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爲什麼把人吊起來?”

“他們爲什麼要把人綁在汽車後面拖着走?”

……

奎恩回到汽車上之後,巴伯羅沿途都在問這些問題,不斷地問着爲什麼。奎恩和魯本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這個孩子的問題,是呀,爲什麼?

十多年前,當奎恩還是軍火商的時候,就在非洲大陸上見過不少這樣的事情。他帶着武器去非洲小國售賣,但武器換回來的只有三種東西,第一美元,第二黃金,第三鑽石,除了這三種東西之外,其餘的任何物品都不能買下他手中的一顆子彈。

武裝擔心政府軍擁有歐美的新式武器,於是傾盡手中所有買下他的東西,然後轉身帶着武器去攻陷政府軍控制的城市,而政府方面也同樣擔心武裝擁有先進武器,也不遺餘力地從自己的礦井中帶出黃金和鑽石來換取。

軍火商們就是抓住了他們的這個最基本的心理來做買賣,就算是對方當着軍火商的面將他們罵得狗血淋頭,但身後堆滿武器的軍火商依然是滿臉笑容,在他們眼中,你不管怎麼罵我都沒有關係,只要你拿東西買武器就是好客戶。

爲了售賣武器,奎恩曾經不止一次穿越過各種戰線,見過被武裝攻陷的城市是什麼模樣,就和現在的伊斯梅利亞差不多,街頭巷尾都在進行着戰鬥,很快。武裝佔了上,原因很簡單,因爲他們宣稱只要加入他們。攻陷城市之後,手下的士兵可以隨意掠奪。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誰都知道,做壞事簡單,做好事難。

壞事就是政府軍攻陷城市的時候,你站在武裝的那一面一起掠奪,而好事則是,在那時候,你站在武裝的對立面,制止他們。

傻子都知道。掠奪比保護簡單多了,於是,壞人也多了。

汽車朝着碼頭行駛着,奎恩要去碼頭換一些必要的食物,還需要更換新的證件,因爲證件快到期了,這裏的臨時證件最的期間只有三天,三天一換,如果不換,你走在街頭一樣會被當天輪值的軍閥部隊給擊斃。

是的。現在都是軍閥,獨裁軍閥,而且很多部隊的首領認爲這個詞語是一種讚賞。對他們權力和武力的肯定,而不是貶義詞,所以,當那些統帥部餘孽罵他們是獨裁軍閥的時候,他們臉上帶着的全都是笑容。

穿過城市來到碼頭的過程中,就像是開車在屠宰場中走了一圈,毫不誇張的說,這個城市的每一條街道都有屍體和鮮血,你轉一圈。不管看向哪裏,都可以看到掉落的各式子彈殼。

來到碼頭的管制處。奎恩和魯本擡着那口大箱子,身後跟着巴伯羅。箱子中裝着的是他軍隊中所有人的臨時證件,他已經是第三次來更換證件了,並且也不止一次提出,是不是應該延證件的期限,但得到的都是嘲笑,畢竟他手下只有幾百人而已,制定這些規則的都是手下擁有幾萬甚至十幾萬軍隊的軍閥。

走進辦事處,奎恩將箱子放在一側的桌子上面,剛放上去,桌子後方那個戴着綠色貝雷帽和墨鏡的男子就站起身來,拍打着箱子道:“把這個東西扔出去,今天不辦公了!”

魯本要發火,奎恩制止他,然後笑道:“不好意思,你也知道,今天城裏在追捕餘孽,所以我們花了點時間才趕過來,麻煩您通融一下,辛苦了。”

“那是你們的事情,時間上寫明白了,只工作到下午三點!”那人坐下來,低頭看着旁邊連接着dvd的小電視。

魯本壓制着怒火,指着上面掛着的鐘說:“還有三分鐘纔到三點!”

“是嗎?”那人擡頭看着鍾道,“那是因爲這個鐘慢了。”

隨後,那人起身來,將鍾取下來,將時間直接調整到了三點一刻,又掛回去,整個過程中都不看奎恩等人一眼:“現在是三點一刻了,你們晚了十五分鐘,明天再來吧!”

