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之後的幾天時間,不時有人送東西來修,也有工廠里的人,來請他們去修機器,維修廠的生意越來越好,短短的一個星期時間,他又賺了一萬多塊錢。

「師父,你來幫我看一下。」陳雲濤喊道。

看了一眼老闆娘大哥的大兒子,陳宇快步走了過去,檢查一番后,他笑著說道:「這台電動機……絕緣漆一定要弄好,不要把灰塵搞到裡面去了。」

「嗯,我知道了。」陳雲濤恍然若悟的點了點頭。

此時陳宇手下有四個徒弟,其中兩個是老闆娘陳琦大哥家的,另外兩個是她二哥家的。

他不會在維修廠干多久,等教會四個徒弟之後,他就那些工廠賺外快,這樣賺錢速度快,又用不了多長時間,等他讀大學了,就不會幹修機器這事了。

閑著沒事的時候,陳宇就教四個徒弟一些東西,徒弟們送來的煙酒,他都帶回去給父親了。

「小陳,多吃點,你們幾個也多吃點。」陳琦笑著說道。

「是,姑媽。」陳雲濤等人應了一聲。

「王叔叔,阿姨,我吃飽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陳宇說道。

「行,你路上小心一點。」王正新叮囑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騎著自行車,不快不慢的返回五峰村。 「你不是說要在帝國學院大比上拿前十名嗎?現在你一請假就半年,就不怕耽誤了修鍊嗎?」黃小雙柳眉微蹙,雙眸中有些黯然。

見到黃小雙如此模樣,林羽心頭一緊,盯著她那絕美的俏顏,一股欣喜感浮上心頭,看來黃小雙還真把當日兩人的大比約定記在心裡了,這話說明了什麼?這說明自己有機會!

品嘗著心中的那絲甜頭,林羽咽了一口唾沫,當下點了點頭,乾笑道:「雙兒導師,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加強修鍊,那帝國學院大比前十我一定拿下來,不會讓你失望的。」

望著林羽雙眼發光的模樣,黃小雙也是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俏臉浮上一抹嫣紅,急忙瞪了林羽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呸,什麼叫不會讓我失望,你需要的是對你自己負責,帝國大比前十可是有很豐厚的獎勵的!」

「對,豐厚的獎勵!」林羽聞言卻是挪揄的笑了起來,直笑得黃小雙滿臉通紅的差點就要上來揍他的時候,這才訕訕的笑道:「雙兒導師,還請批准我的假期。」

黃小雙憤憤的盯著林羽,對於這個總是調戲她的小傢伙,此刻的她恨不得趕緊將他攆走:「行,那就給你半年假期,如果半年內你回不來,那大比的約定就算取消了!」

「必須剛回來,這麼豐厚的獎勵怎麼可能放棄。」得到黃小雙的應允,林羽心中重重的鬆了一口氣,但是旋即又疑慮道:「不是說新生請假需要副院長點頭嗎?雙兒導師你能決定?」

御天魔君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辦法。」黃小雙沒好氣的瞪了林羽一眼,求了自己這麼久,這個時候才來關心這個問題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林羽尷尬的笑了笑,讓一個女人去幫自己辦事,心裡確實有些過意不去。

氣氛真有些尷尬的時候,林羽眼尖,正好望見林默三人有說有笑的走了回來,急忙將話題轉移開去「這幾個傢伙速度倒是挺快的。」

聞言,黃小雙亦是抬頭望去,不知怎麼著,突然感覺有些失落,最後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沒好氣的笑罵道:「好了,那我就先去處理你這假期的問題了,哼哼,我又得忙活好一陣子,你這麻煩精,要是帝國學院大比拿不到前十,我饒不了你。」


話音剛落,黃小雙也不管林羽是什麼表情,直接便是離開,只留下愣在原地的林羽,這是間接接受了自己么?看來這帝國學院大比的前十必須拿下!

「老五,怎麼樣?假期拿下了沒有?」

林默急促的聲音將林羽的思緒拉了回來,林羽回過神,對著三人點了點頭,做了個搞定的手勢。

林默三人頓時歡呼不已,之前以為很難的事情,沒想到這麼簡單的就被林羽搞定了,這實在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同時又開始有些懷疑起林羽與黃小雙的關係來。

要知道,黃小雙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導師而已,能夠為了林羽將這件事情答應下來,兩人的關係肯定不是一般師生那麼簡單。

「哎呀,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呢?該不會是?」朱有財指了指黃小雙離去的背影,湊到林羽的身邊偷笑道:「老實交代,你們倆究竟是什麼關係?」

