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今天晚上,趙武大肆屠殺牲畜犒勞三軍,但那些騎營的將領們不太好過,他們一開始沖入戰場把士氣高漲的雪軍打的落荒而逃實實在在的大功一件,隨後連連追殺雪軍到五裡外又滅殺雪軍萬餘。在這之後,他們不顧趙武軍令繼續帶兵衝殺又斬敵數千。

夜軍騎兵的功勞非常之大,可是後來雪軍的反攻給夜軍帶來數千死傷,還挫了士兵的士氣,結果趙武念他們都有功直接判他們一個功過相抵,讓他們徒勞無功,還不敢質疑趙武的處罰。

反觀箭營和青羿參戰將軍一個個都得到一定的玉石封賞喜笑顏開,軍威跟著提升上來。本來騎營才是三軍中的地位最高的一營,現在因為那些騎營將領失利,他們的地位自然有所降低。好在趙武犒賞三軍時沒忘記普通騎營士兵的功勞,所以騎營普通軍士的封賞和其他營參戰軍士都一樣。

至此雪軍的主力全被殲滅,許天易帶著那些殘部回去只能等著受罰,趙武不需要擔心那許天易還會帶兵殺回來。

另外,趙武還正式決定三軍休整三日,三日里對黃岩城裡所有城民招兵,願意加入軍隊的都可以前來應徵。值得一提的是趙武總算完全弄清楚為什麼夜國皇室要對雪國動兵。

慶功宴上,夜國參軍明確告訴趙武及一幹將領,夜國要參與時代的角逐。不知道皇室的決定是對是錯,不過根據夜國參軍帶來的消息,趙武知道夜國同周圍幾國已經聯繫在一起。

沒想到幾國之間還有同出一脈的秘辛,趙武在漸漸了解更深層次的情況后,已然明白夜國即將攻打雪軍不僅是為了報仇雪恨,把雪國抵禦在外。如果打下雪國,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知道能在戰爭的路上有多遠,總之,趙武已經有參與天下角逐的想法。

在全軍歡慶勝利的時候,趙武同一幹將軍們卻因為夜國參軍帶來的信息,一個個變得慎重起來。攻打下雪國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他們還無法真正高興起來。

拋開那些將軍們的事不提,慶功時,林玄仲見到明不悔。 一痣傾心 明不悔身上有傷,好在傷勢並不重。提到戰場上奮勇殺敵的情形,明不悔同大牛兄弟一樣高興,他們顯然已經把在戰場上奮勇殺敵當成是一種樂事。三人的那種喜悅之情,林玄仲無法感受,反而心裡一直在擔心那些被押解回來的俘虜的安危。

根據大牛打聽來的消息,那些被押解回來的雪軍全都被關在城內的一處地方。無法想象需要多大的地方才能關住兩萬俘虜,林玄仲更不知道那些俘虜有什麼吃的,更重要的是還不知道趙武元帥打算怎麼處理那些俘虜。

雪軍淪為俘虜已經極其悲慘,再被折磨那就更讓人無法直視,但林玄仲知道明不悔他們從未考慮過俘虜一事,他們只關注勝戰的結果。

談到他們的將軍因為貪功冒進受到處罰時,明不悔有些遺憾,他們主將沒有受到獎賞,下面的士卒自然跟著遭罪,林玄仲知道之前騎營又與雪軍打起來,可沒想到情況如此嚴重。

在那麼短的時間裡,騎兵竟然傷亡幾千數,雪軍瘋狂的反擊令人不可思議。關於戰敗,明不悔倒並不後悔只是覺得有些可惜。說到最後,明不悔明確說明只想多拿一些戰功,然後慢慢成為像那些將軍一樣厲害的志向。

