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來培養學徒,學徒成長起來,建設自己的選育屋,然後既可以回報他,也可以提高整個行業的平均水準。

迪恩能從中獲利,選育這個行業也能逐步成長起來。

正所謂今日選育靠我帶動,明日我就可以背靠選育起飛。

雖然這麼說也不太恰當,但是迪恩想要塑造的,基本上就是這樣一種局面。

只有選育這個行業雄起了,他計劃書里那些建立公會、獲得學術認證之類的目標才有實現的基礎。

不過很顯然,這個宏偉的「小目標」計劃並不是幾天的時間就能夠完成的。

感謝他被高考磨礪出的語言功底,這裏可以套用一句已經被人用爛的話,「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

所以本來,迪恩是不怎麼着急的。

畢竟他現在也比較被動,如果能等到選育出了鵝鵝鵝再去招收學徒,一是底氣更足了,二是時機可能也會更合適一點。

可是蟹二哈的這個小插曲的發生加速了這個過程。

除了它個蟹的心理問題以外,也有一部分,是迪恩看到這傢伙偷跑才意識到的,選育屋人手不足的問題。

卡娜需要帶孩子,分身乏術,魔鬼浮遊魚並不具有這方面的資質,它們的體型和智力也無法支撐太精細的工作,胡說鏡則是根本沒法指望,這傢伙不只說話不靠譜,做事更沒法看,迪恩已經把它發配去繁育新的胡說鏡了。

至於熒惑蝶,蟲系魔寵,能聽得懂指令就算很好了,迪恩對它們沒什麼太多的要求。

掰着手指頭算算,選育屋上下,幾乎就是靠着他和卡娜來運作的。

所以現在卡娜一去帶幼崽,迪恩瞬間就有了人手不足的感覺。

簡單地說,就是卡娜一個童工勞動力,已經不夠他去奴役的了。

所以為了不把小牛犢給累死在田地里,他決定從外面再騙兩個回來。

於是就盯上了露西和羅南兄妹兩個。

選擇他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是迪恩之前已經有過邀約了,並且所認識的人裏面,就他們兩個有意向投身於選育方面,可供選擇的人也不多;另一個方面則是因為兄妹兩個年紀小,可塑性強,而且很有教養,自身條件好,打動了迪恩,所以他才一直念念不忘。

就看莫萊爾打探來的消息是怎麼樣了。

如果孩子們生意興隆,那他這個口就不好開了,但要是生意慘淡……

迪恩相信,自己的出現,一定如同雪中送炭般,會給自己預定的小學徒們帶來無窮的溫暖。

無所不能的八卦小達人莫萊爾,是在次日下午來到選育屋的。

剛一見面,她就臉色複雜的感嘆道:「我本來以為,連那些外來者的選育屋都能有生意,自己家的選育屋,生意肯定更好……」

迪恩連忙倒了杯茶遞了過去,等着她繼續說。

「也是湊巧,這兄妹倆的鄰居,是我丈夫下屬的表妹,我買菜的時候剛好遇見她了,想起你的囑託,就詳細問了她兩句,據她所說,選育屋倒確實是選育出了一些成果,但是……」

莫萊爾糾結的擰起了眉。

「一隻手指這麼大小的長鬍子小人,還沒什麼本事,就要五十金,這也太貴了,誰會花這個冤枉錢呢?」

這價格把迪恩都給驚到了。

「我看那兩個孩子不像是胡亂定價的人啊,再說,這怎麼想都不可能賣得出去,他們定這個價,不是把人往外攆嗎?」

莫萊爾舉手,「這個我倒是知道一些,店裏的魔獸定價,不是由兄妹倆決定的,而是她們已經過世的外祖父,也是選育屋原先的主人,一早就定下的,除非他們已經有了超過老頭的本事,不然不能隨便更改。」

