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好!我聞到香氣了!”老爺子笑着來到餐桌邊,“人就是個貪婪的東西。在老區,要幾個月才吃一次,也不饞,可是回來了,竟然很嘴饞!都是我孫女把我慣的!”

周夫人也笑,“將來誰娶了我們的這個寶貝,就是誰家的福氣!”

葉小鷗臉紅的笑。

“既然是寶貝,那就肥水不流外人田嘍!”

老爺子說完已經開始吃飯了。

這一頓飯三個人到也聊的熱鬧,直到吃完,也沒見周父與宇少回來。

葉小鷗早早的就從周宅出來,遊遊逛逛的向地鐵站走去,她猜測,宇少肯定是忙,所以沒來接她。

過馬路去對面地鐵站的時候,葉小鷗被國貿大廈前面停車場上的一個身影吸引了。

那個身影她很熟悉,她不由自主的停頓了一下,呆望了幾秒,那人正在指揮着來往進出停車場的車輛。

那個人也看見了她,顯然是沒想到,驚詫的呆立原地。

葉小鷗淡然的裝作沒看見,繼續向前走,可下一秒,那個人就向她撲來。

葉小鷗看得清清楚楚,這個人竟然是柴新傑。

“小鷗,我終於看到你了!小鷗!”他念叨着,衝到了葉小鷗的身前,一伸手抓住了葉小鷗的手臂。

葉小鷗掙扎的想抽出自己的手臂,“你撒開!”

“不,小鷗,你聽我說!”柴新傑大力的抓着葉小鷗的手臂哪裏肯放,他近乎哀求的對葉小鷗繼續說道,“小鷗,給我次機會,你聽我說!”

“說什麼?我沒有什麼跟你說的,你放開!”葉小鷗大聲的反抗着,想掙脫柴新傑的束縛。

“別!小鷗!請你看在我對你好了2年的份上,原諒我吧!”柴新傑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看向就在自己眼前的葉小鷗。

柴新傑發現,此時的葉小鷗美的不可方物。

那種從心裏往外的一種渴望,讓他就猶如在沙漠上乾涸已久的生物,猛然看見了一片綠舟一樣。

他不但不放開自己的手,竟然‘噗通’一聲跪在了葉小鷗的面前。

“小鷗!你原諒我吧!我錯了!這幾個月來我每時每刻的都在反思自己,我真TM的不是人,幹出對你喪天害理的事!我追悔莫及,所以一直都在找你,希望補救我的過失!”

“撒開!”葉小鷗厲聲對柴新傑吼道,“我不需要什麼補救,尤其是你!請自重!”

路過的人看到這一場景,都駐足看向眼前的這一出好戲。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小鷗!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彌補我對你的愛!我一定會好好的愛你,相信我,我會做個好丈夫,求求你了,小鷗!”

柴新傑不管不顧的傾訴着,葉小鷗越是掙扎,他越是抓的更緊。葉小鷗小退一步,他跪在地上行走一大步!

那樣子到真的像極了一個要悔過自新的丈夫。

大街上不缺的就是人,幾秒的功夫已經聚集了好多人,都看向這兩個人。

葉小鷗厲聲呵斥了一聲,“柴新傑你給我放手!”葉小鷗真的是怒了,一用力,甩開柴新傑死死抓住自己的手。

剛要轉身離去,哪知柴新傑一下雙臂一環,大刺刺的就抱住了葉小鷗的雙腿,語氣更加的急切,有點耍賴的意味。

“不!你不答應我我就不撒開!小鷗,我錯了!相信我,我肯定悔過自新! 絕色嬌女 ?小鷗!”

說着把竟然還把臉緊緊的貼到葉小鷗的腿上。

這給葉小鷗噁心的,她往起抓他還抓不動,他就這樣死皮賴臉的抱住她的雙腿,說什麼也不撒手。


“柴新傑,你真的無恥!大庭廣衆之下你想幹什麼?”葉小鷗根本就動不了,只能動嘴了!

“我只想你原諒我,我們一起回家!”柴新傑聲淚俱下的哀求着。

“你神經病!”葉小鷗沒好氣的怒罵了一句,“柴新傑你趕緊撒開,我沒有與你談的,你也別異想天開,你自己做的那些噁心的事,是能一句原諒就完的嗎?”

“我知道,我錯的離譜,可都是他們誘惑我的,他們逼我乾的!”柴新傑仰着頭,看向高高在上的葉小鷗。

葉小鷗簡直要崩潰了,柴新傑的頭緊緊的貼着她的小腹,這讓葉小鷗噁心至極!

她拼力的想掙脫他,可柴新傑就像一隻巨蟒一樣,越箍越緊。

“柴新傑你要是個男人就趕緊放開我,你不覺得你用這樣的手段太下賤了嗎?”葉小鷗怒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想與你分開!”柴新傑一臉痞氣。

圍觀的人看到這裏,都竊竊私語的議論,“這是怎麼回事啊?”

“那說上? 體修之祖 。”

“那女孩子可真的漂亮!怎麼遇到這樣的無賴!”

“認錯就得了唄,要吵回家吵啊!這大庭廣衆之下的,也不閒丟人!”

“嗨!現在的年輕人,都不靠譜!”

“… …”

葉小鷗急得都出了一身的汗,她有些無能爲力,無論葉小鷗怎麼呵斥,柴新傑就這樣跪在那,死皮賴臉的抱着不放。

葉小鷗拿出電話,厲聲說了一句,“你要是在不撒手,我就報警了!”

