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你聽好,埃朗……這可能是,我對你說的,最後一段話了。”

夏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她伸出手,撫摸着埃朗的臉龐。

“我好愛你,埃朗……”夏紗說,“不知道爲什麼,從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愛上了你。明明……明明還只是一個孩子,但是,卻是那麼吸引我。現在我知道了,那是被註定了的,我會和你邂逅。但是也是註定了的,我無法永遠陪在你的身邊。在通過龍之試煉的時候,我知道了一切。我們過去的一切,只是沒有想到,來的那麼快……我還沒有,和你享受過一天平靜的日子。”

“會有的,夏紗,會有的。不要去管什麼註定了的事情,忘了那一切,”埃朗哭泣着說,“然後,快點好起來,陪在我身邊,哪裏也不許去。”

“埃朗,答應我,永遠封存你心中的那股力量,永遠。即使,我不在你身邊,你也要永遠忘記那股力量。埃朗,就做原來的埃朗就可以了……”夏紗說,“只是,好可惜,真想,能和你再好好過一天,就一天也好……”

夏紗撫摸着埃朗的手漸漸垂了下來。

“如果,能再和你相遇,要我付出任何代價,我都願意……埃朗……”

埃朗抱着夏紗的屍體,一動也不動,只是靜靜地抱着,圍着他們的敵人,也不敢向前再邁進一小步。

過了很久,迪艾緩緩地走到了埃朗身邊,用頭蹭了蹭埃朗,又看了看夏紗的屍體。

“我知道了,迪艾,”埃朗抱着夏紗,站了起來,“帶我們走吧,迪艾,離開這裏,永遠,不要再回來了……”

埃朗把夏紗抱上了迪艾,然後自己也騎了上去。迪艾展開了翅膀,拍打了幾下,然後,一躍而起,很快,就消失在了天空的盡頭。 綠龍16年,冰之月20日。

在飛馬騎兵隊和夏紗的犧牲下,明茨和修終於抵達了金礦。

“明茨,”跳下了飛龍,修對明茨說,“海依娜的戰爭,不能再持續下去了,今天,一定要把它結束。”

“我知道,修,”明茨拔出了依璉娜的劍,一道耀眼的光芒從劍身上射出,“走吧,修。”

兩人跳下城牆,衝入金礦內部,身後,傳來了雷娜的聲音。

“飛馬騎兵隊,全力堵住金礦,不要讓敵人衝進來。”雷娜正帶領着僅存的幾十位飛馬騎士,攔阻着往金礦內涌入的敵人。

凱因和艾紗還停留在金礦內,凱因受了很重的傷,艾紗剛剛爲他包紮好。

“我好恨……”一邊包紮,艾紗一邊說。

“恨什麼?”

“恨我自己不會白魔法,”艾紗說,“不然,就可以立刻讓你痊癒了。”

“沒事的,艾紗,有你的包紮也就很好了。”凱因溫柔地對艾紗說。

“你還沒有告訴我爲什麼,”艾紗看着凱因,嚴肅地說,“爲什麼你會爲了芙蕾那麼衝動,她對你很重要嗎?”

“嗯,是很重要,”凱因說,“因爲,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恩人?”艾紗有些吃驚,“芙蕾她,救過你的命?”

“在我小的時候,曾經被芙蕾從一羣野狼的嘴下救出。而且,還照顧了我很久,幫我治好了身上的傷。”凱因說,“你知道的,我是平民出生,從小就沒有父母,一直被人欺負,也沒有人疼愛。芙蕾在那個時候,讓我第一次感覺到被疼愛的幸福。而且,她還激勵我,要我出人頭地。”

“原來,是這樣。”艾紗說,“但是怎麼從來都沒有聽你說起過?”