要成為七階武修需要一定的資質,林玄仲不知道明不悔能不能實現那種想法,不過不管怎樣,林玄仲贊成明不悔追求功名利祿的決定。

與明不悔的情況不同,林玄仲知道青羿只想好好當個千夫長,不打算軍中有多大作為,更不想死在戰爭之中,而自己是不想再當士兵,不想再看到那些人慘死的畫面。三人的想法有著依次變化的不同,林玄仲知道只要能走好各自的路就好。

另外,大牛兄弟其實和明不悔一樣都想多立些軍功,然後儘力獲得一定的軍銜。軍隊對普通士兵同樣有軍銜劃分,等級越高,拿到的軍餉越多。其中的細節,林玄仲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在其他人暢快地描述各自在戰場上的英勇表現時,一個個說的手舞足蹈,吐沫亂飛,彷彿比喝酒吃肉還要快活。

他們說的那些情節,林玄仲並不感興趣,可是在他們中間又生不出抵觸的情緒,所以多少聽了一些。

慶功會從傍晚一直進行到深夜才結束,回到屋裡,大牛兄弟勞累一天倒頭就睡,林玄仲還像昨晚那樣,沒有一時半會根本睡不著。

明天還要列兵,沒有睡意的林玄仲擔心自己會起不來,不過武修即便一夜不睡也沒什麼。

翻身坐起,林玄仲緩緩運轉體內的真氣,仔細感受一下體內的情況。如預期般一切正常,過去這麼長時間,身體情況沒有任何變化,林玄仲不能確定是好是壞。

經過這麼多天的磨礪,林玄仲在面對身體問題時總算能平靜一點。沒多久,不再關注身體問題,林玄仲轉而考慮起眼下的處境來。

兩國的爭鬥短時間內不會結束,作戰期間只能留在軍營之中,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是不是天下所有的地方都讓武修如此無奈,如果有機會,林玄仲想到各個地方走走。可惜整個北域都要混亂起來,哪裡還會有適合林玄仲待的地方。

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林玄仲不太清楚更無法左右,唯一的能做的就是不斷變強,可惜這並不是林玄仲擅長的地方,一天不解決身體問題,林玄仲便要多忍受一下當下的折磨。

一夜過去,第二天一早,只要昨日沒受傷的夜軍都前去參加操練。訓練難度比往日都輕些,為了照顧那些有輕傷的士兵,那些將軍們按照趙武的吩咐只是演練排兵布陣,同時指導士兵們正確的作戰方法。

整整三天都在參與操練,三天後,林玄仲學到很多在戰場上或是行軍途中可以增大存活幾率的知識,算是一種收穫,不過很多方法都需要實踐才能驗證實用性。其中有關緊急救助培訓部分內容,林玄仲是認真聽了並且記下,因為那些處理傷勢的方法學會之後很可能用到。 第261章

三天後,夜軍正式出發,二十萬大軍分成前、中、后三軍直逼雪國東部城關西嵐城。西嵐城是雪國東部一座邊防重城,其存在意義與黃岩城極其類似。因為地利關係,西嵐城比黃岩城還要富裕的多,離城關沒有多遠的地方就有城民居住。

另外,還是因為地勢的關係,西嵐城如同雪國的大門一樣,一旦西嵐關被攻破整個雪國都將暴露在外,西嵐城對於整個雪國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此次趙武率領二十萬大軍前去攻打西嵐城只帶了三個月糧草,而且沒帶任何大型攻城器械,如果三個月內打不下西嵐城,糧草會成為一個很大問題。當然有三個月時間,夜國皇室會徵集到更多的糧草送來。

