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五千人大軍,瞬間被打蒙,被打爆!

被打到孤苦狼嚎!

無數人甚至根本沒有看到出手之人,就直接被轟殺。

恐怖的氣息,蔓延在整個隊伍之中,哪怕是元嬰期高手也不例外。

恐懼!

隨即,一些人直接逃了……

大潰敗! 一千人VS五千人大軍!

人數是五倍之多,實力也是如此幾乎。

就連元嬰期高手,都是三倍之多。

然而,在這個時候,卻是大潰敗,慘敗!

一千人的神靈衛,連同十位元嬰期高手,按照葉焱的吩咐,隱藏在大軍兩側位置,瞬間爆發,所有人起身大吼,一瞬間將氣勢完全展露出來。

不停歇的轟殺,根本不需要瞄準,對著人群狂轟亂炸即可。

滔天的怒吼,殺伐之氣,瞬間將整個戰場點燃,讓五千人的大軍駭然,一時間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敵人埋伏在左右襲殺他們。

恐懼蔓延,死亡在繼續。

短短數十個呼吸的瞬間,對於很多人而言,宛如地獄中走上一遭一般。

能活著,對於提一些人而言,完全是僥倖。

他們甚至親眼看到身邊的同伴被屠戮,瞬間慘死。

看到周圍原本成群人的,突然間被轟飛,被轟爆。

沒有任何的猶豫,沒有任何的懸念。

就是這般恐怖。

所以,無數人尖叫而逃。

越逃,死亡的越快,敗亡的也越早。

一千名神靈衛,早已蓄勢待發,甚至為了不讓中途出現真元力不足的情況,所有人口中都含有一顆回氣丹,一邊轟殺,一邊快速補充。

不間斷,讓他們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不給他們反抗的時間,不給他們反抗的機會。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哪怕偶然間有一些人想要反抗,但可能還沒有來得及組成陣型,就直接被轟爆了,轟散了。

再然後,驚恐而逃!

這也就給了神靈衛最大的機會。

這個時候,哪怕是葉焱也在動手轟殺,實力展露無疑。

藉助神靈衛的力量,他變得更加強大。

哪怕是元嬰期高手,也直接被轟爆。

三十位元嬰期高手,被神靈衛重點照顧,轟殺了十位以上,其他人一個個駭然不已,有人怒吼想要聯手抵抗,有人直接駭然而逃,和普通修真者沒什麼區別。

這些人,大部分並不是宇文氏族之人,而是徵調之人。

沒人想死,沒人願意真正為宇文氏族賣命。

自然是第一時間逃遁。

強大的動靜,哪怕是相隔數十里都能感覺的到,不過這是晚上,普通修真者根本不敢夜晚外出,周圍並無其他人察覺的到。

普通修真者即便是逃了,也無法傳遞消息出去。

傳訊器這種珍貴的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

即便是一些元嬰期高手,也不見得擁有。

郾城內,當宇文濤得到消息的時候,已然是足足半個小時后。

不是宇文氏族的高手不想傳訊。

而是他們被重點照料,根本沒有機會傳訊。

也就是在整個五千人的修真者大軍完全潰敗后,這位靈族元嬰期高手遠遁,這才將消息傳了回去。

剎那間,宇文濤這位出竅期高手怒不可遏,一巴掌將整個桌子都拍碎。

隨即,不顧大半夜的,再度飛身沖了出去。

一個小時后,宇文濤趕到出事點,速度超快。

然而,戰鬥早已結束,宇文濤看到的是遍地的屍體,比玄鐵石礦場上的還要觸目驚心。

很多屍體,完全殘缺不堪。

慘不忍睹!

而靈族大軍,再度消失不見了。

不多時,原本逃遁的靈族高手返回了一些,一個個臉色煞白。

「到底有多少人馬?有出竅期高手動手嗎?」宇文濤怒聲問道。

五千人的大軍啊,哪怕是他召集都耗費不小的代價。

結果,就這麼散了。

「一千人!」為首的那位靈族元嬰期巔峰高手開口低聲回稟道。

剎那間,宇文濤感覺自己的耳朵好像聽錯了。

「一萬人?」宇文濤開口。

「是一千人族長!」這人再度開口回稟道。

然而一瞬間,宇文濤怒了,甩手就是一巴掌下去。

「啪!」

極強響亮。

「你當本座白痴???」

這位宇文氏族的高手一張臉腫的不行,出竅期高手的一巴掌,很重很重,若非他本身就是元嬰期巔峰高手,這一巴掌足以重創。

但眼下,他紅臉,真的充滿了無奈。

直接跪地,這位元嬰期巔峰高手說不出的委屈。

「族長息怒,屬下看到了,確實只有一千人!」這人再度開口。

周圍,其他幾人也一個個跪了下去。

「族長,確實是一千人!」

頓時,宇文濤更怒了。

「一千人,殺的你們如此凄慘?」

一群人臉色煞白,他們自己現在回想一下也覺得不可思議,但確實就是如此。

他們不是那群人的對手。

一動手,就被殺懵了,殺的膽寒了。

失去了抵抗力,然後無數人的逃亡,讓他們徹底輸了。

看著一群人跪地,宇文濤好久之後才終於平息了自己的怒吼。

哪怕是到現在,他依舊覺得難以忍受。

太不可理解了。

自己的五千人大軍,就這麼完了。

這一敗,不單單是實力的損失,更是靈族給自己的一大耳光,太丟臉了,這會讓其他人怎麼想?

