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人這一輩子可能會聞過很多臭味,但是我相信現在我和麗麗聞過的臭味,簡直難以用任何語言去形容,當我聞到那股子臭味的時候,我難受的真他孃的後悔從孃胎裏生出來,感覺自己瞬間就要昏迷而死。

還好有麗麗在,他一條尾巴迅速的纏住了我,帶來離開了老陳和胖子的輻射區域,離着遠遠的看着他們兩個。

只見胖子和老陳那鼓鼓囊囊的餓鬼肚子開始漸漸的癟了下去,他們的樣子也漸漸的恢復成了人形,只是看起來身體極爲虛弱,幾乎處於虛脫的狀態,不過可以一眼看出,他們已經開始慢慢的恢復成人了。

“孃的,這荷花原來是清楚他們體內屍毒的,果然是寶貝,居然能讓餓鬼還原成人,只是現在全部都用了,真是有些可惜!”我嘆息道。

麗麗指着老陳說道:“咱們是不是給他們用的藥下猛了,你看老陳,他腸子都被拉出一截兒了!” “你不知道,發生那件事情就在我隔壁的寢室,聽到動靜過去的時候看到的那個場景啊……”

我們現在所在的小食街,隸屬於一所女子師範學校的範圍,所以來這裏的大多是女學生。說實話我並不喜歡這些女大學生,一個個看葉凌的眼神讓我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葉凌當然不是被幾個女學生吸引,而是因爲她們的對話。

光明正大偷聽之後,我們知道,最近學校裏許多女孩子做惡夢,還會夢遊,在完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做出很多稀奇古怪的行爲。

更奇怪的一點是她們做的這個噩夢都是一樣的內容,而做完這個噩夢的人都會生一場怪病。

“你是沒有看到,身上起了一個個的紅疙瘩,至少稍微碰一下那些疙瘩就會流出紅色的膿水,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說道這裏的時候,大概是想到那個噁心人的畫面,說話的少女狠狠的搓了幾下手臂,應該是起了雞皮疙瘩的。

結果對面坐着的那個也是個好事的,一點都沒有感覺到怎麼,是更加急促的問道:“那些人後來怎麼了?聽說學校把她們都處理了。”

處理?

聽到這個,葉凌擰起了眉毛,現在已經養成了一種習慣,他想事情的時候喜歡摸我的頭,略帶涼意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撫摸着,一般這個時候我大腦是想不得其他的東西,只能發出滿意的咕嚕聲,就好像現在這樣。

那邊的學生繼續危言聳聽,還有另外的一桌加入了討論,在聽到她們這麼說的時候,一個女生湊過去,很唐突的將手臂露給那個起了話頭,據說看過那種慘狀的女生,用急促的聲音說:“你看到的疙瘩是不是這種。”

我們離的距離很近,就看到那個女孩的胳膊上真的起了一層細細密密的小水泡,是紅色的,大概是因爲衣服的摩擦,已經有一部分破裂開,一種腥臭的味道從破損的地方流出來。

好難聞?

葉凌用衣袖幫我擋住那種味道,結果這個女孩做出這樣的舉動引起了大混亂,

所有的女生在看到這個情況之後都發出了尖銳的吼叫聲,之後開始四散的逃竄,那樣子和遇到鬼差不多。

人類就是這樣? 將臣 遇到點事情就一點秩序都不懂,至少有兩三個女孩不慎摔倒遭到踩踏,看着慌亂的腳步落在她們身上,我這個看的都感覺到疼。

葉凌是這個混亂畫面中唯一淡定的,他優雅的起身,將我從桌子上捧起來,一點不嫌棄我渾身的油膩將我放在懷裏,確定兔子不會感覺到任何的不舒服之後才起身。

他還沒有忘記付錢。

鑽石總裁 走到路上的時候就知道葉凌要幹什麼,他覺得學校發生的事情可能和葉婉婉的怨氣碎片有關,想要過去調查。

小吃街距離女子大學只有幾百米的距離,只要跟着那些混亂逃竄的學生我們很輕易的混了進去。

這裏是女子大學,也就是說到處都是女人,進到裏面就和外面混亂的場景不同,也大概是到了晚自習時間,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走動。

這種時候我們這麼唐突的身份走在這裏不合適吧?就算我並沒怎麼在人類世界行走,這點常識還是有的,結果事情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是有人來詢問,是一個看起來也有些歲數,渾身上下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女人,她攔住了我們。

不對,應該說是很刻意的攔住了葉凌:“你是新來的老師?爲什麼我之前沒有見過你?”