要是能打下來西嵐城,夜軍可以在西嵐城內得到足夠的糧草軍械補給,然後一路打到西風城。一直打到雪國皇室投降,兩國之間的戰鬥自然結束。

與許多士兵一起同行的林玄仲與被押解的時候有些類似,沒有自由,但對未來的情況所知更少一些,至於安全那是自然,二十萬大軍即便碰到幾十個數量過百的凶獸群都不用害怕。

話說回來,林玄仲的適應能力還算不錯,有大牛兄弟在,林玄仲與其他士兵相處的都很好,還算能融入一個隊伍之中。

他們的什長脾氣不錯,在軍隊裡面除了個人自由沒外,其他一切情況都算不錯。通過不斷的關注其他人對話,林玄仲漸漸知道很多信息。

只要拿下西嵐城,他們夜國就能打贏雪國,雪國和夜國一樣國土面積都不大,兩國的實力一開始是勢均力敵,但因為夜國不僅東部在打,西部同樣在打仗。軍力分散之後,其實夜國皇室投在東部的兵力只有雪國總軍力的一半。

此次雪軍來攻打夜軍,十五萬大軍僅僅逃回西嵐城的只有五萬數,雪國現有的兵力最多三十萬,與趙武所率大軍只有十萬的差距,但因為雪軍並不是都集中在雪國東部邊境,所以等夜軍抵達西嵐城時,城內的雪軍人數只會比夜軍少更多。

對於夜軍來說,自然守在西嵐城的雪軍越少越好,這樣一來,他們只要儘快拿下西嵐城就算是在立下大功。以夜軍現在的行軍速度,三天時間就能抵達西嵐城外。

三天時間不多不少,每天除了行軍沒有別的事做,在軍隊里十分無聊,幸好在休息的時候大夥可以聚在一起聊天,說些各自的見聞以及武技方面的事情,總算可以打發一些時間。

對於武修來說走路是最輕鬆的事,要不是拿著的兵器太重,眾人可以一天到晚不停的趕路。

「清風,你怎麼不說話?」走在林玄仲旁邊,大牛很奇怪為什麼林玄仲一直都很沉默,因為隊伍里有不少人都在小聲說話,而且他們要去攻打雪國師出有名,一個個都很有幹勁,唯獨林玄仲一個人死氣沉沉的與軍隊里的活躍氛圍很不相配,大牛便想問問林玄仲在想什麼。

自從那天林玄仲在危難時救下兄弟兩人,大牛便對林玄仲本身十分好奇,很想讓林玄仲當面展示一下那神氣的身法,但可惜的是林玄仲一直都沒答應。

「沒什麼,我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幾天的相處,林玄仲與大牛兄弟之間的關係更自然一些,沒有那種有陌生人之間交流會有的彆扭感覺,所以說話非常自然。

「清風,你要是有什麼心事可以和我說說,我雖然是一個粗人,但對人之常情多少還了解一些。」大牛說話非常直接,言語中更多的是一種豪氣,給人一種很爽快的感覺。

儘管林玄仲本身不願意多說話,此刻還是很直接地回道:「沒有機會練武。」也許不是真正令林玄仲煩心的問題,但這個問題林玄仲經常會考慮到,特別是加入軍隊后。

在經歷很多的無奈之後,現在林玄仲已經想通許多事情,有些事能做儘力做,不管能不能成功,總是要嘗試一下。

「清風,這個問題你不用急,等軍隊駐紮之後還沒和雪國打起來前,我們都有練功的機會,不管是集體操練還是私下自己練。」

「軍隊里還可以私下練功?」自從加入軍隊后,一直都是集體操練,林玄仲還真沒看過有哪個士兵私下練功,所以對大牛的說法很在意。

「當然可以,以前我們還在邊軍營地的時候,弟兄們經常會在一起私下切磋。」提到那段邊軍生活,大牛顯得很高興,臉上滿是笑容,但很快笑容又漸漸消失!

