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這張寫字桌是由一個大型蘑菇來做的,要不是在上面有幾本書外,真看不出來這比凳子大一點的蘑菇是一個寫字桌。

‘‘隨便坐,然後說說你們以後要怎麼辦,來這裏的目的!’’~

老者剛說完,自己就坐到了寫字桌旁,拿起一個本子,順手抄起一杆用骨架做成的魔筆!

然後,老者用手輕輕一點筆尖,魔筆就可以開始寫字了,並用一雙渾濁的眼睛不時的看着坐在他對面的三位狼狽的青年。

說起我們狼狽的樣子,我們三人渾身的衣服基本都成了布條,除了能夠遮得住皮膚之外,那小風基本可以無限制的在我們仨的皮膚上游走!

‘‘我們沒有目的,只是爲了尋找一種東西!’’~

徐福代替我們兩人率先發了言,不過,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徐福要找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找東西,魔界有你要找的東西嗎,如果有的話,那就說說你所找的那種東西叫什麼吧!’’~

老者就像審判官一樣,邊說邊做在本子上記錄,魔筆在他手裏左右搖晃,被他耍的無比自如,可以看的出,老者並不是第一次做這件事!

‘‘磨世盤!!!’’~

徐福此語一出,嚇得老者差點將手裏的魔筆丟在地上,只見他眼睛掙得老大,直勾勾的看着徐福,一動不動!

‘‘唉~算了,算了,該來的還是會來的,看來魔祖曾經說的沒錯,拯救魔族的有緣人可能已經來了,可是都過了多少年了,來過了多少人,自己還是依然用這句話安慰自己,一直到今天,還沒有找到魔祖所說的有緣人!’’~

最終,老者搖搖頭,嘆了口氣,隨後從隨身的藍布兜裏掏出一張萬古魔窟的地圖,遞給了徐福!

並再三叮囑徐福說:磨世盤如今被辰祖封印在魔界深淵,要想得到它,還得看你們自己的本事,要不然,即使是有緣人,那也有可能會被深淵幽靈給吞噬。~

不過臨行前,老者讓我們先去洗個澡,然後他去拿了三身衣服,並在外面對我們三人喊道:‘‘小夥子們,快來試試給你們準備的新衣服吧!’’~

……………………………………….. 洗澡的地方在樹洞下層的大樹根內部,潔淨的地下水貌似是被這參天古樹的樹根給吸過來的,而且洗起來有股淡淡的樹香!

不得不感嘆這老頭還挺會享受,住在童話世界般的地下森林,每天都可以洗着樹香浴,在這裏無憂無慮的生活,真是特別的洽意,仔細想想就不願離開這個地方了。

反正這裏沒有別人,再說都是男的,我也不那麼拘束,穿起內褲就跑出去接這怪老頭遞過來的三件衣服,仔細一摸這些布料,很滑,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但是勞資對於那些傳說中的魁寶見識淺,也就把它當成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

於是我先把褲子穿上,然後**着上身喊其他二人快點上來穿衣服,該上路了。

當我再次回頭的時候,突然發現,那怪老頭的手卻一直指着我的右胳膊上的那個圖案。

只見他渾身一個勁的發顫,激動的說不出任何一句話,最後還是硬擠着從喉嚨裏說出了幾個字:‘‘.主…..主….主上!!!’’

老者剛說完,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這一來嚇了我一跳,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主上,這不瞎胡鬧嗎?

不過,老者說的這句話用的是魔語,也就是說,只有我一個人纔可以聽的懂,再說現在就我們兩人,另外兩個還在大樹根裏泡澡,根本就不捨的出來!~

這個圖案是魔祖給我的印記,也就是因爲這個印記我沒少吃了苦,雖然說自從有了這個印記之後,我對魔紋等一些事變的都懂了。

但是,我始終搞不懂爲什麼當初魔祖所說,讓我做他第十一個徒弟之後,給我的這個印記圖案到底有什麼用,難不成這個印記本身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什…什麼,你叫我主上,這怎麼可能,我又不認識你,別開玩笑了好不好!!!’’~

剛被嚇了一跳,愣了大約幾十秒才緩過神,於是急忙把那老頭扶起來,並表示對他的話很迷茫!

