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不過,劉領隊很快就疑惑了:

「秦大管家,你真的沒有搞錯?這個郊區的子民,剛脫離溫飽線,全是貧民!這些貧民裡面,哪會有秦家的大貴人。」

劉領隊的問話,也是其他條子的心聲。

他們也搞不明白,牧成這種剛擺脫貧困線的家庭,哪有秦家的大貴人。

而秦管家,指著林天和牧成,笑道:

「我們秦家的貴人,就在那邊呢!」

劉領隊和條子們,順著秦管家的手勢看去,便看到了林天和牧成!

啥玩意兒?秦家的大貴人,居然在林天和牧成之中?

轟!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的不僅感覺大跌眼球,還感覺他們的頭上有驚雷滾落,他們的頭皮也近乎炸裂了。

他們是怎麼也不肯相信,這林天和牧成之中,居然有一個人秦家的大貴人。

不過,大家仔細一想,便想到牧成很能打的事情!牧成這些年,雖然不在湖東,但湖東也有一些關於他的傳說。 「是,是,殿主教訓的是,我們就是一群垃圾,一群垃圾。」姬昌苦笑不已,心中充滿了恐懼。

雖然對姜天的話很是憤怒,但是他不敢憤怒,眼前這位可是殺戮果斷的絕世猛人,要是一個不好,真的滅了自己姬家只在頃刻間。

「殿主大人,我知道我們姬家錯了,我願意彌補,我們在東洲大陸控制了一家雇傭兵團,大概人數在三千人左右,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其中有一位戰神率領,五尊戰王,我相信能夠給軍方一定的幫助。」

「而且我們還願意提供一筆價值十個億的軍備,送給軍方,全力幫助軍方抵禦a國的征伐。」

為了討好姜天這位人王殿主,姬昌是豁出去了。

姜天冷哼一聲說道:「記住你們的話,要是被我發現你們糊弄我,你們應該知道我的手段。」

「是,不敢,不敢。」姬昌連忙說道。

他哪裏敢啊。

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啊。

「好了,東洲大陸戰場情況戰且不提,姬昌,我問你,之前你曾經說過古遺跡,當年我母親曾去過古遺跡,而事後,只有你們姬家和軍方曾經調查過古遺跡,我想知道,你們的調查結果。」姜天對着姬昌問道。

「古遺跡。」

在第一眼看到姜天的時候,姬昌還以為他是來找自己麻煩的,現在才知道,自己好像相差了,人家根本就是來詢問古遺跡的消息的。

古遺跡。

姬昌深吸一口氣說道:「說起這古遺跡,當初前往探查這一處古迹的正好就是我帶隊,問我,你算是問對人了。」

說起這一處古遺跡,其實他是一處王朝的廢墟,不知道你可曾聽說過,此地名叫殷墟之地。

殷墟。

姜天頓時眉頭一皺,對於殷墟他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的很是詳細。

傳聞殷墟是大商的國都,同樣有這樣一句話,大商之後再無人王。

大商,三千多年的歷史。

是一個偉大的朝代,在當時,門閥還沒有形成,嚴格說來,門閥是在那之後才形成的,那個時代,人王至高無上。

人王,最後一代人王,傳說中,連滿天仙神都要聽從他的命令,但是這些仙神不服氣啊,於是就發動了一場大戰。

大戰過後,便是大周。

在那之後,有人說,商稱帝,周稱天子,大商之後,再無人皇。

有人說,神仙們已經掌握了顛覆人族的規律,從此天人不再平起平坐。神仙從此高高在上。

有人說,無望得了江山,但賣了人族,他比大商更加可恨。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個殷墟是最後一代人王的居所和當時的都城,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哪怕是漫天神佛,也要聽從號令,一條條號令也就是從此地發出來的。

不過就在那之後,殷墟突然就像是從人間消失了一樣,消失在世間。

自己母親取得居然是殷墟之地。

他是怎麼找到的,怎麼進去的。

姬昌搖著頭說道:「殷墟之地神秘莫測,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變化一次方位,如果你詢問古遺跡的大致信息我知道一些,但是具體位置我的確不知道。」

當初之所以能夠找到殷墟之地,是因為你的母親,推算出哪裏的地址,我們跟蹤他才找到的,但是她進去了,我們卻沒有進去。

。 「不是,你別……」時繁星用眼神示意他,家裏還有外人在呢,大少爺您可收斂著點吧!

可她沒料到的是,封雲霆也帶着微微的酒氣,而且……

看她的眼神好像更燙人了。

陸廷先抬手拍了自己腦門一掌,他打量著霍野墨,將信將疑道:「原來是這樣……誒,那個誰,你真是律師啊。」

「不然呢?」霍野墨職業病發作,提醒道,「樂於助人和見義勇為都是好事,但未經他人允許,擅闖民宅的話卻是違法行為,陸二少爺,希望你以後可以三思而後行,不要再發生像今天這樣的誤會。」

陸廷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髮,乾巴巴的笑道:「知道了,誤會,都是誤會,我們不打不相識,交個朋友好了。」

霍野墨一貫紳士,聽了時繁星的解釋也知道自己剛剛是誤會了,於是伸出手禮貌到:「你好,我叫霍野墨。」

「我已經自我介紹過,就不多說了。」陸廷拿得起放得下,迅速接住霍野墨的手,大有要跟他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相比之下,封雲霆的表情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時繁星用餘光打量着他的反應,懷疑他是又打翻了醋罈子,可看着他也不像是生氣的樣子啊?