「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為首的是什麼人,怎麼會那麼強?」宇文濤畢竟不是普通人,很快便沉聲問道。

他倒要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接連一日的時間,讓宇文氏族吃了如此大虧。

「是!」當即,為首的這位元嬰期高手將先前發生的一幕幕道了出來。

現在仔細想想,確實是他們太亂了。

實際上,這群人也沒想象的那麼強大。

主要是,他們自己害的,完全亂了陣腳,這才敗的如此凄慘。

「為首的,應該是靈族的那位新晉護衛軍大統領,葉焱!」最後,這位道出了葉焱這個名字。

畢竟是靈族的一個大人物了也算,多少也知道一些。

不過宇文濤並不知道。

聽到這個名字,隱約間有些熟悉。

「什麼人?很厲害?」宇文濤問道。

復婚老公請走開 「據說是練兵很厲害,深的靈鴻的重視,這才委以重任,本身只有金丹期修為!」這人再度回答。

宇文濤眉頭微皺。

「好熟悉的名字!」

然而任憑如何想,也無法將葉焱和靈族的什麼人牽扯上關係,更忘記了自己什麼時候好像聽過這個名字。

但眼下,他記住了。

「不惜一切代價,找到他們,殺光他們!」宇文濤沉聲,不管這葉焱是什麼人,現在他都要殺!!! 宇文氏族,發瘋了。

靈族的偷襲,讓他們震驚,憤怒!

同樣的,當消息傳開后,整個靈鷲國都不淡定了。

五千人的修真者大軍,何等的強大,竟然被一千名靈族神靈衛擊潰,屠戮。

逃出的千人而已,剩下的四千餘人,全部被屠戮,哪怕是元嬰期高手,都被斬殺近二十位。

恐怖戰績,讓人恐懼!

讓不少逃遁者心中留下了陰霾。

那種被屠戮的感覺,每次回想起來,依舊覺得害怕。

自然而然,消息傳開了,靈鷲國震驚。

下到普通居民,上到靈鷲國王室,都關注到了這件事。

「這靈族怎麼突然間變得那麼厲害了?」很多人震驚,不解,畢竟這二十年間,靈族沒落了很多很多。

但同樣的,有人感慨。

「果然是底蘊深厚,以前的靈族那可是非常強大的!」

「這種大氏族,水太深了,太強大了!」

這一戰,果真讓人重新將靈族納入各自的視線中。

誰也想不到靈族竟然如此之強。

血洗玄鐵石礦脈,屠戮五千人的修真者大軍,這一件件的,太駭人了。

靈族的實力,也瞬間展露。

靈鷲國王宮,一座金殿中,靈鷲國國主坐在主位上,中年男子模樣,很是沉穩,但此刻看著傳過來的情報,依舊讓他眉頭微皺。

「好一個靈族!」靈鷲國國主淡淡自語了一聲。

聽不出其他的意思。

一旁,兩名侍者站在一邊,都是靈鷲國國主的心腹。

「國主,要不要出手警告一下靈族?」一人恭聲開口。

宇文氏族,畢竟是國主的左膀右臂,如此對宇文氏族動手,也是打國主的臉。

然而靈鷲國國主卻是微微搖頭。

「無需,讓他們繼續好了,本王倒是要看看,他們能廝殺到什麼程度,而且這個靈族的護衛隊,突然間好像變強了不少。」靈鷲國國主淡淡說道,有些疑惑。

以前,絕對沒有這麼強,否則真有著這麼幾千名強大的靈族護衛隊,他這位國主也不會安心。

「奴才這就派人去查!」一人聽出了靈鷲國國主的意思,躬身說道。

靈鷲國國主微微點頭,隨即猶豫了一下。

「去,傳本王口諭,靈族前線將士軍功卓越,特令嘉獎,重賞!」

兩盤之人再度疑惑,但隨即再度躬身應了一聲。

國主的心思,不是他們能夠猜的清楚的。

月城,靈族大本營。

大長老得知戰果后,重重鬆了一口氣,;連帶著戰場上的靈鴻這位族長,此刻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而且,看國主的意思,並沒有插手的意思。

相反的,竟然還直接傳下了獎賞的話語來。

這讓靈族突然間看到了一些希望。

對於接下來的行動,更為期待了。

既然國主默認,那就做的更大,讓所有人都知道靈族的強大。

「讓他放心大膽的去作吧,其他事情,本座為他擔著!」靈鴻傳訊大長老,徹底放開了手腳。

很快,一座戰場承載著一千餘人,直接出現在郾城以西,相距原本作戰廝殺之地數千里之遙。

葉焱穩坐船艙,周圍密密麻麻的擠滿了人。

一千人,全部擠在上面。

也好在這座戰場足夠大,而是承載力也不錯,否則真的承受不住這種情形。

此刻,整個宇文氏族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之前之地。

五千人的大潰敗,太慘了。

然而,誰也想不到,靈族這支大軍依舊在繼續著他們的行動。

趁著夜色的掩護,戰床專門選擇偏僻之地而行,繞道數千里,出現在宇文氏族另外一座大城外。

「葉統領,這裡雖然沒有出竅期高手守護,但此地的守衛力量絕對不弱的!」一位靈族元嬰後期高手看向葉焱,沉聲說道。

經過之前一戰,他們對於葉焱的態度改觀了不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