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還有選擇嘛?不臣服就要被廢,他們好不容易修鍊到現在的實力,怎麼可能甘心被廢,只是讓他們臣服眼前的女子,他們心裡實在不願!

但是現在他們沒有別的選擇了,早知道打死也不來無痕城了,這些強者中,有一半是風家人,一直跟在風離墨身邊的,還有一半人都是散修,是風離墨府上的客卿長老!

現在一個個心裡都十分的後悔,卻又沒有辦法!

最後全部都選擇了臣服,墨九狸見狀也沒客氣,直接把風離墨等人契約,到了天空之城后,墨九狸才知道,誓言規則雖然對人能起到約束的作用,但是弊端卻很大,因此想要控制誰,還是直接契約來的可靠些!

原本風離墨等人還打著小算盤,覺得墨九狸會讓他們發誓臣服和效忠墨九狸的,到時候他們找機會逃走,只要不跟墨九狸在一起,不做傷害她的事情,完全沒必要跟在她身邊,為她辦事!

可是,他們還沒來得及開心,就發現墨九狸根本沒打算讓他們發誓,竟然直接契約了他們!

讓風離墨等人傻眼不已!

契約了風離墨等人之後,墨九狸手一揮,風離墨等人全部恢復了自由!

一個個就算再不願意,也只能對著墨九狸恭敬的喊一聲主子!畢竟他們現在的命都在墨九狸手裡,主僕契約,只要對方一個心念,他們就會全部魂飛魄散,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了!

「你們自己找房間休息!」墨九狸看了眼風離墨等人說道,說完就直接回到房間內了。

風離墨等人只好跟著白簡去了後院,各自找房間休息!

風離墨跟白簡詢問了墨九狸的身份,顯然是什麼也沒聞到,只能鬱悶的回到房間去!

「主人,你真的要帶著他們啊?」白簡來到墨九狸的房間,不解的問道。

「恩,風家不是在一等城池嗎?既然如此,我們就直接去風家所在的城池好了,然後在從風家所在的城池前往天地城……」墨九狸說道。

「恩,我知道了!」白簡聞言說道。

第二天,墨九狸找來了風離墨問道:「風家所在的城池是什麼城?」

「回主子,我們風家所在的是白鳳城!」風離墨說道。

「白鳳城距離天地城多遠?」墨九狸聞言想了想問道。

「主子,白鳳城和天地城不遠,乘坐傳送陣一刻鐘的時間就到天地城了,我們風家所在的白鳳城和天地城一樣,都是一等城池僅次於三大主城的繁華城池,不過天地城是特殊的城池,一枚永久令牌可以帶五十個人進城……」風離墨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天地城和白鳳城有什麼不同?為什麼一樣的永久令牌,天地城可以帶進去的人多呢?」墨九狸看著風離墨問道。 艱苦卓越的談判之後,孟落日、馬前卒和別赤三個人回到了軍營中。馬前卒對於相前的警告起到了真正的震懾作用。相前雖然在嘴上喊着,戰就戰,可是他的心裏也是在打鼓。軍營中戰鬥力的強悍讓他不得不考慮爭取一些時間向禹皇求救。他可不知道軍營到底有多少人,一些曾經進入過軍營的斥候已經在和豹騎的亂戰中全軍覆沒了。

最後的結果就是馬前卒同意暫時停戰,而相前要把孟落日和別赤放了。至於已經被軍營攻佔下來的土地?開什麼玩笑,馬前卒吃到肚子中的東西還能夠讓他吐出來麼?