要不,還是先把這兩個人給送出去?

可這大晚上的,把人趕出去好像也不太好……

封雲霆很快笑了一聲,問到:「既然是誤會就最好了,對了,你們兩個今晚有什麼打算嗎?」

此時,時間已經將近午夜,他話中的暗示再明顯不過。

霍野墨最先明白他的意思,含着愧疚答道:「抱歉,我只是想來找你一起喝酒,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麻煩,既然今天已經沒時間了,那我就先行告辭,等改天你有了時間再約,到時候不醉不歸。」

說完,他便扶著沙發站起身來,是個要立刻走人的架勢,旁邊的陸廷也跟着他一起站了起來,滿臉茫然與不解的問:「都這麼晚了,你還要走啊?」

「我覺得還是不要太打擾他們為好。」霍野墨沉聲道。

陸廷眨巴着眼睛看他,反問道:「有什麼打擾的,都這個點了,乾脆天亮了再走算了。」

封雲霆輕笑道,「我才新婚,實在是不想離開老婆,二位的喝酒邀請我就沒辦法赴約了,如果實在想喝的話,我請客,從這裏出去不遠就有一個酒吧,環境還算不錯。」

霍野墨倒是沒什麼所謂,答應道:「那就要麻煩陸二少爺開車了。」

「啊?」陸廷見他們兩個三言兩語就把自己安排了,拒絕道,「都這麼晚了,要喝你自己喝,反正我不喝。」

說完就一屁股坐了下來,反正就是不走。

霍野墨用起了激將法:「你該不會是酒量不行吧?」

陸廷瞬間炸毛,高聲道:「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

封雲霆見他已然上鈎,微笑着附和道:「既然這樣,那霍律師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他從國外回來國內很多東西都不適應,辛苦了。」

陸廷聳了聳肩:「知道了知道了,我走。」

「我送你們。」

封雲霆起身,一直把兩人送到別墅外,親眼兩人離開,這才折返回屋。

但是時繁星卻發現,剛剛一直保持着大氣禮貌人設的某人,臉色開始有點……不太對勁。

時繁星原本還想就著今晚的事再跟他說兩句,見狀只得把滑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自顧自的回到卧室躺下了。

封雲霆也沒有攔她的意思,目送她回到卧室,便轉身走進浴室洗漱去了,許久之後才帶着一身的水汽回到了卧室。

時繁星還沒有睡着,聽到他進屋的腳步聲,輕輕背過身去往旁邊挪了挪,給他挪地方。

許久之後,她聽到他在床邊坐下,低低的喚了一聲:「小星星,你還醒著么?」

「嗯,」她輕輕點頭,等着他下一句話。

「你是不是後悔跟我結婚了?」

時繁星轉過身來:「什麼?」

封雲霆又問了一遍:「你後悔跟我結婚了嗎?」

時繁星咬住唇:「我……你為什麼會這樣想?」

封雲霆苦笑,伸手輕輕擁住了她:「我剛一回來,發現家裏有其他男人,我的反應跟陸廷和霍野墨都不一樣。陸廷是以為家裏進了賊,霍野墨以為有人想對你不利。」

時繁星有點聽不懂:「那你呢?」

「我啊,」封雲霆抱緊了她:「我的第一反應是……你是不是後悔了,想換掉我?」

「啊?!」

「然後我又在想,如果你真的想換了,那也沒關係,反正我們已經領了證,法律上你就是我封雲霆的妻子。」

時繁星掙扎着想解釋:「不是,封雲霆……」

可他壓根沒給她解釋的時間:「我剛在樓下思考了好一會兒,我到底要不要進來?還是要……裝作不知道,等明早再回來?」

「封雲霆……」

「我沒有不信任你的意思,小星星,我知道你的為人,你不會做這樣的事。但我也知道我曾經做過多少錯事,就算你現在後悔了,我也覺得是理所應當的。甚至……甚至我只想留住你就可以了,你如果心裏還有……還有什麼別的想法,我都可以視而不見,我還可以離開,裝作完全不知道,只要你開心,我都可以的……」 「足以證明這個罪犯的謹慎和警惕。他十分善於隱藏自己,想做到這一點,就要事前有充分的現場偵查和詳盡的作案計劃。這是他的作案手段的一大特點。我們就要充分利用它。」

「如何利用?」熊英武問。

「我相信,他在演唱會之前,特別是看見董妙音錄製的視頻之後一定還會來踩點的。確保萬無一失,他才會在演唱會的時候,趁亂動手。我就反其道而行,趁着他踩點的時候給他留下記號。這樣只要兇手在演唱會那天一過來,我們就能找到他。」

「留記號?怎麼留?」

葉千不慌不忙從口袋裏拿出從醫院裏帶來藥瓶,裏面裝了一些油狀液體,分出了三層不同顏色。

「這是什麼?」熊英武問。

「三種藥油,薄荷油,樟腦油和藿香油。」

「你打算怎麼用?」

葉千打開瓶塞聞了一下,「這三種藥油都是揮發性的,只要一加熱,很快就會瀰漫整個屋子。只要有人進來,就會沾上這種特殊的氣味。我的嗅覺異於常人,可以很容易分辨出來。」

葉千說着就開始動手操作,找來東西做支架,把藥瓶架好,那其實是一個燃燒瓶,他把酒精燈放在下面。用打火機點燃,眾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忙活,一個個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隨着燃燒瓶逐漸加熱,開始有一股奇異的香味的飄散出來。

「這能行嗎?」夏可問葉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