‘‘是啊,你是不是辰祖的徒弟,你手臂上的印記就是你的身份,試問這種印記普天之下除了辰祖之外,還有何人能做!’’~

老者說完,又將手放入自己胸前的藍布兜,看那樣子似乎在摸索着什麼,摸索了大約幾十秒,才慢悠悠的從裏面拿出一張佈滿魔紋的羊皮紙,遞到了我的手中。

老頭說的沒錯,我確實是辰祖的徒弟,但是我不知道這和主上有什麼關係,於是打開了那張羊皮卷仔細閱覽上面所記載的魔紋。

我去,又是記載,又是記載衆生魔界的東西,上面的文字在我目光過後不斷髮生變化,很顯然是有記憶類型的異能力元素附在上面。

上面所說的是,神魔大戰之後的事情,也就是辰祖突破六道後所寫下的話。

而這個老者就是當初跟隨辰祖征戰億萬年的古魔,但是不知爲什麼,辰祖在突破六道之後的萬載時間內突然消失。

於是,古魔一個人按照辰祖之前給他說過的話,開闢了一個新的魔界,名曰重生魔界,然而這個魔界並不安寧。

而在這之前,辰祖一直都在要求古魔記載他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好像辰祖知道自己將會在不久後離開這裏似的。~

古魔,萬古魔主,神魔大戰之後突破魔皇,步入魔帝之境, 豪門霸總養女是海怪

即使辰祖消失之後,他還在一直等侯着辰祖消失前所說的那個有緣人,這一等,就等了不知多少年。

羊皮紙上記載的就跟預言似的,貌似辰祖對於魔界重開後的事情早已經瞭如指掌,才讓古魔把它記載下來,拿給一個能夠看的懂的人來看,不過,看的人最好是辰祖的徒弟!

上面有一句記載是這麼說‘魔界重開,如盤古族在洪荒外開天劈地,所造萬物皆有靈性,種族爭端必不可少!’~

確實,和我在外界看到的記載截然不同,外界的記載是神魔大戰,魔族萬靈同心協力,抵禦諸神入侵!

而這張羊皮紙上卻說的是重生魔界萬靈不會齊心協力,這是萬靈所過的最大浩劫。

果不其然,就在真魔城我就目睹了魔人與魔獸的戰鬥,那真是不拼到你死我活,是絕對不會退縮的。

但是辰祖的所留下的意願是讓萬靈走向團結,不再互相殘殺,沒有種族歧視,共同對抗神界。

所以,羊皮紙上面所說的最後一句是:‘‘以上事情全讓我徒弟來幹,想必他會成爲一方真魔的!!’’~

臥槽,你妹的辰祖,勞資雖然是你徒弟,但是你丫的讓勞資這個熊樣對抗天界諸神和讓魔族萬靈衆生團結嗎,你丫別開玩笑了,真以爲我是魔祖啊?

心裏狠狠的咒罵魔祖一番,然後把羊皮卷狠狠的摔在地上,同時咒罵了一句:‘‘滾你媽的,等勞資突破後再說吧!’’~

我說完後,轉過頭就要離開古魔,而這個時候徐福和巴克也剛好從大樹根中出來!!~


‘‘你是躲不掉命運的,除非,你能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不然的話,你只能做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只有等你強大了,你才能反咬他一口!’’~

老者看着我的背影說完了這句話,彎腰從地上撿起被我摔在地上的羊皮卷,然後整理整理,將它再次裝進那個藍布兜中,搖了搖頭後,就向外走去,看樣子是要領我們去找磨世盤了!~

可是,老者所說的‘他’,到底是誰,還有我是棋子,這到底又是什麼邏輯,我怎麼搞不懂,難道說古魔可以透析我的命運嗎,我難道命中註定要帶領魔族團結嗎,可我真的很弱,覺得自己根本就不能承擔如此重任!

