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主職業:機甲戰士/九品機甲戰王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大衍級

“世家子弟,年紀輕輕,大衍級天賦,一等伯爵,准將軍銜,九品機甲戰王,的確可以睥睨一大羣紈絝子弟。怪不得,亓官大閥,認定亓官騰,爲第一繼承人!”

南天心裏頭思忖着。

不過,南天有何懼?

一等伯爵?

九品機甲戰王?

准將?

呵呵,可笑至極!

南天擡手就可鎮壓!

“是誰?”

“是哪一個欺負我的女人,有種給我站出來!”

亓官騰,冷喝一聲。

亓官騰機甲召喚於身,流光溢彩,氣勢奪人。

許多人,都是暗自心驚。

他們都在暗歎着:亓官騰公子,真是豪傑呀。這麼年輕,就是機甲戰王了! 重生之嫡女裳華 日後,登臨皇境,執掌亓官大閥,指日可待呀!

驕驕更是心神馳騁,內心激-蕩無比。

“公子!”

“公子,謝謝你,爲我出頭!”

驕驕摟着亓官騰,媚笑連連。

亓官騰更是意氣風發,好不孤傲!

南天向前一步,絲毫不畏懼亓官騰。

“是我,我就欺負驕驕又如何?”

“驕驕這個爛-貨,公共廁-所,一點朱-脣千人-嘗,一雙玉-臂萬人-枕。就你喜歡呀!”

南天哈哈一笑,肆意瀟灑。

亓官騰雙眸噴火。

殺意沖天!

驕驕出身,海藍星的地下青-樓,一直是亓官騰心中地梗。

亓官騰,還特意命令,家族相關部門,去封鎖消息。

關於,驕驕的出身,幾乎沒人知道。

可是,現在被南天一語點破。

亓官騰是名門公子哥,最要面子,今日,南天公然拂了他的面子,讓亓官騰,日後都擡不起頭來。

“我要殺了你!”

“就你一個小小的服務員,還敢胡言亂語!”

亓官騰勃然大怒,大步一踏,悍然地殺向南天。

南天依舊沒動。

就站在那裏,顯得輕鬆自在。

這個表現,落在了別人的眼裏頭,就覺得南天,似乎是一個呆-子,應該是被亓官騰給嚇傻了。

眼看,亓官騰的拳頭,就要砸中南天的腦袋。

馬上,血腥的一幕,就要出現。

南天冷笑一聲。

也不見得如何動作。

驀然間,南天的身體,浮現出一層光華。

光華似護罩,將南天的全身都給籠罩住了。

亓官騰一拳砸中這個護罩。

“砰!”

出乎人意料的是,亓官騰,一下子被反彈了回去。

“轟隆!”

這還不算,亓官騰如同風箏一般,飛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噗通!”

塵土飛揚,亓官騰,好不還手之力被打飛了,還一連衝飛了許多餐桌,最後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大廳裏頭的地板,都是用特質金剛打造地。

亓官騰一直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

一個人形地大坑!

大廳裏頭的人,都是瞬間,冷汗涔-涔,倒吸了一口氣。

亓官騰可是機甲戰王級強者呀,他還身負許多亓官大閥的獨門機甲祕技。

可是,就這麼強大的一個人,依舊是敵不過南天?

一個小小的服務員?

恐怖如斯!

許多人,心神震盪。

驕驕,更是痛苦無比,連忙,跑過去,從人形大坑當中,將亓官騰給擡了出來。

“南天,南天!”

“你仗着自己有點武力,就敢目中無人嗎?”

“亓官公子,可是亓官大閥的第一繼承人!亓官大閥,根基雄厚,就連山北將軍府,都要重視對待之!”

“你算什麼東西!”

驕驕,指着南天怨恨地道。

“亓官公子,只是年紀輕,亓官大閥裏頭,高手無數!殺你如同殺雞!”

驕驕咆哮道。

南天神色不變。

南天何許人也!

殺伐果斷,快意恩仇!

何懼一個區區的亓官大閥?

現在,南天羽翼已經漸漸豐-滿,放眼枯山主星,除了少數人外,何人不可一戰?

“聒噪!”

“今天,饒了他一命,是因爲,這是壽宴,我不想要壽宴上沾染血跡!”

“若有下次,我一劍斬之!”

南天傲然一笑。

亓官騰也是睜開雙眼,虛弱地指着南天。

“好,小子,你不要猖狂!你個人,武力在厲害,可以對抗,整個亓官大閥嗎?我亓官大閥裏頭,皇者高手都有五個以上,私兵軍隊,更有數十萬!各類大型軍事武器齊全,殺你,如殺豬!”

亓官騰說道這裏,也是自傲無比。

這是,他的勢力,亓官大閥經營數百年地勢力和根基!