標準的不平等條約,可是看着城門外面不遠處那些躍躍欲試,好像隨時要準備攻城的士兵,相前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在孟落日等人來到了城門口的時候,發現后羿也帶着一臉的苦澀等候在這裏。孟落日和馬前卒是后羿帶到城中的,孟落日等人輕鬆脫身之後,估計這小子的日子也不會非常好過。后羿可以頂着後世中很多傳說的大神的名頭呢,馬前卒當然不會拒絕把這樣的人才一起帶上。何況通過聊天也能夠感覺到,這個后羿最擅長的還真的就是箭術。百步穿楊、箭無虛發真的不是吹出來的,沒準這傢伙真的就能夠成爲后羿大神的原型。這樣的人才,馬前卒當然是不會浪費的。

被軍營控制的地區幾乎沒有引起任何的騷亂,這些老百姓好像根本就不關心統治他的到底是誰,只要能夠讓他們吃飽飯、穿好衣,誰成爲這裏的統治者都無所謂。很快,一些城鎮村落上飄揚的就都是華夏的大旗了。軍營中可沒有那麼多的人管理這些地方,所以大部分的地方都沿用着原來的那些官吏進行管理,好在他們攻佔的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城市,需要處理的瑣碎事務也不是很多。

即使是這樣,也把軍營中的人忙的不可開交了。

相前的緩兵之計所有人都看出來了

,因此在和有易部落接壤的地方構築起來了三個簡易的工事,昭雪狼騎、錦帆賊和獅騎分別守衛在這三道工事上。虎騎在狼騎的身後休養生息。豹騎負責維護他們控制區域的治安和對控制地區士兵的招募工作。

其他的將領更是忙的找不到北,從前他們可沒有管理過任何的領地。現在忽然之間有了自己的地盤了,一項項法規,一項項制度都要通過這些人制定出來,然後散發出去。

整整三個月的時間,軍營都是在進行着沉澱,利用幾天的時間就攻佔下來的地盤,在三個月之後才逐步的走向了正規。

在這個期間,孟落日等人發現,其實他們能夠如此順利的搶佔這麼大的地盤,和相前的腐朽統治也不是沒有任何關係。一些地方官吏也曾經在幾大戰隊出戰的時候試圖組織一些人馬進行阻擊,可是老百姓完全就是應付差事,要麼連人都逮不到,要麼也是出人不出力,等到好不容易把人組織起來一些了,那些組織者們早就已經被軍營將士給碾壓過去了。

軍營將士們最擔心的只是他們胯下的戰馬,只要戰馬能夠跑動,想攻佔到哪裏就能夠攻佔到哪裏。像魏神通這樣的猛將,有時候只需要他一個人就可以把一個鎮子的所有守備都殺得七零八落。

近身狂婿 這不是戰鬥,幾乎就是戰馬的耐力訓練一樣。雖然控制的只是彈丸之地,可是想要穩定下來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馬前卒等三個人可都是二十一世紀思想的人,他想要把民主的概念深入到下面的老百姓中間,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不過,隨着降低賦稅,發展商業、手工業、刺激第三產業、以及全新的兵役制度的實施和落實,在孟落日等人控制的這一小塊區域幾乎在瞬間就沸騰了。

曾經很多還沒有來得及參戰的大夏士兵,也可以自由選擇是在華夏國中當兵,還是回到大夏國去當兵。當然,選

擇在華夏國中當兵的百姓是沒有機會進入到五大戰隊中的,負責新兵訓練的是虞子期和季布。這讓這兩個好戰分子頭疼不已,狠狠的訓練着那些新兵,連帶着也讓那些剛剛入伍的新兵蛋子們苦不堪言。不過軍營中來去還是比較方便的,熬不住的,可以自己提出來退出。只要辦過了一些手續之後,還真的不會有人爲難。只是無法再享受軍營中的那些良好的福利待遇了。馬前卒等人可不是缺錢的人,而且雖然馬前卒是出名的財迷,可是在應該花的錢上他從來不會打折扣,軍營中的待遇簡直高的嚇人。

呼韓邪本來就是匈奴的單于,對於治理國家上頗有一些辦法,加上孟落日等三個人先先進的思想,一整套的領導班子就建立起來了。

呼韓邪作爲內政中的首要官員,陳柏霖、蔡秉集、史藏、翟毅、範渠、趙琦、華佗、李白等人協助。不過指望華佗這個醫癡和李白這個酒鬼來治理什麼政務那是扯淡,華佗主要負責的還是醫藥上的事情,李白?抓教育去吧,多培養出幾個才高八斗、文武雙全的人物也好。

