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許,天下人皆不知這個勢力因何而建,但他又如何不知?

「吼……」

凌謝怒吼,殺機猛然洶湧,凌冽的氣勢席捲四海八荒:「你在求死!」

「吞石椅,可允准你多活到戰後,不吞,此時本尊殺你個神魂俱滅!」

林凡冰冷開口。

「就憑你嗎?」凌謝獰笑。

他的修為本就比林凡強,歸如哪一族后,又連續兩次提升修為境界,至少,此時的他,已經不弱於猊怒等絲毫。

「殺!」

林凡舉戟便殺了過去,一戟殺出,竟有星海狂涌而去,那星海將凌謝捆縛其中,林凡眼神冰冷,他手掌伸出,猛然攥緊,冷漠道:「星海成塵!」

這是他百日蛻變,在星海中,處於懵懂之際感悟出的殺招,此時第一次出現世間,就要殺絕一個巔峰戰力。 肖嶼森下意識的放開手,將手背在身後,像是做錯了事兒的小孩子。

「小師妹,咋們得快點兒。」空青看了眼奇怪的肖嶼森,怎麼這麼像自己做錯事兒後面對大師兄的表現。

「好。」葉清看了兩人一眼,都這樣了還不忘眉目傳情。

哧~

葉清感覺到傳訊器有動靜,拿出來發現是南星,就是不見藍靈。

「我也在這邊,你們自己注意,我和古師兄在一起。」

「行,你們注意。」

對於秘境葉清她們也不熟,能保持通暢就是最好的。

葉清稍微有些擔心藍靈,從進來到現在,都從未聯繫上她。

此時的藍靈,正和空間內的靈體大眼瞪小眼。

就在剛才藍靈遇見幾個人在鬥法,藍靈就搞不明白了,除了華宇宗,這裏面怎麼還有這麼多不認識的人。

藍靈躲在暗處觀看幾人打鬥,最後說不定還能來個漁翁得利。

不過藍靈沒想到,會這麼快就波及到自己身上,在靈力攻擊到面前時,藍靈第一反應就是立即躲開。

藍靈就地一滾,還沒站穩,忽然感覺腳下似乎沒了着力點,下墜感迅速而來。

藍靈調節自身靈力,緩衝下降速度。

不知過了多久,藍靈感覺到自己緩緩地停了下來,不上不下。

藍靈趕緊讓自己鎮定下來。

「不行得先冷靜冷靜。」

所以就有了先前的一幕。

藍靈也沒想到,進來后就看見了白蘇悠閑自在的溜達。

自從得到這個空間后,藍靈就知道裏面有東西,但沒想到會是白蘇,沒錯就是藍靈進入梧桐小築以來,從未見過的師傅。

「師傅!」藍靈認輸認命的跪下磕頭喊師傅。

「師傅?」看着眼前的小孩兒,怎麼長得這麼溫和,她是怎麼進入梧桐小築的。

還有他什麼時候收徒弟了。

藍靈點頭,從未想過會是以這樣的方式見到自己的師傅。

「何時拜的師?」

「回師傅,今年新弟子入門考核時拜的,本來是特意為雷雲寨葉萩寨主辦了個招收徒弟的測試,順便幫您也一起收了。」

藍靈首次聽到這個說法,同樣也是覺得華宇宗這次也太隨意了。

華宇宗的事情準備近華宇宗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些,但以前也從未聽說過有這麼一道測試。

「葉萩。」總門內有名的暴脾氣美人兒,卻也是護短的性子,這麼說吧華宇宗是祖傳的護短。

「你現在在何處?」

「宗門附近最近新發現了一個秘境,徒兒同其他人正在進行探索。」

「新秘境,陸玖也讓你們新入門的弟子參加?」前面進來的那麼多弟子是用來當祖宗供著的嗎!

