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中年人滿意的看著手中的青銅古爐,臉上出現了不屑的笑意。 第三百六十三章爆發獸潮

大茶壺也驚叫了一聲:「媽的,老闆真不會被煉化了吧?」

七彩天雞化為的小麻雀早就飛到了大茶壺的身上,說道:「應該不會吧?」

微胖的中年人手持古爐,臉上充滿了詭異之色,看著王龍與王虎:「將荒木之精交給我,我給你們一個痛快。」

但下一息,他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一股驚天動地的大崩滅氣息從爐中傳遞了出來,並且不斷的在攀升。如混沌開闢,大宇宙毀滅般的波動出現。

「這……這到底是什麼氣息,怎麼這麼強大?」他臉上出現了駭然之色。

他話語剛剛落音,一隻黃金拳頭突兀的打穿了爐壁,出現在了虛空中!

那隻拳頭,金燦燦,像是神金鑄造而成的,流淌著大道仙光,迸發無上神威。就那麼直接的轟穿了青銅古爐。

而後,青銅古爐炸裂了。一道身姿偉岸,挺拔俊秀的黃金身影出現了。他撕裂了青銅古爐,跨入了出來。

朝拜王出現!

「你……你是誰!」中年人驚悚了,他從朝拜王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恐怖到無邊的氣息。黃金歲月的朝拜王身姿偉岸,一身黃金戰甲燦燦發光,目中生出兩道金光,沖貫上了雲霄。就如同兩輪太陽似的,照耀的虛空一片的璀璨而又光明。

我有一個小黑洞 洪錚與符夕分身融合到了一起,氣息驚天,沖了出來。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幾十個年輕人,全部都是天寵級別的高手,被收入到了銅爐中。

朝拜王一言不發,看著那中年人,轟出了一圈。

頓時,虛空破碎了,朝拜王推動虛空碎片而行,兇猛無雙,整片的天地在抖動著,發生了大崩滅。

啊!那中年人只來得及慘叫一聲,身軀直接化為了飛灰,連神魂都沒有留下。被朝拜王一擊秒殺!

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都驚悚的看著這黃金身影。他俊秀無比,身姿偉岸挺拔,不卑不亢,面容剛毅。

眸中金光如同兩道利劍,射沖斗府,沖貫於雲霄間。整片的天地伴隨著他的出現,都是明亮了起來。他的身旁,一朵朵天花亂墜,一株株金蓮涌生。

這就是朝拜王,縱然已經死去,但遺留下的烙印,已經風姿無雙。

他的氣質,與洪行簡的不同。

洪行簡是霸氣,天地間唯我獨尊。是那種大道無涯身做岸,仙登絕頂我為峰的蓋世鋒芒。

而朝拜王,則是剛毅,似乎天地不能壓塌他的脊樑。縱然已經死去千年,也無人能夠攖其鋒芒。

「你很好。」朝拜王看著洪錚,目中的金光散去,衍化為兩輪乾坤,當中星斗旋轉,煙霞照耀,白雲如玉一般的浮動。

這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死人,倒像是一尊真仙降世,祥瑞蒸熏。

「你出了什麼問題?」洪錚問到。

朝拜王搖搖頭,身軀漸漸的消散在天地間,驚天動地的威壓消失了。眾人全部鬆了一口氣。

「快走。」孟玄說道,帶著王龍與王虎,向龍馬地王家所在的方向趕去。

放開那個總裁大人 「兄台稍等。」後方,一名名得救的天寵均是感激的看著洪錚。此次若是沒有洪錚出手,恐怕他們早就已經化為飛灰,被熔煉成了一道藥力。

「既然已經得救,就不用在此地逗留。」洪錚開口。

「還不知曉兄台大名。」幾十名天寵問到。

「就當我名字叫無名。」洪錚速度不停,眨眼間行了有百里。離龍馬地所在的方向也越來越近。

後面不少天寵都已經散去,但還有五六人跟在他的身後。其中一人身材高大,強壯的如同一頭牛。

「在下帝皇府的蘇震天,感謝兄台大恩。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盡可來帝皇府找我。鄙人在帝皇府尚有幾分勢力。」蘇震天說道。

洪錚點點頭,並不理會。他手中有帝器粗胚,暫時的身份絕對不能夠暴露。一旦被人知曉,那恐怕會有不少人來襲殺。而且都是一尊尊通天大境的老怪物。

就連千秋無雙,澈丹都找上門了,就可以想象,帝道黃金泥對他們的誘惑到底有多大。

轟隆隆,轟隆隆!