這真是太多的問題了,而且這些問題也太突然了,讓我完全有防備。~

說實話,我現在真的好想找個地方好好靜一靜,可是現在的時間卻不允許我這麼做!

………………………………………. 所謂萬古魔窟,無非就是地下世界,這裏處於一片超大的魔谷,只不過這裏的場景魔窟之上的地方不同,就連這裏的生物都與衆不同!

我們四人在這地下的密林之中走了大約半個鐘頭,突然,眼前出現了一片空曠的平緩地帶,剎那間眼前明亮了許多。

而且放眼望去,這裏貌似就是密林的盡頭,再往前走,映入眼簾的則是一望無際的碧綠色草原。


草原上的那些草最矮的都有小腿那麼高,不時的還有一些小型的魔獸從草原上的飛馳而過,只留下一道殘影,可見這些魔獸的速度有多麼快!

‘‘這裏是草原魔狼族的領地,自從衆生魔界破滅之後,這些草原魔狼的性情全都發生了變化,它們會選擇攻擊任何它們所看到的生物,所以,大家要小心了,要經量保持警惕,要知道,它們的伏擊本領可是全魔族最好的!’’~

古魔說完,繼續往前走,只不過眼神中多了一絲警惕,因爲萬古魔窟中的大部分魔靈可都是上古時期神魔大戰後所殘留下來的,其實力應該都和古魔相差無幾!

更何況,草原魔狼還是羣居的魔獸,要真打起來的話,別說跑了,估計連飛上天的能力都來不及施展就被撕成了碎片。

……

聽了古魔這麼一說,這草原魔狼還真是殘忍,讓我覺得狼這種生物在任何界面中都少不了‘狠’這個本性,就連這裏的魔狼也都是如此兇殘。

古魔說,想要穿過這片草原,大約需要凡間足足三天的時間,並且不能保證在這期間不能碰到草原魔狼族的族人,要知道草原魔狼的嗅覺可是能夠辨別方圓好幾裏的所有生物氣息!

說實話,聽古魔一說,我覺得魔狼確實也挺nb的,這要是弄到都市的話,豈不是成了叱吒一方的暗殺高手。

‘‘停下,前面有動靜!!’’~

古魔走着走着突然停下,然後一雙圓目直視着前方的一片一人多高的青草,打了個手勢示意大家停下。

古魔走向前,用手輕輕撥開那片青草,他剛撥開那片青草,突然一道黑影從裏面撲了出來,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扭成了一團,嚇了我和巴克還有徐福一大跳。


要知道,黑影的這種速度要是撲在我們三人中任何一個人身上的話,估計我們這種境界的小命就要和這世界說拜拜了。

再看看和古魔戰成一團的那個黑影,這不就是一種暗黑色的壯狼嗎,難道說,這一人高的壯狼就是古魔口中所說的草原魔狼!

‘‘嘭!’’~

古魔致命的一擊,只聽到一聲悶響,這一拳便將草原魔狼給擊殺,雖說是擊殺,但是可以從古魔的臉上看的出,他很難以下這個殺手,最終還是不得以才殺了這隻草原魔狼。

‘‘古魔,草原魔狼難道就這麼弱嗎?’’我剛說完,看了看古魔,我覺得不解,古魔說草原魔狼都很厲害,可是卻不知道爲什麼這一隻會那麼虛!

‘‘這只是一隻幼年的魔狼而已,可怕的還在後面,我想你很快會見到它們的!’’~

古魔說完,用異能暗黑色的魔力將幼狼的屍體風化,風化成了一堆灰塵,隨着一陣風吹過,灰塵也隨風而去。

臥槽,這還只是幼狼,幼狼都可以做到無聲無息,而且還能成功偷襲到古魔,更何況以後的那些成年魔狼,偶滴神啊,想想都超級可怕。

茫茫的草原,看起來好像盡頭,青草有高有矮,站在丘陵之上,所有魔獸似乎都能夠被盡收眼底。

‘‘各位,那裏好像有個小城!!’’~

突然,巴克那憨厚的聲音呈現在衆人的耳朵中,然後順着巴克所指的方向望去,前方一里處果然出現了一個小城,小城四周都是石砌的城牆,看外形就和真魔城似的!

