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之前異境那邊,他們有著一些死傷,但也成長極快。

雖然還沒有破入修士境,但已然不遠了。

林楠沒有給他們更多的靈丹幫助他們突破,想要真正變強,此刻是最佳的打基礎的階段。

根基越好,以後的成就也就越大,這點無可厚非。

為此林楠希望他們自己破入修士境。

「林先生!」看到林楠出現,負責教導的幾名凰氏一族高手連忙上前打招呼行禮。

林楠微微點頭,為首的一人叫凰無畏,也是凰氏一族現在僅次於凰炳的高手,大修士巔峰,距離宗師境一步之遙。

「這枚仙桃給你,應該可以直接突破到宗師境,以後雙石村這邊多費心,我擔心有人會對這邊動手。」林楠遞上一枚仙桃,而後開口吩咐道。

凰無畏見狀,臉上頓時露出大喜之色,而後差點直接忍不住跪了下去。

「謝先生,我一定看護好!」凰無畏沉聲說道。

一枚仙桃,足夠他此刻突破了,這可真是好東西,林楠家院子里的東西,他見過。

林楠點點頭,隨即翻手間又取出不少的靈丹妙藥,給凰氏一族使用,這是真正的自己人,絕對沒有反叛的可能,忠心耿耿,林楠自然不會吝嗇。

一旁,九十多名鳳凰山一脈之人,在外加十幾名凰氏一族的年輕男女,加在一起也一百多人,齊刷刷的快速列隊。

「林先生好!」眾人開口,眼中帶著一絲激動與崇敬。

林楠,就是他們的偶像,實際上也是他們鳳凰山一脈所有人的師傅。

「好,都好好努力,暫時不給你們靈丹,也是想讓你們以後走的更遠,該給的時候我不會小氣,繼續努力,有任何困惑,都可以問凰無畏他們,問我也成反正。」林楠開口/交代道。

而後索性也不著急走,直接在眾人之前坐了下來,這些人菜鳥級的小傢伙,雖然距離修士之境不遠,但標準的菜鳥水平,缺乏很多知識。

對於修鍊一道,了解很淺。

而今,林楠充分做好了老師的本職工作,耐心教導,仔細闡述修鍊之道,尤其是淬體法的修鍊,現在得到大量的推廣,經驗很多了,而今全部傳授出去。

甚至,還有一些特殊的淬體法門,林楠也沒有嘗私,讓人準備一百多個大鍋爐,而後一份特殊的靈藥材交給凰無畏,可以熬煉成藥液,對淬體有極大的好處。

不說讓他們直接突破到修士之境,但絕對可以讓他們的肉身力量更進一籌。

肉身,是基礎!

林楠現在的實力很強,一般的三階異獸隨手斬殺。

一方面是他手段眾多,靈寶強悍,另一方面這是他擁有更強大的肉身基礎,那部無名功法之前讓林楠足足動用了幾十萬的靈氣值淬鍊肉身。

一次次的,將林楠體內的雜質排出體外,造就了林楠的強悍體質。

肉身基礎強,發揮出的實力也就更強,造就了此刻強大的林楠。

眼下,他準備給這些人一份大禮。

這位靈藥淬體,便算是。

一份靈藥材的價格,高達二十多萬靈氣值,尤其是其中混合有龍血草,化龍草這種稀世至寶,對淬鍊肉身,有著超凡之效。

於是很快,一群人離開此地,開始上街,四處尋找大鍋,然後一口口比殺豬鍋更大的特殊鐵鍋被拉了回來。

再然後,在一些村民的目瞪口呆之下,自家的孩子親人進入其中,強忍著劇痛,直接盤坐在其中,默默修鍊者。

一連三日,林楠每日都到這邊來指導,尤其是這藥液浸泡修鍊之法,林楠很謹慎,擔心他們吸收不了,隨時幫忙輔助。

效果,也真的出現了。

一百多人,猶如脫胎換骨一般,渾身輕盈,眾人的肉身之力至少提高了八成以上,一百多個大鐵鍋內顯得儘是腥臭味。

更甚者,有人直接在浸泡之中突破,正式踏入修士之境。

凰氏一族凰無畏踏入宗師境!