她還真給葉凌找了一個合適的新身份,葉凌竟然點點頭說:“是的,今天剛到學校,就想着熟悉一下學校的環境。”

這完全胡扯的話竟然沒有引起一點懷疑,這真是一個看臉的社會。

那個人原來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她熱絡的要帶着葉凌參觀學校,說是參觀學校,我是看出這個老女人是抱着很強的目的性接近葉凌的。

要是兔子現在還有法術,一定讓她知道厲害。

因爲這個女人,我不安的在葉凌的懷裏扭動着,感受到我的情緒?葉凌委婉的拒絕了教導主任的好意。

就沒見這樣死不要臉的女人,就算葉凌明顯的表示拒絕之後,她依舊是跟着我們走了好幾百米,不過這段距離她還是起了那麼一丁點的作用,我們知道了就在離這裏不遠的三號樓有一個做過噩夢痊癒,不過還在隔離期的女生。

閃婚甜妻超暖萌 這個教導主任能幫我們見到那個女生,葉凌施展了一個小法術,她就完全不懷疑的將我們帶到了那個女生住的宿舍。

因爲做過噩夢,別的人都不願意和她住在一起,所以她是一個人單獨住了一間宿舍的。

葉凌讓教導主任介紹了我們。

那個女孩看起來很不正常,周身都被一股黑氣,狀態非常不好,在看到人出現之後至少一分多鐘眼神纔有聚焦。

葉凌全程都是今擰着眉毛的,他將我從懷裏掏出來,之後又從懷裏掏出一粒散發着清香的藥丸塞進女孩的嘴裏,在吞下藥丸之後,至少女生能夠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意思。

“你還記得那個噩夢的內容嗎?”葉凌的聲音也帶着一種催眠的能力,女孩被引導回答問題,她在聽到噩夢這個詞之後本來穩定的情緒又有了很大的波動和迷茫。

她看着葉凌說:“我做了一個噩夢,對,那個夢好可怕好可怕,我從來沒有做過這麼可怕的夢。”

“是什麼?”也虧得葉凌的性子好,這個時候還是在循序漸誘,他想要知道更多的細節。

“我夢到了什麼?對,我明明做了一個噩夢,可是我究竟夢到了什麼呢?是什麼?是什麼?爲什麼我想不起來了?那明明是一個很可怕的夢啊,啊啊啊……”女孩的情緒在一瞬間崩潰。

葉凌嘆了一口氣,他用手撫上女孩的額頭,一段黑色的記憶被從女孩的腦海中抽離出來,葉凌是在做好事,這樣這個女孩就不會記得那個噩夢,很快就會變得和之前一樣無憂無慮。 胖子和老陳就那樣跟農村鄉下的兩個豬娃一般不停的在糞堆裏打膩,看的人直想作嘔。

他們不停的嘔吐和排泄,足足折騰了好長時間才停了下來,不停的在原地抽搐着。一股股惡臭在空氣中不停的瀰漫着,彷彿天地間除了這滾滾的惡臭,再也沒有任何的氣味了。

“咱們要趕緊把他們救出來,不然估計一會兒都要被薰死!”麗麗說罷,用尾巴伸了過去,從糞灘子裏把老陳和胖子纏住揪了出來。

我不得不感嘆麗麗的勇氣,這股子穢物簡直讓人難以接受,但是她卻絲毫不嫌棄,那潔白的尾巴被胖子和老陳身上的髒東西都給染成了一片片的墨綠色。

“這兩臭鬼這次真的要好好的洗一洗了,十塊香皂也不夠!”我感嘆道。

沒辦法,現在的情形是,麗麗必須把老陳和胖子高高的舉起,像兩個旗幟一般的在空中晃動,我們當務之急是趕緊奔赴須彌山,也顧不上這麼多的細節,胖子和老陳身上的陣陣惡臭簡直可以頂風臭八百里,我真的有點擔心會引起其他妖精的注意。

