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全部都是模仿着魔氣來修煉,一看到這團黑氣,他就恐懼的渾身發抖。

“我說,我說。”

他低着頭,雙眸中透着恐懼,雙眸還在顫抖着。

莫白冷笑,逼着他,目光中透着冷酷無情。

“我的師門就是一個專門研究如何走魔道之路的師門,一開始大家只是修煉,可是研究到後來就有人想走捷徑。”

一提到捷徑,他也有些恐懼。

莫白看得出來,他也有一些害怕了。

“所以後來,你就想到了利用嬰兒。”

“不,這不是我的主意。”邵尹青拼命的搖頭,恐懼的他的肩膀都在顫抖,他也不想利用嬰兒。

嬰兒的魂最是脆弱,但也是孽緣最重的。

一個不好,他會沉入地獄當中,永世不可超生。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

邵尹青小聲的說了自己的經歷,說完之後他就閉上了雙眼。

他垂在身側的時候緊緊地握着,緊攥成了拳頭,在恐懼在懊惱。

他還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在莫白的逼問之下,所有的愧疚都蔓延而上。

“後來是找了一個人做人鼎,據說可以把所有的因果都算在她的頭上,而我只需要吸收她身上的靈氣就好了。”

也就是那個女人!

“我其實是想要放棄的,可是她會死。”邵尹青喃喃道,“她會死,可是我不想讓她死。”

莫白也不知道邵尹青說的是真是假。

“我沒有辦法相信你,你說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莫白搖了搖頭。

這他都能信,那他就是傻叉一個,太沒有說服力了。

“除非你可以給我你的證據!”

莫白不會輕易的相信一個人,他這個人也沒有任何的說服力。

莫白站起身來,“你自己想清楚了再說,如果讓我發現你在撒謊,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我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善良。”

他還想到有許多死掉的嬰兒,那些嬰兒可不會再活過來了。

那些孩子難道不無辜嗎?他們的人生還沒有開始?

“你會爲你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莫白如此說道冷笑着。

他說完揹着雙手看着他,身上透着的冷氣,讓他的心頭更是如打鼓! 砰!


邵尹青跪倒在地,咚咚咚磕了幾個響頭。

莫白嚇了一跳,“你這是做什麼?”

“我知道我罪孽深重,我沒有辦法洗刷我的罪孽。”邵尹青擡起頭來,他的瞳孔中透着愧疚。

“其實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能夠聽到那些嬰兒的啼哭聲。”

邵尹青擡起頭時,他恐懼的身子都在顫抖。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求求你了,幫我解脫吧。”

他原以爲他的心智堅定,碰到莫白居然被瓦解了。

他再也不相信他可以利用那些嬰兒修煉出一條新的康莊大道。

莫白說的話刺在他的心中!

如果他真的對自己有信心,可以走出自己的大道來,根本就沒有必要利用那些孩子。

孩子何其無辜!

他就算是用了孩子修煉修爲提升了,終究也會走火入魔。

到時候難逃一死也許會更痛苦,這已經不是他了。

“我想要,做我自己!”邵尹青的瞳孔透着紅光。

“求求你了,幫幫我!”

他盯着莫白看,早就失去了自我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真實。

至少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認得他,

咚咚咚!

他不停的磕着響頭,莫白無奈的笑了笑,“行了,你先起來吧。”

“不,我不可以起來,我要是起來了,那你就不會幫我了。”