假以時日,整個鳳凰山一脈將快速誕生出上百名修士高手。

再算上凰氏一族,以及林鵬等人,鳳凰山這邊等若是已然有著一股極其不弱的力量。

當然,最主要的是有著林楠坐鎮。

旁邊的鳳凰山上,更有著老猿這種超強者坐鎮,這才是鳳凰山一脈的底氣所在。

「繼續努力吧,不出意外半個月內,你們就差不多了,到時候我再送你們進異境修鍊打磨,一旦踏入中品修士,我就將你們全部送到大修士之境。」林楠開口鼓勵的一聲。

有著特殊的靈藥,中品與高品幾乎終結,成為一個極其短暫的過度。

中品到大修士之境,三五天的時間可能!

若是再等到長生小店老頭子將突破宗師境的靈藥研究出來,估計能夠批量生產宗師境高手! 華夏大地,全球各地突然間動蕩起來。

不再是因為異境,而是因為邪靈教!

一個全球化,擁有千萬信徒的超級邪教。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不得不說,這個邪教無聲無息的做大成長起來,所有信徒都無比虔誠,而今受到一眾邪靈教使者的蠱惑,大量的信徒轉而直接加入邪靈教,成為其中的正式一員,並且給賜予無上靈丹妙藥,快速成為修士高手。

再然後,在這些修士高手的帶領下,大量的信徒開始在全球各地散步邪靈教的邪念。

地球末日,死劫!

邪神降臨,拯救信徒,再造新世界!

信邪神,入邪靈教,末日之災邪神拯救!

邪神賜福,靈丹妙藥救住無盡信徒!

一時間,無數地方湧現出這種的字句,網路上,甚至一些大街小巷的牆面上,電線杆上,尤其無數農村之中,一些人更是直接發放傳單。

哪怕是各級政府不斷嚴打,都始終無法斷絕。

太多了!

整個華夏大地數百萬的信徒,完全被洗腦的那種,被抓了也死不悔改之意,一些人堅信邪神之說,甚至親眼見證了邪神顯靈,救助信徒的畫面。

故而完全不認同政府的話。

甚至,開始仇視!

至於林楠,同樣威能倖免,一些激進分子開始對大仙農集團下手。

無數倡導抵制大仙農集團的字眼充斥在無數社交圈,讓人目不暇接。

更甚者,個別大仙農集團旗艦店遭到蓄意破壞,有人被打受傷,店鋪被砸毀。

「這些人,完全瘋了一般。」辦公小樓內,楊瑾楊胖子二人也回來了,眾人聚集一起,看到最新的消息,一群人臉色都顯得不好看。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現在好幾個大仙農旗艦店被破壞,人心惶惶的。

這些邪靈教的信徒,不僅僅在鄉村之中,各大城市中同樣有著不少人。

只不過這些人隱藏的更深一些。

東海市,杭城之中,都發現一些邪靈教信徒聚集,只不過還不曾挖出邪靈使者和邪靈衛,這群人如同老鼠一般,藏得極為嚴實。

出現的時候,他們是邪靈教的人。

搖身一變,可能又是社會上的某些普通人,甚至是一些大人物,這一點眼下已然得到了證實,甚至查獲了一位紅衣邪靈使者的身份。

只可惜,人逃了,沒抓住!

「邪教嘛,肯定都是瘋子,完全洗腦之後,什麼事情都可能幹的出來。」楊瑾感嘆,好不容易異境消停了,這邊又出問題了。

自古以來,邪教的可怕程度都很清晰。

讓它亂下去,絕對沒有好下場!