軍隊才從邊軍營地那邊經過不久,經過雪軍的摧殘后那裡的殘破景象無不給人一種荒涼的感覺。短短半個月時間不到,幾萬兄弟死在營地附近,回想起來,大牛有些感傷,不過片刻后大牛的臉色又變得嚴肅起來,一想到他們此行的目的,大牛便把那悲傷的情緒轉化成一種仇恨心理。

大牛的神色變化極其明顯,林玄仲能從中猜到些什麼,但並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對方,況且林玄仲還不知道怎麼衡量戰爭的對錯,因為雪軍同樣有大量的士兵死亡。

那天的攻打雪軍營地的情景還記得清清楚楚,那些俘虜恐懼的神情還歷歷在目,細細回想起來並沒有好壞之分,只不過雙方之間有強弱之別罷了。

不知道兩國之間的戰爭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又要到什麼時候自己才能離開山海關,林玄仲覺得自始至終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是時勢太亂,還是自己的命途太顛簸,總之,林玄仲眼中沒有安穩二字。

情緒一陣變化之後,回過神來的林玄仲還是想知道大牛剛才說的私下切磋是什麼意思。

「你是說平常不訓練的時候,士兵可以私下比武嗎?」

「正是,我和大虎經常私下較量,軍隊裡面不管這個,只要打出的傷勢不需要醫治費用,士兵相互之間可以隨意切磋。」

「那萬一在切磋的時候打出傷勢怎麼辦?」

「那也沒什麼,每個月軍隊都會給我們發軍餉,如果需要醫治,那費用由我們自己出即可。不過一般除了生死決鬥,只是簡單切磋打出來的一點傷勢,對於我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軍隊裡面怎麼還會有生死決鬥?」突然聽到一個令人注意的新詞,林玄仲很好奇大牛說的是什麼意思。

「人和人之間的相處總不會都是那樣融洽,有時候僅僅因為一句話兩個初次見面的人就會產生很大矛盾,甚至成為生死仇敵,最終矛盾激化到外人都無法調解的那種程度,那麼兩人要是繼續生活在一起肯定要分個你死我活,決鬥是一種解決矛盾的極端方式,但在軍隊里還是比較常見。」

「我們軍隊裡面人數眾多,不可能每個人的脾氣都不抵觸,要是兩個脾氣相衝的人遇到一起,那遲早會發生矛盾。」大牛的一段話還算詳細,聽起來還有點拖拉,不過其表達的意思卻更加明顯。

林玄仲能明白大牛說的那種意思,世間有好人和壞人,但在好人與壞人之間還有更多性格不同的人,每個人的性格都不一樣。只是令林玄仲驚訝的是軍隊里竟然還有生死決鬥,不明白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矛盾,連小矛盾都沒看過的林玄仲對於這種情況暫時還真無法了解。不管怎樣,林玄仲已經從大牛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等兩天後抵達西嵐城外的駐地后,要是不直接與敵軍開戰,林玄仲打算在空閑的時間練練劍術。軍隊里每個士兵都配備著短兵器,林玄仲選的是一把劍,有了相應的兵器自然可以去練劍術。至於身法方面可以多琢磨一些理論知識,沒有理想的練功場所暫時不需要實際去練。

「現在明大哥和青羿都不在,以後我和大虎還需要清風你來指點,希望清風你千萬不要太吝嗇,」一想到林玄仲問自己這些問題的原因,大牛便有想接受林玄仲指導的想法。那天的情景再次浮現在腦海中,現在看來不僅明不悔實力高,青羿的箭術好,境界最低的林玄仲同樣有著一技之長。

在大牛看來只要有三人的一種能力,他和大虎就能在戰場上活下來。戰爭的殘酷大牛已經見識過多次,能在戰場上活下來真不容易。任誰不想提升自己在戰場上的生存能力,可惜真正在武技上,林玄仲覺得自己只比大牛他們強個一星半點,而且沒有任何教人的經驗又如何能教好大牛兄弟兩人。

「我可以教你們一些簡單的步法,」仔細想想,林玄仲能拿出手的只有身法。

「步法?」大牛像是不明白的嘀咕一聲,隨即又笑著應承道:「那好。」

在大牛看來林玄仲要教他們兄弟的總不會是什麼普通的東西,所以趕快笑著答應。

「你們在聊什麼?」這時大虎與他人閑聊回來,見其兄長和林玄仲聊的很愉快,所以很好奇地過來問問兩人在聊什麼。 第262章

「沒聊什麼,」一看是大虎過來,大牛搖搖頭問道:「你還記得那次清風救我們的事嗎?」

「當然記得,」提到那天差點死在雪軍手下的事,大虎記憶猶新,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又看向大牛問道:「怎麼回事,難道清風願意教我們用那種方法了嗎?」想到這種可能,一下子大虎便來了興趣,一臉期待地看向林玄仲。

