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許之前還沒什麼,但見到小女王琳迪斯這麼小還這麼可憐,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管。

“唉,”蘭科最終嘆了口氣,“遇到你們倆算我倒黴……”

“耶!蘭科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艾德溫開心的歡呼起來,隨後和旁邊的琳迪斯擁抱了一下,看樣子這位小女王也很開心。

依拉看着無奈的蘭科,忍不住輕笑一聲:“幾年了,你還是拒絕不了艾德溫。”

“明明是你惹的禍還敢笑,”蘭科瞪了依拉一眼,“哪有幾年,明明還不到一年吧……算了讓我思考一下吧。”

隨後不去管依拉因爲幾年而泛起疑惑的眼神,蘭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蘭科確實需要思考一下。

首先,先要確定最後需要什麼樣的結果。

艾德溫是星佑皇室的公主,而琳迪斯是吸血鬼的新生女王,這完全就是兩個敵對勢力的繼承人。

所以想讓琳迪斯安全,就需要等到原派吸血鬼找到自己的女王。

還不能讓當地的星佑勢力發現,否則小女王可能就要夭折了。

另外要注意的就是救贖者,這個全是龍使的勢力橫插一腳,實力絕對毋庸置疑,而且看樣子似乎是某個勢力付出代價尋求了救贖者的幫助。

很明顯不是原派吸血鬼,他們不可能放心自己的女王被別人找到。

阿託亞城的城主也不可能,這對他來說是突發事件,如果早就知道了,作爲宗教派貴族肯定是向星佑神教申請支援。

那最後就剩下……魔改派吸血鬼了。

魔改派吸血鬼雖然一直跟原派有矛盾,但同爲血族,不可能對自己的女王動手,所以可能需要救贖者這個外援。

同時魔改派背後可能還有古堡,古堡的老精神病想要控制所有吸血鬼,對吸血鬼的小女王動手也絕對有可能。

救贖者也不一定就是想要幫助魔改派吸血鬼對小女王動手,也許只是想要從中獲取更大的利益。

總之,現在的情況,就是局勢複雜,孤立無援。

不過這麼想想我的腦子真特麼好用啊,這麼複雜的局勢都讓我分析出來了。

蘭科先在心裏自戀了一下,隨後搖了搖頭,看着在說笑的三個女孩,又是嘆了一口氣。

果然力挽狂瀾這種事情纔是我最需要做得。

而蘭科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午,最後還是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好吧果然我的智慧還差一點點。

不過蘭科要面對更現實的一個問題。

琳迪斯餓了。

這個小吸血鬼雖然看着粉雕玉琢的可愛不已,但本質確實是吸血的墮落種。

所以就說墮落種都長這麼漂亮幹嘛啊。

在依拉假裝看風景的情況下,蘭科也只能讓琳迪斯吸自己的血了。

幼女女王舔了舔嘴脣,伸出森白並且一點也不萌的長長牙齒,蘭科打算忍忍就是了。

看着那幅標準的吸血鬼模樣,蘭科突然覺得這一幕異常的熟悉。

不過無論怎樣,蘭科都不記得自己以前見過吸血鬼。

類似的情況出現過很多次,蘭科總覺得自己以前見過,但又不記得在哪見過。

搖了搖頭,似乎是什麼不好的回憶,蘭科下意識的不去在意這個。

隨着長長的牙齒扎入手臂,蘭科感覺到那種讓人噁心的刺入感。

琳迪斯倒是開心的眯起了眼睛,蘭科卻有些喘不上氣。

不是因爲血液被從體內抽離,而是沒想到吸血鬼在吸血的時候,會產生一種致幻的物質,讓受害者暢快的深陷其中。

“唔。”

這種致幻物質,在蘭科腦海中催發着人類追求的東西。

快-感。

人生追求的實在太多,但歸根究底,不過是爲了讓自己產生快-感。

……

蘭科之前遇到的那個吸血鬼大姐姐,阿婀婭此時正愁眉苦臉的坐在沙發上。

這位性感的吸血鬼,輕啓紅脣:“已經三天了,我們都在四處進食,但是琳迪斯大人仍然沒有出來。”

“如果大人聽說了,肯定知道是我們來了。”一個長相俊美的男人,站在不遠處同樣臉色不好。

阿婀婭眉頭皺得更深了:

“那我們應該怎麼找到琳迪斯?大人的血脈比我們所有人都高貴,我們根本感應不到。”

“不管怎麼樣我們時間都不多了,”另一個同樣妖豔的女人冷聲道,“救贖者的那些玩龍的女人已經來了,消息已經泄漏了。”

阿婀婭柳眉倒豎,妙目中帶着怒火:“我們血族內部的事情,消息泄漏的這麼快,絕對是新生派那幫混蛋做的!他們真的想要殺了琳迪斯嗎!”