千軍萬馬奔騰一般的聲音出現了,整片的大地都是在顫抖。

蘇震天一驚:「什麼聲音?」

洪錚停了下來,眸子銳利如刀,看向天上地下,面色漸漸冷了下來。

一頭頭妖獸向自己等人所在的方向迅速的逼來。他看到了前面有一尊九頭神虎奔騰而來,撞碎了一株株原始古木,擴散出了靈體大境四重天的氣勢。

在它的旁邊,還有一尊青牛,渾身青光閃爍,眸子無比凶戾,衝撞了過來。還有獅子,蘊含饕餮稀薄血脈的龍獅。最少有幾十頭,如山崩一般,衝撞而來。

而天空上,一尊尊神禽橫空,有全身繚繞著火焰的魔禽,有全身炸裂驚雷的閃電鳥,在幾人的上空盤旋著。

「獸潮,你身上帶了什麼東西,吸引了他們的注意?」蘇震天問向王龍,他也感應到了王龍身上有一種蓋世奇寶,擴散出絲絲縷縷的氣息。

「荒木之精。」王龍說道,此刻反正已經瞞不住了,讓他知曉自己是龍馬地王家的人。就算此人有什麼異樣的心思,看龍馬地王家能不能震懾住他,讓他有些投鼠忌器。

「你是王家人?」蘇震天一驚,龍馬地王家的探花郎王隆錦渡帝血三衰劫,這在整個西北聯盟都傳開了。一旦渡過了三衰劫,那麼王隆錦將有資格去爭取這一次的生命大進化,再進一層的話,很有可能會步入到祖血的境界!

祖血是什麼概念?

與真龍,神凰,麒麟,屬於同一種血脈。東荒中,祖血已經消失了無數年了,若是出現一尊祖血妖獸,那可是石破天驚的事情。

「獸潮,殺出去。」洪錚說道,他手中出現了白帝額骨矛,推動了鳳凰翅,施展出了原始真身,足有百米大小,橫亘在天地間,一路橫推了過去。

吼!九頭神虎怒嘯一聲,同樣展現出了天地法相,與洪錚對轟在了一起。

它是靈體大境四重天的高手,但與展現出原始真身的洪錚相比,根本就不是對手。被洪錚一擊白帝額骨矛釘死在了地上! 第三百六十四章三尊小獸王

洪錚化出了原始真身,展現出了令人咋舌的終極戰鬥力。他就如同一座山嶺在叢林中移動著,每走一步,大地都是在震動。無數的原始古樹在他的腳下折斷。

他生生在獸潮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孕骨巔峰的修為,居然能擊殺靈體大境四重天的妖獸!」蘇震天驚恐的看著洪錚,此人實在太強大了,絕對能夠比肩底蘊天寵!

「他還將衡皓給斬了。」王龍仰頭看著廝殺的洪錚,眼中出現了佩服之色。這樣的氣概,誰能擁有?

那尊神禽俯衝而下,全身爆發火焰,唳嘯著,利爪擊向洪錚的後背。

「小心。」蘇震天提醒。

洪錚頭也沒回,從後背上衝出了一條龍!

八荒火龍!

龍首仰天,擊向雲霄,龍氣縱橫天上地下。八荒火龍出現,殺向高空,龍吟裂長天,龍軀碾壓的虛空都是在隆隆作響。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全部都驚呆了。

「八……八荒火龍!」王龍結結巴巴的說道。

「哎,此人……極度不凡,能比肩底蘊天寵!」蘇震天嘆息一聲,他發現自己與洪錚,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恐怕只有帝皇府那個十幾年未入世的妖孽,才能夠與此人一戰吧?