對於大虎激動的表現,林玄仲無奈地搖搖頭又點點頭把大虎弄的十分疑惑。接著,林玄仲便為大虎解釋起來。

與此同時,青羿那裡同樣十分熱鬧,許多人把青羿圍在中間,不停地向青羿請教箭術上的問題,青羿則知無不言毫不吝嗇地把自己關於箭術的經驗細細講解給眾人聽。那些人里有百夫長還有普通士兵,當然飛羽一直都在青羿旁邊。

由於青羿雖是一名千夫長,但一點架子都沒有,所以青羿的部下都願意親近青羿,連箭營里其他千夫長近幾日都對青羿的態度都大有改善,原先他們對青羿被破格提升為千夫長的確有些不服氣,但在漸漸了解青羿那種為人處事低調至極,又沒有任何爭名奪利的心思后,一個個千夫長們同樣願意接近青羿。

青羿在箭營裡面的人氣是越來越高,特別是那些新來的千夫長們,在聽說他們箭營有個神箭手后,經常有人主動找青羿攀談,討論箭術方面的問題。

箭術不屬於武技,不需要實力做為支撐,單純的一種技能而已。箭術上的造詣取決於一個人的自身感悟與個人實力無關。青羿雖然只是一個普通武修,但在箭術上的造詣確比一般的千夫長要高。

與青羿討論箭術,那些千夫長們都能收穫自己的感觸,他們願意同青羿結識。當然青羿能與他們交流同樣有好處,擴展見聞不說,還接觸到一些原本在箭術上不知道的事。

原來他們箭營有一種殺器,千斤金麟羽,一種強弓和勁羽組合而成的武器,具有射殺高階武修的作用。

古往今來,所有的戰爭都限制九階武修干預,因為九階武修個人實力太強,在戰場上殺傷力太大,一個人足以改變一場十萬人戰爭的局面,但是通常各國間戰爭到後期,各個軍隊裡面都會出現八階武修這樣的大將或統帥。

一個八階武修即便不能改變一場戰爭的形勢,但改變戰場上一處區域的形勢完全沒有問題,而且八階武修越多對戰局的影響就越大,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情況,前人通過精心研究研製出一種弓箭,可以無視高階武修的勁氣防禦,一擊重傷甚至是殺死高階武修。

金麟弓的材質非常罕見,一般要六階武修才能開弓,經過改造,後人還把金麟弓改成金麟弩,金麟弩比弓大些,通常需要幾名普通武修合力才能使用,不過不論是哪種使用方法,弓和弩的使用要求都很簡單,只需達到那種力量即可。

根據與其他人的交流,青羿知道他們軍隊裡帶著幾把金麟弓,等將來會在關鍵的時候使用。早在書上看過關於那種弓箭的介紹,青羿還真想親眼見識一下那種金麟弓的威力。

據說在金麟弓面前高階武修會像普通武修那樣脆弱,有這樣的利器在,不知道有沒有八階武修真正敢參與戰爭,總之像趙武這樣的統帥,絕大多數情況下都不會參與戰鬥。

話說回來,其實從古至今一直有人在研發克制高階武修的兵器,所以現在許多高階武修都默認了那些兵器的存在,他們能修鍊到武境八階極其不易,自然不會輕易上戰場,所以一般在戰場上遇到八階武修的可能性不大,當然有七階武修的存在那就是家常便飯。