“可是,今天午夜我們的證件就到期了,明天我們再出來,就會被當街擊斃的。”奎恩強壓着怒火,他清楚,今天自己已經幹掉了一名軍官,幸好當時沒有人看見,如果再出點什麼事情,那就糟糕了。

那人一句話不說,只是看着電視,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

魯本要繞過桌子上前,被奎恩一把拽住,然後奎恩拿出了自己裝有軍用充電電池的盒子,悄悄地遞了過去,那人連看都沒看,摸了下盒子,很熟練地將那盒子收到了桌子下面,隨後轉過身來,打開箱子道:“好吧,看在大家都是戰友同僚的份上,看在曾經都是全球抵抗軍的份上,今天我就破例。”

“謝謝。”奎恩微微點頭,魯本在旁邊氣得臉色鐵青,知道那傢伙就是想收點賄賂,如今這種事情已經算是不成的規定了,你不管在這裏要做點什麼事情,沒有點賄賂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那人熟練地更換着證件上的時間印記時,魯本在旁邊一直看着奎恩,又看了看桌子下面,意思是:咱們原本就沒有多少充電電池了。

奎恩微微搖頭,表示那沒辦法。

其實他們來這座城市,其目的也是希望能遇到阿玥他們,只要找到阿玥他們便肯定能找到唐術刑,因爲唐術刑當初說過,他一定會回到非洲來將阿玥他們帶走,去另外一個地方。

奎恩知道唐術刑的性格和脾氣,他是絕對不可能冒險去轉變抵抗軍高層的思想的,那是徒勞無功的,也不可能發動所謂的兵變,畢竟認可唐術刑的上層太少了,大部分人都認爲他是尚都的惡魔。

就在奎恩的證件要辦理完成的時候,從門口走進來一個戴着防毒面具,穿着一身沙漠迷彩服,防毒面罩側面還畫着一個骷髏的男子,男子手中捧着一個箱子,身後還拖着一個箱子。

辦理證件的軍人擡眼看着他,下意識道:“截止時間是三點,你來晚了。”

“不,不晚。”來者笑道,聲音從防毒面罩中傳來的時候顯得悶聲悶氣,隨後他毫不掩飾地將自己身後的那個箱子打開,露出裏面整整齊齊碼在一起的太陽能充電電池,而且是最高軍用級別的。

辦理證件的軍人傻眼了,他知道那意味着什麼,這一箱子電池,換在某些地方,可以讓他過上非常富足的日子,也就是說,他只需要辦完這一單,完全就可以立即退休了,或者說,他也可以靠着這一箱子東西成爲一支軍隊的首領。

奎恩和魯本對視一眼,旁邊自個兒玩耍的巴伯羅也很驚訝,雖然他小,但跟着奎恩這麼久,也清楚那東西的價值。

“怎麼樣?我明天就帶着證件來,很多人的,會稍微晚一點。”來者笑着問。

辦理證件的軍官咳嗽了一聲,示意這裏有其他人,暫時不要商談這些,來者明白了,將箱子直接放在了桌子旁邊,隨後道:“東西先給你,明天我來的時候,希望你能稍微快點幫我辦理,辛苦了。”

說着,來者走了。

奎恩和魯本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辦完自己的事情之後,轉身就走了,他們剛出門,就聽到辦證件的軍官迫不急待打開箱子的聲音,然後就是感嘆聲,還有滿足的笑聲。

奎恩搖搖頭,帶着魯本和巴伯羅回到了車上,剛回到車上一擡眼,奎恩就看到先前用整箱子高級別軍用電池行賄的那個傢伙竟然站在了車頭前方,雖然他帶着防毒面罩,但奎恩不知道爲什麼能感覺得出來,他在笑,而且笑得很狂。

“幹什麼呀?”魯本皺眉道,下意識摸出腰間的手槍上膛。

那人隨後轉身,那模樣就像是按照口令的姿勢一樣——立正,轉身,齊步走。

車上三人一直看着那人走到路中間,那人又停了下來,轉身來看着奎恩,指着遠處,又使勁指了指,隨後朝着自己所指的那個方向走了。

奎恩看了眼魯本,魯本也不知道那人想幹什麼,而且那部隊的標誌自己也從來沒有見過,防毒面罩側面帶一個骷髏,那是什麼部隊?以前從未聽說過。

“算了,先回去吧,把證件帶回去再說。”奎恩發動汽車,就在他們發動汽車的剎那間,突然間聽到屋子內有人慘叫……

慘叫聲之後,魯本和奎恩立即拿出武器,奎恩要開車門的時候,看到從辦事處屋內衝出來好幾個人,都是在屋內的辦事軍官,這些軍官瘋狂地衝出來,用腦袋撞着地面和牆壁,隨後渾身上下的亂抓着。