我和麗麗搞定了九尾貓妖,救出了老陳和胖子,繼續向那片頂着雲彩的山峯趕去,這一次,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我們一口氣走了很長的時間,並沒有遇見任何妖精阻攔我們。眼看那頂着雲彩的須彌山越來越近,我和麗麗心中也不免興奮了起來,腳下的步子也越來越快。

我們走着走着,突然聽見前面的山澗裏傳來了嘩嘩的水流的聲音,我心頭一喜,心說前面一定是有水,可以好好的洗洗這兩個臭鬼,讓麗麗把他們兩個好好的涮上一涮。

我們繞過一個山溝,來到了那個山谷的旁邊,果真發現了一條不大的瀑布像是一條銀白色的帶子從須彌山上垂了下來。

“麗麗,這裏有水,我的天啊,趕緊洗洗這倆傢伙吧!”我說道。

麗麗這一路上也是被嗆的受不了,直接把尾巴伸了過去,將胖子和老陳懸掛在瀑布的正中央,嘩嘩的衝了起來。

他們兩個一接觸水,馬上臭味就小多了,一陣清風吹來,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心說,孃的,終於可以做深呼吸了。

麗麗一直將這兩個人在瀑布中反反覆覆的沖洗了幾十次才拽了出來,胖子和老陳嘴裏也灌進去了不少水,一出來以後就拼命的咳嗽,但是終於一切都沒事了,他們也最終變成了人的模樣,只是渾身*,十分的不雅。

胖子虛弱的睜開眼皮說道:“老馬,我…..我還活着嗎?”他現在整個人都瘦了好幾圈,身材也比以前勻稱了許多,這一次可以說是減肥成功了。

“活着!死胖子,這次算是個教訓,你一定要記住了,看你以後還嘴饞不?”我無奈的搖搖頭。

老陳的情況不怎麼樂觀,不停的抽搐,本來他就虛弱不堪,再加上這一次折騰,現在的老陳也就是隻有一口氣而已。

我伸出手掐住老陳的脈搏摸了摸,十分的微弱,而且我發現他呼吸越來越慢,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眼看情況緊急,我趕緊將自己體內的真元往老陳的身體裏輸,但是真氣進入老陳體內後,老陳立刻面露青紫色,儼然一副中毒的模樣。

“平哥,你不能這麼搞,你的真元是妖的,不是人的,要救老陳還必須胖叔叔來!”麗麗提醒道。

這個時候胖子已經坐了起來,雖然他現在也渾身無力,但是情況看起來沒有什麼大礙,於是我抱起老陳坐好,連忙催促道:“死胖子,你快點,給老陳輸真氣,不然這孫子可能就掛掉了!”

胖子也知道此時馬虎不得,立刻催動真氣準備救老陳,然而正當胖子運氣的時候,一大口鮮血從他嘴裏吐了出來。

“老馬,不行,我現在虛弱已極,如果強行催動真元,只能讓筋脈逆轉!”胖子捂住胸口無奈的說道。

“媽的,那你最起碼要給老陳進行一下人工呼吸啊!你看他現在連喘氣都困難了!”我說道。

胖子看了看老陳,皺起了眉,老陳那副皮包骨頭的模樣,看的人確實是發愁,胖子最後沒辦法捏住鼻子,跟老陳嘴對嘴吹了進去。

我在一旁看的好笑,心說,沒想到胖子的初吻最終竟然是給了老陳。

老陳一口氣被胖子吹了進去,漸漸的緩過了勁,呼吸也開始慢慢的恢復了,不過他此時跟活死人沒有什麼區別,如果再找不到食物和能休息調養的地方,他的小命估計長不了。像他現在的狀況,即使我們能從須彌山出去,一陣涼風吹來,也會馬上的凍成冰棍。

就在我們一籌莫展的時候,山澗下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陣的怒吼哀嚎聲,那聲音像是狼發出來的,讓我心頭一緊:“孃的,這裏居然還有狼!”

我悄悄爬在山石之上往下看,只見瀑布下面的水流彙集成了一條小河,潺潺的流向遠處,而在小河的兩旁,正躺着十幾張狼在不停的抽搐,像是中了毒一般,一隻體型巨大的頭狼正在仰天怒吼。

我回頭向麗麗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然後指着下面那羣狼說道:“媳婦兒,你看,這些狼怎麼了?”