八荒火龍周身衝起了通天火柱,擊向那尊神禽。一鳥一龍,在高空中爆發了大戰。

呼!遠處,一道山嶺迅速移動而來,赫然是一尊騰雲駕霧的巨大蜈蚣。百足搖動,鱗甲發出無光,靈體大境三重天的氣息擴散!

它的身軀太長了,如一道山嶺,橫跨虛空而來。口中噴出毒液,擊向八荒火龍。

「完蛋了,這可是千年魔蜈,修鍊有千年了!那鱗甲根本就打不動。」蘇震天連上去對戰的念頭都升不起來。他要衝上去,絕對能夠被秒殺。

「大茶壺,你帶領眾人走,這裡交給我。」洪錚對大茶壺傳音。

「好。」大茶壺說道,帶著王龍王虎,緊緊跟在洪錚的後面,躲避著那些妖獸的襲擊。

千年蜈蚣橫空而來,妖氣滾滾,生機驚人,撲殺向了八荒火龍,要將他截斷。

但洪錚根本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他身上再次光芒一閃,衝出一道虛影。

身穿鎖子黃金甲,手執仙魔龍齒棍,目中光芒射出,擊穿兜率宮。

斗戰真身!

斗戰真身一出現,同樣化為了百米大小,衝上了虛空,手持仙魔龍齒棍,擊殺千年蜈蚣。

這方原始松林與虛空很快就被打爆了。

洪錚三大異象一出現,爆發出了自身終極戰鬥力。斗戰真身得到了斗戰神王的真傳,仙魔龍齒棍橫空之間,擊在了千年蜈蚣的身上,發出了金鐵交擊聲,穿金裂石,聲震長空,火花四濺。

嗤!八荒火龍也兇猛無比,龍爪揮動間,將那尊神禽直接撕裂了,漫天都是鮮血。

斗戰真身更是可怖,仙魔龍齒棍每次砸下,虛空都是在哀鳴。千年蜈蚣不斷被擊落在地。

洪錚一路橫推,一地都是鮮血。千年蜈蚣眼中露出了人性化的駭然之色,轉身就要飛走。

「還想走?」斗戰真身手中的仙魔龍齒棍極速放大,延伸到了無限長,將已經飛到了天際盡頭的千年蜈蚣一下子打成了碎肉。參甲碎肉散落了一地,神魂俱滅,被洪錚斬殺。

離龍馬地越來越近,最後洪錚遇到了對手。那是三尊靈體大境四重天巔峰的妖獸,甚至半隻腳都已經跨入到了靈體大境無重天的程度!

一尊人形夜叉,全身長滿骨刺,手持火尖槍,魔物滾滾。

一尊蝙蝠,渾身都是赤紅色,獠牙外翻,可怖無比。

還有一尊是騰蛇,只有一尺長,眼神陰冷無比,盯著洪錚。

「糟糕,這是三尊小獸王!」

「均是相當於底蘊天寵。」

「都有天賦神通,這下子危險了!」

八荒火龍重新融入到了洪錚的身軀中,斗戰真身也是化為了一道流光,鑽入到了他的眉心。

「交給我,你們遠離這裡。」洪錚平靜開口,只要將這三尊小獸王轟殺,就能夠進入到龍馬地勢力的籠罩範圍了。

幾人遠遠的離開了這裡,回眸一望。卻是發現那裡神光擊天,亂光穿空而過。一道道迸射,射向四面八方,並且伴有一聲聲尖銳的嘶吼聲。

洪錚一聲咆哮,催動了額骨上的妖紋,頓時展現出了三頭六臂!

左右肩膀處的頭顱與洪錚的面容都是一模一樣,但眼眸冰冷。六隻手臂揮舞間,爆發開天闢地之力。

此刻的洪錚,化為了驚天戰神,終極戰鬥形態出現,整個的氣息攀升了五六倍!