在他們亂抓的過程中,從這些人的面部、手腕等衣服沒有遮住的地方,很明顯看出有鮮血從皮膚之中滲出來,但很快滲變成了濺射,奎恩定睛看過去,發現那些人的皮膚都開裂了,裂開的縫隙中往外噴灑着鮮血,瞬時間整個辦事處門口變成了一汪血潭!

看到這幅場景的奎恩,第一反應就是發動汽車,掛上倒檔,然後快速離開。

雖然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也清楚,如果再呆在這個地方,其下場只有兩個,要不變成辦事處內軍官那種樣子慘死,要不就是被隨後趕到的部隊逮捕拷問! 一次一次操作中,七音修鍊熟練起來。

李白用的原皮,跟對面韓信的白龍吟比起來,著實有些寒酸。

但是七音的手速快,理解能力也快,死了那麼多次,也該熟練了吧!

然後,觀眾看著李白一次一次的收割人頭,都驚了。剛剛還說這李白絕對是新手的人,感覺臉有點疼!

這手速,沒有單身二十年絕對練不出來!

主播這時候又插話了:「李白的節奏很快啊!剛剛還有點落後的經濟,現在都差不多站到前三名里了。但是對面馬可波羅已經起來了,就是不知道李白能不能打破觀眾對他的印象了。」

馬可波羅純粹是七音送起來的,馬可波羅的那個大,七音好幾次沒有逃出去,所以只能被了結了。

現在她站起來了,馬可波羅受死吧!

[我方李白擊殺敵方馬可波羅]

[我方李白擊殺敵方張飛]

我方中路上路一塔已經沒了,敵方也僅僅只是一個下路的一塔沒有了。

「這邊,別去,別打龍,先埋伏好。」葉非很冷靜的分析著這局的情況,真正的像個隊長一樣告訴大家該如何走下去。

但七音是不受控制的,他們在打團的時候,她跑去開龍。

最後,敵方死兩人,我方死三人,龍我方拿走。

「李同學,咱們打團的時候,你在做什麼?」單倫有點心累,剛剛只要幾百過來刷個大,絕對三殺沒跑!

「我打龍啊!」七音抬起頭,無辜的說。

任誰看到這張萌萌噠又表現的無辜的臉,估計都不想再責怪下去了吧!

「唉,好好玩!」尷尬的低下頭,單倫無奈的妥協。

彈幕然後又開始聊起來了。

「我以為這個李白會玩了,結果又開始飄起來了。打團不在,跑去刷龍,有毒吧!」

「多麼完美的一個三殺啊!就這麼錯過了,可惜!」

「人頭重要龍重要?我不管,我的YF大神最重要!」

七音無所謂的聳聳肩,依舊我行我素,想打野就打野,想吃兵線就吃兵線,想拿人頭就拿人頭,隨心所欲。

最終因為她太浪,導致團滅。

因為後期的復活時間長,所以敵方都已經破了高地,他們這才復活。

「我要拿手開始玩了!」七音一聲輕笑,手速飛快的拿走兩個人頭。

然後在牛魔王的保護下,拿走第三個人頭。

在接著往外跑,對方可能覺得自己可以反殺,於是掉頭過來想殺七音,結果被團滅了。期間雖然出了一次復活甲,但好歹五殺拿到了。

[pentakill]

[acekill]

「這個李白!牛逼!」

「李白哥哥,我可以!」

「我還以為輸定了呢!」

「溜溜溜!這樣的情況,我都不一定能把塔守住了!」

[Victory]

勝利!