麗麗看了一會兒說道:“這些狼中了屍毒了,那些屍毒想必是剛纔我沖洗老陳和胖叔叔的時候流下去的,我的天,沒想到這餓鬼的屍毒竟然這麼厲害!”

“可是老陳和胖子剛纔嘴裏也沾有這樣的屍毒,怎麼不見他們有事呢?”我疑惑的說。

“他倆啊,我估計經過這次教訓之後倒是得了一個本事,那就是百毒不侵了!”麗麗抿着嘴笑道。

胖子抱起老陳蹲在後面,因爲他們兩個都沒有衣服,因此在麗麗面前顯的十分拘束。麗麗也看出了他們兩個的窘迫,伸出尾巴扯斷了一顆大樹的樹枝扔給了他倆,胖子立刻用撕下來葉子編製成了一個簡陋的短裙,給自己和老陳穿上。

“死胖子,你可真夠牛逼的,你身上的屎已經把山澗下面的十幾只狼給毒死了!”我衝胖子笑着說道。

然而,我的話音剛落,就聽見嗷的一聲怒吼,那隻頭狼竟然已經調到了山澗之上,站立在瀑布的旁邊,距離我和麗麗也就是十幾米遠的距離。

這隻狼的個頭很大,但是我和麗麗卻一點也沒有把它放在眼裏,不說他根本就看不見我們,就算他能看見我們,我感覺憑藉我自己的力量也能搞定它。

然而,麗麗卻沒有像我這樣的輕敵,她認真的盯着這隻狼,並且變回了原型,看樣子是想跟這隻狼一決雌雄。

“麗麗,不過是一隻破狼而已,不用爲了它費力氣,咱們繞過它繼續趕路!”我皺着眉提醒道。

麗麗側過臉說道:“平哥,你說的倒是十分簡單,你看看咱們現在哪裏能走的了!”

我一聽這話下意識的看了下週圍,這不看不要緊,只見周圍的山坡上,還有樹林裏,到處都是一雙雙綠幽幽的眼睛,看個數足足有上千頭狼。

“媽的,難道他們能看見我們嗎?”我驚駭道。

胖子抱起老陳蹲在後面,因爲他們兩個都沒有衣服,因此在麗麗面前顯的十分拘束。麗麗也看出了他們兩個的窘迫,伸出尾巴扯斷了一顆大樹的樹枝扔給了他倆,胖子立刻用撕下來葉子編製成了一個簡陋的短裙,給自己和老陳穿上。

“死胖子,你可真夠牛逼的,你身上的屎已經把山澗下面的十幾只狼給毒死了!”我衝胖子笑着說道。

然而,我的話音剛落,就聽見嗷的一聲怒吼,那隻頭狼竟然已經調到了山澗之上,站立在瀑布的旁邊,距離我和麗麗也就是十幾米遠的距離。

這隻狼的個頭很大,但是我和麗麗卻一點也沒有把它放在眼裏,不說他根本就看不見我們,就算他能看見我們,我感覺憑藉我自己的力量也能搞定它。

然而,麗麗卻沒有像我這樣的輕敵,她認真的盯着這隻狼,並且變回了原型,看樣子是想跟這隻狼一決雌雄。

“麗麗,不過是一隻破狼而已,不用爲了它費力氣,咱們繞過它繼續趕路!”我皺着眉提醒道。

麗麗側過臉說道:“平哥,你說的倒是十分簡單,你看看咱們現在哪裏能走的了!”

我一聽這話下意識的看了下週圍,這不看不要緊,只見周圍的山坡上,還有樹林裏,到處都是一雙雙綠幽幽的眼睛,看個數足足有上千頭狼。

“媽的,難道他們能看見我們嗎?”我驚駭道。

麗麗側過臉說道:“平哥,你說的倒是十分簡單,你看看咱們現在哪裏能走的了!”