「殺!」他三個頭顱皆是發出了喝吼聲,眉心中同時睜開了豎瞳,射出了上蒼神光。六隻手臂中,仙魔龍齒棍,白帝額骨矛,天羅傘,東皇鍾等,均是一起出現。

氣勢攀升到了一種絕巔,充滿了無敵大勢。

三尊獸王眼中均是出現了驚色,而後與洪錚擊殺在一起。

戰鬥所產生的衝擊波不斷的向四周蔓延。幾人的戰場迅速的在被擴大,一里,三里,五里,十里……最後,二十里範圍內的空間,都成為了他們的戰場。

這裡化為了荒漠之地,火焰如雨點一般的墜落,各種毒液飛出。方圓二十里內的地面,被掃平了!

蘇震天看著那一幕,已經雖然已經麻木了,但還是忍不住一陣的驚悸。

洪錚所爆發的戰鬥力,實在太恐怖了,簡直讓人心中生寒。

「那位道友一直如此幫忙,等回到了龍馬地,一定要替兄台求情,將原始陣胎給他。」王龍說道。

「的確應該如此,如果沒有他們,我們可能早就死了。」

三尊小獸王,每一個都堪比底蘊天寵,兇猛如同洪錚,也感受到了一股壓力。

他也負傷了,肩膀被洞穿,流出了金色的血液。

但他的氣勢,卻依舊在推進。半刻鐘后,他一擊仙魔龍齒棍,將那尊夜叉轟爆了。

半個時辰后,那騰蛇也是被擊殺,被天羅傘覆蓋,煉化成了血水。至於那尊蝙蝠,一隻翅膀都被洪錚撕了下來,額頭最後被洞穿!

洪錚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迅速追上了幾人。與此同時,龍馬地王家,也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第三百六十五章原始陣胎

遠遠的看到了龍馬地王家,比之洪家的氣勢,都絲毫不差。作為龍馬地的霸主,王家佔據了靈氣最磅礴的山脈。

崇山峻岭,蔓延一片。三十六座宮殿排列,蔓延向四面八方。每座宮殿,都像是黃金鑄造而成的,金碧輝煌,照耀的天宇都是一片的金黃。

此刻,王家全面戒備,一座巨大的白玉祭台懸浮在雲端之上。白玉祭台周圍,虛空中浮現出一座又一座蓋世大陣。

無數的刀斧劍戟在沉浮,閃爍發光,時而隱入到了虛空中,擴散鋒銳之氣,濺射殺伐之光。在刀斧劍戟周圍,有神禽虛影橫空,真龍虛影咆哮。

那都是一座又一座殺陣。

白玉祭台上,擺滿了天材地寶,精氣滾滾,如同長河,將天宇照耀的一片通透。五彩斑斕,流光溢彩。

那就是王隆錦即將渡三衰劫之地!

洪錚恢復了正常狀態,易容而來。他的真實身份其實瞞不了多久。蘇震天與王龍王虎等人見過他的戰鬥。與門內高手一合計,絕對能夠猜出自己是洪錚。

所以來到龍馬地,是萬萬不能夠耽擱,必定要速戰速決,拿到原始陣胎之後,就快速退走。

「回來了。」王龍激動無比,從邊荒地帶帶回荒木之精,可謂是九死一生,不知道遇到了多少伏殺。門中的高手,死了很多。

但如果王隆錦能夠順利躲過三衰劫,這一切都是值得。

「什麼人!」剛剛到達王家的邊緣,幾名老者迅速逼來,眼眸凌厲如刀。當發現是王龍王虎等人的時候,臉色頓時驚喜。

「王龍,王虎,怎麼樣?王益他們呢?」一名老者問到。

「王益前輩可能已經遇害。我們在原始森林中遇到了天機府的伏擊。衡浩與天機聖子都出動了。」王龍臉色黯淡了下來。

「對,可謂是九死一生。一路上遇到了不下於十次伏殺。」王虎眼中也出現了慶幸之色。

「還得感謝這位道友,若不是他擊退了強敵,我們可能都無法活著回來了。」王龍說道。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荒木之精呢?」老者問到。而後看向洪錚,「小友,大恩不言謝,若有需要,儘管開口。」

「我想要原始陣胎。」洪錚說道。

老者大驚,隨後搖搖頭:「原始陣胎太過於重要,我不能做主,我需要問問家主。」

洪錚點點頭,老者匆匆離去,給洪錚安排了一處府邸暫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