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此刻想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河水的水底升起一張魂。

這張魂將秦巖兜住,秦巖在裏面像一條被住的魚兒一樣,根本無法逃脫,只能拼命地掙扎。

“哈哈哈!秦巖,我正是利用了逆向思維纔給你佈下的陷阱,你居然真的當的!真是……”

摩登女郎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像秦巖此刻已經變成了她的甕之鱉一樣。

超能悍妻:拐個總裁當備胎 不過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睜大了眼睛。

秦巖伸出雙手,抓住魂將魂撕開一個口子,然後大搖大擺地從裏面走出來。

“這……這怎麼可能?你……你是怎麼做到的?”摩登女郎驚訝無。

“哼!你想知道嗎?我現在告訴你!”秦巖大吼一聲,抽出桃木劍向摩登女郎刺去。

在看到桃木劍的那一刻,摩登女郎的眼睛立即迷住了。

這把桃木劍原本應該屬於她,可是現在卻讓秦巖搶走了,她心裏面非常痛恨秦巖。

不過摩登女郎心裏面十分清楚,她現在不能和秦巖硬碰硬。

因爲她不是秦巖的對手,和秦巖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條。

摩登女郎擡起腿一腳踩在地,她的身形消散在原地,像地面下有一條通道將她送走了一樣。 秦巖飛身飄起,落在摩登女郎剛纔所站的位置,可是秦巖找了一圈,他也沒有發現摩登女郎是怎麼離開的。

在這時,天空飄下來摩登女郎惡狠狠地說:“秦巖,算你狠,不過你也別想逃出來!”

別想逃出去?哼!我不相信你不會醒來,秦巖在心冷笑起來。

一般情況下,將對方拉進夢境之,施法者也要進入夢境。

也是說,摩登女郎如果想將秦巖困在她的夢境之,摩登女郎也必須一直處在夢境之。

摩登女郎一旦甦醒,秦巖會踏破夢境,從夢迴到現實。

不過事實並非如此。

摩登女郎雖然也是在夢境施術,但是用的卻是另一種高深的道術。

這種道術是將夢境和畫卷裏面的虛擬情景結合起來。

原來這家酒店臥室之掛着一幅山水狩獵圖,摩登女郎先給秦巖種下幻夢咒,然後利用灑在房間裏面的因果種散放出因果煙,將畫的虛擬景象和夢境相結合,然後將秦巖困在畫卷之。

對此秦巖卻一無所知。

時間在不知不覺流逝着,秦巖估計已經過了十多個小時了。

按理說,此刻的夢境應該破滅了,可是秦巖卻發現夢境依舊那麼真實,像是真實存在的一樣。

不應該啊!這麼長時間應該破滅了纔對,莫非那個摩登女郎是一頭豬?秦巖在心暗想着,同時懷着疑惑打量着四周。

“咦!這裏的景物爲什麼那麼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

“我想起來了,這不是我牀對面牆掛的那幅畫嗎?莫非我被帶進了畫?”

能將別人拉進畫的一般都是畫卷變成了邪靈,而且擁有了相當的實力才能辦到。

可是秦巖之前看過牆的掛畫,那幅畫是新畫,估計也被畫出來十多年。

十多年的畫是不可能變成邪靈的,而且畫卷還是在酒店裏面,人來人往陽氣極盛,所以畫是更不可能變成邪靈的。

也是說,這是摩登女郎搞的鬼,不可能是邪靈將秦巖拉進畫卷的。

秦巖沒有想到摩登女郎這麼厲害,居然可以將他拉進畫卷之。

知道了結症,能找到辦法。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眼前的樹林指去。

“轟”的一聲,樹林燃起了熊熊道火,眨眼間整片樹林被燒成了一片焦土。

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天空傳來,將秦巖捲到了半空,然後“嗖”的一聲,將秦巖拋出了畫卷。

秦巖站到了房間間,他看到畫卷的樹林變成了一片焦土。

“秦巖?秦巖?你醒醒!”在這時,秦巖聽到了馬嬌焦急的呼喊聲。

秦巖轉過頭,看到馬嬌和馬澤洪正圍在自己的牀前,擔心無地看着自己的肉身。

“師傅,師姐,原來你們來了!”秦巖飄到馬嬌和馬澤洪的面前。

看到秦巖的魂魄,馬澤洪和馬嬌驚訝無,他們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師傅,怎麼了?”秦巖好地問,同時低下頭下下打量了一眼自己。

“秦巖,你怎麼在這裏?那你肉身裏面的是誰?”馬澤洪指着秦巖的肉身說。

我的肉身?我的肉身怎麼了?秦巖睜大眼睛向自己的肉身望去。

此刻秦巖的肉身安然無恙地躺在牀,根本看不出任何狀況。

在秦巖準備轉頭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肉身居然還有一個靈魂,而且和自己的靈魂一模一樣。

咦!這是什麼情況?我的肉身怎麼還有一個魂魄?