我一聽這話下意識的看了下週圍,這不看不要緊,只見周圍的山坡上,還有樹林裏,到處都是一雙雙綠幽幽的眼睛,看個數足足有上千頭狼。

“媽的,難道他們能看見我們嗎?” 前妻太難追 我驚駭道。 從女孩這裏出來,葉凌順便消除了教導主任的記憶,他現在坐在學校一處小花園處,看樣子是在想什麼。

要是我能幻化人形的話就能好好問問他是怎麼回事,幫着他出出主意,可是現在我就是一隻兔子。

“怎麼辦呢?要是不知道這些學生做的是什麼夢的話就沒辦法判斷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和怨氣有關,但是這個噩夢似乎只會選女生當成控制對象。”不是和我說話,葉凌就是在自言自語。

反正我又幫不上忙就在旁邊溜達。

左佑是坐在石制的長凳上的,我閒着沒事就從左邊跳到右邊,從右邊跳到左邊,真難想象我竟然能做出,會對這麼幼稚的遊戲樂不知疲。

幾個來回之後,葉凌突然把我抓到手裏,他是直接將整個兔子翻轉過來,用一種相當認真嚴肅的表情研究了兔子身上某一個羞羞的部位。

你研究就研究唄,反正大家都那麼熟了,再說我也說不了話,只能勉強的蹬蹬幾下腿表示抗議,結果人家根本沒管。

最氣惱的是,葉凌還用一種很驚奇的聲音和我說:“可可,我之前怎麼沒有發現,你是一隻女兔子啊。”

女兔子什麼鬼,是母的,母的,不是母的幹嘛會纏着他這個公的呢?兔子真的被惹惱了,各種不高興的從葉凌手裏跳下去,之後蹲在凳子下面的草叢裏生悶氣。

“可可,你怎麼了?我之前沒注意,你別生氣,等這件事情解決,我請你吃胡蘿蔔大餐好不好?我親自給你做。”

我是那種會爲一點蠅頭小利就隨隨便便會被哄好的嗎?

結果沒用什麼烹調,葉凌只是變戲法一樣掏出一根胡蘿蔔的時候我就大方的原諒了他。

畢竟我們已經是這麼親密的關係,哪裏會真生氣,而且他已經知道我的性別,以後絕對不會弄錯的。

現在我乖乖的躺在葉凌的懷裏讓他給我例行順毛。

一邊順他還一邊和我打着商量說:“可可,你幫我去看看那個夢是什麼好不好?”

嗯?擡起眼睛看着葉凌,我沒大聽明白這話想要表達的意思。

葉凌肯定也看出我沒聽懂,他耐心的做了詳細說明:“既然那個東西只對女的感興趣,那可可你應該也有可能被盯上吧?”

“我只要用一個法術在我們之間建立一個聯繫,就能看到你的夢境中發生的事情,這樣不就和我做夢是一樣的。”

什麼意思?讓兔子當誘餌?是因爲相信我,信不過別人吧?

我忙不迭的點頭,能幫到葉凌我可是很高興的。

其實我要做的很簡單,只要混進女生宿舍就好了,現在我和葉凌蹲在那裏挑選對象。

“那個怎麼樣?”葉凌很隨便的將一個胖乎乎的女生指給我看,當時就被我嫌棄了,一看就是很能吃,東西都讓她吃了那我跟着她豈不是要餓肚子,相當痛快的被我拒絕了。

葉凌就是這麼任由着我的性子來,大概選了五六個,我終於選了一個其中看起來挺像小玲的女生。

抱着我葉凌走向了女生,女生完全沒有想到葉凌這麼個大帥哥會突然在路邊攔住自己,當下就露出一臉花癡的樣子,葉凌還沒說話他就搶先說:“帥哥你有什麼事情?是遇到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當時我就覺得對自己選錯了人,實在是太那啥了,好在只要去跟着她進到女生宿舍裏做個夢,不然的話一定不幹。

葉凌笑着說:“我因爲一些個人的原因不能很好的照顧我的兔子,看同學是個熱心人的樣子,我想能不能幫着照顧下我的寵物一下?你留下個手機,等我這邊安置好了就把它接過來。”

“可以,沒問題,帥哥你竟然養兔子,一看就是一個很溫柔的人,那個這個是我的手機,你隨時都可以給我打電話,要是不放心的話我們可以約定過多長時間我就發一下兔子的視頻給你。”這個女生的舉動讓我很是不滿,不過已經不能後悔了,葉凌將我塞給了女生。