“不止如此,”開始說話的男人卻搖了搖頭,臉色陰沉,“大人在阿託亞城的消息,明明只有我們原派知道,現在卻一起暴露了。”

“你是說我們內部有奸細?!”阿婀婭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

“哼,”妖豔女人臉上佈滿寒霜,“看來是時候大清洗一次了,不然說不定還要出什麼事。”

就在此時,一個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不要想得那麼遠了,你們能活過今晚再說吧。”

三人同時悚然一驚,有人離得這麼近竟然都沒有發現。

“誰!”阿婀婭衝着傳來聲音的方向大喊。

“殺死你們的人……阿婀婭、伊森、厄爾娜一個都沒少,那就一起結束了吧。”

隨着這句陰冷的話語,整個房間都浮現出淡淡的晦澀紋路,魔力在瘋狂的涌動。

被稱爲伊森的男人,血紅的瞳孔爆發出煞氣,鮮紅嘴脣中吐出兩個字:

“古堡!”

(我作了個大死,明天考高數了,昨天看了兩本新上架的小說……作者都是更新超慢那種。) “古堡!”

隨着伊森的話語,房間裏的魔法紋路驟然爆發出光芒,一座完整的魔法陣浮現在眼前。

緊接着無數魔法光紋就互相交織,在空中構建着充滿着奧祕的圖案。

三名吸血鬼,除了阿婀婭愣在了原地,伊森暴喝出聲的時候,剩下的妖豔女性厄爾娜已經化作黑影衝了出去。

但就在厄爾娜快要衝出魔法陣的時候,一個火焰形成的巨大手掌突然在半空中形成,之後像是要捏碎這個豔麗人兒般,用力握下。

“碰!”千鈞一髮之際,厄爾娜渾身化爲無數蝙蝠,四散飛逃躲過了火焰手掌,火焰手掌重重的抓在地上,之後猛然爆炸。

蝙蝠飛了不遠後,重新聚攏,形成了一個人形,裏面露出了厄爾娜的豐滿身影。

只不過那雙淡紫色的明眸此時溢滿怒火,狠狠的盯着之前火焰手掌出現的方向。

一個渾身隱藏在長袍裏的人影緩緩浮出,只不過隨着他出現,魔法陣終於到了最後關頭,徹底完成,化爲無數光線籠罩了伊森三人所在的地方。

伸手摘下頭上的遮掩,裹在長袍裏的人影陰測測的笑道:

“古堡,禁錮之手。”

聽到這個名字,阿婀婭美眸睜大,因爲這個名字而感到不可思議。

禁錮之手,古堡傳奇魔法師中排名前十,主要以各種禁錮魔法而出名,這個從代號就可以看出來。

但讓阿婀婭不可思議的,是古堡居然派了傳奇魔法師偷襲?!

要之前,以前就算猜測新生派吸血鬼與古堡有勾結,也只是猜測,大家都沒有放到檯面上……而這次新生派居然真的勾結外人。

伊森冷哼一聲,血紅雙眼寒氣四溢:“聞名不如一見,果然不愧是精修禁錮魔法的傳奇強者。”

“伊森親王倒是謙虛了,在你這個血族內血脈僅次於王族的血族親王面前,我可不敢自大。”沒想到禁錮之手卻搖了搖頭,頗感可惜的說道。

“哼,”厄爾娜冷聲譏諷,“你之前好像不是這麼說的?不是要讓我們都死在這裏嗎?”

說完後以爲對方要反駁的厄爾娜,突然注意到禁錮之手臉上古怪的笑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因爲還有我們。”一個淡漠的聲音說道。

一男一女緩緩的走了過來,女人嬌俏貌美,男人俊逸瀟灑,讓人看上去就養眼。

但伊森的臉色卻沉了下去,因爲這兩個人身上,都散發着危險的氣息。

以吸血鬼親王伊森的傳奇實力,能讓他感覺到危險的……只有傳奇強者。

兩位傳奇強者!

漂亮女人走到禁錮之手不遠處,停下腳步,遙遙對着伊森盈盈一禮,聲音淡漠的自我介紹:

“救贖者第13聖徒,很榮幸見到伊森親王。”

而旁邊的男人隨意的看了看伊森,就不在關注這裏的所有人,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

不過人家確實有這個資格。

救贖者的聖徒,就相當於其他教派的主教,這位第13聖徒,就是阿託亞城的救贖者據點管理者。

而這位13聖徒肯定是龍使,那她旁邊的就是龍了。

傳奇階的龍使和契約龍,加上傳奇階的魔法師,自己這邊只有自己一個傳奇階,今天可能要苦戰了。

想到這裏,伊森反而臉色恢復淡然,心裏已經下了決定。

……

“所以,你告訴我怎麼翻盤?”蘭科站在房頂上,望着遠處那幾股龐大到可怕的氣勢,自言自語着。

沒打算讓艾德溫和依拉給自己答案,蘭科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不能翻盤的話……只能開掛咯。

這麼想着的蘭科,擡頭看了看夜空中的月亮,今晚的月光格外的清澈,讓人感覺心中的迷霧都被戳破了。

依拉注意到,蘭科似乎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渾身的氣勢陡然凌厲起來

緊接着蘭科不去看最耀眼的地方,那裏是傳奇階的戰場,不是自己能插手的。

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其他地方都處理乾淨。

蘭科雙手一握,長長的棍子從空間戒指裏面取了出來。

這是克莉絲當初給自己的王階強者的……牙籤,但不得不說,能過作爲王階強者的牙籤,那也是有過人之處……還是過籤之處?

