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介紹:全身超過85%都包裹在機械裝甲中的機械喪屍怪物,擁有超強的力量和多樣化的機械攻擊能力,不容易擊殺!

「原來這裡除了哥布林族,還有機械喪屍族,這可是一重大消息啊!」

江流感嘆道。

而在機械喪屍龍蛇獸的對面,則是三個身穿統一黑色制服的人,戴著面具,看不清楚正臉。

但憑藉他多年的識人經驗,這為首的一人,必定是一名女子。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江流感覺到了他們身上的實力。

「比馮曉文兄弟海還強……」

這是江流得出的唯一結論,僅僅一句話,就能夠知道這三人的實力如何了。

為首的女子看著機械喪屍龍蛇獸,輕聲說道:「我們的確沒有任何的仇怨,但是,你卻是我們老闆的補品,你的實力很強,應該可以給老闆補充不小的能量了。」

說完,她還挑了挑自己那秀氣的眉毛,看起來信心十足。

「吼!」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魚死網破吧!」

機械喪屍龍蛇獸仰天發出一聲怒吼,雙腿打樁站立好,便是和對面的三人攤牌了。

但是女子似乎並沒有什麼感覺,反而是盤腿坐了下來,一隻手撐著自己的側臉,笑著道:「哈哈哈,話是這樣說沒錯,但這一次,是魚會死,但網不會破,懂嗎?」

說完,她一揮手,身後的兩名黑衣人,便是直接摸出了兩把大刀,一人一把。

看來這兩個黑衣人的世界,應該都是與刀有關了。

「冰刀咒!」

其中一個黑衣人甲將刀一橫,瞬間,整個刀身之上,便是布滿了一層冰晶,看起來如同一把冰刀一般。

隨後,甲哥一揮手,刀身橫向切割,一個大大「咒」字從三個方向聚集而來,正好將機械龍蛇獸給鎖定在了中間位置。

而同一時刻,黑衣人乙也是直接沖了出去。

和甲哥的刀不同,乙弟的刀刀身偏窄,整體的刀身卻是更加的細長,但並不是劍。

他將刀拖在地上跑動,長刀竟是和軟軟的沙礫摩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喲呵,看起來不錯嘛!」

江流看著兩人的出招,配合雖然有點卡頓,但是總體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看招,刀火!」

乙弟奔跑的速度更加快速,摩擦的小火花突然蹦出了幾粒小火石,然後他身體一躍而起,握刀的手腕一個反轉,像是接落地的網球一般,將刀蹦出的小火石給打了出去。

「轟轟轟!」

一股強烈的火花烈焰瞬間從原地噴射而出,直逼機械喪屍龍蛇獸而去。

「吼啊!」

機械喪屍龍蛇獸並不是軟柿子,而其本身更是擁有巔峰怪士的戰力,力量和機械並存,這使得它能夠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實力。

果不其然,僅僅一聲怒吼,便是如同發出了一道技能一般,竟是硬生生的將火花烈焰給直接衝擊的潰散。

而甲哥的冰刀咒卻是遲遲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看起來很雞肋啊!

然而,機械喪屍龍蛇獸卻是沒有停下,胸前的兩個機械蓋子打開,裡面竟是裝滿了大大小小的炮彈。

「我擦嘞,機械暴龍獸?」

「炮火覆蓋!」

「砰!砰!砰!」

「禿嚕嚕~~~」

「咻嗖~咻嗖~咻嗖~」

幾十枚大小不一的炮彈,直奔為首的黑衣女子而去,頗有擒賊擒王的意思。 在人行山右邊的山路上,正有三人朝著山上走去,然而這人形山上,居然還有這怎麼多自然形成的樹木,這倒是讓羅刀幾人很是吃驚,這山看上去就如同雕刻而成的人形一樣,但是他卻沒有聽說過,有人會怎麼大手筆,把整座雄偉的山,變成人形的樣子,這的確讓羅刀沒有聽說過。

「哼。」

而就在羅刀幾人走了一段距離以後,他們突然感覺到了,從上方也就是上方山頂上,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居然傳遞到了,他們的身上,險些讓在山頂上行走的兩人,差點一陣踉蹌跌倒在地。

「這是什麼力量?」閆七煌開口道:「怎麼會有怎麼,無可匹敵的力量,即便是我自己都差一點中招了。」

的確剛才那股力量,傳遞的太突然了,讓閆七煌都差一點中招,要知道他可是劫變中期的高手,但是他在剛才那股,力量傳遞下來的一瞬間,居然差點讓他中招,可想而知剛才那股力量,不是一般的強大,這是一股至高無上的力量,讓他們無法抗衡的力量,他們在面對那股力量,就如同螻蟻在面對上天一樣,無法匹敵,這是一股什麼力量啊。

「嗯,七煌城主,你也感受到了。」羅刀看向了上空山頂道:「剛才那股力量,出現的太突然了,我也是差一點沒有抗住,顯然要上這座山不容易,而剛才沙耶呂試圖飛上山,顯然也是被那股力量阻擋了,才讓他從天空掉落下來。」