與此同時,秦巖也想明白馬澤洪和馬嬌爲什麼那麼驚訝了,因爲他們看到了自己的肉身還有另外一個魂魄,而且和他還一模一樣。

“天地問道,陰陽借法,律令九章,萬靈出體!”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自己的肉身指去。

秦巖肉身的魂魄立即被秦巖施法逼迫出來。

這個魂魄原來並不是真的秦巖魂魄,只不過披了一張和他一模一樣的魂皮。

毫無疑問,這肯定是摩登女郎搞的鬼。

原來摩登女郎爲了騙過其他人,找來一個孤魂野鬼,將畫着秦巖模樣的魂皮披在了孤魂野鬼的身,然後將孤魂野鬼直接打入了秦巖的肉身。

這樣的話,馬澤洪他們看不出秦巖魂魄離體了。

“秦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馬澤洪擰起眉頭,他已經猜到秦巖着道了。

“師傅,事情是這樣的……”秦巖當即將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

“那個女人肯定沒有走遠,我們現在找她!”馬澤洪轉過身準備離開房間。

秦巖搖了搖頭:“師傅,她肯定跑掉了! 我真不是醫二代 我們是找不到她的!”

以秦巖對摩登女郎的瞭解,摩登女郎肯定早跑掉了。

“師傅,不過我知道她是龍虎山的人!”

“哦!龍虎山的人?”馬澤洪擰起了眉頭,他沒有想到又是龍虎山的人。

“差不多!雖然她沒有承認,但是我通過觀察發現她應該是龍虎山的人,而且地位很高。因爲她的實力高出道清一籌!如果沒有猜錯,我覺得她應該是龍虎山的首席大弟子!”

通過與摩登女郎交手,秦巖發現摩登女郎的實力和雲霄一樣。

能擁有云霄那樣的實力,秦巖覺得她在龍虎山的實力必然非凡。

“哦!如果這樣的話,那你的處境恐怕危險了!”馬澤洪有些擔心地說。

如果摩登女郎真是龍虎山的大弟子,那摩登女郎所作的一切,肯定代表龍虎山對秦巖的態度,

這樣的話,說明龍虎山對秦巖充滿了敵意。

因爲這個時候,道藏絕對將道清死在柯合和白合手的事情告訴了龍虎山高層。

秦巖冷笑起來:“不怕!這一次各大道派都要下來,龍虎山絕對不敢胡來!”

馬澤洪想了想,覺得秦巖說的話不無道理。

不過馬澤洪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龍虎山是道門大派,其他道派不一定會爲了秦巖得罪龍虎山。

“那你準備留下來等其他道派嗎?”

“嗯!異道者全部出來了!我想留下來看看!”秦巖點了點頭。 一天後,帝都的相關部門相繼接到了二十多起報案。

相關部門派出了大批警力去出事地點,他們發現古墓四周的居民死了很多。

有些人被吸成了肉乾,身沒有一絲水分,像是化石一樣。

有些人被挖掉了眼睛,按理說這些人失去了眼睛應該不會死,但是他們卻全部死掉了。

有些人無緣無故地吊了,但是他們不像是吊死的,因爲吊的死人臉色黑紫,這些人像是被嚇死的一樣,他們像看到了極其恐怖的場景。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相關部門立即將事情報告了級。

但是級卻突然沉默了,不但不派人支援,反而讓參與調查此事的人全部封口,不要再提這件事。

與此同時,茅山派,龍虎山,衆閣派,全真派等道派分別派出了長老,來到了帝都國際大酒店。

秦巖沒有想到他居然也接到了邀請函,而且是茅山派送來的。

如果秦巖沒有猜錯,這絕對是有人在間使力了,否則茅山派這樣的大派是絕對不會向秦巖伸出橄欖枝的。

“秦巖,你準備怎麼辦?”馬澤洪問秦巖,他想知道秦巖去不去各大道派舉行的道派大會。

“去!爲什麼不去!”秦巖等的是這一天,他當然要去了。

“那好!我已經通知慕容雪菡了,他又去追戰孤城了!他們肯定會回來支持你的!”

“什麼?”秦巖苦笑起來。

戰孤城他們雖然厲害,但是他們根本不是龍虎山的對手。

現在龍虎山派出的不再是道清道藏之流了,而是他們師叔師伯,這些人那絕對是天尊後期,甚至是天尊後期高手還要厲害的人物。

馬澤洪知道秦巖的意思,他無奈地苦笑起來:“有總沒有好!”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午十一點,秦巖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帝都國際大酒店。