隨着這根棍子取出來,依拉便是敏銳的感覺到,周圍的空氣似乎在這一刻都燥熱了起來。

克莉絲那傢伙……還真是給了我一個適合的禮物啊……

長棍在蘭科手裏舞了一個槍花,隨後閃爍起淡淡的緋紅光澤。

雖然牙籤的名字不好聽,但是這根棍子整體呈現一種通透的琥珀色,質感也是光滑而堅硬,一端尖銳,另一端還有一個凹口,作爲牙籤合適,但作爲武器也詭異的非常合適。

真是詭異的錯位感。

不過拿根牙籤殺人……聽上去真是丟人啊。

也幸好西納普斯沒有龍族公共廁所,要不然克莉絲肯定要送自己拔糞寶了……

這麼想想,蘭科就覺得手裏的長牙籤順眼多了。

果然有比較就有幸福。

正在糾結牙籤問題的蘭科,突然眨了眨眼,手中的火紅突然猛然一刺。

火紅的光芒如流星般劃過,一個淡淡的黑影一掠而過。

蘭科一槍刺空,也不再繼續,看向那個黑影。

“呵呵,實力沒長進,感覺倒是敏銳了。”

綠色頭髮的馬爾斯在房頂不遠處,看着蘭科陰笑道。

隨後穿着黑色長袍,露出帶着疤痕的漂亮臉頰的希達,也慢慢的從地面漂浮上了屋頂。

不過蘭科皺了皺眉頭,仔細盯着兩人看了看,之後問出了一個出乎意料的問題:

“馬爾斯和希達……哦對了,你們也在阿託亞城,都把你們忘了。”

“明明昨天剛見過面的好嗎!”

馬爾斯愣了一下,隨後憤怒的大吼。

沒想到蘭科表情更疑惑了:“不過你們在救贖者應該也有任務吧?這麼閒的來找我?”

“哼,還沒到任務開始的時間,我們自然有機會來跟你解決解決以前的恩怨……順便再抓一隻龍,換取需要的東西。”

希達眯着雙眼,看向蘭科的眼神,卻帶着刻骨銘心的恨意。

沒什麼比讓一個漂亮的女人毀容更加絕望的了,特別是這個女人一直以自己的容顏自傲,毀容之後卻飽受譏諷。

這一切的源頭,都是蘭科。

嘿嘿笑了兩下,馬爾斯也惡狠狠的盯着蘭科。

身爲綠龍馬爾斯對外貌不是那麼重視,但當初實力比自己弱小的蘭科,卻可以在自己臉上留下恥辱的痕跡,這讓龍族的自尊心無法忍受。

所以馬爾斯,也從來沒有忘掉把蘭科踩在腳下的想法。

去死吧。

馬爾斯現在已經是八階綠龍,希達雖然只有六階,但卻是魔法師,可以很好的完成龍使與契約龍的配合。

而蘭科身邊,最強的不過是一隻六階的青龍。

蘭科卻嘆了口氣,在馬爾斯疑惑的目光下開口:“腦-殘沒藥救啊,當初我能劃破你的臉,現在我自然也能……劃開你的喉嚨。”

還不等馬爾斯不屑的迴應,蘭科繼續說道:

“不過看你們的樣子,似乎襲擊過不少同族吧?真是貪得無厭啊,馬爾斯都成爲八階了,你看不上其他龍的戰鬥力,反而看中了他們的價值,把他們當做貨物。”

契約龍,是龍使最重要的一環,擁有了契約龍的龍使纔是完整的龍使。

所以作爲龍使標誌勢力的救贖者,自然有‘龍’的交易。

龍使可以把自己不需要的龍,‘賣’給救贖者作爲庫存,自身獲取利益。

通過希達的口吻,蘭科可以判斷,希達憑藉着馬爾斯的戰鬥力,沒少做這種事情。

所以說,光是通過這點,就可以判斷出,就算是救贖者這種勢力,也根本沒有把龍當做平等的夥伴,而是一種貨物,一種工具。

人類嘛,可以理解。

龍島上那幫老傢伙也是水缸裏塞了點腦子就頂在脖子上了,蘭科也懶得再去埋怨。

在馬爾斯凝重的注視下,蘭科背後伸展開了一對龐大的銀龍之翼,雙眼變成了水銀的樣子,語氣淡漠的說道:

“龍使中的敗類,應當受到裁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