武將上自然是最不愁的,去掉了分配到五大戰隊中的那些人,還剩下了幾個人無所事事,整天瞄着新兵營,看看什麼時候能夠從這裏挖出點苗子組建自己的軍隊去。弄的虞子期和季布緊張不已,訓練出軍隊來他們還打算自己帶着出去玩呢,萬一讓別人摘了桃子可就不妙了。

和軍營對峙的有易部落竟然也沒有主動出擊,只是在接壤的地方也建立起了自己的防禦工事。不是他們不想收復失地,而是他們沒有這個膽量,在其他七個大王的援軍沒有到來之前,相前還真的不敢輕舉妄動。那些在戰鬥中沒有喪命或者俘虜,僥倖跑回來的士卒,已經和相前彙報了戰鬥的情況,更加把相前嚇破了膽。

新成立的華夏國也很快引起了更多人的關注,華夏國周圍暗流涌動……

(本章完) 第3177章

「主子,這個我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可能是因為天地城沒有城主的關係吧!這件事一直就是很奇怪的,不僅是天地城,還有其餘跟天地城類似的……」風離墨沒有隱瞞的跟墨九狸如實說了一遍。

根據風離墨說的意思大概是,不管是一等城池還是二等城池,和三等城池,所有天空之城的城池,都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而且每一座城池內的傳送陣和一些規矩,也都是一代代傳下來的,根本沒有人能更改!

而白鳳城和天地城的區別,就是白鳳城有城主,天地城沒有城主,而是城內的各大勢力一起管理天地城!

至於為什麼天地城沒有城主,則是因為天地城內根本沒有城主府,而且不管是天地城還是白鳳城,城內的建築本來就是滿的,完全沒有空地去再建設什麼城主府之類的,就算有錢有人沒地方,你往哪裡蓋啊!

而跟天地城一樣的,還有很多城池都是這樣的,這是一等城池的區別,但是二等城池像無痕城為什麼能帶人多,風離墨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還有特別的一點是,跟無痕城一樣,天地城的城池名字,也是兩種顏色書寫的,跟無痕城的城池名字是一樣的,而白鳳城等,城池的名字則都是黑體的!

風離墨說只要有兩種顏色的城池名字,基本上都跟無痕城和天地城一樣,這些城池名字也是不知道多久以前就存在的!

如果說一等城池天地城的特別,可能跟沒有城主有關係,可是二等城池,比如無痕城是有城主的,但是依舊可以帶很多人進城,這一點風離墨也不清楚!

風離墨還說,曾經有人覺得進入一等城池和二等城池,憑什麼需要令牌啊,所以很多人不滿這個規則,在沒有令牌的情況下,也企圖進入二等城池和一等城池,結果全部都被死在了城門外,連城門都沒有進來!

然後,再也沒有人敢在沒有令牌的情況下,企圖進城了!

墨九狸聽完之後,也對天空之城的規則,有很多不解的地方,給墨九狸的感覺,越是了解天空之城,越給她一種奇怪的感覺!

墨九狸感覺這所有的規則,讓她有種整個天空之城都是一個空間神器的感覺!

不然,墨九狸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天空之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規矩了!

殭屍邪皇 似乎整個天空之城都是一個神器空間,或者說是一個被人製造出來的小世界,總之給墨九狸的感覺很奇怪!

但是她想了半天沒想明白,也就不去想了!

三天後,墨九狸等人一起離開了無痕城,臨走的時候,墨九狸去無痕城的城主府看了眼布懷亦的兒子,留下一顆丹藥,然後就告辭了!