拋開這些事情不提,其實在戰場上真正起作用的還是普通士兵和統帥,其他因素一般不需要考慮。

夜軍趕了一天的路,到現在是人困馬乏,在那些將軍禁止士兵私下談論后,所有人都選擇休息。荒郊野外,一點動靜都沒有,似乎大軍的氣息隔著十幾里路都能震懾那些夜間捕食的凶獸。

令林玄仲驚訝的是根據大牛的說法,在軍隊的十里開外,甚至是二十里開外到處都有著軍中的哨探,一有什麼動靜他們會即刻把消息傳回來,所以完全不用擔心被雪國的軍隊或是凶獸突然襲擊。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軍隊再次出發,三百里路,還有兩天行程。

時間過得很快,兩天後,夜國大軍順利在西嵐城外駐紮。營地離西嵐城只不過三十里之距,大軍壓境,西嵐城內人心惶惶,城關到處都是雪國守軍。

早在夜軍行軍之前,許天易便帶著殘部退回到西嵐城裡,因為沒有帶著多少糧草,雪軍退到西嵐城期間有很多軍士逃離軍隊,不想再參加戰爭。

等雪軍逃到西嵐城裡軍隊還剩下的軍士人數只有四萬數,雪國原本十五萬大軍,如今當真是將零兵落。回到西嵐城后,青元大國的參軍立刻上書要求雪國皇室對許天易治罪,另外還要求雪國皇室即刻派兵增援西嵐城。

黃岩關的兩次大敗讓青元大國的參軍對許天易完全失去信任,任憑他許天易再怎麼請罪,此人依舊不打算擾饒過許天易。

許天易一個八階武修堂堂雪軍主帥在青元大國參軍面前低聲下氣,但並沒有獲得卷土重生的機會。大軍撤到西嵐城后,青元參軍立刻要求許天易卸下元帥一職,然後認命西嵐城的城主為守軍主將,暫代三軍統帥一職,負責接下來嚴守西嵐關一事。

青元參軍代雪國皇室罷免許天易一事,讓許天易在軍中顏面盡失,本來風風光光的雪軍統帥許天易直接落個身敗名裂的下場。

許天易與青元參軍的實力相近,但無奈對方的身份太高,許天易即便有心想駁回對方的指令,不得不考慮那樣做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後果。他許天易即便是雪國皇室宗親,還不敢在青元參軍面前自侍身份甚高。

許天易統帥一職卸任之後,在雪國皇室沒有新認命的統帥過來之前,按照青元參軍的指示,所有軍中事物一律由西嵐城的城主張元亦負責。

做為一城之主,張元亦在西嵐城自然有著極高的身份,暫代雪軍統帥一職算是理所當然。但青元參軍把張元亦推出來想要緩解一下城中形勢卻並沒有起到好的效果,許天易連吃兩場敗仗,雪軍被趙武打的落花流水的事早就在城內傳開,趙武的威名如同騰騰升起的朝陽越來越高。

在得知夜軍正在向西嵐城進軍的消息后,無論是城關守軍還是城內的那些普通城民人人自危。至於起先洪四海大敗趙旭一事,城內則少有人提,因為夜軍有著最後的勝利。

幸好兩日間已有部分雪軍抵達西嵐城支援,要不然人心惶惶之下,夜國大軍還沒趕來,西嵐城便要不攻自破。

今日午後,城外的探子不斷把有關夜軍的動向告知張元亦,張元亦和青元參軍一直在城內商量事情。不管夜軍什麼時候會來攻城,他們都必須先知曉夜軍現在的情況。

營地多大?多少人馬?裝備如何?有多少員大將?一切信息都只能依靠探子的肉眼觀察。若想知道具體信息,除非是夜軍之中還有高級將領是他們的間隙,但可惜現在並沒有,而且他們還無法通過特殊渠道買來具體消息。

與之相近,其實夜軍現在同樣不方便查探西嵐城的情況,沒有入城的途徑,他們對於西嵐城內的兵力同樣一無所知。在這種情況下直接攻城很可能會給夜軍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所以自從在營地駐紮后,軍中一幹將領們一直在負責查探敵情方面的事宜。