“芙蕾答應幫助我後,就對我說,我和她的關係,現在不同了,不再是像從前那樣的姐弟般的關係。在軍隊中我是長官,她是下屬。芙蕾要我幫她當作旁人一樣,而且要我忘記掉過去的事情。”

“你覺得好點了嗎?”艾紗問凱因,“覺得好一些了我們就撤離金礦。”

“不用了,就留在這裏吧,”凱因搖了搖手,說,“我的部隊全在這裏,明茨的部隊還衝不進來,人數上我們還是佔有優勢。但是我的部隊都是傭兵,你別看他們平時戰鬥起來那麼兇猛,都是因爲還有我在,他們能用戰鬥爲自己或是爲家人掙到大把的金子。但是一旦我這個僱主不在了,這些傭兵們都是沒有忠誠的人,一定不會再和明茨作戰了。”

“有人來了,”艾紗突然站了起來,“正在往這裏過來。”

然後,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的走廊裏傳來,很快,腳步聲在門外停住了,然後,門被人粗暴地一腳踢開。

三個人衝了進來,修,明茨,還有一個從衣着上看是金礦內巡邏的帝國軍,他正被明茨緊緊地抓在手中。

“明……明茨大人,”那個帝國軍說,“我已經帶好路了,能放我走了嗎?”

“滾吧。”明茨鬆開了手。

那個人立刻離開了房間。

“終於來了。”凱因從地上站了起來,對着修和明茨說。

“是啊,凱因,終於又見面了,”明茨說着,拔出了劍,“凱因,你的敗局已定,覺悟吧。”

“你們,誰都不要想傷害凱因,”艾紗,再一次擋在了凱因前面,“沒有了戰馬和長槍的聖騎士,連日征戰疲憊不堪的流浪劍士,這裏將會是你們的墳墓,決不會是凱因的。”

“凱因,你什麼時候,也變得喜歡躲在女人身後了。”明茨對凱因說,凱因雖然勉強站着,但是看的出十分虛弱,紗娜的魔法的攻擊力並不比艾紗差,被她的魔法正面擊中,沒有死已經很了不起了。

修走到了明茨前面,他舉着劍看着艾紗,突然,一個箭步向艾紗衝來。

艾紗早有準備,一個瞬移閃到一邊,然後立刻召喚出無數毒蛇,把修圍在了中間。修抵擋着周圍的毒蛇,明茨則向着艾紗發起了第二波攻擊。艾紗停止了吟唱,閃過了明茨的攻擊,圍着修的毒蛇立刻消失了。艾紗閃到了明茨左側,張開手,一道紫色的光芒從她手中射出,射向明茨。明茨把劍一橫,擋住了那道紫光。艾紗突然加大了魔力,把明茨向後一推,明茨被重重地砸到了後面的牆上,同時艾紗也一個閃身,躲過了身後修的攻擊,然後又瞬移到了遠離修的地方,召喚出毒蛇,包圍了剛剛爬起身的明茨。

“明茨,小心劇毒。”修大喊了一聲,同時立刻衝向明茨。

但是毒蛇羣中突然射出一道道光芒,隨着光芒的切割,一條條毒蛇重新化成了黑煙消失。

明茨擺脫了毒蛇的攻擊,同時,修也來到了他的身邊。

“依璉娜的劍……”修對明茨說。

“依璉娜,我會用戰鬥的勝利,告慰你的靈魂的。”明茨又舉起劍,衝向了還有些發楞的艾紗。

艾紗只知道修的劍,能抵擋住自己魔法的腐蝕,但是沒有想到,明茨現在也能用武器抵擋自己的魔法了。她心裏明白,戰鬥的難度又增加了。

看到明茨向自己衝來,艾紗趕緊閃身躲避。明茨的攻擊落空,艾紗出現在了明茨的身後,剛要發動魔法,修的攻擊又來了。艾紗一個轉身,面對着修張開雙手,一股魔力立刻在艾紗身前形成了一道護牆,修一劍刺到了魔法護牆上,攻擊的力量被魔法反彈,打到了修的身上,修被遠遠地彈了出去。修做了一個空翻,落到了地上。剛一落地,修就趕到背後不對勁,艾紗早就來到了修的背後,她把雙手貼在了修的背後,一股強大的衝擊波從艾紗手中射出,擊中了修。修又被重重地打了出去,艾紗也被這股力量向後震出,摔倒在了地上。

“好疼……”艾紗痛苦地叫了一聲,但是她也立刻爬了起來,一個瞬移重新回到了凱因身邊。明茨也趕緊跑到修的身邊,抱起了躺在地上的修。


“你沒事吧,修?”