一直等到墨九狸等人離開了無痕城,布懷亦才把墨九狸給的丹藥,試探著給兒子服了下去,卻沒想到服下之後,布城主的兒子就開始發熱,然後昏迷了過去,等到醒來的時候,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看到小小的新的政權一步步走向了平穩,孟落日等人咕噥道一陣的欣慰,可是最讓外人們感到奇怪的是這個新的政權竟然沒有公開的領袖。馬前卒、孟落日和土豪金三個人應該是華夏王國中地位最高的了,可是他們也沒有稱自己爲皇帝,從一些言論中可以聽出來,這三個傢伙根本就沒有把皇帝這個名號放在自己的眼中。

華夏國的周圍無數的密探斥候出沒,也有很多人混入到了華夏國中,華夏國對此並沒有特別的控制,只是對一些集會之類的事情進行管控而已,防止外人糾結當地的勢力造反。每個村落、城鎮也都開始進行着鄉勇的招募。很多地方的官吏也都逐步的開始通過民主大選的方式選出來。這些新奇的東西讓那些混入到了華夏國的密探們一頭霧水。

在有易城中,現在真是大兵壓境,除了相前大王的軍隊之外,其他七個大王也都派來了各自的部分軍隊來平亂,和相前交好的另外八大王之一的寒濁竟然親臨有易城。因爲大夏國的幅員面積並不小,而且召集各個大王出兵也需要時間,所以當八大王的軍隊都到達了有易城的時候,已經是孟落日等人的勢力佔領了地盤三個多月之後的事情了。

王宮中聚集着各個大王的代表,詳細的和相前瞭解之前發生的事情。

相前其實到了現在也沒有搞明白孟落日等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只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天地異象之後留下了一些神祕人,也就有了今天的這個結局了。

聽過相前的講解之後,其他幾個大王的代表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眼神中明顯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貌似對方並沒有多少兵將,就把相前殺得落花流水了。在他們的心中已經下了定論,不是對手太強大,而是相前太無能。 王牌戰神 不過相前地位在那裏呢,畢竟是禹皇親自認命的八大王之一。這些人頂多是在眼神中表現一下自己的不屑而已。

寒濁和相前兩個人關

系比較好,而且在身份上同樣都是八大王之一,自然是有什麼話說的更加的直接:

“我說相大王啊,好歹你也是八大王之一,怎麼竟然讓區區的幾個爛匪給吞去了三分之一的江山呢,我可真服了你了。”

“寒濁兄弟,我也沒想到啊,只是回來的探子說,這些傢伙戰鬥力非常的強悍。唉!”

“得了吧,呵呵,再強悍他們有多少人?那些傢伙無非是給自己的失敗找藉口而已,對了在你的地盤上現在不是有三個比較大的城市和那些亂匪們相連麼,這樣,我們的軍隊就兵分三路,爭取利用兩天的時間將失地都收服回來,讓這些亂匪,和讓他們說服的亂民們看看我天朝的威嚴!”

“不可輕敵,還是……”

相前還打算提出自己的建議,把對方的三個壁壘各個擊破,可是還沒有等到他把話說出來,寒濁已經把大手一揮:

“算了,就這麼定吧,我們收復失地的速度如果比他們攻佔的速度慢,以後我們大家都別想擡起頭來。”

“是極,是極!”

其他幾個大王的代表也都紛紛附和着,一個個如同小雞吃米一樣,看到相前還有些猶豫,不由得有人提醒着他:

“相前大王,我們這些隊伍在自己的勢力中還都有各自的事情呢,也不能長期的駐留在你們這裏啊。人吃馬喂的不要錢麼?再說了,耽誤久了我們自己那邊也不好交代啊。”

七嘴八舌中,相前總算是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敗將無人權。現在自己已經成爲了衆人鄙視的對象,自己說什麼這些人都是不會採納的。

只好輕輕的嘆了口氣,閉上了嘴巴。除了相前之外,寒濁就是現在在座的人中唯一的一個大王了,他立刻口水橫飛的開始進行軍隊的分配,要求就是三路出擊,直搗華夏軍營的老巢。

在包括寒濁在內的所有人中,都認爲這根本就

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戰鬥。對方和大夏國比較起來,就是一些山賊土匪而已。

孟落日等人其實也是把自己定義在是土匪一樣的存在上,因此並沒有急於擴張自己的勢力。現在的地盤對於他們來說已經足夠大了。好在面對的只有夏國八大王中的一個王的勢力,用不着花費特別多的精力在防禦上,否則他們會進一步對自己的勢力進行收縮。