從商討查探消息的計策到執行相應計劃,一切都在緩慢的進行。此刻在夜軍中軍大帳之中,趙武同三營里的大將及皇室參軍在商討攻城事宜。

有人說打進去再說,有人說先摸清楚雪軍的底細再打,還有人說派使節去勸降。 星際大頭條 一幹將軍們分成三個派系各持己見,趙武和那對坐的參軍一直在關注眾位將軍發表各自看法。

「雪軍連吃兩次敗仗,狼狽逃回西嵐城退守城關,他們肯定不會主動出城迎戰,依我之見還是我們去打最好。」

「雪軍是守,我們是攻。做為攻方,原本在地勢上我們就有不利的方面,何況還不知道城中敵軍兵力如何。貿然進攻,可能會造成人員傷亡,折損我軍士氣。」

「不如派人前去說降,或許還能藉此打聽清楚城中的一些情況。」三方各有各有的道理,已經與眾人商談很長時間的趙武此刻已完全明白。

若不是因為對敵軍的底細不清楚,許多將軍所顧慮的問題其實都不用考慮。當然當下的首要大事還是查清西嵐城內的敵軍情況,既然三方都不滿各自的說法,那此事只能由趙武自己做主。 第263章

趙武此刻並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但心裡更偏向於那種勸降的提議,畢竟能不打最好。

「報,」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個士兵的聲音,眾人齊齊向門口望去。本來垂下來的門被一直在門前守衛的士兵打開。

「稟元帥,探子有消息稟報。」

「讓他進來,」趙武點了點頭。

「是,」說話的士兵躬身退出營賬。

緊跟著,一個士兵邁著大步進來,「參見元帥、參軍大人和各位將軍。」從穿著和實力看,此人還是一名千夫長。

「有什麼消息快說,」早就讓人打探雪軍的情況,眾人都知道探子要說的消息與雪軍有關,所以趙旭直接讓那探子稟報。

「先前抓住一名敵軍的哨探,我們嚴刑拷問出一些消息,屬下特來稟明。」那名士兵小心的解釋一句,隨即又繼續說道:「西嵐城內駐軍十萬,暫由西嵐城城主代雪軍三軍統帥一職負責守住城關。」

帳篷門口的千夫長在一幹將軍面前連說話都不敢大聲。

「還有別的消息沒有?」趙旭跟著追問一句。

「沒有!」

「那個雪國的探子呢?」

「還在營中關押著。」兩人一人一句,很快眾人都已得知那名千夫長要來彙報的情況。

見屬下已經沒有要彙報的信息,趙旭轉而看向趙武詢問趙武的意思。

「你們要繼續派人抓捕雪軍的密探,從他們口中打探消息,速速退下吧!」眼下從對方的探子口中打探消息是夜軍獲得信息一種途徑,但敵軍密探的消息並不一定都是真實的,所以需要多抓些人來分開拷問,這樣把消息集中在一起后。一來夜軍獲得的消息增多,二來他們還可以從諸多消息中獲取真實的信息。

當然趙武不會把時間拖得太長,再過不久,不管能探查多少消息,趙武都會根據剛才眾位將軍的討論確定何時動兵,是戰是勸降都會有個定斷。當然不管怎樣,夜軍都要做好攻城的準備。

夜軍營中兵多將廣完全有分頭準備的能力,所以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接著,那些將軍們得到趙武的各方面指示,一個個紛紛應是,然後各自退出大帳前去負責他們各個營中的事情。

一轉眼大帳之中只剩下趙武與那參軍兩人。見趙武像是要單獨考慮一些事情,夜國參軍對趙武客套幾句后同樣告辭離去,獨留趙武一人在大帳之中。

眼下夜軍形勢明了,不管採取哪種對敵方針,趙武都會有相應的對策。現在夜軍士氣正銳,在趙武看來,只要不錯過時機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