這不,大廳裏頭的打鬥,已經是驚動了許多人。

山北將軍府的許多保鏢和軍中高手,已經全複式武裝,向這裏包圍而來。

南天眼睛一瞥,還看見了一個挺眼熟的人。

當初的第七戰區的特使,考察過磨沫市的一星上將——布萊克特使! 其實,山北將軍府非常的大。

這一次,舉辦壽宴。

其實,分爲兩個場所。

一個在大廳當中,雖然,這些豪貴都能夠收到請帖,但是在枯山主星裏頭,也算不得真正的厲害。

真正牛逼厲害的人物,都聚集在大廳後頭地雅客間當中。

雅客間當中,那裏面坐的,纔是真正的名流豪士。

能夠列坐雅客間,都是一方大閥的家主級或者高級長老級以上的大人物。

就連山北將軍,也要對他們恭敬有加。

亓官騰,雖然是亓官大閥的第一繼承人,按理說,有資格列坐雅客間。

但是,亓官大閥的家主和幾個長老來了,他們都坐在了雅客間。

一個大閥家族,也不好佔據太多的位置。

畢竟,雅客間的座位,都是有限的。

自然,亓官騰這個年輕後輩,要給自己家族裏頭的長輩們,讓位置。

亓官騰,倒是山中無老虎,一個人,憑藉着個人的身份,在將軍府的大廳裏頭,稱霸王了。

大廳裏頭的動靜,比較大。

打鬥聲激烈。

坐在雅客間裏頭的布萊克特使,主動請命,要帶一些軍士,去看看什麼情況。

布萊克特使,是第七戰區裏頭的紅人。

本身已經被冊封爲一星上將,個人修爲,也是極爲強悍,達到了機甲戰皇。

有實力,有地位,有魄力。

布萊克特使帶隊而出,頃刻間,大廳地混亂,立馬是被遏制住了。

凌霄大圣 布萊克昂首闊步,大步流星地來到了重傷的亓官騰的面前。

“亓官公子,你是怎麼了?”

布萊克皺着眉頭,說道。

其實,布萊克心裏頭是瞧不起亓官騰這樣的人。

亓官騰雖然,背景很厲害。

亓官大閥裏頭,也有好幾個機甲戰皇坐鎮。

但是,他布萊克何嘗弱了?

他自己就是機甲戰皇,背後有整個銀河軍當靠山。

他就算對亓官大閥不敬重,亓官大閥,也不敢對他一個銀河軍內部編制一星上將下手。

亓官騰混跡上流社會,自然認識,大名鼎鼎的第七戰區特使布萊克上將!

“布萊克上將軍,剛纔,有個服務員,在打我!”

“請你爲我作主呀!”

亓官騰,如逢救星,連忙說道。

布萊克神色一冷,嘴角微微上揚:“哦,一個小小的服務員,就敢打亓官公子呀!”

布萊克心中,更是鄙-視亓官騰。

一個堂堂亓官大閥裏頭的第一繼承人,竟然被一個小小的服務員打了,這要是傳了出去。

亓官大閥還不是被人笑死了!

“紈-絝,紈-絝呀!若是,將他放入軍隊當中,磨礪一兩年,纔可以真正成長!”

布萊克和亓官大閥裏頭的一些老人,還是有些交情。

雖然,鄙-視,輕蔑,不屑,但是,終究亓官騰是自己的小輩。

敢打亓官騰,布萊克就要爲亓官騰作主!

“放心,我會爲你作主的!”

“要死的,還是活的!”

布萊克聲音孤傲無比。

亓官騰猙獰無比:“麻煩,布萊克出手,不過,給我留個活口,我要好好地折磨他,我要他知道厲害!”

布萊克,點了點頭:“好!”

幾乎是一瞬間,南天就所有軍中特種兵,給圍困住了。

特種兵們,手持着機槍,對準南天。

只要,布萊克一聲令下,這些機槍機會開火,將南天給打成篩子。

大廳裏頭的那些豪貴們,都被特種兵們的鐵血氣勢,給震懾住了。

他們紛紛倒退。

一些人,更是指着布萊克,滿臉震撼!

“你們看,那個中年男子,軍裝上掛滿了勳章。那不是上將級的象徵嗎?”

“對,對!我曾經,有幸和布萊克上將說過話!布萊克上將,第七戰區的紅人,官居特使,執掌殺伐!布萊克上將,是可以直接和第七戰區的區域總長直接對話的。”

“我滴天哪!第七戰區的區域總長?我記得第七戰區的區域總長,是紫淵衛當中的一個青印紫淵衛吧,官拜四星上將,僅僅比山北將軍低一級。”

相比較,亓官騰,又算什麼呢?

若爲,亓官大閥,亓官騰就這點可憐地機甲戰王實力,在戰亂的枯山主星,絕對是活不長久。

“軍中的實權人物!”

“上將級的大人物!布萊克上將出手,這個服務員必死無疑!“許多人都是竊竊私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