養兵、練兵纔是這段時間他們的主流,至於擴張,還是等把現有的東西消化一下再說吧。對於那些抵制民主選舉的勢力,豹騎完全是暴力的方法解決掉,絲毫沒有任何情面可講。本來他們就是從天而降到這裏的,還真的不用顧忌什麼情面的。

加上一大票惠民政策的宣佈,那些反對派的勢力很多時候在沒有組織起來的時候就已經土崩瓦解了。第一次這些勢力發現原來普通老百姓也有着這麼強大的力量。

在有易城中兵將的剛剛開始調動的時候,華夏軍營中就已經得到了風聲了。在有易城門口堅壁清野的正是以刺探消息而聞名的昭雪狼騎,對於蒐集對手的情報上,他們個個都是行家,用後來的話說,這些人都是標準的特務頭子。

而原來負責防禦工作的區域已經大部分都交給虎騎來管理了。

有易城中的動向,第一時間就已經傳遞到了孟落日等人的耳朵裏。針對現在的情形,孟落日和馬前卒等三人只是交代了一句話:

“防守!”

各個壁壘都做好了最好的防守準備,任何人都不得出戰。開什麼玩笑,現在人手已經嚴重出現了不足,地盤再大也沒有意義。因爲華夏軍營惠民政策的施行,讓附近的所有人都感到這裏簡直就是天堂,已經有很多小的鎮集聲明投靠了,可是孟落日等人都婉言謝絕,原因很簡單,他們人手還是太少了,地盤大了根本就管理不過來。而當地的人才培養,還需要一段的時間……

(本章完) 第3178章

等到布城主想找墨九狸道謝的時候,才發現墨九狸已經走了!

不過,不承認還是把墨九狸的恩情記下了,以後打算有機會再報答墨九狸!

兩個月後白鳳城

墨九狸等人跟著風離墨等人直接來到了白鳳城,一路上墨九狸也跟風離墨說了自己打算在天地城落腳的事情,如果不是風離墨極力邀請墨九狸去風家做客,墨九狸可能直接就去天地城了!

反正風離墨這個風家少主,暫時被自己契約了,墨九狸也不怕去風家出什麼事情,所以也就答應了!

風離墨直接帶著墨九狸等人回了風家,只是一進門墨九狸就察覺到氣氛似乎有點不對勁!

墨九狸都察覺到,風離墨更加察覺到不對勁了!

但是風離墨並沒有多想,畢竟大門口都是風家的護衛,看到他回來打招呼的時候十分正常,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所以,風離墨打算先把墨九狸等人安排到貴賓的院子,再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是,風離墨一行人剛拐彎打算去後面的客院時,大廳內就飛出一道人影,直接摔在地上吐血不止!

風離墨一看,發現竟然是自己的父親,風家的家主風樺!

「爹,你怎麼樣?發生什麼事情了?」風離墨急忙來到風樺身邊,給風樺服下一顆丹藥問道。

「小墨,你怎麼回來了,快點走!」風樺忍不住又吐了幾口血道。

「哈哈哈……想走?今天你們風家一個人也別想逃!」這時屋內走出來一行人道。

風離墨抬頭看過去,發現為首的是一個青衣男子,而他身後跟著一群強者,每個人身上都帶著血跡,站在青衣男子身邊的人裡面,竟然有幾個風家的長老……

這一刻風離墨瞬間明白了什麼,風家有人勾結外人,來滅風家,沒有想到他不過出門歷練一段時間,回來風家會變成這樣的情景!

「你是什麼人?」風離墨看著對方問道。

「我是什麼人,你還沒資格知道,你只要明白,風家嫡系今天都要死,這風家也是時候易主了就可以了!」青衣男子看著風離墨和風樺囂張的說道。

那眼神如同在看著一群螻蟻一般!

墨九狸站在一邊,並沒有走過來,看著青衣男子等人墨九狸也是微微挑了挑眉,對方如此囂張,原來是仗著風家主被下毒,被人算計了沒有實力,才會落得如此下場!