林默亦是饒有興趣的湊了上來,至於顧成東則只是微笑著站在旁邊,只是那望向林羽的眼神亦是充滿了挪揄。

「去,那是我表姐。」林羽鄙視了三個舍友一下,知道自己有愛吹噓的習慣,怕管不住自己的嘴,趕緊轉移話題,否則繼續說下去非得說漏嘴不可。

「你們請假了嗎?」將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拉到正軌上。

果然,大家一聽這事,趕緊將調侃林羽的事情丟到腦後,林默更是連連點著頭,欣喜的笑道:「我們都已經請好假了,如果沒問題的話,今天下午就可以出發了。」

「好,那就下午出發。」林羽也有些興奮,作為一個地球上的學生,他早已經厭倦了學校的生活,之前如果不是因為黃小雙的緣故,他根本就不可能來魂師學院當學員。


好男兒但志在四方,既然上天給了他重生的機會,那自然應該利用手中的力量出去闖蕩,什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什麼除惡扶貧懸壺濟世這可都是林羽夢中都想過的生活。

當天下午,林羽四人終於打點完畢,本想著低調的離開學院,但因為只開學前一天,學院里走動的人比較多,而因為昨日發生的事情,讓很多學員都輕易的將他們四人給認了出來,對於他們的離開,大家有都有了各自的猜測。

「你們看,那不是1988宿舍的幾位學長嗎?昨天他們不是打贏了嗎?怎麼今天就要離開了?」

「看來還是頂不住青牙門的壓力,畢竟才四個人,怎麼跟青牙門斗?這被迫離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就說嘛,打了青牙門的人,青牙門怎麼可能善罷甘休,也活該了他們,沒有點實力也敢說什麼替平民學員出頭。」

…………

一路上走來,類似的閑言碎語不絕於耳,林羽跟朱有財,顧成東三人都是沒覺得怎麼樣,顧成東生性冷靜理智,朱有財則是遇事而安,但林默卻有些忍不住了,特別是看到一些之前尋找過他們幫助的平民學員,此時非但沒有上前來打招呼,反而像是避瘟神一般避著他們,心中怒火便要發作。

「這群狗娘養的,真是瞎了眼了我,我們與青牙門的恩怨還不是因為他們而起。」低吼了一聲,林默對著一個剛剛躲避開的背影怒瞪了一眼,就欲上前去將他抓過來。

「算了吧,他們有他們的難處,這在學院本來就是受欺負的對象,現在你們一走,他們哪裡還敢反抗。」林羽一把拉住林默,嘿嘿一笑:「要想替別人出頭,我們得先把實力提高上來,沒有絕對的實力,保護不了身邊的人。」

「可是……」林默回頭想要說些什麼,但旋即一愣,低聲念道:「沒有絕對的實力,保護不了身邊的人……」

「好!一語驚醒夢中人,老五,我真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這說出來的話怎麼就這麼有哲學。」沉默了一會,林默突然雙眼發亮的狠狠拍了拍林羽的肩膀,大笑道:「你說的沒有,我們這次出去,等回來的時候,一定要讓他們大吃一驚。」

林默雖然是魂師,但因為勤加煉體的緣故,力量並不比同階的戰者小多少,林羽的肩膀挨了這麼幾下,只覺得骨頭都快碎了,急忙閃身避開。

「師父,能不能帶上我?」

剛剛走出學院的大門,便有一人從後邊追了上來,林羽回頭望去,不由又有些無奈,這追上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令眾多學員聞風喪膽的雲茜兒。

「你來湊什麼熱鬧?我們可都是請過假的,況且這次我們也不是去遊山玩水,我們趕時間。」對於這個只見過兩次面就稱自己為師父的雲茜兒,林羽實在不想有過多的交集。

雲茜兒聞言小嘴一嘟,狡鮚的笑道:「吶,我也是有請過假的,我爺爺親自允許的,況且我也不是跟你們去遊山玩水的,我是奉我爺爺的命令,跟著你們見見世面的。」

「走唄,多個人多個伴,你們三個那麼沉悶。」朱有財倒是很開心,急忙湊上來替雲茜兒說話。

雲茜兒見狀急忙攬住朱有財的手臂,拉著他便走到了前邊,朝林羽三人吆喝了一聲:「就是就是,走唄,我又不會連累你們!」

「你這個大胖子!」林默見林羽微蹙著眉頭,知道他是不想帶著雲茜兒上路,便想要喝斥朱有財亂說話,卻聽顧成東嘆了口氣道:「這個茜兒姐性子大家都清楚,既然她決定的事,恐怕我們就是拒絕了,她也會偷偷跟上來的,倒不如洒脫點,帶著她上路吧。」

林羽聞言點了點頭,顧成東分析得也有道理,既然反抗不了,那就暫且接受下來吧。

只是不知道這究竟是雲茜兒自己的意思,還是真的如她所說,這是他爺爺雲大師的安排?如果真的是雲大師的安排,那他又是為了什麼?