「這也是老頭把選育屋傳下來的時候就說好了的條件。」 說着,揚起手,便向張凡頭上打下來。

小狐伸出一根枝條,在空中把涵花的手攔住,「別打小凡,當着我的面兒打小凡哥哥,過一會兒回房間裏頭,說不上又怎麼心疼的直哭呢!」

涵花被小狐說得羞澀萬分,捂著臉,扭著小腰,跑走了。

張凡笑道:「小狐,別扯淡了,我來,是請教請教你,我剛才遇到的是什麼地方?」

然後,又要介紹剛才發生的事。

小狐一笑,擺擺手,「不用介紹了,牆外有耳,我早己聽得明明白白。」

「那你會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簡直是太神奇了。」

「那個地方,你們科學界叫它異界,我們仙界管它叫寂界。它區別於鬼界人間和天界,也區別於萱花仙子她們居住的花仙界,介於鬼界和人界之間。」

「那裏有什麼?如果什麼都沒有的話,它存在有什麼意義?」

小狐吃吃笑了起來,「它自古以來就存在那裏,你難道要把它消滅?」

「我感覺那裏並不討厭,只不過是沒空氣。下次我帶個氧氣瓶過去,好好探探險,你快點好過來,等你好了,我們又可以一起行動了。」

小狐想了想,突然說道,「你不是要去非洲嗎?」

「嗯,你有事兒?」

「你去不去撒哈拉大沙漠?」

「我當然不去,不過如果你有事的話,我可以順便過去。」

「那好,撒哈拉大沙漠裏有一個游牧部落,他們那個部落的酋長,以前是仙界喂馬的,因為偷賣仙馬草料,被貶到人間。不過這小子下凡之前也沒有閑着。賄賂了百草園的園長,偷走了百草園裏唯一的一顆還魂草。本來這是觸犯天條,應該追究,但是現在仙界哪有人管正事兒,反正還魂草也不是哪個人的。後來有一個遊仙,去撒哈拉大沙漠遊方,回來后對清蘊仙子說,那個喂馬的小子,在沙漠裏養食用蟲子賣,那棵還魂草隨便栽在沙坑前,已經快枯死了。你要是能找到它,帶回來,我也許能活過來。」

「天,」張凡大叫一聲,「有這樣的事兒,你怎麼不早說?」

「以前說也沒有用。還魂草只還半魂半仙,我現在恢復不錯,已經是七分仙三分魂了,如果再加上還魂草的法力,修到十分仙也是指日可待的。」

張凡急忙點了點頭,下定決心的說道:「既然有這樣的事兒,我這次一定全力以赴把它搞回來。」

小狐一笑:「我知道你沒問題。不過你也要小心。那個酋長本來是個天殺的貨,他手裏有一把鍘草的大鍘刀,削鐵如泥……」

小狐說到這裏,用手指了指張凡的褲腿兒,「就連你身上的精龍劍精虎劍,和在一起也未必能對付得了那把鍘刀。」

張凡一聽,倒是有點認真起來,摸了摸精龍劍,「都是仙器,也不知哪樣厲害!」

「不不,你的這個是人器,他的鍘刀才是仙器。你別跟他硬拼,好鞋不睬臭狗屎,你只是悄悄過去把還魂草偷來就是了。」

「到時候再見機行事吧,這小子如果真要找死,那我也沒有辦法,只好送他一程。」

過了幾天,林軍的護照下來了,護照上的名字當然是新起的名字。

兩人登上飛機,直飛非洲。

落地之後,假冒說是商人,跟當地的貨商進行了聯繫,初步了解了一下當地的情況。

那個巴布住在一個叫做里托的城市。

當地的華商也有在里托做生意的,便有人給張凡介紹了一下,張凡和林軍便直奔里托而去。

剛剛下車,便有華商前來接站。

這個華商是一個胖乎乎的小夥子,來非洲已經8年了,做一些日用品的貿易批發,看樣子混的不錯。

小夥子邀請張凡和李軍到他家裏去住,說他家裏有的是房間,光是僕人就有八個。

張凡考慮到此行如果事情做的不順利,恐怕要連累小夥子,便婉言謝絕了。

小夥子把他們領到一家旅館。

這是當地最上檔的旅館。

即使是最上檔次,也跟大華國邊遠村鎮那種小客棧差不多。

兩個人要了一個大房間。

晚飯的時候去餐廳吃飯。

這是當地人的伙食,除了蟲子就是木薯。

張凡皺着眉,看着那些有黑、有白、有黃、有紅的蟲子,問服務員;「這些東西能吃嗎?」

服務員卻是對自己民族的飲食文化相當自信,微微一笑:「我們國家有一句言語,能動的,就能吃。」

張凡心中暗暗罵道:糞池的蛆還能動呢!