「不是,這個秘境陸玖掌門他們說只能靈候以下的人才能進來。」

「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徒兒不知。」

「你先起來。」冰天雪地的也不知道冷的。

「謝師傅,師傅你能出去不,外面太黑,我一個人害怕。」好不容易見到能說話的白蘇,怎麼也要多看幾眼啊。

「可以。」

藍靈起身拍了拍膝蓋上的冰雪,跟着白蘇離開了空間。

看着眼前飄着著靈體,藍靈心想白蘇師傅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好看。

兩人出來后,藍靈想起來,自己還在半中腰掛着,本來進去是要想辦法的,怎麼光顧著師傅了。

「你這是卡在進秘境的通道內了。」白蘇看着周圍漆黑一片,微微還能感覺到虛空的內的荒涼氣息。

「不是,是我躲避攻擊不小心掉下來的。」

「師傅你先想想辦法,我回個信息。」

仔細感受周圍的靈力波動,白蘇確定了一件事,自己這個便宜徒弟,真的掉進虛空隧道內了,要出去,就得看什麼時候在來一次波動了。

要是自己肉體還在肯定有辦法出去,現在就安心等著吧。

葉清看着躺在自己面前,已經死透的浮兔。

浮兔是最低級的靈獸,攻擊力弱,長得可愛,因為是風系靈獸,所以跑的特別快。

好不容易抓到一隻,葉清看着還是有些不忍心下手。

看其他人,放血,剝皮,清洗,刷油,兔子被烤的外焦里嫩。

咽了咽口水,又看了要兔子,快速放血,剝皮,清洗弄完之後發現也不是很難嗎?

「給你。」

葉清看着自己面前外表焦黃酥脆的烤兔子,添了下嘴唇,「好香!」

「謝謝。」結果肖嶼森手中的兔子。

「你從未殺過生?」肖嶼森小心的觀察著葉清的神色。

「應該是殺過的,剛才動手的時候感覺還是挺熟悉的。」剛開始確實有些不忍心下手,真的動了那一刀后,發現也不是很困難。

看來她的記憶確實是有些變動。

肖嶼森看着葉清她體內也感覺不到其他靈體的存在,是她自身有什麼問題嗎?

葉清被感覺到空間內傳訊玉牌的波動,心裏默默祈禱是藍靈的。

「葉清,我現在這邊是黑夜,你自己照顧好自己。」葉清聽見藍靈的聲音,懸著的心也落了地。

「二姐姐,要吃嗎?我放了菌楪草的粉末。」葉青黛小臉兒還是有些白,雙手拿着剛剛烤好還滋滋冒油的兔子。

葉清看着她,仔細的看,也沒發現哪裏磕著碰著的痕迹啊!

「小師兄,你在幫她看看毒解沒有?」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葉卷柏將葉青黛攏到自己邊上,吃喝都放到手邊。

「她好著呢。」

「那我還真是抱歉了。」葉清看着他倆總能想到他們的爹娘,無可厚非的會想到身體的爹娘就是因為他們才不知所蹤的。

不說主要原因,次要原因肯定是跑不了的。

儘管沒什麼感情,但是暫時還是沒辦法做到特別親密。

一般親戚就好。

空青看着他們確定葉清和葉家的關係不好。

「大哥。」葉青黛輕輕的拉了一下葉卷柏的袖子。

「怎麼了?」

「給你吃。」

葉卷柏看着不知道該不該吃,畢竟這不是第一個給到自己手裏的。

「你趕緊吃。」算了誰讓這是自己妹妹呢,寵著。

突然一陣濃郁的香味溢散而來,伴隨着陣陣霞光。

「前方有異動,我們過去看看。」 然而,他左等右等,卻是發現,他就是等不來人。

一直到,李天凝心中納悶,自己群的群成員們是不是集體罷工的時候,這一些群成員們,卻是在群里發消息了。

只是。

這一些群成員們,剛在群里發消息,就令李天凝感到懵了。

因為這一些群成員們,不發消息還好,一發消息,竟然全部都是罵自己的。

而就在李天凝想着再黑王野一波,給自己找回面子的時候,這一些群友們,竟然直接在群里發起了瑟圖。

導致群沒了的同時,自己的號同樣被封了!

所以,李天凝的心情自然是極其不好。

李天凝有些沒好氣的坐到椅子上,他看了李宇航一眼,本能的就想要找一個撒氣對象,但是想了想,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惹不起李宇航。

李天凝瞬間就將自己這個想法放棄了。

旋即,李天凝又看向余少華。

算了。

李天凝突然嘆了口氣,這兩個都是自己招惹不起的主。

還是在這裏聽一下結果,王野那邊被打擊的怎麼樣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