的確剛才沙耶呂試圖飛上山,他就感受到了,從上方傳遞下來的神秘力量,這股力量甚至比之前的還要龐大,一瞬間讓沙耶呂飛行失去了作用,這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居然能夠讓修真者喪失飛行的能力,而這股力量讓他們感覺到了浩大,的確太浩大了,即便是羅刀也不敢輕易對抗這股力量,就連劫變中期的閆七煌,在這股力量面前也是自愧不如。

而這個時候,葒瑩卻是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她的額頭都在冒著冷汗,之所以羅刀可以扛下來,完全是因為她的肉身,遠超那些修真者可以比擬,但是葒瑩的肉身就不同了,她的肉身雖然比修真者強,但是在面對這股力量之下,她還是感覺到了非常吃力,而此時他正在強忍著對抗那股力量。

羅刀開口道:「我們繼續走吧!」

說完三人就準備繼續往前走,然而當葒瑩剛準備走的同時,身體突然一晃,整個人踉蹌的,就準備朝著下方摔去,羅刀心神一震,急忙伸手就把葒瑩拉住了,此時葒瑩還有點臉色蒼白,但是看到羅刀的臉色以後,才定住了心神。

羅刀開口道:「葒瑩,我看你現在這種情況,還是不要上山了,這人形山上顯然還有這一些秘密。」

閆七煌也開口道:「是啊,你現在就不要逞強了,在山下乖乖等著我吧!」

「是啊,你看來抵抗這些能量非常吃力。」羅刀開口道:「不能再上去一步了。」

……

「父親,羅刀我沒事的。」葒瑩看向羅刀道:「我說了,我要和你們在一起,而且羅刀你會照顧我的對不對。」

閆七煌看向了拉著葒瑩手的羅刀,心裡卻是有點失落,再怎麼說這也是他唯一的女兒,現在被一個男人拉著,還是讓他感覺有點失落的,畢竟失去女兒的痛苦,是每一個做父母都不願意經歷的,但是現在葒瑩和羅刀這樣,的確是讓他感覺到了很失落,不過他女兒既然是認定了也沒有辦法,女兒長大了總歸是要嫁人的,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

羅刀露出笑容道:「你說的也對,一會你走在我身後,我拉著你上去。」

葒瑩微微一笑,羅刀就拉著葒瑩,一步一步的朝著山上走去,閆七煌看到這一幕,也只能感嘆女兒長大了,有了喜歡的人了,他這個父親也就沒有什麼用了,閆七煌就這樣跟在身後,但是當他們剛走了沒多久,這上方降下來的力量居然有增加了,原來這股能量可以疊加,這不得不讓羅刀走起來也是非常吃力。

閆七煌開口道:「開來越往上走,這股神秘的力量便會越加強大,只是這股力量卻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思,顯然這股力量的確很大,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還是在可承受的範圍之內,只是我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有人為之,還是這是自然形成的。」

「嗯,依我看,這應該是有人為之的。」羅刀開口道:「看來我是想錯了,這人形山的兩種路,其實並不是有什麼危險,而這不讓飛行,顯然是有人想要考驗我們,所以才讓我們這樣上山,既然是想要得到寶物,依我看必須我們誠心誠意走上山,才能獲得寶物的考驗吧!」

閆七煌開口道:「聽你怎麼一說,我反而對能設置,這種考驗的人更加神秘了,他不僅能讓我們的能力,在這裡完全失去作用,居然還能設置出這種考驗,能設置這種考驗的人看起來,她的實力也不是一般的強大,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做的。」

的確,能夠讓修真者引以自豪的飛行能力,在這裡完全起不到作用,看來對方的實力也是非常強大,如果想要在這裡,上山就必須走上山,而不能飛上山,這種大能者,的確是讓他非常的震驚,這到底是一種什麼能力,怎麼可能擁有這種能力,這倒是讓羅刀感覺到了非常好奇,對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才能做出這種大能力,這的確是讓他對於這個人很好奇,但是她現在沒有看到這人,也是沒有辦法了,羅刀只能就這樣,保持著好奇走上山了。

而他們行走的速度卻因為這能力,讓他的速度縮短了,但是也走了幾個時辰才讓他們走上了山,而此時他們來到了,這個頭顱的地方,而在這鼻子位置,正有這一排緊閉這牙齒,顯然這裡就是進入絕仙冢的地方,而此時在這石門之上,卻還有幾顆晶石鑲嵌在門上。

……

羅刀此時緊緊盯著頭顱上的眼睛看,離得怎麼近看,這眼睛更加栩栩如生,讓他此時感覺到了震撼,這還是他頭一次,看到怎麼威風凜凜的巨人,這讓此時的羅刀很是震驚,他沒有見過怎麼有威嚴的雙眼,緊緊盯著羅刀,就好像可以看穿萬物一般,給羅刀的衝擊真的太強大了。

