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之所以春遊要選這麼遠的地方,一是因爲學校在萬松山設置有兩個據點,適合兩三天的短時間居住;

二來,則是因爲這萬松山風景獨特,不但有滿山遍野的牡丹花,還有水溶洞,其中更有世界罕見的溶洞梯田,以及獨特的化石奇觀,對於大部分的同學來說,有着極強的教育意義。

下車後,大家以後按照班級的方式,集合到一起,吃完午飯,便開始爬山。

“剛纔,謝謝你。”

這時候,那個錢銳纔來到姜小白的身邊,猶豫了一下,終於是開口,說了聲謝謝。

“謝什麼?”錢銳的話,落到一旁班主任燕黎的耳中,她立即問。

“沒,沒什麼。”錢銳見到班主任發話,很緊張的躲開。

燕黎今天換了一身運動裝,顯得極其幹練,腳邊放着一個巨大的雙肩包,和她極其不搭。

那雙肩包,想必就是燕黎準備的食物了。

姜小白見狀,有些過意不去,連忙過去,抓起燕黎的包,背到自己背上:“燕老師,這包我來背吧。”

燕黎本來想說什麼的,但發現,眼前的少年,比自己還高一點,而且姜小白已經把包背到了背上,只能作罷:“你這孩子。”

四百多人的大部隊,緩緩往前行去。

每個班,有四十多人,而其中,各個班的班主任又安排了一些班幹部負責,分成幾個小隊行動,這樣的話,便不至於落單。

山路並不難走,是一階階的石階延伸往上。

走了一段距離後,差距便出現了:體力好的,早早就到了半山腰,而體力差的,走一步喘三步,還在山腳。

因爲揹着食物的關係,姜小白並沒有急衝衝的往前趕路,而是老老實實跟在燕黎的身邊。

燕黎的體力並不差,只不過因爲要照顧班級同學——特別是那些平時嬌滴滴缺乏鍛鍊的女同學,不得不走在最後面。

天色漸漸黑下來。

好在學校其實早就考慮到部分學生的體力問題,所以第一個據點,離山腳並不是很遠,在天黑之前,所有的學生,就已經趕到。

這個據點,是兩排瓦房,男女各自分開,裏面有成套的被褥,外面還有準備柴禾、鍋盆等物品。

接下來,便是生火的生火,烤肉的烤肉,各自將自己的食物拿出來,準備野炊。

當然,這隻侷限於小部分動手能力強的同學,大多數的學生,準備的食物,基本都是麪包、牛奶、火腿腸等速食物品,也有人帶泡麪之類的。

從這點來看,學校對於學生,還是很照顧的,沒有真正讓學生吃苦,僅僅只是培養一下學生的動手能力而已。

真正考驗學生的,並不是第一天和第三天,而是第二天:需要整整在山上行走一整天才行,只有翻越過大山並下山,才能抵達第二個據點。

到達後,燕黎立即過去挨個清點班級的成員,確保沒有人掉隊,忙完之後,纔有時間吃東西。

天氣並不炎熱,燕黎準備了一盒滷肉,幾個煮雞蛋,烙了兩張大餅,還有一盒看起來十分精美的便當,很是豐盛。

“吃完東西,早點休息,不要惹事。”燕黎邊吃,邊提醒姜小白:“你和錢銳今天,是不是和別班的同學產生了摩擦?”

“哪有。”姜小白很是心虛的回答。

“沒有就好,如果被人欺負,記得給我打電話。”燕黎說。

“恩,知道了燕老師。”

……

據點的牀,爲了省地方,清一色的三層高低牀,左右兩排排開,只留下一條過道。

相當於所有的男生200多號人,都住在一個房間裏。

燕黎的話,不是沒有道理,黃鴻果然“找場子”來了。 黃鴻帶着那三個同學,往這邊一站,周圍的同學,受其氣勢影響,自然就讓開一條路。

而人類愛看熱鬧的這個天性,不論在哪兒,都發揮得淋漓盡致:幾百雙眼睛,同時落到場中,讓他們,成爲了這公衆宿舍的焦點。

已經有人開始竊竊私語。

“這是要開始打架了麼?”

“要不要去告訴老師?”

“別啊!老師來了,就看不成熱鬧了。”

……

“我是黃鴻,十二班的。”黃鴻往前一步,來到姜小白的面前:“你呢?”

姜小白自然不會認慫:“九班,姜小白。”

黃鴻一臉的不懷好意:“嘿,我聽說,練過武術的人,就算是被幾個人同時按住手腳,也能夠輕易掙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這話一出口,在場的人,基本都猜到了他的意圖。

“羣毆就羣毆,還找什麼藉口?”