「暫時讓大仙農集團的人都小心一些,防止那些瘋子亂來。」林楠開口囑咐了一句,人沒出事還好,一旦出事就麻煩了。

邪教的事情,暫時有國安局和相關部門去調查,關鍵時刻林楠等人動手就行。

對付這些人,就不能客氣,蠱惑人心的,製造混亂的,最為可惡。

幾人正聊著,突然間周穎的電話響了起來,接通之後,剎那間周穎臉色變了。

陳凡等人都是修士高手,電話里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同樣聽的真切,臉色也瞬間陰沉了下來。

說曹操曹操到,出事了!

南陽省省城南陽市的幾家大仙農旗艦店突然間遭到數百名信徒的打砸,兩名年輕店員因不忍他們的暴行,與這些人爭吵,直接被活活打死!

「找死!」林楠的臉色瞬間完全陰沉下來。

之前邪教哪怕再鬧,還沒有完全惹到林楠頭上,他也懶得理會,國安局的人在查,需要他出手,他出手便可。

而今,竟然主動惹事了。

活活打死人,這還得了!

「走,去南陽市,打不死這群藏頭露尾的傢伙!」楊胖子直接站起,最近這傢伙戰意高昂,在異境內殺出了胖子楊的大名,實力也暴漲不少,隨即踏入大修士後期,再加上林楠給的豪華套裝,哪怕是宗師境高手他也不懼。

其他人紛紛看向林楠,等待他的安排。

「休息了一段時間,這群見不得光的傢伙還真是要找死!」林楠冷聲,最近正好反正沒事,那就走一趟好了。

哪怕是有尊者境強者,林楠也不懼分毫。

他一個人的比一群宗師境高手都管用。

而且論手段,那更是沒話說,只要有人落到林楠手中,他自然有辦法讓人開口/交代。

「你們幾個在家,我和胖子去就行了,人多了也沒用。」林楠開口說道。

楊瑾原本也想去看看,不過聽到這話還是點點頭。

他還是留守好了。

「小心點。」周穎開口說道,林楠微微點頭,隨即沒有多說,帶著楊胖子一飛衝天,直奔西方而且。

南陽市,距離雙石村其實並不遠,不過千里距離而已,哪怕是帶著楊胖子飛行,一個多小時也差不多了。

在路上,林楠抽空還給陳聽雨打了個電話,詢問南陽省邪靈教的事情,多少應該掌握一點消息。

一聽林楠正在親自趕去,陳聽雨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有他參與的,就沒有讓人失望的時候。

「還真有些頭緒了,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邪靈教華夏總部可能就在南陽省,不過具體在哪,我們的人員還在具體摸索,你既然去了,那你就去重點關注這個人,極可能是邪靈教的正式成員,有可能是邪靈使者。」陳聽雨很高興,而後直接給林楠傳來的南陽省的最新調查報告。

對其他人而言,到這裡可能有些危險,但對林楠來說不算什麼,直搗黃龍完全沒問題。

兩個小時后,二人趕到南陽市,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林楠再度動用秘術,同時還傳給了楊胖子。

一種簡單的易容之術,不過其實也算是價值連城,長生小店老頭丟給林楠的,號稱天國頗為珍貴的秘術。

雖然只是易容術,但效果極佳。

果然,一路上簡單修鍊一番,落到地上的時候,二人已然大變樣了。

林楠變成了一個長相頗為普通的大樹,楊胖子倒是變的更帥氣了,讓死胖子自戀了好大一會。

中秋節快樂! 南陽市雁湖畔,林楠楊胖子二人悄然出現在一座大別墅外,這棟別墅佔地數畝,超豪華湖景別墅,在這南陽省城之中,算得上最好的幾處別墅之一。

能住在這裡的,正常而言,絕對非富即貴。

二人來這裡,實則便是盯上了這位號稱南陽省大善人之稱的范天陽。

根據情報顯示,這位范大善人以前曾經是南陽省首富,在全國範圍內也是屈指可數,然而兩年前家道突然間中落,唯一的兒子也意外死亡,一度差點徹底完蛋。

結果在兩三個月前,這位范大善人突然間東山再起,以神秘巨資救活了范氏集團,與此同時更是整個人顯得神秘了不少,很少公開露面,一直在暗中操作,讓范氏集團兩個月內恢復到巔峰,甚至產業大大覆蓋了整個南陽省各地。

