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什麼叫做德性?”

蘇紫陌眯眼問道。

她和齊兒有對他做過什麼嗎?

“陌兒,這是我師公九天玄尊。”

沐雲軒上前一步柔情的解釋道!

蘇紫陌:“……”

蘇紫陌別開眼,一臉誰稀罕你的解釋了。

沐雲軒一看,心裏一沉,窒息般的痛,陌兒還是不肯原諒他。

念飛鸞一看,悄悄的退了出去。

“都出去,我累了,要休息!”

蘇紫陌開始下逐客令。

她大爺的,今天在那這桃木蠱突然發作,只怕那酒樓裏的人早就聞風而散了,現在查起來,又要花費一些時日了。

“不行,老夫救你是有條件的,你必須給老夫一株你的迷迭之翼。”

九天玄尊可沒有忘記他是這裏的目的。

“你要迷迭之翼幹什麼?又不能種,又不能當藥的。”

蘇紫陌一臉疑惑,迷迭之翼離開她的身子,就跟普通的花沒有什麼區別。

“這個不用你管,你只要把迷迭之翼給老夫便可。”

九天玄尊一臉執着,大有你不給我就不走的趨勢。

“孃親,你就給師公爺爺吧!櫟兒已經答應過師公爺爺了,這隻師公爺爺救你的條件。”

蘇紫陌一臉委屈的看着蘇櫟。

“寶貝,以後這種事情一定要跟孃親商量一下,寶貴的東西不一定都要拿來送人,用來救人才是最實在的。”

“你這小丫頭,你當時只剩下一口氣了,怎麼跟你商量,放心吧!老夫要你的迷迭之翼沒有其它的用途,老夫帶走一株,日後有緣的話還能救你一命,你這小丫頭可別不知好歹。”

九天玄尊一臉玩味的笑看蘇紫陌。

蘇紫陌一聽,似乎是她賺了,一株迷迭之翼換一條命,值,簡直是太值了。

“這樣算來,給你兩株,你不就可以救我兩次了嗎?”

蘇紫陌一臉期待的看着九天玄尊。

九天玄尊本就不大的眼眸突然一愣。

“你這樣頭到是不做虧本的買賣,再說,你難道想死兩次嗎!啊?”

“不,不!”

蘇紫陌快速的搖了搖頭,她捨不得死,她要是死了,她的三個小寶貝可怎麼辦? “生命只有一次,你父親逆天之舉,天下只此他一人。”

九天玄尊突然一臉凝重的說道。

蘇紫陌一聽,默默的釋放迷迭之翼。

對於她來說,少了一根迷迭之翼,可以在長出來。

命要是沒了,可長不出來。

“給你!”

蘇紫陌把迷迭之翼遞給九天玄尊。

只見九天玄尊接過去以後。

他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個白色的玉淨瓶,把迷迭之翼插入裏邊,又放了回去。

九天玄尊看向沐雲軒。

突然一臉嚴肅的問道:“軒兒,如果師公跟你對決,你有幾分把握能贏過師公?”

沐雲軒搖了搖頭。

“師公,軒兒沒有把握勝師公。”

沐雲軒說的是實話,他剛纔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師公的氣息。

“既然打不過,那你就要努力了,將來所要對付的人,比師公還要厲害,庚樂羽比你們想象中的要難以對付。”

一聽,蘇紫陌震驚不已!

雲軒已經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了,居然打不過眼前的老頭。

漢末昂魏 這老頭實力到底有多強悍!

“師公,不是說玄魂階巔峯已經是最高境界了嗎?”

沐雲軒一聽,也是一臉的不解。

“軒兒,修爲是無止境的,沒有最高,達到玄魂階巔峯以後,人的身體會進入一個凝神狀態,只要衝破這層阻礙,又可以得到更高的修爲。”

真是令人震撼!

難怪剛纔他連師公爹爹衣角都沒有碰到。

對了,師公要陌兒的迷迭之翼,在加上師公剛纔的那番話,難道師公可以解了陌兒身上的死詛嗎?

“師公,可否借一步說話。”

“不用了,軒兒,師公知道你想問什麼?有些東西,只能靠你們自己。”

九天玄尊低頭看着蘇紫陌。

“丫頭,只有你和軒兒齊心合力,你們說擔心的事情纔不會發生,你們之間的命數發生了改變,也就是說,你和軒兒之間的感情會發生改變,這源於你們對對方的不信任,如果你們不相信對方,一但感情被離間,那麼你們二人所擔心的事情都會發生。”

九天玄尊說完,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

“最近師公會在三清山住一段時間,聽說你師傅找到了他的兒子了,師公要過去看看。”

“師公可到雲城小住幾日在走,軒兒盼師公出山,已經盼了很久了。”

沐雲軒誠心邀請道。

九天玄尊溫和一笑,一臉欣慰的看着沐雲軒。

“滿天沒有看錯人,你的修煉天賦極高,你要不斷的突破自己。”

話音未落,九天玄尊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蘇齊一看,眨了眨大眼。

太震撼了!

這到底是什麼境界,能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

就連蘇櫟都忍不住驚訝!

蘇紫陌直接從牀榻上起來。

“這老頭什麼境界了,他這是成神還是成仙了?”

蘇紫陌小小的心甘狠狠的被震撼了一把!

“孃親,以齊兒看,師公可能成了和孃親說的能上九重天的神仙了。”

蘇齊語氣酸溜溜的,他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這種境界啊?