“呵呵……”修左手拿着劍,右手擦了擦嘴邊的血跡,“疼死我了。”

修說着,重新搖晃着站了起來。

另一邊,艾紗一邊喘氣,一邊看着修和明茨。

“下一次,就要你的命,帥氣的劍士。”艾紗狠狠地說。


“果然,最難對付的,還是這個女人。”修小聲地明茨說。

“不想辦法牽制住她的話,很難攻擊到凱因,”明茨說。

“怎麼了,兩位,”艾紗低垂着雙手,緩步向明茨和修走來,魔力正在她的手中匯聚,不時閃爍出紫色的光芒,“害怕了嗎?”

“我們,都已經很疲憊了,你明白嗎?”修看着艾紗,突然又小聲地對明茨說。

“我們連日征戰,確實很疲憊,”明茨明白了修的意思,“但是這幾天艾紗也一直在戰鬥。”

“她也,應該很累了纔對啊。”修說着,突然又舉劍衝向艾紗,“所以前面的那次攻擊纔沒有要了我的命。”

看到修向自己衝來,艾紗立刻召喚了毒蛇反擊。不過這次,她並沒有召喚出一羣毒蛇,而是隻召喚出一條巨大的毒蛇,擋在了自己和修之間。毒蛇張開大口向修咬去,修一個閃身躲過蛇頭,不過他並沒有揮劍砍殺那條毒蛇,而是用更快的速度衝向艾紗。

艾紗顯然預計到了修會這樣,在修的劍即將攻擊到自己的瞬間,一個輕巧的轉身躲過劍鋒,同時念動了咒語。

突然,地面上伸出了無數只鮮血淋淋的手,抓向修的雙腳。修萬萬沒有想到艾紗還會這樣的魔法,他收住劍,奮力向上一跳,躲開了地面上的血手。艾紗趁修跳起的瞬間,舉起雙手射出一道紫光打向正向自己攻來的明茨,明茨急忙停下腳步,用劍擋開了攻擊。艾紗向後一個跳躍,來到了剛剛落地的修的面前,舉起雙手又是一道紫光打向剛剛落地的修。修的雙腳剛剛碰到地面,就看到艾紗的攻擊迎面而來,他雙腳用足力氣向左側一蹬,人向右側竄了出去,那道紫光擦着修的腦袋飛過,擊中了修身後的牆壁,牆上立刻被炸開了一個洞。

修重新站起身,看着艾紗。艾紗也停止了魔法攻擊,站在凱因的身邊直喘氣。

“好了,艾紗,接下來讓我來吧。”凱因一隻手拉住了艾紗,另一隻手則拔出了腰間的佩劍。

“不要逞強了,凱因,”艾紗說,“你抓着我的那隻手還在顫抖,那隻手抓着我,卻一點力量都沒有。”

“你們認輸吧,”明茨說,“凱因,雖然你罪不可恕,但是仍然可以免去死罪,只要你和艾紗現在停止抵抗,宣佈投降,跟我回帝國面見國王,一切都不會太嚴重。”

“我是,我是不會讓你們傷害到凱因的。”艾紗突然一把奪過凱因手中的劍,拿着劍在自己的左手上刺下,鮮血,立刻一滴滴的流了下來。

艾紗扔掉了劍,同時握緊了帶着血的左手,再突然放開。立刻,左手的鮮血如小噴泉一般涌了出來,很快,地面上就佈滿了血跡。

艾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殘酷但悲傷的微笑。

“我不會讓你們傷害凱因的,哪怕讓我毀滅也不惜……”

突然,一個魔法陣在艾紗的腳下出現,同時,原本在地面上流淌的鮮血,全都匯聚在了魔法陣中央。

“不要啊,艾紗,不可以用這個魔法!”艾紗身後,傳來了凱因的呼喊聲。

凱因立刻明白了艾紗將要使用的魔法:暗魔法中被完全禁忌的,以使用者的鮮血爲召喚媒介,以使用者的靈魂爲代價的禁斷魔法——死神的狩獵區。

凱因曾經聽艾紗說起過這個魔法,艾紗的老師,魔女薇雖然教會了艾紗這個魔法,但是卻要艾紗答應永遠不要使用,只要,把這個魔法埋在心中就可以了。掌握了這個魔法後,可以讓魔法師的魔力大幅度增加,使用起別的魔法更加得心應手,這也是薇教會艾紗這個魔法的原因。