“我以前以爲,這黃鴻是條漢子,原來也是以多欺少的角色啊。”

“噓,小聲點,別被他聽到。”

對於周圍的議論,黃鴻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畢竟還是學生不是混混,多少有些講究面子的。

不過此時此刻,他已經騎虎難下。

姜小白聽到黃鴻的話,開口:“是不是真的,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聽姜小白這麼一說,黃鴻對着三個同伴使了個眼色,三人同時往前,兩人抓住姜小白的肩頭,兩人抓住姜小白的腿,將他死死按住。

“擡起來!”黃鴻喝道。

可姜小白,又怎會輕易讓他們得逞。

左手背上的黑蓮圖案輕輕一閃,便有一股無形的黑氣,從地面伸出,猶如兩隻大手,扶住他的身軀。

在這兩隻無形大手的幫助下,姜小白就好似鐵鑄一般,在地上生了根。

黃鴻等四人,一起用力,只掙得滿頭大汗,姜小白卻是紋絲不動。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在場的基本都是外行,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喊一聲“好!”

“這哥們,有點意思啊,四個人居然都搬不動他!”

“你懂什麼,那叫下盤穩,聽說是從小扎馬步扎出來的。”

“你小子武俠小說看多了吧。”

……

姜小白手腕上的黑蓮圖案再次微亮,肩頭一抖,按住他肩膀的兩個男生,便腳步蹌踉,不由自主鬆開了手。

看着抱住自己大.腿的兩人,姜小白笑道:“你們倆,自己鬆開,還是我幫你們?”

兩人訕訕笑了,主動鬆開。

“姜兄弟,果然有兩下子。”

黃鴻也是個願賭服輸的人,這時候發現姜小白確實有兩手,很是爽快的回答:“既然這樣,我們之前的那點摩擦,就當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了,還希望姜兄弟不要介意。等春遊完了,找個時間,我擺一桌,請你吃飯。”

姜小白並不是那種得寸進尺的人,見黃鴻服軟,他也點點頭:“行,到時候再說吧。”

諸天最強金身 這時候,門外傳來值班教師的聲音:“一個個的叫什麼呢,還不睡覺,明天有力氣爬山麼?”

聽到值班老師的話,看熱鬧的同學,一個個作鳥獸散,眨眼間,全都躺到牀上。

……

第二天一早,各班陸陸續續集合,吃完早餐後,大部隊逐漸出發。

姜小白吃完早餐,依舊揹着燕黎的包,打算和她一起走。

就在這時候,一個文文靜靜的女生,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有些焦急:“燕老師,我們組的錢銳不見了!”

這個女生,叫作耿小小,是九班的學習委員,在這次春遊中負責一個小組。

“錢銳?”燕黎一聽,皺了皺眉頭:“他是不是,還在宿舍?姜小白,你去看看。”

“沒有,我已經讓我們組的男同學去看過了,他不在那裏。”耿小小回答。

“打過他電話沒?”燕黎問。

“打過了,沒人接聽。”

燕黎看了看已經出發的大部隊,說:“這樣吧,你先帶着你們小組的人,跟上大部隊再說,我和姜小白去找一下錢銳。”

“好。”

耿小小得到燕黎的指示,立即離開。

“錢銳,怎麼會忽然不見了呢?難道,因爲吃不了苦,偷偷下山去了?”燕黎看向姜小白,一臉疑惑:“小白,你昨天和錢銳一起,他有沒有表現出什麼異狀?”

“異狀?”姜小白想了想,搖頭:“沒有啊。不過……”

這時候,經過燕黎這麼一提醒,姜小白忽然想起來:當時,在黃鴻等人,過來“找場子”的時候,他曾經見到過錢銳。

當時錢銳的臉色有點難看,在見到黃鴻等人出現後,便向着後方躲去。

對於錢銳當時的做法,姜小白並沒有在意,只是單純認爲,錢銳在害怕黃鴻而已。

現在看來,只怕當時錢銳就躲起來了。

只是,錢銳會躲到什麼地方?

事關同學的安危,姜小白當即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和燕黎說過一遍。

聽完姜小白的話,燕黎揉了揉腦袋:“這孩子,估計是擔心被黃鴻報復,跑出來了。可大晚上的,他能跑到哪兒去?”