羅刀喃喃道:「好威嚴的雙眼,這人如果真的存在,想必也是非常強悍的存在。」

「的確,這人的確看起來非常威嚴。」閆七煌此時也看向了頭顱,喃喃道:「只是,這種人看起來,應該不會存在才對,只是能夠設置出,這種考研的人,想來也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只是此時的沙耶呂他們怎麼還沒上來。」

此時葒瑩三人看向了,左邊山道的出口,按道理沙耶呂應該是第一個上山才對,他們應該早一步的上來,但是此時在這裡只有他們三人,而沙耶呂他們三人卻還是沒有出現,這不得不讓羅刀等人有點吃驚。

羅刀突然看向了門的方向,在這門上有著很多痕迹,顯然是被攻擊的痕迹,顯然是有人找到這裡,利用攻擊打開大門,只是顯然是沒有人從裡面出來,難道這座大門如果是利用攻擊進去,恐怕會死吧!

羅刀喃喃道:「看來如果想要打開著大門,就需要拿出地圖才對。」

「呼,終於出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從左邊的山道路口,傳來了一道聲音,羅刀三人看向了這裡,隨後就看到了三人非常狼狽的出來了,顯然這三人非常狼狽,正是剛才的沙耶呂三人,羅刀看向了這三人,沒想到他們也過來了。

閆七煌開口道:「他們也出來了,看來羅刀你剛才猜測的,一點也沒有錯,這顯然是有人在考驗人的誠心,所以無論是那條路都能夠走上來,只是沒想到,設下這個考驗的人居然怎麼強大,現在看起來,這絕仙冢的入口,顯然是非常的強大。」

而此時羅刀也明白了這一點,而就在此時沙耶呂看向了,前方的大門,心裡也是一驚,他真的沒想到,這居然就來到了絕仙冢,想到了絕仙冢裡面的寶物,就讓他非常的想要。

羅刀開口道:「既然人到齊了,我就用地圖試試看。」

唰。

羅刀手中出現了一塊晶石做成的長方形地圖,這就是利用極品靈石做成的地圖,然而當地圖剛出現一剎那,一股金光突然出現,金光和石門上鑲嵌的晶石遙相輝映,咔咔,就在這一刻,石門上的晶石突然破碎開來,隨後原本緊閉的大門,此時居然上下打開了。

「這是!」

羅刀順著大門打開的入口看去,就看到了巨型的舌頭,然而在這舌頭前段,到底有什麼沒有人會知道才對,而此時四周非常黑暗,即便是羅刀也看不到,在前方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 「不用。」這兩個字說的毫無感情。

傅雲清卻巴巴的想跟上去,可又害怕自己哥哥那冰山似的神情,猶猶豫豫的躊躇著。

梁夢華一把拽住他:「你添什麼亂呢!回房間把濕衣服換了!」

話剛說完,又拉住要乖乖回房的傅雲清,小聲問:「你嫂子變樣子了?」

傅雲清立即眼睛亮了,點頭如搗蒜:「是啊,媽,嫂子長得可漂亮了!」

梁夢華臉色肉眼可見的……不大好。

盛雪兒站在一旁,將整個過程全部看在眼裏,自然也看到了盛歡原本的長相,她不想承認,可不得不承認,她卸掉偽裝后的這張臉,漂亮的有些過分。

她還有贏的可能嗎?盛雪兒捏著掌心,這樣問自己。

今晚的局,她現在都沒想明白盛歡是怎麼脫身的。

梁夢華遠遠地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過去。

高朋滿座的人群中,宋凜站在救護車不遠不近的位置,顧不上身上的狼狽,不由自主的跟上去了幾步。

直到她看到盛歡無意識拉住傅雲澈的袖口。

這一瞬,他忽然覺到了身上的冷意,被冷水浸透的衣服,再一點點吸走他身上滾燙的熱血。

狼狽么?

宋凜扯動唇角,也只是自嘲的低笑,更狼狽的地方,沒人能看到。

救護車上。

傅雲澈將盛歡緊緊裹在懷裏,然後把她手腕拉出來,遞給醫生,生冷的命令:「幫她止血。」

醫生被傅雲澈凜冽的語氣嚇得肩頭微顫,立即拿出藥箱,幫盛歡清理傷口,並小聲道:「傷口應該是被玻璃一類的東西扎傷的,傅太太我需要撥開傷口檢查有沒有渣滓,有點疼,您……您忍着點……」

傅雲澈目光落下,看着她掌心縱橫的傷,沒有人看透他在這一會兒想了什麼,只是一旁的醫生捕捉到了他臉上掠過的陰沉與嘲諷。

盛歡有些虛弱,控制着不斷發抖的身體,對醫生道:「沒關係。」

得到了允許,醫生拿着消過毒的鑷子小心翼翼的撥她的傷口。

「嘶……」盛歡忍不住更往男人懷裏縮。

那是血肉,怎麼會不疼。

她咬着牙,不等醫生愧疚,就擠出一個笑:「我沒事,繼續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