七音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我回去了,你們自己玩吧!」

「好!」葉非點點頭,「段位儘早打上去,比賽最低段位王者一顆星。」

「OK!」七音點點頭,轉身離開。。

葉非看著七音的出裝跟戰績,眼裡一陣欣賞。 段位是次要的,現在首要的,是她該去哪裡搞錢!

啟動資金根本就沒有,原主就那點少的可憐的零花錢,根本就用不了多久。

於是,七音去買了張彩票!

小六子:這是什麼騷操作?

可等了幾天,彩票開獎,她並沒有中獎。

【宿主,你可以開直播啊!一個遊戲主播,也可以賺錢的!】

遊戲主播?

七音眼睛轉了轉,覺得不錯,點了點頭:「你倒也還是有點用處的!」

【呵呵呵呵呵!】我能說什麼,還不是只能微笑著。

要直播肯定得要有人氣啊,要不然誰看你直播?而且賺錢的話,還是簽約公司比較好。

七音首先就去把微博認證給搞定了,因為葉非的微博推送,七音也正式出現在大家面前,嗯……是ID。

簽約公司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找上來,所以七音借了隊伍里林樂肖的直播號,想試一試這個法子能不能奏效。

林樂肖也是個遊戲主播,但是平常不怎麼開播,一般開播就只打遊戲,不做什麼,也不說什麼。這樣的情況下,也用他的技術贏得了一點粉絲。

七音一登錄進去,也就那麼幾個人在觀看著。

可是遊戲的ID並不是他們熟悉的樂呵呵,而是六界大魔王。

「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眼熟?」

「這不是那個誰ID嗎?我還以為樂樂主播改名字了呢!」

「為什麼他要借主播的號直播啊?是想進擊直播的圈子嗎?」

房間里也就那麼幾個彈幕飄著,七音打了個哈欠,很是無聊的滑動著遊戲頁面,也不打,就是看看英雄看看皮膚。

「哈嘍,我是你們的大魔王。」七音醞釀了一會,終於開口。

「正如你們所言,本大魔王想要進擊直播圈,畢竟大魔王也是食人間煙火的,而且大魔王非常的俗!」

「我廢話也不多說,我也不知道這個流程是怎麼樣,為了避免尷尬,我還是一邊打王者一邊跟你們聊吧!」

七音一開口,那嗓音,御姐音!特別的撩人,那帶著小尾音的語氣,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啊啊啊啊!大魔王居然是個女生!!!!」

「大魔王是誰?我家剛接網。」

「大魔王大魔王,YF大神什麼時候也直播一場啊!」

「強烈要求大魔王與YF大神同框!」

「露臉!露臉!露臉!大家跟我一起喊!」

「露臉!!!!」

七音選下英雄露娜,看著彈幕上大大的兩個字,說:「我雖然是顏值主播,但是我怕我這一張臉露出來后,你們就從此失去了對生活的希望!」

「咋滴?你長得那麼丑嗎?」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樓上神回復啊!」

七音臉色黑了,從來還沒人敢說她丑呢!

「輪到我方挑選英雄!」

遊戲的聲音,把她的目光拉回了遊戲,開局就帶著輔助去反藍,差點把小命搭上。

直播間里的人越來越多,彈幕也越來越多,看著七音那飄逸的操作,無一不是在喊溜溜溜!!

七音勾唇,能用實力解決的事,就絕不多逼逼! 奎恩駕車離開之後,先是高速行駛了一段時間,隨後開始繞行,裝作是從另外一個地方回去,而不是從辦事處,同時也減慢了車速,因爲高速行駛會被途中的巡邏隊所攔截下來。

減慢車速之後,巴伯羅開始提問,但剛說了一個字就被魯本制止了,因爲前方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哨卡,哨卡有一個班的兵力,而且兩側還有兩挺大口徑重機槍,只要那玩意兒開火,可以將他們的這輛汽車在頃刻之間摧毀。

奎恩將車停在哨卡那,打開車窗,故作輕鬆道:“怎麼了?清繳餘孽的行動還沒有結束嗎?”

檢查的士官並沒有多話,只是看了他們三人的證件,隨後問:“你們是去更換證件的?”

“是呀。”奎恩壯膽回答,他不可能隱瞞這一點,畢竟證件上的時間印記是剛剛加上去的,如果他撒謊,將會被直接懷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