“應該不會離開太遠。”姜小白看着只剩下寥寥幾人的據點,說:“燕老師,這樣,我去找他,你先跟着大部隊往前。不管找不找得到,我都電話通知你。”

燕黎想了想,做出決定:“這樣,我這邊先通知一下山腳留守的老師,讓他們留意看錢銳有沒有下山。

接下來,我們分頭找,每隔半小時,電話聯繫一次。”

“好。”

對於姜小白來說,找人,只要錢銳還在山上,那就不是什麼難事:他的手中,掌握着骨笛,可以用“招蜂引蝶術”,控制附近的昆蟲幫忙,就算錢銳躲到土裏,也能揪出來。

……

等燕黎安頓好,姜小白隨即和她分開,各自從一個方向,找了過去。

竄入附近的山林後,等到確認周圍已經沒什麼人,姜小白當即從後背的揹包裏,拿出骨笛,按照自己掌握的方法,吹奏起來。

一時間,“嗚嗚”之聲,從他手中的骨笛中發出,傳到四面八方。

招蜂引蝶術,名不虛傳,在他吹響骨笛不久,就只見周圍的草叢裏,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各種各樣的昆蟲,爬了出來。

這裏是山林,可不比城市裏,只能召喚一些螻蛄之類的,在姜小白的召喚下,蝴蝶、蜻蜓、蜜蜂、甲蟲,甚至蛇,都受到感知,紛紛彙集過來,很快,在姜小白的周圍,便聚集了一大片昆蟲。 蠱蟲,不是人類,所以和它們用語言,是沒辦法溝通的。

只有笛聲才行。

但姜小白控制了一下後,才發現有個難點:蟲子的視野,和人類不同,普通的昆蟲,基本無法分辨人的容貌,只有通過氣味才行。

在嗅覺感知方面,昆蟲可就比人類強大的多。

現在,姜小白需要找到錢銳攜帶過的某個物品,才能夠讓昆蟲通過那上面相似的氣味去尋找。

一時半會兒的,去哪兒找錢銳的物品?

而且這個招蜂引蝶術,是有限定的,他沒有學習過蠱術,所以骨笛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如果找不到錢銳的物品,這些昆蟲可就白白召喚了。

就在這時候,他的手機響起。

燕黎打來的。

“喂,小白,你快過來,我找到了錢銳的書包。”電話那頭,燕黎的聲音,略顯焦急。

書包?

“好的燕老師,我這就過來。”

掛斷電話,姜小白抓了兩隻蝴蝶,放入書包中,然後迅速返回。

在據點不遠處,他和燕黎匯合。

燕黎的手裏,拿着一個書包。

“在這發現的。”燕黎指了指前方的一片空地。

這裏並不屬於據點的範圍,空地上,只留下一排雜亂的腳印,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東西。

姜小白低頭看去,發現那腳印,都是一個人的,應該是錢銳所留下。

而腳印,只有前來的,並沒有回去的。

“咦?”

看了一會兒,姜小白得出結論:“錢銳應該是在這裏徘徊了一會兒,然後……好像忽然……消失了?”

燕黎點點頭,聲音已經不復平靜:“他肯定來過這裏,估計……是出了什麼意外。”

這種學生春遊出意外的話,老師也是要承擔很大的責任——雖然本質上來說,和燕黎沒必然關係。

“燕老師你別急,你在這裏等我,我過去看看再說。”姜小白看了看燕黎手中的書包:“你把這個包給我。”

燕黎雖然平時沉穩幹練,但遇到這種事情,她也是六神無主,聽到姜小白的話,立即把手中的書包交給他。

想了想,她似乎又覺得不妥:“我倆一起過去看看。”

“別!”姜小白連忙制止她:“老師你留在這裏,好有個照應,我會隔一段時間,給你打個電話。”

“好吧。”

……

沿着這片空地,走入叢林後,姜小白隨手將錢銳的包打開,從裏面拿出一件外套,伸手扯下兩塊碎布。

然後再打開揹包,將自己之前帶着的兩隻蝴蝶拿出來,將碎布交給它們。

再以骨笛掌控,讓兩隻蝴蝶回去通告其餘的昆蟲。

等蝴蝶離去後,姜小白這才仔細檢查了一下錢銳的包。

手機,並不在裏面。

既然不在書包裏,就肯定在他身上。

之前耿小小說過,錢銳的手機沒辦法接通,又不在包裏,要麼就是沒電關機了,要麼,就是不在服務區,信號被屏蔽了。

手機是以無線信號來傳輸的,如果附近有信號塔的話,越寬闊的地方,信號越好。

這萬松山是旅遊景點,肯定在服務區的,那如果是信號被屏蔽,只能說明,錢銳並不在土地表面。

就好比冥寓,因爲介乎於生死之間,所以信號無法傳輸其中。

不在表面的話……

對了。

姜小白忽然想到一個地方:溶洞!

學校之所以讓學生來這萬松山春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這裏有溶洞梯田,是地質學上,非常具有代表意義的喀斯特地貌。

wωw¤ⓣⓣⓚⓐⓝ¤¢o

溶洞的裏面,手機是肯定沒有信號的,難不成,錢銳在溶洞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