“現在知道修煉的重要性了吧!以後別偷懶。” 蘇紫陌嚴厲的看着兒子。

這沒對比就沒有傷害,這一對比,真是沒誰了。

蘇齊,蘇櫟,沐雲軒一聽,瞬間笑着看向蘇紫陌。

特別是沐雲軒,忍俊不禁。

“笑什麼笑?難道我說錯了嗎?”

某女沒有一點自覺性。

“孃親,我們幾人當中,好像只有你是最不喜歡修煉的。”

蘇齊話一出,蘇紫陌頓時覺得臉似火燒。

她這個老孃似乎就沒有做好榜樣!可她的寶貝們都很自覺,像她這樣的孃親,天底下也是屈指可數的,可是像她家兩個寶貝這樣的,是天下難尋的。

蘇紫陌眯了眯眼眸,脣角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齊兒,幾最近好像一階都沒有晉升,你哥哥的乾坤印已經修煉到五階了。”

蘇齊臉上的笑容瞬間凝住了。

這說她呢,怎麼又扯到他身上來了。

皓月國和他同齡的孩子隨便拉出一個來看看,有誰的修爲是超過他蘇齊的。

蘇齊想歸想,他一臉灰溜溜的,最近他都忙着煉丹去了,修煉的事情早就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紅城的丹藥鋪生意特別火爆,他銀子賺到數銀子都數到手發酸了,對於愛吃,又愛錢,又愛玩的他來說,修煉的事情頂多有小手指頭那麼大。

“孃親,爹爹,齊兒還有事,先走了。”

蘇齊說完,腳底抹油,瞬間消失得不見蹤影了。

“溜得這麼快!一定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了。”

蘇紫陌眯着鳳目。

“櫟兒,齊兒最近都在幹什麼?”

“煉丹,有的時候在煉丹房一呆就是幾個時辰。”

其實,蘇櫟也覺得奇怪,以前齊兒可不這樣的。

沐雲軒幾不笑的扯了扯嘴脣。

聽說紅城開了一家名爲紫雲閣色丹藥行,生意非常的不錯。

紫雲閣,不就是他和陌兒名字中間的字嗎?

“沐雲軒,看你一臉奸笑,說,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嗯哼!”

沐雲軒快速的嗯了一聲,有些受寵若驚,陌兒居然主動和他說話了。

“陌兒,齊兒勤於煉丹是好事!”

“切,我只自個兒子我還不知道什麼德性嗎?”

德性,沐雲軒脣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孃親,你多睡一會,櫟兒去看一下慕容叔叔回來了沒有。”

“去吧!孃親睡一覺,你順道去看看朱巖把魚捉回來了沒有,孃親休息一會起來以後就去煮魚,今晚說好要陪你慕容叔叔吃飯的,順道談一談合作的是事情。”

“孃親,櫟兒知道了。”

蘇櫟擡眸看了沐雲軒一眼,孃親不理爹爹,爹爹也只能暫時難過一段時間了。

蘇櫟一走,沐雲軒便一臉醋意的坐到牀榻邊。

她居然要親手給慕容邵峯做魚吃,這讓他不想嫉妒都難。

“你怎麼還在這裏,回你的雲城去?”

沐雲軒蹙眉,似是有些不悅。

“我不回去。”

沐雲軒一臉堅決。

“見過臉皮厚的,沒見過你這麼厚的?”

一聽,沐雲軒俊顏火熱的蹭了過去,肆無忌憚的看着她絕美的容顏。

被沐雲軒火熱的目光盯着,她絕美的容顏上浮現出幾分紅潤。 “沐雲軒,你離老孃遠一點。”

蘇紫陌伸手去推沐雲軒,軟綿綿的手伸向沐雲軒,卻更想欲擒故縱。

沐雲軒順勢躺在她的身邊。

炙熱有暖昧的氣息瞬間包裹着她。

“沐雲軒!”

蘇紫陌低吼!這丫的又來迷惑她。

“陌兒,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他的聲音低沉又好聽,就像帶着一股魔力。

讓蘇紫陌差點忍不住點頭答應了。

還好她還沒有完全被迷惑到。

“你走開,做出那樣的事情還想我能原諒你!”

蘇紫陌聲音裏是濃濃的諷刺。

“陌兒,你真的認爲我會碰那個女人嗎?”

沐雲軒知道,她心裏很明白,他沒有砰過那個女。

“沐雲軒,你問錯人了吧?”

蘇紫陌咬牙切齒的,死不承認,看你還有什麼辦法?老孃看出來又怎麼樣。

這會你沐雲軒只有當槍使的份。

“你還真覺得自己豔福不淺嗎?想左擁右抱嗎?做你的春秋大夢去。”

蘇紫陌忍不住在他肚子上打了兩拳。

可能是因爲力氣太小,對於沐雲軒來說,就像撓癢癢一樣。

“鳳尾花千千萬,只取一朵放在手心裏,陌兒,在過幾個月以後,你一定會喜歡雲城的,我會親手爲你種下你喜歡的鳳尾花。”

說完,沐雲軒溫柔的在她白皙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蘇紫陌瞬間愣住,心裏滿滿的全是感動,是否要說原諒他呢?

不管對方什麼目的,不就是爲了想把她和雲軒分開嗎?

既然知道她們的目的,又何必自己爲難自己呢?

“陌兒,你剛纔也聽到師公說的話了吧!去明月谷的時候,岳父也和我說過同樣的話,我們的命數被人改變了,他說只有庚樂羽有那個能力,這場命數就是我們之間的感情,所以我們要彼此相信對方,纔不會讓對方得逞。”

說完,沐雲軒黑沉的雙眸掠過她不斷變化着的小臉。

“可在怎麼說,看到你和別的女人躺在一張牀榻,我心裏一想起來就不是滋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