墨九狸並沒有打算直接過來幫忙,而是先看看再說!

當然了,墨九狸是不會讓風離墨有事的,畢竟現在風離墨的主子是自己!

「小墨,你快點離開,你不是他們的對手,走的遠遠的,為風家留下一絲希望……」風樺服下丹藥,恢復了一點力氣,直接把風離墨用力向後一推說道。

然後,風樺直接向著青衣男子等人沖了過去,身體也在瞬間開始膨脹起來,他竟然是想自爆,為風離墨爭取逃走的時間!

「爹,不要啊!」 邊境線上,夏國的軍力調動花費了不少的時間,這也讓三個負責防禦的戰隊有了充足的時間做準備,寒濁更重視的是這次反擊的效果,希望能夠如同相前失去了自己的封地那樣迅速的收復失地。所以一直等到各個戰隊都到位的時候,才和各個戰隊的頭領約定好了進攻的時間。

有易城外籠罩着一股肅殺的氣息,寒濁親自率領着自己的軍隊,看着不遠處的要塞。不得不說對手選擇防禦的位置還是非常好的,依山而建,真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地方,只是在寒濁的眼中,自己的身後有十幾萬的大軍,只要一次衝殺就可以將這個要塞碾碎,因此並沒有太將這些堪堪算是土匪的傢伙放在眼中。

蔑視的眼神中一抹寒光閃過,寒濁高高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長劍。在他身後的士卒和將領緊張的看着他的手臂,只要等到他的一聲令下,所有人將會衝上去,將眼前的對手徹底碾壓成碎片。

對面壁壘中只能看到旌旗招展,連一個人影都沒有,這種肅殺的安靜讓寒濁甚至懷疑,這些土匪是不是已經逃走了。

“殺!”

寒濁的手臂猛地揮下去,馬蹄聲瞬間句將靜寂打破,那些在他身後的士兵和將領如同出籠的猛獸一般衝了出去,喊殺聲和馬蹄聲彙集在一起,大地好像都在這個聲勢中顫慄。

在身後的士卒衝出去的時候,寒濁的眼角泛起了一絲笑意,寒濁自己管理區域和相前的有易部落相連,稱之爲是有尚部落,和有易部落比較相似的是他的部落同樣不靠近邊境的位置,發生在本土的戰鬥基本上沒有,但是他的軍隊經常去其他的部落進行援助,從而在士兵的戰鬥力上要比有易部落強悍一些。

去其他的部落,他作爲大王很少會親自出馬,已經好久沒有見識到這種萬馬奔騰的場面了,今天重新看到了,心中不由得一陣的激動,好像重新恢復了自己年輕時候的豪情:

“有着這十幾萬的鐵騎在手,什麼樣的土地不會被我征服!”

隨着士卒帶起的地上的塵土在空中飛揚,寒濁本來洋洋得意的面孔慢慢的變得陰沉了下來,對方軍營中的安靜讓他的心裏忽然有了一種不踏實的感覺。那就是對面的安靜有些詭異。直覺告訴他,那個看上去是一片死寂的軍營中絕對不是沒有人。

很快他的猜測就變成了現實,如同在地底下冒出來的一樣,忽然在壁壘的上方瞬間冒出了無數的身影,雖然距離很遠,但是寒濁還是可以感受到那些身影上散發出來的堅定和一股嗜血的氣息。

“呼——”

對面一個將領手中一個紅色的小旗揮動,接着就聽到了無數重物破空的聲音呼嘯而至,天空中黑壓壓的一片石頭從壁壘後面飛出來,在寒濁的士卒中間落地。飛濺的石頭碎片讓一個個的士卒東倒西歪,有些士卒被石頭砸中,直接腦漿迸裂。

落石車的攻擊非常的有次序,第一波石頭剛剛落地,第二波石頭也跟着升空。

一片哀號聲在戰陣中響起,在三波石頭雨之後,嗖嗖的弓箭破空的聲音也接踵而至。羽箭如同蝗蟲一樣的從前方撲了過來,寒濁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在這種大規模的戰鬥中,對方的攻擊顯得有條不絮,一波一波的攻擊讓他手下的士卒除了在石頭和羽箭中哀嚎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沒有人能夠靠近對方的工事。城牆上負責羽箭的士兵早就已經分配好了,三排士兵分成了前中後,第一排射擊結束,第二排跟上,第二排結束,第三排跟上,等到第三排結束,第一排也重新裝好了羽箭再次進攻。最可怕的是這些士卒手中用的都是三連發的羽箭!