林羽想不明白,但他知道,這一次的旅程應該會很有趣。編輯老大剛才說,烏龜這本書明天上架,提前跟大家說一聲,不知道會不會倒VIP,公共章節沒看的趁早。

本書寫得不盡人意,成績也不理想,但烏龜會堅持寫下去,直至寫不動為止。

明天繼續兩章免費,剩下的下午上傳,估計沒有幾章,最近事多,存稿幾乎用完了。

烏龜明天盡量多更幾章,家有老婆小孩,事情比較多……

最後,求收藏,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你們的支持,是烏龜的動力。

謝謝大家! 十幾天後,陳宇拿著一疊錢遞給王正新,笑道:「王叔叔,這是剩下的一萬六千塊錢。」

「你家還在裝房子,先拿著用吧。」王正新說道。

「裝房子的錢,我留了一些,暫時不缺。」陳宇說道。

「那好,我就先收下,你什麼時候缺錢,和我說一聲就行。」王正新笑著說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


「這是借條,給你。」王正新說道。

接過對方拿出來的借條,陳宇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機將其點燃,看著借條化為灰燼,他如釋重負,有點無債一身輕的感覺。

為了還錢,端午節那天,他都沒有給自己充值。

之後的幾天時間,陳宇去了兩趟工廠,加上在店裡賺的,他又存了三千五百多。

「明天就是天貺節,我還有三千五百六十七塊錢,夠玩一把了。」

看了看自己的信息,陳宇又給自己充了兩百。

「精神力充值一百紙幣,你的精神力增加0.1,目前為2.0。」

「速度充值一百紙幣,你的速度增加0.1,目前為2.0。」

至此,他的速度、力量和精神力,都達到了2.0,個人餘額也變成了三千三百五十七塊。

次日,天貺節,依照慣例,嫁出去的女人要回娘家。

很久都沒去外公家了,陳宇想了想后,決定和母親一起去。

妹妹陳雨哭著鬧著也要去,房子還沒建好,父親陳衛國打算房子建好了再去。

外公夏博宏的家,位於青山鎮上河村,離五峰村有二十八里路,這年代千石鎮到青山鎮還沒有客車,之前去外公家,幾乎都是走著去的。

見母親在收拾東西,陳宇開始充值,看著屏幕上,多了充值抽獎四個大字,他心中狂喜。

「今天累積充值一千,就能抽一次獎,我有三千多塊錢,可以抽三次獎。」


想了想后,陳宇沒有充值悟性和根骨,而是在力量、速度和精神力上面,一樣充了一千塊錢。

「力量充值一千紙幣,你的力量增加0.1,目前為2.1。」

「精神力充值一千紙幣,你的精神力增加0.1,目前為2.1。」

「速度充值一千紙幣,你的速度增加0.1,目前為2.1。」

速度、力量、精神力、悟性、根骨在2.0以下,一百紙幣充值0.1,達到2.0以後,一千紙幣充值0.1,之後一萬紙幣充值0.1,十萬紙幣充值0.1……

看了看抽獎轉盤,陳宇默念開始。

八十一個選項的轉盤,和那根金黃色的指針,皆是快若閃電的旋轉起來。

「停!」陳宇心中暗道,轉盤頓時停止。

金黃色的指針,一動不動的指著再接再厲四個字。


「尼瑪,這運氣也太背了,再來!」

再次默念開始,轉盤和指針快若無影的旋轉,他根本就看不清楚,只得隨便暗道一聲停。

金黃色的指針,又一次指著再接再厲。

「我這運氣也太絕了,對了,系統不是可以充值運氣嗎?」

念頭一動,陳宇把剩下的三百塊錢,全部砸在運氣上。

「運氣充值一百紙幣,你的運氣增加0.1,目前為0.1。」

「運氣充值一百紙幣,你的運氣增加0.1,目前為0.2。」

「運氣充值一百紙幣,你的運氣增加0.1,目前為0.3。」

運氣變化莫測,也是一種消耗品。正常的時候,運氣為零,倒霉的時候,運氣為負,鴻運當頭的時候,運氣可能是幾十、幾百,甚至幾千、幾萬、幾十萬。

陳宇再次默念開始,又快速暗念停。

金黃色的指針,一動不動的指著異界七日游(限單人)。

「異世界是哪個世界都不知道,萬一異世界太兇險了,我豈不是自尋死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