星秘參。」丹大師也是慎重的說道。「根據我得到的情報,據說在天元大陸的黑龍域之中,有著七星秘參的存在。只是具體在黑龍域哪個地方,我就不清楚了。」

「黑龍域嗎?」聽到黑龍域這三個字,屠遠也是皺起了眉頭。黑龍域這個地方,屠遠自然是知道的。黑龍域乃是處在天元大陸之中極為邊緣的一個位置,乃是天元大陸之中極為特殊的存在。天元大陸之中,可以說處處都是有著靈力的存在。但是唯獨黑龍域之中,是沒有靈力的存在的。黑龍域雖然是屬於天元大陸的一部分,但是黑龍域之中的居民,但是黑龍域卻也是天元大陸之中一種獨立的存在。

據說黑龍域乃是因為一頭黑龍的隕落,封閉了黑龍域和外界的接觸。所以才導致,黑龍域之中沒有靈力的存在。不過黑龍域之中雖然沒有了靈力的存在,但是黑龍域之中的修行者,卻是有著一種特殊的修鍊方法,那就是煉體。雖然這種煉體的方法比起靈力的修鍊要困難不少,但是同樣的,煉體的修行者,要比修鍊靈力的修行者,要強上一絲。同階的修鍊者,絕對不是同階的煉體士的對手。

不過因為煉體實在是太過困難,黑龍域之中,也僅僅是只有一位煉體士,修鍊到了媲美悟道境修行者的地步。這位煉體士,乃是黑龍域至高無上的王。被黑龍域之中的居民,稱之為黑龍王。而黑龍王的真實實力,就算是破天境的修行者,見到其都是要繞道三分。在天元大陸之中,絕對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也正是有他的存在,黑龍域方才會成為天元大陸之中獨立的一部分。

「師傅,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我方才和你商量的。」這個時候,丹大師也是無奈的說道。「你也知道,我是一個煉丹師,我要是前去黑龍域的話,必定是有去無回。至於龍傲陛下,最近也是公務纏身,難以離開。所以我就想問問看師傅有沒有辦法,去黑龍域之中取得七星秘參。」

聽到丹大師這麼說,屠遠也是有些犯難了。丹大師的情況屠遠也是明白,丹大師身為煉丹師,在煉丹之上的確是頗有造詣。但是在修鍊至上,丹大師卻是極為懈怠。所以丹大師的修為已經是到達元嬰境,但是其實力,卻是連有些金丹境的修行者都不一定打得過。至於在煉體之上,丹大師更是沒有作為。

而黑龍域的煉體士,對於修行者也是相當排斥。所以修行者前往黑龍域的話,也是極為危險的一件事情。尤其是修行者之中的煉丹師來到黑龍域,若是被黑龍域之中的煉體士知道的話,淪為俘虜之後的下場,絕對是極為凄慘的。畢竟黑龍域之中雖然儘是煉體士,但是對於大還丹小還丹這樣的丹藥,卻是相當的需要。若是煉丹師被黑龍域之中的煉體士抓到,必定會被逼著天天煉丹。等到靈力枯竭的時候被送回天元大陸之中恢復靈力,恢復靈力之後繼續煉丹。

「好了,這件事情我會想辦法的。」屠遠此時雖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但也只能是硬著頭皮說道。畢竟如今自己知道七星秘參的下落,總比自己悶頭尋找要好。

「既然這樣,我就不打擾師傅了。」聽道屠遠的答覆之後,丹大師便是斷去傳訊玉簡。

「看來這一次,是時候親自去一趟黑龍域了。」看著手中的傳訊玉簡,屠遠也是無奈的說道。如今最為適合前往黑龍域的人,除了他,好像就沒有別人了。 和憐月城城主做了一個簡單的告別之後,屠遠便動身準備前往黑龍域。

屠遠先是在跑了三個主城的天龍商會,購買了大量的靈藥,煉製了大量玄階的聚靈丹,大還丹,小還丹,解毒丹等等的丹藥。當然,屠遠這一次,還煉製了大量的龍炎丹。畢竟前去黑龍域之後,自身的靈力會受到很大的限制,所以能夠不用到靈力的地方,屠遠也是盡量不用到靈力。為了能夠讓自己的龍炎丹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屠遠也是將龍炎丹的藥方,經過了大量的改造。如今的龍炎丹,恐怕是金丹境以下的修行者,都是不能小覷。

當然,雖然龍炎丹的威力變大了,但是屠遠也是不知道來到黑龍域之後,到底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而屠遠這一準備,便是準備了三個月之久。當屠遠出來的時候,早已不是那個乾乾淨淨的樣子。此時的屠遠,蓬頭垢面,滿臉胡茬,雙眼之上儘是血絲,樣子看上去極為狼狽。不過屠遠這樣的模樣,倒是和黑龍域的土著,越發的相像。

屠遠簡單的洗個一個澡,換了一身衣服之後,便是動身前往天雷城。天雷城乃是處在天元大陸邊緣的一座主城。和黑龍域,僅僅一山之隔。天雷城之中的爆雷宗,乃是天元大陸之中,實力極為強悍的一個宗派。就算是四大家族,面對爆雷宗的時候,有些忌憚。

經過半個月的趕路之後,屠遠終於是來到天雷城之中。因為黑龍域的關係,凡是進入天雷城的的修行者,都是要經歷天雷城的測試。屠遠展現了自己化靈境五階的修為之後,便是成功的進入天雷城之中。比起其他主城的繁華,天雷城反倒是要冷清不少。而天雷城之中的靈力,也都是要比其他主城稀薄上一些。不過雖然如此,天雷山之上的靈藥,長勢卻是相當的好。天雷城之中的靈藥品質,可以說是相當的高。

看到這些靈藥的時候,屠遠也是忍不住收購了一些。雖然說天雷城的靈藥的價格比起其他主城的要貴上一些,但是價格對於屠遠來說,卻根本不是什麼問題。短短半天的時間,屠遠便已經是缽盆滿載。而隨著屠遠大肆的收購靈藥,這些商家也是紛紛將自己鋪中的靈藥拿來,買給屠遠。到最後,屠遠甚至不需要走動,這些個商家便是會將靈藥拿來,交到屠遠的手中。屠遠則是來者不拒,只要是品質好的靈藥,他都是盡數的收入空間戒指之中。

很快的,這一條街上所有商鋪之中的靈藥,都是被屠遠收入囊中。而隨著這些商家一傳十十傳百,整個天雷城商鋪的這些個老闆,便是紛紛帶著靈藥,前來找尋屠遠。屠遠光是收購這些靈藥,便是花費了數億的金幣。而且這其中,更是不乏玄天寶花,星羅仙蘭這樣的靈藥。

天雷城,雷家。

「萬鈞,柳大師好不容易來我們天雷城一趟,你不妨也帶著柳大師出去逛逛,若是遇到什麼合適的靈藥的話,就買下來,贈與柳大師。」雷家的家主極為熱情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