這種人,正常而言掌握了一個經濟帝國,哪怕是政府輕易都不會招惹,牽一髮而動全身。

但是這次,各種跡象表明,這位范大善人有問題,國安局這幾日一直夠高手暗中觀察,只不過還不曾真正發現什麼特殊。

他的豪華大別墅更是被數十位保鏢圍的密不透風,想要進入直接探查,完全是不可能。

「這種土豪,腦子進水了吧,好好的老闆土豪不當,去當邪教徒。」楊胖子跟著林楠坐在一輛車裡,看著這座超豪華大別墅,羨慕嫉妒恨的說道。

雖然自家的別墅感覺也挺豪華的,但和這個一筆,瞬間被秒成渣了。

「別廢話了,等會進去查查,真若是有問題,直接讓他完蛋,沒啥好羨慕的。」林楠白了死胖子一眼。

二人正閑聊著,別墅內一輛車子開了出來,林楠二人直接跟上。

出去二人這輛車,另外還有一輛車子不起眼的跟了過去。

兩個小時后,車子返回,後面沒有尾巴存在,只剩下兩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

車子一到,大門開啟,一群人上前檢查,確認無誤這才放行。

然而卻根本不曾想到,這兩人並非原本的二人,而是林楠和楊胖子所化。

雖然和真正的二人還有些小區別,但卻沒有被認出,二人順利進入大別墅區域。

微微掃了一眼,林楠有些心驚。

從外面,看的不真切,但眼下他察覺到了。

大別墅大院中,足足有超過五十名的保鏢,腰間絕對有傢伙事,各自守在暗中,將整個大別墅團團圍住。

正常而言,哪怕是陳凡想要不聲不響進來都幾乎沒可能。

這些人,把整個大別墅封死了,滴水不漏。

大別墅內部,雖然極為薄弱,但林楠還是察覺到了,有修士高手的氣息,只不過被嚴肅的極好。

下車,二人從車上搬下來一些蔬菜瓜果等,都是大仙農集團的好東西。

林楠和楊胖子偽裝的兩人,便是這大別墅內的兩位負責飯菜的手下。

當然,他們負責的只是普通保鏢的飯菜,而不是范天陽這位主子的。

「磨磨蹭蹭的,看什麼看,趕緊準備去,兄弟們都餓了。」一名保鏢隊長看著林楠和楊胖子墨跡,直接教訓了一聲。

「好的好的,馬上!」林楠連忙控制著聲音,儘可能的模仿著之前那人的聲音和語氣。

大別墅側方的一個平房內,林楠和楊胖子搬著蔬菜瓜果進入這裡,這是一座臨時建立的廚房,專門有四位大廚準備各種飯菜。

看到林楠二人回來,為首一人臉色不悅。

「快點,就等你們了。」一邊教訓著,一邊吩咐著工作,讓二人趕緊將做好的米飯打包好。

整個大別墅的保鏢不過五十人,但這些人卻讓林楠準備八十個餐盒。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多三十份飯菜?送哪?

整個大別墅周圍的保鏢,也就三十位左右。

大別墅內,林楠感受了一番,應該也有幾人,其他便再沒有其他人在此。

加一起,絕對不到六十人,但這裡卻準備八十份飯菜盒。

「有問題!」林楠自語,和楊胖子對視一眼,然後默默幹活,等待時機。

一個首富大別墅而已,需要那麼多保鏢幹嘛?

別墅內完全是一副如臨大敵之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