“禁忌的文字寫下古老的契約,交錯的時空緊鎖住永恆的承諾,你願意實現我最後的願望,我願意把我的靈魂,交到你的手中……“艾紗全然不顧凱因的呼喊,開始念動起了咒語。

“衝上去,不要讓她念完咒語。”明茨對修喊了一聲,兩人立刻衝向艾紗。

但是沒有用,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艾紗身上放出,牢牢制約住了明茨和修的行動。修和明茨雖然還能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但是卻無法再接近艾紗一步。

艾紗的吟唱,已經到了尾聲,就看到從她身上射出的光芒越來越耀眼,而艾紗的身體,卻在強光中越來越模糊……


艾紗覺得自己的意識正在消失,力量卻在不斷增強,她明白,自己的靈魂就將要永恆的消散,換做強大的能量將修和明茨殺死。

突然,艾紗感覺到身後一陣劇烈的刺痛,同時自己的意識在瞬間恢復了……

凱因在艾紗背後,一劍刺穿了艾紗的身體。

“凱因……”艾紗轉過頭,看着淚流滿面的凱因,不覺自己的淚水,也滴落了下來。地上的魔法陣在瞬間消失了,修和明茨重新獲得了行動的自由,他們立刻衝向了凱因和艾紗。艾紗突然轉過頭,同時舉起雙手放出了一道強大的能量。明茨和修雖然擋下了艾紗的攻擊,但那強大的力量還是將兩人向後震出,摔到了地上。

艾紗像是用盡了全部的力量,一頭倒在了凱因的懷中,凱因抱着艾紗,跪倒在了地上。

“爲什麼,凱因,爲什麼要這樣……”


“就算今天我們會死在這裏,我們的靈魂仍然可以在一起,”凱因說,“就算不能爲你報仇,不能給你整個大陸,但是起碼,我的靈魂可以陪伴你的靈魂……”

“我明白了,凱因……”艾紗顫抖地伸出雙手,抱住了凱因的脖子,“是我錯了,我忘記了沒有我的話,凱因會很孤獨,很悲傷……但現在,我可以永遠陪在你的身邊了……”

“你贏了,明茨……”凱因擡起頭,對明茨說,“麻煩你帶給流藍一句話,我凱因,永遠痛恨他……”

凱因的書桌上,擺放着兩個人偶,它們緊緊靠着,突然間,兩個人偶同時從書桌上跌落,摔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綠龍16年,冰之月20日。

隨着僱主凱因的死亡,凱因的傭兵們紛紛嚮明茨投降,在暮色降臨的時候,戰鬥結束了。

雷娜帶着僅存的四匹飛馬,在戰場上找到了依璉娜的屍體,同時也找到了那七名聖騎士們的屍體。

克麗斯焦急地在大營等待着修的歸來,當她看到修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後,便不顧一切撲了上去,將修緊緊抱住。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是啊,克麗斯,”修也抱緊了克麗斯,“一切,都結束了。”

雷曼的右臂被砍斷了,那瓦那雷也受了重傷,三個步兵大隊只剩下了一半的兵力,雷曼的騎兵隊也損失大半。直屬第九騎兵隊幾乎全軍覆沒,但是在他們的奮戰下,紗娜和克麗斯毫髮無傷。

“聖騎士團,就剩下你們兩位神官騎士了,”明茨看着趕來迎接自己的兩個神官騎士說,“但還有人活着,就是一件好事。”

“明茨大人,俘虜們怎麼安排?”那瓦那雷雖然受了重傷,但是仍然在爲安頓俘虜的事情忙碌着。

“收繳掉他們的武器,然後空出一半營地給他們駐紮。”

“是,明茨大人。”


“俘虜們的情緒怎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