他身上的一絲陰氣轉化成爲了冷氣,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他狠狠的打了一個寒戰。

邵尹青身體內的魔氣是虛假的,是通過某種方法修煉而得來的,一點都不正統,會損害他的身體。

莫白皺眉,旋即眉宇舒展開來。

他伸出手握住了邵尹青的手,一縷靈氣在他的體內遊走一圈,莫白心中也有了幾分底氣。

他把手抽了回來,看着他臉上的陰沉之光,讓邵尹青心中在打鼓。

“你到底願不願意幫我?”邵尹青沉聲說道。

“我願意幫你,但是也得需要你來配合,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

看來邵尹青還沒有洗腦,也就是說他可以利用邵尹青。

利用他去對付他的背後之人,莫白深吸了一口氣。

他上前一隻肩膀搭在了邵尹青的肩膀之上。

邵尹青感受到了莫白操控着的魔氣,他的魔氣是那麼的精純,這般精純的魔氣,還是他第一回碰到。

邵尹青呼吸急促,沐浴在這魔氣的海洋當中,他心跳越來越快。

魔氣是黑色的,這黑色的魔氣籠罩在邵尹青的周圍。

莫白可以感知得到邵尹青體內的靈氣,活躍起來,這些靈氣雖然並不算是魔氣,但是可以被魔氣引動。

莫白沉聲問道:“邵尹青你們背後的人是不是很喜歡魔氣,而且魔氣可以提供修煉上的幫助。”

邵尹青從恍惚當中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他可以想得到那些人對魔氣的癡迷。

“如果我可以給你提供魔氣,他們是不是會來找我?”

莫白笑的神祕莫測,邵尹青莫名打了個寒戰。

“你真的可以提供魔氣嗎?”邵尹青斬釘截鐵的說道,“如果你可以提供的話,我保證,他們至少會與你聯繫。”


“那好,跟我過來。”

莫白帶着邵尹青就出去了,他們走在街道上邵尹青,下意識的躲閃路人的目光。

“你們經常藏身在黑暗當中,很少在陽光下走動吧。”莫白詢問道。

邵尹青不敢回答這個問題,他不希望他黑暗的一面被剝開,放在陽光之下。

好在莫白並沒有繼續詢問,而是朝前走着,很快來到了一個店鋪面前。

店鋪售賣許多的材料,那些材料都放在盒子裏面貼着紙張擺放在一旁的牆面上。

莫白來到了一面牆上拿出了一個盒子。

看到莫白拿着的盒子,邵尹青倒吸了一口涼氣,“你確認?”

莫白點點頭,邵尹青忍不住說道:“若是你失敗了,這東西就會炸開來,魔氣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知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既然他選擇了它就是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成功,他還沒有嫌自己命長。

“放心吧,我不像你們。”莫白說道,“我是正常人,不會嫌自己命長。”

他轉身去結賬,又帶着邵尹青離開。

他買的是一種可以用於儲存魔氣的容器,這種靈器最是危險不過了,在於操作的人。

操作的人若是不能夠很好的控制好自己的靈氣,就會被這東西炸成人渣。

這東西一旦爆炸開來,形成的威力巨大,不遜色於一些攻擊的靈器自爆。

甚至還有人用這種東西當做攻擊的手段,相當於是丟出去一顆定時**,這定時**一點兒都不穩定,有人攻擊就會轟的一聲炸開來。

莫白回頭去看邵尹青,發現他的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他也聽到了,他的心跳好快。


莫白冷笑,“你想要躲避嗎?如果你害怕的話,那就去隔壁的房間等着。”

邵尹青忍不住苦笑,如果真的爆炸了,去隔壁的房間,那可頂不住,怕是這一整層樓都會被炸開。

他難道就不怕傷到無辜之人嗎?以他對莫白的認識,他可不會做這種事情。

還是說他真的非常有把握?


邵尹青心中正想着莫白就來到了客棧的櫃檯前,敲了敲那櫃子。

“掌櫃的。”莫白笑了笑說道,“我想要包下這整家客棧,還有人住在客棧裏面的嗎?讓他們搬到別的地方去吧,我出雙倍的價錢。”


一般情況下住在這個客棧的都是普通人,莫白出雙倍的價錢,他們求而不得的。

這些人高高興興的拿錢就走了,整個客棧被莫白包了下來。

看來莫白也沒有完全的把握,邵尹青跟在他的身後,莫名的背後有一股寒氣。

就連他的腳底板都飛躥起一股寒氣涌遍了全身。

邵尹青一咬牙跟了進去,既竟然沒有辦法躲避,那就面對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