“報警我也不撒開,我就想讓你跟我回家!我們好好的過日子!我一輩子照顧你!” 豪門前夫

葉小鷗被他抱的寸步難行! 葉小鷗看着跪在地上撒潑的柴新傑,鄙夷的笑了一下,“柴新傑,沒想到你還真的無恥到了極點!你有沒有看錯,我不是你老婆,你老婆叫葉小青!”


周圍的人更是一臉的懵逼,“這是怎麼回事啊?有老婆還在這裏耍賴,還真的是不要臉!”

“是啊,這怎麼什麼人都有,自己有老婆還抱着人家姑娘不撒手,欠抽!”

“一看就是賤骨頭,動不動就跪,這樣的男人就是不要臉。”

柴新傑一聽圍觀的人七嘴八舌的議論,風向已經一邊倒。

他急了,“你們都TM的閉嘴,你們知道什麼呀!她纔是我媳婦!我是被人逼的纔跟那個葉小青結婚的,小鷗,你別聽他們的!”

“你真的無恥!柴新傑,你給我撒手!”葉小鷗掙扎着。

“我怎麼可能跟葉小青一起生活,她就是個淫/蕩的潑婦!我愛的是你!”柴新傑大言不慚的說着。

“柴新傑!”突兀的場外一聲怒吼,“我可算找到你這個烏龜王八蛋了!你個孫子!”

話音剛落,就見從人羣中竄出了一個人。

葉小鷗一驚,看向從人羣裏像惡狗一樣撲過來的原來是葉小青。

葉小鷗心想,還真的是冤家路窄,不過這個時候,葉小青來的太是時候了!葉小鷗不禁慨嘆,京城真小。

葉小青破馬張飛的撲到柴新傑的跟前,還沒等柴新傑反應過來,葉小青已經到了跟前,伸手一把抓着柴新傑的衣領。

柴新傑怔愣了的功夫,葉小青的一爪就抓了過來,頓時來了一個滿臉花。

柴新傑一驚,一下捂住臉,臉已經鮮血淋漓。

葉小鷗可算被解放了,她趕緊向後退了好幾步,心想!一物降一物。

她鄙夷的看了一眼這兩個貨,轉身穿過人羣悄然離去。

葉小青光顧着眼前的柴新傑了,並沒留意已經揚長而去的葉小鷗。


柴新傑捂着臉,疼的直哆嗦,他鬆開手看向葉小青,一下子就從地上站起來。

周圍的人羣一聲驚呼,都喊道,“這也太狠了!真敢下手!”

“恐怕這個是正宮!”


“那這小子也太TM的不是人了,什麼玩意?”

“不要臉!有老婆還當衆抱人家!”

“打的好!軟骨頭的樣!”

如今柴新傑看着自己面前的葉小青,他還真的沒想到,葉小青也出來了!

不過自己的一生就毀在了這個潑婦的手裏。

現在竟然還跟自己囂張,柴新傑哪裏還能嚥下這口氣。

他面目猙獰的向葉小青靠近,葉小青好在那飛揚跋扈的指着柴新傑,“C你媽的,柴新傑!你竟然跟揹着老孃把房子租出去?我TM的找你好久了,你竟然在這裏還對那個賤貨不死心!你… …”

柴新傑也不說話,眼睛緊緊的盯着葉小青,說時遲那時快,他一伸手就抓過葉小青的頭髮,朝着葉小青的臉就是一拳,畢竟柴新傑是男人,力量的差距太懸殊。

這一拳當時就打的葉小青矇頭轉向找不到北了。

周圍一片驚呼,向後閃出地方。

葉小青踉蹌了幾下,剛剛站住腳,柴新傑就又是一拳,正打在葉小青的腮上,力道之大,葉小青一下就飛了出去。

柴新傑像是餓狼紅眼了,他幾步走過去,騎在葉小青的身上左右開弓,暴打着葉小青。

“我讓你還囂張,我讓你騎在老子的頭上拉屎?你以爲你還是從前呢是嗎?”柴新傑一邊打一邊說。

“你TM的賤貨,你毀了我的一生!還敢在我的面前叫囂,你真的以爲我不是爺們是嗎?”

“柴新傑,你竟敢… …打我?柴… …”

看得出柴新傑是真的怒了,也不管是頭還是屁股,拳頭像雨點一樣落在了葉小青的身上。

葉小青起初還大喊大叫着罵着柴新傑,沒多一會,聲音就越來越小。

周圍有人擔心了,“小夥子,別打了,這樣會出人命的!”

“是啊!快住手吧!使不得了!你會打死她的!”

“快停手把!”

“住手… …”

柴新傑哪裏管得了那麼多,他正打的酣暢淋漓,“我讓你跟我嘚瑟!葉小青,叫啊… …繼續!”

一位好心人看不過了,上前拉開柴新傑,“小夥子,你快住手啊!”

“就一個傻逼!出人命他也得償命!”

柴新傑像瘋了的獅子一樣,“打死她我償命,反正我的一生也讓她給毀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他像泄憤一樣又狠狠的打了幾下,才被幾個看熱鬧的拉開。

直到這時他纔想起來葉小鷗,他轉了一圈,“小鷗!小鷗!… …”他分開人羣瘋狂的喊着葉小鷗的名字,向前追去… …

葉小鷗早就離開了這場鬧劇的現場,上了地鐵。

靠在車廂裏,依舊還有些驚魂未定,要不是葉小青來的是時候,她今天還真的很難脫身。

葉小鷗真的沒想到,柴新傑竟然變得這副模樣,十足的一副無賴的渣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