寒濁徹底看的呆住了,他還從來沒有見識到這樣訓練有速的士兵,更加沒有見識到一個裝備如此精良的隊伍。因爲他們的人多,攻勢上顯得很浩大,可是這也讓對方的那些

射手們幾乎用不着什麼瞄準就可以幹掉自己的目標。衝在前方的士卒如同割麥子一樣倒下,他們口中的哀嚎聲也讓他們身後的兄弟顫慄。

由不同部落組成的聯軍在這個時候的猶豫終於顯現了出來,哪個大王的將領都不希望自己的士兵在別人的土地上發生太多的傷亡,很多士卒已經出現了退縮的跡象。

“殺!”

寒濁及時的發現了這一點,再次發出了一聲大喊,他們在人數上有着絕對的優勢,只要奮勇向前也許會有很大的傷亡,但是攻克對方的堡壘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在寒濁發出了一聲大吼之後,揮舞着手中的長矛帶着自己身後的護衛也衝了上去。一塊巨石在距離寒濁不遠的地方落地,飛濺的石塊打在寒濁的身上,感到一陣的疼痛,但是寒濁只是在馬背上晃悠了一下,絲毫沒有影響他前衝的速度。

終於前方的士卒沒有了剛剛開始的兇猛,眼前壁壘上的士卒就好像有着永遠射不完的弓箭一樣,而且那些拉弓射箭的士兵們也好像永遠不知道疲憊。兩個大王的士兵終於放棄了衝鋒變成了扭頭撤退,隨着這些人的帶頭,其他的士卒也開始瘋狂的退後。寒濁憤怒的砍翻了自己的兩個士兵,但是依舊無法阻止這種敗退的勢頭。

“殺!殺!殺!”

夏國士兵剛剛出現崩潰的跡象的時候,壁壘上也發出了接連三聲的喊殺聲,接着上千匹戰馬從壁壘中衝出來,每個人的嘴裏都發出了興奮的喊聲,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敵人,他們絲毫沒有怯意,反而好像非常享受這種衝鋒的感覺一般。

看着身邊幾個士卒臉上露出來的膽怯,寒濁知道自己這一仗敗了,對方有着充足的準備,而且夏國士卒的心中已經沒有了戰意,在多的沒有戰意的士卒就如同是羔羊一樣,除了任人宰割,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他停止了衝鋒,低垂着頭,無奈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本章完) 第3179章

「爹,不要啊!」風離墨被風樺剛才一推,差一點推倒了風家大門口的位置,回頭看到風樺想自爆送自己離開,看到這一幕風離墨目赤欲裂的喊道。

青衣男子等人也沒想到風樺會自爆,紛紛往後倒退,但是風樺抱著必死也要為兒子爭取時間的決心了,眼睛狠狠盯著青衣男子等人,就算他們再退,也是退到風家大廳內,只要阻止他們去追小墨,小墨就有一絲生機!

「風樺你瘋了!」青衣男子怒道。

「既然我活不成,我也要你們陪葬!」風樺紅著眼睛說道。

眼看著風樺的身體不斷的膨脹,馬上就要炸開時,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風樺的身邊,抬手輕輕按在風樺的身上,原本風樺膨脹的身體,瞬間跟皮球泄氣一般的,慢慢恢復了過來!

風樺不敢置信的看著出現在自己身邊的白衣女子,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阻攔自己!

這時,風離墨也來到風樺的身邊,扶住風樺險些倒下的身體,看著墨九狸感激的說道:「謝謝主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