坐在出租車的時候,秦巖感覺到好像有人在偷窺他,他忍不住轉過頭向偷窺他的方向望去。

在距離秦巖兩百米外的一家酒店裏,周小雨和莫忘正悄悄地看着秦巖。

“莫忘,這辦法能行嗎?”周小雨有點擔心地說。

“絕對沒有問題!你放心吧!”莫忘笑着說。

“咦!秦巖的實力好像更一層樓了,他好像發現我們了!”莫忘發現秦巖轉過頭向她這裏望來。

聽說秦巖實力增加了,周小雨特別高興,她眯起眼睛向秦巖望去,同時還加入了強大的魂力。

“傻瓜!你難道想讓秦巖發現我們嗎?趕快撤掉魂力!”莫忘一邊說一邊阻止周小雨。

周小雨“哦”了一聲,趕快撤掉了魂力。

另一邊,秦巖已經感覺到了周小雨的魂力,不過這種感覺像春風拂面一樣。

“嗯?這魂力好像有點熟悉,我在哪裏見過嗎?”秦岩心十分詫異。

在秦巖努力回憶的時候,出租車已經停到了帝都國際大酒店。

一個人走來,幫助秦巖打開了車門。

剛開始秦巖還以爲是酒店的門童,當他付完錢擡起頭向對方看去的時候,他發現對方居然是雲霄。

“雲霄道友,怎麼是你?”秦巖下了車,不敢置信地問。

但是秦巖很快想起來,雲霄在古墓已經死了。

現在站在他面前的絕對不是雲霄,這個人肯定是雲霄的雙胞胎弟弟或者是哥哥,否則他和雲霄不可能長得一模一樣。

“哦!對不起,你是?”秦巖趕快道歉,有些不好意思地詢問。

“我叫雲嵐,我是雲霄的雙胞胎哥哥!哦!對了,我告訴你一件事情!龍虎山要你歸還他們的派至寶,而且還要讓你賠償他們的損失。你一定要小心一點!”

雲嵐面無表情地說,臉沒有一絲感情。

但是秦巖卻不一樣,他看到雲嵐像看到了雲霄,不由想起了在古墓和雲霄相處的那段時間。

只可惜雲嵐不是雲霄,他們兩人雖然是雙胞胎,但畢竟是不同的個體。

“謝謝你!”秦巖對雲嵐點了點頭。

“不用謝!”雲嵐依舊面無表情,像是一張殭屍臉。

不一會兒,雲嵐帶着秦巖走進了帝都國際大酒店。

在簽名入場前,秦巖看到了摩登女郎。

摩登女郎像女明星一樣受到了萬衆矚目,她被一大羣各派的弟子圍在間。

這些弟子都是男性弟子,他們左一句右一句地和摩登女郎攀談着。

當摩登女郎看到秦巖後,立即排開衆多男性弟子,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向秦巖走去:“秦巖,你來了?人家好想你啊!”

說罷,摩登女郎一把抱住了秦巖的胳膊,眯起眼睛露出無限柔情看着秦巖。

秦巖詫異無,不明白摩登女郎爲什麼要抱住他的胳膊。

在秦巖看來,摩登女郎可是想弄死他的人,怎麼可能會對他這麼溫柔,那樣子像是情侶一樣。

不過當秦巖看到其他各派弟子向他投來憤怒的眼神後,秦巖立即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摩登女郎這是想借刀殺人,讓其他各派的弟子痛恨自己,甚至是殺掉自己。

“哼!你想借刀殺人,那我給你來一個將計計!”秦巖在心冷笑起來。

他一把摟住摩登女郎的脖子,“啵”的一聲親在了她的嘴脣,然後翹起嘴角笑眯眯地看着摩登女郎:“親愛的,近來可好?”

摩登女郎愣住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她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親了她,這絕對是對她的褻瀆。

看到秦巖居然親了他們的女神,各派弟子頓時被氣得七竅生煙,紛紛向秦巖投去了憤恨的目光。

秦巖懶得理會其他人的目光,伸出手指擡起摩登女郎的下巴,吧唧了一下嘴說:“不錯,經過我最近幾天的灌溉,你變得水靈多了。看來女人需要男人用心去澆灌!”

聽到秦巖的話,所有的人都凌亂了。

穿越筆下的女權世界 什麼?曉倩被灌溉了?這怎麼可能?這……

各大道派的弟子們互相對視起來,他們想不到秦巖和葉曉倩已經發展到了牀,這絕對是無法忍受的。 葉曉倩此刻也愣住了,她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蒼白,她萬萬沒有想到秦巖會這樣說。

“秦巖,你胡說八道什麼呢?”葉曉倩指着秦巖大聲說。

“曉倩,這有什麼可害怕的!難道你忘了咱們的誓言了?你要給我生一大堆孩子。”秦巖睜大眼睛看着葉曉倩。

聽到秦巖的話,四周其他各派的弟子一個個心喪若死。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心目的女神,居然早變成了別人的牀客,而且還要給別人生一大堆孩子。

這一刻,一部分追求葉曉倩的各派弟子恨透了秦巖,甚至於恨不能生吞活剮了秦巖。

因爲秦巖親手打破了他們的夢想。

“我呸!你……你真是……”葉曉倩被秦巖氣壞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曉倩!咱們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秦巖裝出大意凌然的樣子,然後伸出手摟住了葉曉倩的脖子。

葉曉倩一把打開秦巖的手,一邊念動咒語對秦巖攻去,一邊對秦巖大聲嘶吼起來:“給我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