‘‘這裏是整個萬古魔窟最混亂的地方‘罪惡之城’,各族的魔靈來到這裏後全部一律平等,無論以前犯有多大的罪惡,在這裏就是一個新生兒,只要按照這裏的規律走,就不會有任何事,因爲這裏有數位魔皇之境的高手在壓陣,所以別的魔靈不會輕易冒犯!’’~

古魔剛說完,大踏着流星步向前走去,看樣子他應該是想進城,正好我們三人的好奇心也十分嚴重,所以就跟了上去,一行四人朝着罪惡之城快速走去。

從外表看,罪惡之城比真魔城要宏偉的多,城牆之上到處都是把守城門的魔兵!

就連街道上都有散漫的魔兵和路過的各族魔靈賭博,到處都充滿着混亂的氣息。

但是,即使是混亂,每個人也都是規規矩矩的做着自己該做的事情,從不輕易的冒犯別人,因爲這是罪惡之城數萬年來定下的法則,法則表明:‘沒事找事者,必誅之!!’~

我們四人剛一踏進罪惡之城,吸引來了衆多的眼球,可能他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過想我和巴克還有徐福這樣的外界之人吧!

但是再看看他們這些人形魔靈的口水嘩嘩直下,我想我應該明白他們爲什麼會這樣興奮了,感情他們這是看到了香噴噴的人肉!

‘‘記住了,看你的都不是魔人,而是剛修成形的魔獸,你們可要小心了,可別走丟了,這裏任何一個東西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殺了你們,一定要很緊我,要不然被吃了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古魔對我們三人說完,低着頭一個勁的往前走,而我和巴克還有徐福則都緊緊的跟着古魔這個大佬,生怕被罪惡之城中的這些長相可怕的魔靈給吃掉。~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發現我們這些在凡間如此牛逼的妖屍王和七級魁拔在魔界居然是這麼弱。

我敢說,就剛纔那隻草原魔狼的幼狼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我們三人的頭顱給扯下來,這世界,可實在是太瘋狂了。

………………………………………… 在這罪惡之城之中,是一個以實力說話的地方,沒有實力的人根本就不敢踏出罪惡之城半步。

如果弱者一旦踏出了罪惡之城城門的話,就失去了罪惡之城中所有魔皇的庇護,那麼來自地獄的大門也就將會爲弱者打開。

我們三人緊緊的跟着古魔,雖然至今依然不知道古魔的真實力到底如何!

但是我可以從這些魔靈的眼中看的出來,他們對古魔還是很尊敬的。

畢竟,這是古魔所開闢出來的魔界,如果有必要的話,古魔只需一念之間,就可以讓這個界面中的生物全部灰飛煙滅,除非有些魔靈有超越辰祖的魔僕‘古魔’的實力,要不然就根本難逃湮滅的厄運。

罪惡之城又叫暗黑武界。這是一個崇尚武力的魔界城邦,沒有種族之分。

整個城邦是由無數個大小的種族所組成,每天都有無數的殺弋充實着這個城市,在這個城市裏,武力代表着一切。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只出現過一次唯一的一次,一個叫離恨天的人曾經統一過這個城邦,當時他自稱是蓋世魔帝。

而蓋世魔帝這個稱號自此成爲了罪惡之城的一個無比尊貴的共稱,只要你能統一罪惡之城,你就能獲得這個稱號。

這也是目前所統治這個城邦的八位魔皇所定下的法則,誰如果能夠率先步入魔帝之境,罪惡之城的城主就由誰來承擔。

這些都是古魔所告訴我的,但是當我再次問他關於離恨天去哪裏的時候,古魔搖搖頭憂傷的對我說:‘‘唉~那些都是遠古的年代了,想必現在離恨天還在神界承受着永恆的天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