早已經沒了胃口,便和林軍上街,三打聽四打聽,終於打聽到有一家大華國餐館,便過去吃了一頓晚餐。

晚上剛剛回到房間,就有一個男服務員也不敲門,直接推門問道:「要不要特殊服務?」

說着,也不見外,拿出一個相冊,把小姐們一個個介紹一遍。

這小子的英語十分流利,小姐們被他說的跟花一樣。

不過,江風對此也沒有什麼興趣,林軍也皺眉笑道:「黑乎乎的,睡到半夜一醒來,怕是毛愣吧!」

便婉言謝絕。

男服務員相當不高興,嘴裏用當地的土話,不知罵着什麼,憤憤的走了。

第二天早晨,兩個人吃完早飯,到街上去逛。

看到有出租摩托車,便出示了地址。

摩托司機狠狠的砸了兩個人50美元,5分鐘不到,便把兩人拉到了地方。

這個計程車司機自然可惡,但畢竟他還是把人拉到了地方,比起海關那些索賄的工作人員,還要強上許多。

兩個人沿着街邊走,漸漸的接近了目的地。

街邊,一處非常豪華的大宅子。

這裏就是巴布的家。

張凡和林軍觀察了一下地形,便在街對面一家三層樓的旅館,訂了一個房間。

房間處於頂樓,在這個高度向對面看,對方宅院裏的情況一清二楚。

到了半夜,張凡和林軍換上黑色衣服,戴上口罩,從旅館的後窗戶跳了下來,藉著夜色的掩護,三拐兩拐來到了巴布家院牆邊。

一人半高的院牆,對於張凡和林軍來說,如履平地。

兩個人一個旱地拔蔥,便飛進了院子裏。

。 場上的戰鬥,依舊在繼續。

葉輕眉雖然身材嬌小,但是姿態英姿颯爽,絲毫不落入下風,甚至漸漸的就連千門的人,都無法再繼續吹噓仇傑,鴉雀無聲。

沒有人願意承認,仇傑居然落入了下風,甚至即將要輸給葉輕眉。

畢竟,在千門所有人的認知里,仇傑身材高大魁梧,幾乎是葉輕眉的二倍,甚至看上去能把葉輕眉給活活撕碎。

這樣的仇傑,和葉輕眉實力相當,有了體型和體力的優勢,是怎麼看都不可能輸給葉輕眉的。

但事實就是這樣。

勝利的天平,已經很明顯的在朝着葉輕眉傾斜!

任何人也無法否認!

千門眾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氣,沒有人敢說話。

因為此時此刻,趙豪的臉色,已經無比難看,像是一張黑透了的鍋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場中正在和葉輕眉打鬥的仇傑,是最知道自己要輸的人,此刻已經有些慌神了。

因為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看上去嬌滴滴的葉輕眉,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如此迅猛的攻勢,絲毫不輸男子的勇氣。

畢竟,對面可是龍門的大小姐,仇傑雖然身為千門八將,但是也從來沒有和葉輕眉交過手。

仇傑本來以為,看到自己魁梧的身軀,甚至還不需要做什麼,這個看上去身材嬌小,嬌滴滴的葉輕眉,就會自動落入下風,連還手的勇氣都不會有。

至於戰鬥么,也肯定不會取得勝利了。

但仇傑真是萬萬沒有想到,葉輕眉不光有還手的勇氣,而且戰鬥力十分強悍。

一手詠春拳,打得他毫無勝利的可能性!

就連秦風對這一點,都十分震驚!

因為葉輕眉,可是赤手空拳的。

而對面的仇傑,手持兩把鴛鴦刀。

秦風雖然有所預料,能看得出這一場勝利的人,會是葉輕眉,但也沒有想到,葉輕眉會贏得這麼乾脆利落。

「我靠,不是吧,我姐居然要贏了?!」

就連葉鷹揚,都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秦風挑了挑眉道:「怎麼,之前不相信你姐會贏?!」

「誰說的!」葉鷹揚嘴硬道:「沒人比我更相信我姐會贏了,我姐的戰鬥力就是無敵的,好吧!」

秦風嗤笑了一聲,不跟這個逞強的小子爭些什麼。

而場上的仇傑,此刻被迫抬起雙刀格擋葉輕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