女生的身上有一股讓我非常不適的香水味道,兔子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

不過大概因爲葉凌的關係,女生捧着我耳朵動作倒沒有任何的不舒服。

我被帶到了女生宿舍裏面,結果呼啦啦的圍上來一羣女生。

“好可愛的兔子,小美你是從哪裏弄來的。”

叫小美的女人也是個愛炫耀的,她當下拿出和葉凌還有我一起照的照片說:“我告訴你們說,今天走桃花運了,走在路上一個超級大帥哥突然站出來問我,要不要物品幫他養幾天兔子,說自己有事情不能照顧自己的寵物,就問我能不能幫忙,我當然樂意了,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和帥哥認識的好機會……”

這個女人說起話來都不帶停頓的,添油加醋的將和葉凌相遇的過程和其他的舍友說了,都是一羣情竇初開的小丫頭,在聽到這個的時候表示出很明顯的羨慕。

其中一個酸溜溜的說:“你可別給人家養死了,我們宿舍什麼都沒有,還有你知道兔子吃什麼嗎?”

結果還真把女生問住了,不過這個問題並不難找到答案,求助電腦就好了。

說實話我一直對於那個叫電腦的東西很好奇,左佑也有一個,她給我科普的時候是這麼告訴我的,想要知道什麼都可以在這裏面找到。

不過當我問了個問題之後他就閉嘴了,我問他:“那這個能增強我的法術嗎?”

那個小盒子沒有這個功能,不過別的話還好,比如說找找要怎麼照顧好一隻兔子。

在她們忙乎着做兔子窩,同城買兔子糧的時候我在四處溜達,人類的女孩還是很好俘獲的,現在我已經成爲了正八經的舍寵,宿舍寵物。

好在現在已經是晚上,玩鬧了一會兒之後這羣鬧騰的女生終於要睡覺了,等宿舍的燈滅了之後,我決定很認真的睡覺,畢竟這是葉凌第一次請我幫忙,而我要幫的這個忙就是睡覺。

強迫自己很快睡着之後我做了一個夢。 把胖子和老陳安置好後,我開始專心對付這幾個臭狼,妖化後的我並沒有把它們放在眼裏,無奈數量上它們佔了絕對的優勢,沒交手幾次,我已經已經吃了虧,胳膊上大腿上全是被它們咬破的傷口。

眼看這幫傢伙玩人海戰術,我也顧不上許多,直接掄起手中的長劍砍向了狼羣,一片惡狼被我劈成了兩半,腸子肚子還有血液流的到處都是。我轉眼去看了下麗麗,只見她和那頭狼撕咬的正激烈,我大聲叫了一句:“麗麗,別跟它纏鬥浪費時間,趕緊用匕首結果了它!”

其實我擔心的並不是這如同潮水般的狼羣,我怕的是這幫傢伙給我們引來亂七八糟類似於九尾貓妖之類難對付的東西。

惡狼的數量越來越多,我有種捅了馬蜂窩一樣的感覺,我萬萬想不到的是,這看似廣袤的山林間居然隱藏瞭如此之多的狼,然而我們一路上卻絲毫沒有察覺,更令我感到駭然的是,那些被我砍成兩半的狼居然重新站立起來,彷彿有很強的自愈能力,我的長劍根本就砍不死它們。

“麗麗,你還沒有搞定它嗎?快用匕首啊,一擊斃命!”我一邊應付向我撲過來的狼羣,一邊大聲喊道。

“平哥,沒用的,我都紮了它快幾十下了,那匕首根本就不能使它斃命!”麗麗說道,那頭狼開始和麗麗纏鬥的時候明顯屬於劣勢,但是戰鬥越進行似乎它變得越來越強大,幾乎和麗麗打個平手。

我漸漸的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根據我們這一路上的觀察,越靠近須彌山的妖精實力越強,這些狼羣能夠在這裏生存下去,一定有它們自己獨到的生存法則,從麗麗的幻術失靈,到它們的速度和力量越來越強大,這裏面一定有問題。

“麗麗,此處不宜久留,我們現在應該趕緊逃跑,我用胖子的短劍召喚出惡鬼來纏住它們!”我說道,隨即我掏出胖子的短劍來。

“死胖子,你他孃的剛纔唸的什麼鬼東西!”我擡頭衝胖子大聲叫道。

胖子抱着老陳一臉驚愕的說道:“你個廢物,你就用正一的催鬼咒就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